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五章 幻阵+杀阵

    烟雾渐渐散去,里面正站着十个人。而就十个人就是方玉儿和张傲他们,现在他们已经破除第四阶的阵法。经过四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冲进了第四队段,可谓是所有金丹期中最快的两队,前四阶包括,第一阶的幻阵,第二阶的剑阵,第三阶的水阵,和第四阶的杀阵。刚才十个人经过的就是杀阵。在杀阵当中,每一个敌人就是“自己”。他们要将“自己”杀死,而在杀阵之中,每一个“自己”都有自己相同着的实力。

    方玉儿为峨嵋派的会,用她师尊给她的三品灵品——三界断肠凌,轻松的把另一个“自己”打败,。

    而张傲他用天山派夺命七星剑,也把另一个“自己”给打败,张傲刚才没有用天山的绝招,流星剑法,因为使用流星剑法太消耗灵力。是一种非常霸道的剑法,是将周围一切的灵力吸收到自己的体里,而且要在一瞬间给爆出去,就像发一枚炮弹一样,威力非常巨大。

    夺命七星剑,只是将周围的灵力吸收到飞剑上,对于人体没有多少损伤。

    “你没事吧,师兄。”方玉儿看着受了重伤的道天师兄,关切的问道。

    只见道天师兄上的道袍早已支离破碎,没有一块好的,上的血也顺着伤口流下来,而他上最重的事,就是他背下那条深深剑痕!

    就在道天师兄杀死另一个“自己”的时候,破除阵法的时候,谁知道那一个自己没有真正的死去,在道天师兄完全放松警惕之时,向着道天师兄的背后刺去。而那一剑正好不偏不倚的刺中他的左肱之下,幸亏当初有师尊送给他的护体保衣,否则早就金丹被破,死去。

    对于金丹期的修真者,是没有元婴的,如果**死去,他的灵魂也会死去,只有到了元婴期的时候,在**死去的时候,灵魂可以躲到元婴当中。

    “恩,没事,咳咳,不过,我没有办法再陪你去第五阶的,刚才那一剑伤了我的左肱,我的上的灵力已经所剩不多了,师妹你小心一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下来。”道天师兄脸色苍白向玉儿说道。

    方玉儿从储藏戒里拿出峨眉派的丹药“来!师兄,你先吃了这个。”方玉儿把一颗火红的药丸递给道天师兄。

    道天师兄吃惊道“这怎么行呢,这可是师尊给你赤灵丹,是让你保命用的。我怎么可以吃了它了。要是让师尊知道了话,非把我骂不可。师妹,你还是收起来吧,这点伤我还是受的了

    道天师兄死活不让都不肯接受方玉儿的赤灵丹。无奈方玉儿只好收起来,拿出普通的药给道天师兄,吃过以后道天师兄脸色好多了。道天舒了一口气“对着方玉儿说道:“师妹,你要小心,我看那张傲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要当心一点。”

    方玉儿点点头道“我会小心的,师兄你也要当心一点,你受了很重的伤。回去之后要好好的休息一下。还有…………”。

    道天师兄说道“还有什么,你说,只要师兄能做的一定帮你办好。”

    “恩”方玉儿点点道“那个,如果你见到欧阳老师的话,就跟他说一下,陈浩明有事先走了,请欧阳老师看在他的面子让陈浩明不要不及格。陈浩明他一个人太可怜了。”

    道天师兄点头道:“恩,我会的,我会帮你传达的,/”道天师兄心里暗暗的念道,“师妹你太善良了,有时候这未必是一个好事。”

    先传一点,邪风有点累,明天继续写,还望大家见谅

    道天师兄踏着飞剑离去,而这时只剩下九个人,方玉儿、张傲和其余七个人。而在这七个人当中有三个人是张傲的手下,九个人除了已走的道天师兄,方玉儿和张傲没有受伤之外,其余都受了不同的轻伤。

    张傲看着离去的道天心理暗笑道,“现有没有人能阻止我了,方玉儿你一定等急了吧,你再等我一会就是我的人了。哈哈。”

    其实刚才道天师兄根本不是被他的另一个“自己”所伤,而是被张傲用剑气所伤的。当时道天已经破阵,但张傲就是在这个时候对其道天偷袭的。

    现在以已经没有人能止张傲了,现在只要进入第五阶,别外的七个人肯定会失败,到时只剩下自己和方玉儿。

    巨大的困仙山只剩下九个人,有些人只能上到第三阶,或者第四阶就已经支持不下去了,这也不能怪他们,在阵法大山的“困仙山”是被修真学院各个阵法高手设置的。就算对他们来说,是最简单的阵法,对这些金丹期的修真者来说,可谓是相当于阵法中的天道。

    七位闯入第五阶阵法的金丹期修者,现在在踏入第五阶。只见在第五阶的石碑上写着“困仙山第五阶大阵——幻阵与杀阵”

