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一章 修真学院

    “浩明啊,来过来帮我一把,呵呵。”福伯笑嘻嘻的叫着陈浩明的名字。陈浩明一路小跑过去,帮着福伯把练器丹炉,推进了的储藏室。

    福伯叹了一口气,“老了,现在连这个都拿不动喽!咳咳。”陈浩明抻出手来拍了拍了福伯的后背。福伯笑了笑,“别在拍了,你是想把我这老骨头给拆了。也不知道轻重。”陈浩明用手抓了一下脑袋。“哈哈”一笑。

    “浩明啊,看你满头大汗的,来擦一擦。”说着福伯递过一条毛巾,陈浩明接过擦了擦头上的汗。“福伯你也老大不小了,下次如果有重活,直接叫我办了得了,我别的本事没有,力气还是有的。呵呵。”陈浩明随即笑了笑。

    福伯笑着点点头,口中一直说“好、好……”“浩明啊,怎么你今天不用上课嘛”

    陈浩明一拍脑袋“哎呀,你不说,我差点想不起来,不说了福伯,我去上课。”说着嘿嘿一笑,望着陈浩明的影,福伯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要是跟别人像跟我说话一样,也不至于在这个学校里一个朋友都没有。福伯随即站了起来,又去忙别的事了。

    陈浩明是修真学院里,金丹班的学生。也就是三年级的学生。在这个学校里按修真界的修为化为,辟谷班、结丹班、金丹班、化婴班和元婴班,相当于一、二、三、四、五年级。不过他们不像俗世一样按一年来划分的,他们是按修为化分的。当然在他们突破元婴的时候就可以毕业了,可以由学校分配在各个修真门派里再次学习,当然也可以独自修行。所以说修真学院在整个修真界的地位是很高的,他们集结了整个修真界最好的修真老师,还有最好的基础功法,这对于他们以后的修为能有很好的帮助。

    在这个现在社会里,修真界和平相处,各个门派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争斗的,千百年来一直是和谐安宁的。

    说完了修真界的一些事之后,说说主人公吧,且说陈浩明一路小跑的往教室跑去,望着班里已经坐满了学生,陈浩明向着教室的最后一排走去。忽然一只脚伸了过来,只听“扑通”一声,陈浩明重重的摔在地上,旁边的学生“哈哈”的大声的笑起来。仿佛摔下去的不是人,而是一条狗。而这时陈浩明听到“哟,这不是我们的修真学院里大名鼎鼎的的“废物”嘛,怎么现在改学狗吃屎了,哈哈”旁边的人也是一阵起哄,一人说道“张兄这就你就不知道了,你说狗能改得了吃屎的习惯吗,废物就是废物。哈哈”

    那名张兄是天山派张真人的儿子叫张傲,天山派也是一个大派,所以张傲在学校里也是非常有名和实力强的。修真界有三个最大的门派,分别是昆仑派、天山派和蜀山派。掌管着整个修真界。

    陈浩明咬着牙,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流下的血。张傲笑了笑“你看他的样子,好像要咬人的样子,呵呵我好怕怕哦!”

    “我说张兄你可不要得罪陈浩明哦,他可是我们学校里资格里最长的的一名学生,要是他不高兴把他以前的同班同学叫过来,可够我们受的哦,听说他以前的同班同学几个已经毕业,还有几个已经在元婴班里哦,你可要小心哦”

    张傲尖尖的一笑,装出一幅害怕的样子“哦,陈大哥刚才的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可不要叫你的同学打我哦,我可打不过。要不这样吧,等我升了班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我帮你打他们吧。哈哈”

    “蔑视,纯粹的蔑视”陈浩明咽了一口血丝,慢慢的向自己的位置走去。阵浩明心中有些愤恨,但他知道自己是无可奈何。在学校里也呆了两百多年了,当张傲还在辟谷班的时候,自己就在金丹班,当张傲在金丹班并且是金丹后期的时候,陈浩明还在金丹班,并且还停留在金丹前期。

    看着以前跟自己同班的一个个走,陈浩明心理有说不出的难受,不是为他们走而难受,对于陈浩明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也对于他们没有什么感他,而是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老样子,这只能说明自己的悟实在是太差了。

