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原来只是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舞月茗 书名:退婚新娘
    这女人,便是穆景云的妻,那个挂着正室名号的婉容郡主,所有的宾客,像看好戏一样的看着这厅里的几个年轻人。

    宁玥儿的脸,红肿起来,她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冲进来打她,凄惨无助地看着穆景云,穆景云的脸,冷冷地,看也不看她一眼,让她的心,似掉进了冰窟里一般,她在等,等着穆景云给她解释。

    “婉容,你先回府,容后再听爹解释。”三王爷也恼了,这一次,可是闹大了,“赵刚,你是怎么看护郡主的?还不快送她回府?”

    “王爷我……”这郡主的子,哪里是他赵刚能管得了的呀。

    婉容甩了甩手,一点也不把她爹放在眼里:“爹,你口口声声说疼女儿,可是今,你却做了自己女婿的证婚人,你让我何以堪?你让整个皇室的颜面何存?”

    宁玥儿和宁财至震惊了,原来,穆景云是有妻室的。宁玥儿的心,像被人掏走一般,透着凉凉的冷风,原来,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妾,曾以为他也如自己他一般地着自己,却没料到,自己不过是他手中的一个玩物罢了。

    含着泪的脸,哀伤地看着穆景云,竟让穆景云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丝地心痛。宁财至连忙走上前去,将宁玥儿抱在怀中,这三王爷,他可得罪不起,吃亏的,可只能是自己的女儿了。

    “啪。”宁玥儿又被婉容拉出了宁财至的怀中,另外一边脸,也被扇了一巴掌。

    婉容刚列的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掉眼泪,这让她也会有种想哭的冲动,从小便没了娘,爹只会帮着皇爷爷管理着国家大事,从来没有真正在乎过她的感受,而今天,却又不顾自己的感受,跑到这里来帮自己的女婿当证婚人。而她,也只是在人前故作坚强而已,

    从来不流泪的婉容,此刻,那眼泪竟似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双手指着宁玥儿,恨恨地看着她:“是你,一定是你以这种让人怜惜的表,取得了景云哥哥的同,才会让他娶你。”

    “婉容,你……”穆景云没想到婉容居然会连着扇宁玥儿两巴掌,但是当她看到婉容的泪水时,一时竟也狠不下心来喝斥她,婉容从来就像他的妹妹一般,现如今却也因了他,而流下了她倔强的泪水,让他的心里有着深深地自责。

    看到婉容落泪的三王爷,也惊呆了,连忙上前去拉着婉容劝道:“婉容,这婚事,可是你皇爷爷在一年前便赐了的,为父也无可奈何,你还是先回府吧。”三王爷的话,说得没有一丝丝的底气,这圣旨,其实,是他是向皇上求来的,条件,便是穆景云同意去边关。

    婉容愣了愣,随即便冷冷地笑了:“回府?我可是镇远将军从正门抬进来的妻,自己的夫君娶妾室,我为正室岂有不在场的道理?”

    她口口声声的正室,让宁玥儿浑的不自在,心,更是跌到了谷底,她这是在警告她么?

    婉容说完,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宁财至的位置上,冷眼看着堂上的这一切,一双眼,扫过穆景云,落在了宁玥儿的上,即然她是个妾,那自己以后要怎么对她,可是自己的事。

    所有的人,都没有动,包括三王爷在内,三王爷明知自己今对婉容做得过火了点,可那关系到穆景云的家仇,他不得不这么做呀。

    “怎么,还不送入洞房,可是还要重新对着本郡主行一次礼?”

    宁玥儿缓缓地摘下头上的凤冠,清冷地笑着:“今的婚事,就当从未举行过吧。”她的幸福,就如此的破灭了,心里对穆景云的,此刻也只能深深地埋藏起来,她不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破坏别一个女人的幸福。

    “玥儿。”宁财至不敢相信宁玥儿嘴里说出的话,她不是一直都希望嫁给穆景云的吗?

    “爹,我们走。”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留念,对穆景云,她,也灰了心。

    “不能走,这婚事必须作数。”穆景云拉着宁玥儿,“这可是皇上一年前便赐的婚,你与我如若不完婚,定当作抗旨处理。”为何,他听到她说婚事作罢时,心里,会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哼,心已成灰,死又何惧?”

    穆景云的愣了愣,不,她不能走,走了,自己要如何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你可想想,这抗旨,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你想死,可你爹呢,你有没有想过他,还有宁府里那几十口下人呢?有没有想过他们?”穆景云的话,带着威胁,他在赌,财她不敢走。

    “你赢了。”宁玥儿怔了半晌后,闭上眼,幽幽地吐出了一句连自己都听不大清的话语来。

    穆景云松了一口气,她,还是选择了留下,狂跳不已的心,终又是恢复平静。

    婉容的脸上,挂着一抹让人玩味的冷笑,这以后,三个人的世界,也许,会更加的好玩。

重要声明:小说《退婚新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