正文 第二十八章 这就是世界

    “忽忽”在一个空无人烟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彻的爆炸声,只见在丛林里忽然飞快的闪出一人出来,而那人正拼命的躲开一个全冒火的怪物的攻击。

    “碰”一个巨大的火球冲出来,击中旁边的一棵树木,只见一瞬间的功夫,那棵树木便化为灰烬。

    那人一看,火球打在了树木之上,嘴角邪邪的一笑,一转,直接向着那全冒火的怪物冲去。那怪物想不到那人,会忽然向自己冲过来,连忙从嘴里喷出无数的火焰,而那人却在无数的火球之中轻松的闪躲开来。手里还不时的打出一个接一个的结印,只见两手指间冒出一团剑气,那人一闪直接向着那怪物的喉咙刺去。

    而那怪物嘴里一吼,全的火焰突然爆长,直着那人连连后退。而那怪物趁着这个时候,飞快的向着那人冲来。

    那人一惊嘴里连忙喊道“停!“说着一闪躲开了那怪物的攻击。

    那怪物听见到那人说话,嘴里哼哼两声“主人!”说着那东西便停了下来。不错他们当初的陈浩明和火麒麟,只听火麒麟说道“主人,你还真历害,想不到才短短的一百多年,修为已经达到元婴期,呵呵,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快,可能就要真的就要被你打到了,呵呵。“

    陈浩明摇了摇头道“不,我还不行,刚才如果我的速度再快点的话,还有就是我的**还不行,还无法抗的住你的度。”陈浩明想了想随手又打出几个结印,只听,“哥之”一声,脚下的忽然重了几万斤,地上多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陈浩明调息一下呼吸,慢慢的向前走去。才感觉到好了一些。

    陈浩明对着火麒麟道“我去洗一下澡,你自己也休息一下吧”说着陈浩明向着河边走去。而火麒麟就坐在地上,慢慢的睡起觉来。这一百多年来,陈浩明每天和火麒麟进行战斗训练,按火麒麟的说法,要想把自己的修为练到最强的话,就是不断的进行训练战斗。因为这就是世界,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陈浩明静静的任着河水冲刷自己上的汗水,而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和一个小木偶。只见陈浩明小心翼翼的雕刻着。只见那小木偶神态越来越明显,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有着一幅绝色的容貌,但看着她有表中却带着一点优伤。

    只见那少女的眼神幽幽的望着陈浩明,透着一丝的幽怨的感,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就是当年方玉儿当初在困仙山看着陈浩明的表。陈浩明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只木偶,这一百多年来,陈浩明除了与火麒麟战斗和修练以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雕刻木偶的事,而这只是陈浩明雕刻的第一百三十个。

    陈浩明从第一次见到方玉儿的时候的神态表开始雕刻,那时的方玉儿总是对着陈浩明微笑,她那温柔神态总是对待每一个人。而这时的陈浩明看着那只当初自己对方玉儿做出那种事之后,她醒过来看着自己的表的木偶,心里带来一种莫名的伤感之,“如果,我当初不对她做出那种事,她也不会和我在一起,而她也就不会为了救我而死掉。”想着想着心里不觉有些伤痛。

    “为什么?你们要杀了她,她是我的最,你杀了她,我就要让你们不得好死。”此时的陈浩明心里愤恨,“啊“的一声坐嘴里喊了出来。

    “咕咕“,陈浩明拿起旁边的酒瓶子,一咕噜的把里面的酒往嘴里倒,以前陈浩明是不会喝酒的,但是现在的陈浩明每次修练完成的时候,都会喝,而且是狂饮。以前陈浩明的爹(也就是福伯)也喜欢喝酒,不过陈浩明不喜欢喝,而是跟着福伯学习怎么酿酒。可是现在陈浩明酒可以却喜欢喝酒,不是因为对于酒有某种喜好。而是因为喝了酒,可以忘一切。

    “咳咳”陈浩明喝了几口呛了几下,把整个瓶子的酒全都喝光了。随后只听扑通一声“陈浩明沉入湖底。又开始修练起来了。“福伯,玉儿,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呼呼”只见湖底不断的冒出气泡,这是陈浩明现在最喜欢的修练方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脑子达到一种更加冷静的状态。从而达到更好的修练。