    在同学们的“欢声笑语”中陈浩明回到自己的座位,他的坐位在最后一排,最后一排只做着他一个人。他早已经习惯孤独,或许世上能对陈浩明好的,只有福伯了。自己从小就没有父母,在靠着在修真学院里打扫卫生,来获得学习的机会。福伯从自己到这个学校就很照顾自己,陈浩明早已把福伯看作自己的亲人,只有在他面前,他才有着灿烂的笑容。

    在这个学院里,陈浩明学的最多的就是忍耐,他已经两百多岁了,也在这个学院里被欺负了两百年。或许他早已麻木了吧,从不懂要反抗。

    陈浩明从“储藏戒”拿出一瓶药水,擦了擦,嘴角的伤口迅速渝合,仿佛就从来没有受过伤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去野外去练习阵法。大家踏上飞剑跟我来”帅气的男老师欧阳明笑着说道。与此同时一把漂亮的飞剑从欧阳明体内飞剑,欧阳明纵一跳踏着重飞剑离去。整个教室里面听到这个消自己都兴奋不以,当然除了陈浩明以外。不少女学生看到欧阳明的帅气动作发出一声尖叫。

    张傲第一个拿出飞剑,在空中连翻了两三个跟头,然后跳上飞剑离去,旁边的同学也从体内拿出飞剑离去,一时间两千多名金丹期的学生“哗哗”飞向天空。那场面只能说黑呀呀的一遍来说了。而这时陈浩明也拿出他的飞剑,只见他踏上去,那把飞剑“噶噶”的叫的两声慢慢的飞起来,不过那速度可不敢恭维。旁边的同学已经飞出千里之外,他才行了一百多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这的那把飞剑是拿别人练器的废料练成的,所以属比较杂,速度方面可是没法跟人家比。

    幸好陈浩明知道在哪上课,也不怕迟到那一两天。他总是在最后才演练阵法的,就算他不来老师和同学也不会想起他来。

    “糟糕,不会吧,坏了”只见陈浩明的飞剑吐了两口黑气就不会动了。要说飞剑能吐气,估计只有他那把了,可谓是整个修真的“国宝”级的产物了。陈浩明摇了摇头,“唉,现在估计要三天内才能到那了,回去之后问问福伯有什么别人用剩下的废料,可以的话修一下也好的。”

    陈浩明把那把“国宝级”的飞剑放进了“储藏戒”里,“呼呼”的御空飞行起来,虽说迅速比刚才慢了许多,但总比走着去强。

    “秀”的一声,一阵白色物体从陈浩明面前飞过。陈浩明差点被那劲风给吹的掉来了。那白色物体突然停了下来“陈浩明,你怎么不拿你的飞剑,要知道御空飞行是很慢的,最起码要三天才到啊”

    陈浩明抬起头来“是她!我晚上一直梦的那个女的。”只见好穿着一白色的罗沙裙,有如仙女一般,正露出她那迷人般的笑容。方玉儿正对着陈浩明笑了笑。

    陈浩明低着头,不敢看方玉儿“我的飞剑坏了,你走吧,不用管我的”陈浩明还是那么的懦弱,不敢抬头看一眼方玉儿。这也难怪,方玉儿是全院最漂亮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人追她,要同她合修道侣。想当初陈浩明在金丹班的时候,方玉儿做为新生,有一次在学校的林子里迷了路,碰巧陈浩明路过,就把她带出去。不过那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方玉儿早就忘了,可是自从那一次,陈浩明就从来没忘记过,几乎每天都忘不了她。后来等方玉儿进了金丹班的时候,他知道她的名字叫方玉儿是娥眉派的人。虽说娥眉派不在三大门派但也是稍差一点,最重要的是在峨眉派有一位已经渡过七次的“散仙”,渡过最多散劫的散仙。

    方玉儿想了想“是这样啊,那你上来吧,我带你一程”

    “啊”陈浩明,不敢相信她刚才说的话。眼睛睁的像铃铛那样大。

    方玉儿“噗嗞”一笑,“啊什么啊!快上来,要不呆会要迟到了。”说着方玉儿捏了一个剑诀,脚上的飞剑迅速变大。

    陈浩明不好意思拒绝她的好意,其实他也不想拒绝,或许对他来说这也许是他一百多年后第一次离她这么近。陈浩明踏上她的飞剑,靠近一点似乎都能闻到她上特有的香味。“还是那个味道”陈浩明从来没有忘记,在那小树林里发生的一切。