    方玉儿幽幽的说道“这阵法我以前听师尊说过。听说这阵法与普通的幻阵与杀阵不同,在这个阵法中,可以说是真实的也可以说是幻象的。而且里面的杀阵可以随时的偷袭你,这么说吧,这个阵法有自主的能力,可以随时根据闯阵之人的修为而改变。

    “恩!“张傲也点头说道”这个阵法我也听说过,是第一位候真学院的阵法大师设置的,虽然只是五阶的阵法,那是没有人主控那阵法,如果有人主控,那阵法可以发挥到十阶的能力。”

    众人哗然一声“真不愧是阵法大山,居然第五阶的阵法,可以发挥到第十阶的能力。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阵法是有自主的能力。”众人想想这阵法的可怕没人敢向前一步。

    试想一下,有自主的阵法。那是什么,那是有思想,相当于人的智慧。

    张傲笑了笑“走吧,还看什么,都走到这了,当然是进去了。”说着张傲率先踏入阵法当中。

    众人,你看我,我还看,都不知道干什么,倒底进不进去,就在众人犹豫之际,一人也跟着张傲踏入阵法当中。此人柔美丽,有如冬天的白雪一样的洁白,此人就是方玉儿。

    众人见方玉儿也进去了,张傲的三个手下,一咬牙“他娘的,方玉儿进去了,我都不进不去,那就不是男人了。”

    张傲的三个手下,也往里面走去,,另外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决定还是进去了。

    “哗哗,”枯黄的落叶飘落下来。冷瑟的寒风,吹过众人的脸。眼前的景象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只见到处都是白骨,周围的植物都已枯死。而天空早已看不到,在这里面除了凄凉,还是凄凉。

    众人的第一个感觉,这里不是人间,而是在地狱。一个人永远不想来的地方,虽说修者对普通人来说,地狱和人间没什么区别,但那种让人恐怖的感觉,是怎么也摆脱不了的。

    九位修真者冷冷的打了一个寒站。而方玉儿对此景象早已不敢睁开眼睛,这些太可怕了,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见到此景。”

    张傲冷冷道“想不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幻阵与杀阵,恩,有意思。哈哈”张傲发出冷冷的笑容,让人只感到头皮发麻。”

    “哈哈,有意思,想不到在这里也有人敢说大话。”一阵有如鬼魅的声音从四周传来。”“可惜啊,你的实力,我还看不上,虽然你在阵法中的造诣不错,不过呢……”哈哈。

    张傲大声说道“是谁说话。你倒底是谁。

    那声音传道“你是在说我吗?我就是幻阵杀阵。,哈哈,不过呢,我现在没心跟你们说话,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现在给我出去,我保证不伤心。二是、你们开始闯阵,不过呢,我会尽全力阻止你们的,虽然我不能将你们杀死,但是我可以让你们感觉到世上最东风恐怖的东西。小朋友你们要小心哦,不要被我的幻象给吓会哦,呵呵。”“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在幻象中有些东西中真的,有些东西是假的,小朋友,可不是被骗哦。”

    “比如现在这东西,你们猜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阵法中的声音,刚说完,周围就出现无数的飞剑。”

    只见数十万把飞剑从四面八方飞过来。张傲大声说道“大家不要害怕,稳住心神,这是幻象,大家不要乱动就行了”。幻象,大家不要乱动就行了”

    大家听了张傲话,都稳定心神,而这时的的数十万把飞剑已经离他们只有半尺谣。

    “哈哈你以为这只是幻象吗!,你们想错了吧。”

    张傲这时反应过来,“什么……?快!大家快用灵力护”张傲刚说完,就只觉得腹上一痛,原来有把飞剑已经插入了他的腹站,上的血直往来流。

    张傲同时也看伙伴上也受了重伤,除了方玉儿以外,其余人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忽然又觉得不对,上流血但又不觉得怎么痛,张傲伤口上看了看,那飞剑早已不见了。其他人也是一样。

    “哈哈,太好笑,刚才你你都知道是假的,我就说了一下,你就以为是真的,你太笨了。”周围传来的声音道。

    可是那人却心里想到,刚才到底是什么,倒底是什么?明明我用的是真的结果最后都变成幻像,而且刚才我感到的却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不过那股力量又没有完全成形,只是在朦胧之中发出的。

    这到底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

    幻阵杀阵中又说道,“这是给你们一下小小的警告,你们快走,我虽不能杀人,但我可以把你们给吓死。

    “你有本事就来吧,别以为我会怕你,告诉你,我们天山派可是修真界,三大门派,凭你一个小小的阵法,也能困住我”张傲冷笑道。

    “哦,不吗,那你们先尝尝这个吧!哈哈”幻阵杀阵,刚说完,眼前的景色又开始变化。

    哈哈,我的第六章,陈浩明将会破阵,,但他的人还只会在石头里

    请看第六章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