    火麒麟静静的呆在湖面之上,看着陈浩明修练,火麒麟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在这一百多年,陈浩明一直疯狂的进行修练当中,从来没有停过。火麒麟知道陈浩明现在已经彻底的改变了,他已经变的更强,火麒麟知道在这个世界之上,就是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高变得更强,才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而现在陈浩明已经没有家人了,他现在唯一的信念就是为方玉儿和福伯报仇,这也是为什么陈浩明要拼命的修练来提高自己的实力了。

    清晨的阳光,照亮着整个天地,却照不亮死亡之海,更加照不到死亡之海那一个被隔开的地方。但不知道怎么的,在那个地方,却还是有白天和黑夜,这或许就是大自然的神奇之术吧。

    “碰”的一声,只见湖水里突然窜出人来,只见那人脸上有着一条若有若无的伤痕,正是当年明言剑仙,用剑气所伤的。虽然伤口已经遇合,但只要仔细的看一下还是看的出来。

    火麒麟在外面静静的等候着,见陈浩明从水里冲出来连忙警戒起来,因为每到陈浩明从水里冲出来的时候,便是两人一起战斗的时候。

    只见陈浩明双手为成爪,向着火麒麟背后刺去用全的灵力,而火麒麟躲开陈浩明的攻击转而又对陈浩胆展开攻势,两人你来我往的战斗着好不闹,就如两人是仇人一般撕杀着。

    “忘月,你逃不了了,呵呵“一个男子挡住在空中的一位少女说道。只见那男子头上光秃秃没有一点毛发,而且人长的就像一个大猩猩,说不出的壮。

    那名少女一呆,嘴里哼了一声说道“灭仇,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一直追着我。”说着嘴里留出一点点鲜血来。就在刚才那名叫灭仇的的男子的把那名少女打伤,并且一直紧紧的跟着自己。

    只听灭仇邪邪的一笑道“想怎么样,哈哈,当然是娶你为妻了,我已经打赢你,按我们修魔者的规定,你应该是我妻子了,哈哈。”

    那名叫忘月的女子美目一触道“想娶我,做梦!哼!你在背后偷袭打伤我,有何面目说出修魔者的规定来。”当初要不是灭仇偷袭自己,凭他的实力打不过自己。

    灭仇哈哈大笑道“什么偷袭不偷袭的!我已经打赢你了,你就应该嫁给我,不然的话……哼哼”

    忘月冷冷一笑道“不然怎么样,杀我?,告诉你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嫁给你的。!”说着忘月闪电般的冲到灭仇的面前,灭仇见忘月向自己冲了过来,即不躲开,也不反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等着忘月向自己冲过来。

    “你干什么?你给我放手,给我放手!”忘月使劲的想把灭仇抓住自己的手给挣脱掉,可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灭仇把忘月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让她动得半分。灭仇闻了闻忘月的发丝说道“放手?你是我的老婆,我为什么要放手哈哈!”说着便在忘月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忘月被他一吻,心里一激动道“我死了也不会成为你的人。”说着忘月就想自爆和灭仇同归于尽。只见灭仇哈哈大笑,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看看你的灵力是不是还能使得出来。

    忘月怒道“你竟然封住我的灵力。哼!”忘月连忙查看自己的灵力,竟然被灭仇给封住了,就连自爆的都不行了。

    灭仇大笑一声“忘月,你是我的女人了,来回去跟我成亲吧,说着便要转离开,灭仇刚一转便见到一个男子静静的站在自己后。灭仇一阵惊憾,因他那人站在自己的面前竟然没有丝毫的发现。

    只见那人邪邪的一笑,一只手已经掏进了灭仇的心里,灭仇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心口一痛,脸上吃惊的表,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对于修魔者来说,心脏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脆弱的,而现在他的心脏,正被那人紧紧的抓着。

    灭仇嘴里,只微微动了一下,说了一个“不“便,便只听碰的一“声”灭仇的心脏以碎,代表着他已经死去。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