    “坐好了”方玉儿说了一声,手中捏了一个剑诀,飞剑迅速的离去,这可不知道比陈浩明的那把“国宝级”的飞剑快了多少倍了。“呼呼”的风声吹的陈浩明的嘴都张不开了,他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坐上这么快的飞剑,一时间还没有适应过来。

    方玉儿发现了陈浩明不良感觉,手中捏了一个法诀。强烈的风再也吹不过陈浩明了,“哦,对不起,我忘了要再你上加防御结界了。”原来陈浩明不是飞剑的主人,所以飞剑的气流防御能不会波及到陈浩明的上,所以要扩大防御结界的范围。

    “喂,你在想什么。”见陈浩明不说话,方玉儿好奇的问道。

    “哦,那个没想什么,真的没想你。”陈浩明拼命的摇头。

    方玉儿一听咬着牙,脸红着玉颈里,“这家伙在想什么啊,干嘛说想我。”

    陈浩明一说出来,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干嘛说真的没想你,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嘛。”陈浩红脸可方玉儿红的多了,最起码红到的脚趾头。陈浩明尴尬的笑了笑“你怎么比我走的还晚,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方玉儿咬着玉牙,吐了一口香气,恢复到以前的平静。“方玉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要要平静,不要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是这样的,我临时有事所以才来晚了。”

    “陈浩明,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好像以前我就见过你。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方玉儿红着脸问道,“玉儿,你这是怎么了,在干什么,这不是你!”

    陈浩明心“扑通”一跳“她还记得,她还记得。”陈浩明,有种莫名的激动,可是一会心又凉下来,“就算记得有怎么样,最多说一声谢谢,还能怎么样。我这个废物难道还想什么。”“我们以前没有见过。”

    方玉儿有一种失望,口里喃喃的念道“是真的没见过嘛?”可是我看见他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可是总是想不起来,今天她故意慢走一步,就是想跟他说说话,连方玉儿自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在一个班里也有几十年了,但在一起说话只有这一次,或许连方玉儿自己也想不到平时一直对别人冷莫的人,为什么会对这个人会这样。

    茂密的山林里,两千名修真都正在里面修真者,而这两千名修真者,正是修真学院里的学生。

    此时欧阳明正在给学生讲课,并且在演示阵法。而就在这个时候方玉儿和陈浩明正赶来。“你看那是谁”一位同学正指着空间向旁边的一位同学问道,另外一个同学懒懒的说道,“不就是方玉儿嘛,有什么惊小怪的,一个美女罢了,不用把眼睛睁的像铜铃那么大吧。”

    “不是,我是说方玉儿背后的人,看上去怎么是“废物””那人继续说道。“不是吧,有没有搞错,方玉儿怎么会跟废物呆在一块。”那同学朝天上看去,确实方玉儿的背后是“废物”

    第二

    而这时,所有的金丹班的修真者都用一种不可思异的眼神看着两个降落下来。包括张傲和欧阳明老师,他们都对方玉儿有独中,不过两者有所不同,张傲对于方玉儿的只是美色,而欧阳明是对方玉儿的元感兴趣,这对于一个修练到自己再难以再升的修真者来说,这是一种不可多材料。不过碍于峨眉派的那一位渡过七次散劫的“散仙”,欧阳明不敢用强的,只能让她对自己产生好感,从而达到双修的目的。

    欧阳明生气的道“陈浩明你来晚了,说说要怎么罚你吧。”

    “我……”陈浩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以前自己迟到,老师从来不会说什么的,而今天欧阳明一反常态。

    方玉儿咬咬玉牙说道“欧阳老师是这样的,他的飞剑坏了,所以他才会迟到的。请你原谅他一次吧。”

    欧阳明一笑“哦,原来是这样的啊,陈浩明你怎么不早说。”说着欧阳明已经抓住了方玉儿的玉手。方玉儿抽了几下也没抽出来,其实方玉儿对欧阳明有一点好感,人长帅又是结神期的修真者,可谓是双修的最好人选,虽然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邪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