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十八章 认爹

    “你……你是福伯,你怎么会在这?还有你怎么穿成这样!”看着福伯穿黑色夜行衣,陈浩明有些奇怪道。

    “你这傻小子,我是来救你的,哼,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快要死了。你竟然对方玉儿做出之样的事,唉!”福伯摇了一下头说道。

    陈浩明低下头道“福伯你都知道了”对于陈浩明来说福伯是看着他长大的,所以陈浩明心里早已把福伯当做自己的父亲。“福伯,对不起我让失望了。”

    “唉!算了你做都做了,你现在再怎么自责也是没有用的。浩明现在快跟我走,趁他们没有发现,你还是赶快离开,不然晚了我真怕他们会杀了你”

    “福伯,你走吧!这件事是我对不起方玉儿,能死在她的手上我也心甘愿!”陈浩明叹了一口气说道。

    只听福伯生气道“你这个傻瓜,你以为你死了,事就可以解决了吗,你也不想想你死了你有什么用。,再说你不是说是张傲对方玉儿下的手吗?你这样死的话,岂不是让张傲得逞。”

    陈浩明惊讶道“福伯,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这是只跟校长他们说过。”

    只听福伯道“哦,没什么,当时我正好在审询室里打扫时,听见你们的话,。”“浩明这个你拿着”说着福伯从手里拿出一块玉简交给陈浩明。

    “这是?”

    “这是我修练的功法,不过上面的内容只有半卷,另外的一半我没有创出来,或许你能创出另外的一半吧”

    “你的功法,福伯你竟然创出功法来!”天哪!这对于陈浩明来说可谓是一个不小的的震憾,要知道一个修真者能创出功法,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大师级别的人,要是别人也就算了,但是最重要的是,创出功法的竟是以前一直照顾陈浩明的福伯,这怎能不让陈浩明惊讶呢。

    福伯看着陈浩明惊讶的表道“你有什么奇怪的,其实你福伯我是一个隐世高手,呵呵,怎么你不相信,难道你刚才没有看见我是打开这个牢房的吗。”

    的确陈浩明不敢相信,以前那个体弱多病的福伯,竟然是一个隐世高手。而且现在这个隐世高手把自己的秘籍送给自己,这怎么不让陈浩明感到惊讶呢。

    只听陈浩明又缓缓的道“福伯,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是一个隐世高手。”

    福伯点了点头道“恩,你小子还这么多话,快走,就算你真的对不起方玉儿,也不定要死,你可以娶她。何必非要让她杀你。

    陈浩明一听福伯这么说,也觉得福伯的话有道理,一想自己如果学会福伯教给自己的功法,自己也许能成为高手,到时自己娶了她不就行了吗!陈浩明一想,心里也变的或然了许多。

    这时火麒麟道“主人走吧,你觉得对不起女主人,也不必要去死啊。你以后娶了她不就行了吗。嘻嘻”

    “恩,火炎,你说的也对,那好吧,我就走吧,”陈浩明心里又喃喃的念道“玉儿,你等着我,我以后一定娶你的。”

    火麒麟又道“主人,那个人的实力最起码有化升期的修为,真想不到,主人竟然能认识这么历害的人。呵呵”可是火麒麟的心里却又道“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修魔者,看来修魔者没有从这个世上消失掉。不过他交给主人的功法,倒底是什么……难道是……“火麒麟一想心里也一惊。

    “《邪神决》,福伯,你创出的功法,名字怎么这么奇怪啊!”陈浩明透到灵力,看了一下,功法的名字,还真是奇怪。又一听火麒麟道,福伯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化升期,心里又不免一惊。

    化升期是什么概念,那是快要飞升的准仙人,不知道要多少个修真者,才能修成化升期,很少有一些人能渡过九九重劫,就算渡过差不多尽毁,到时候只能修成散仙。

    陈浩又道‘福伯,想不到你竟然到了化升期。”

    福伯一听,一惊,“怎么能知道?”要知道福伯是知道陈浩明的修为,只有金丹期的修为,。而且只有修为高的人,能看出修为低的人的修为,从来没有修为低的人看出修为高的人的修为。

    “这个嘛……”陈浩明一想,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福伯说,

    福伯心里暗暗道“难道他真的是邪神大人,看来我没有把东西给错人,也只有邪神大人,才有这个实力。”

    “浩明啊,你说这个名字啊,叫邪神决,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名字只是一个形式,你修真怎么这么久,难道还看不透吗”

    陈浩明一想也对,对于修真来说,名字也只是一个形式。

    福伯又说道“浩明,你记住千万不能把邪神决这三个字说出去,不然……”

    陈浩明点点头道。“知道了师尊,我会记住你的话的。”

    福伯惊道“你叫我什么,师尊,那万万不可,万万不可!”福伯连摇头,外加摆手,不同意陈浩明做自己的的徒弟。“笑话!我怎么有福做邪神大人的师尊呢!”

    陈浩明道“怎么福伯,你不愿意,还是嫌弃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子,做你的徒弟。”陈浩明说着,脸色变得沮丧起来。

    福伯叹道“浩明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做你的师尊,我曾经发过誓今后不会再收徒弟。”

    陈浩明暗然道“是这样的啊,不过做不成我师尊,就做我爹吧,我从来没有爹,你以后就是我爹了,爹爹在上。”说着,也不管福伯有什么反应,直接往地上一跪。只听“咚咚咚”陈浩明在地上重重的磕在地上。

    福伯来阻扯陈浩明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福伯嘴角轻轻的一笑,其实福伯早已经把陈浩明当做自己的儿子,可是陈浩明现在是邪神大人,福伯自己高攀不上,可是陈浩明的头已经嗑了,而且陈浩明现在不知道自己的真实份。为了不让陈浩明怀疑和伤心,福伯只能笑着点点头,因为福伯太了解陈浩明的格了,认定事是不能改变的。

    只听福伯道,“好好,你以后就是我的儿子了,以后如果有人再欺负你的话,来老爹来帮你教训他。”

    陈浩明“恩”的一声音,点了点头。嘴里以叫了几声爹,眼角流下了眼泪。

    突然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音“什么人,竟敢闯我峨嵋派的地牢。”哗哗的飞进一个青衣女子,只见那女子柳眉一翘,说不出的动人与妩媚。此人就是方玉儿的师尊,青衣道姑。

    而后面又进来一人,那人就是陈浩明现在最不敢见的人——方玉儿

    只见方玉儿的眼角还是那么的通红,显然已经哭过许多次,陈浩明看着现在的方玉儿,心里都有些心碎了,陈浩明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耳光。要不是自己方玉儿也不会变成这样的。

    青衣道姑说话间,早已经来到陈浩明和福伯面前,只听青衣道姑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我峨眉派的地牢。

    只听福伯笑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是来陈浩明走的。”

    “哼,想一声不响的带人走,也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说着青衣“哗”的一声,一把闪着青光的飞剑,如闪电般的向福伯去。

    “师尊,不要”

    “爹,危险”

    陈浩明分别和方玉儿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