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回:大战秦皇嬴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六十六回:大战秦皇嬴政

    清云在这片云雾之中,可是现在是他化这片云雾,只要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清云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可是这十二道乌黑的光芒将这这片云雾罩住,这清云竟然没有感应,这也不得不说这“十二神魔幡”的厉害啊!

    这十二道神魔幡就像是一阵狂风劲扫!一下就将那漫天的云雾给吹散了,清云的形也显露了出来。

    这十二道神魔幡将清云圈在中央!一道乌黑的魔光在这幡上吞吐不已,那幡中一只只洪荒凶兽的模样,这些洪荒凶兽并非祖巫的原形。乃是这当年巫人搜集了洪荒凶兽的精魄,封印在幡中来养祖巫的真灵。

    这是已凶兽的凶残之,来保持祖巫们上的无名魔气不被消磨!清云环视了一下这四下的洪荒凶兽的样子,心中一阵的哀叹啊!

    而后清云向前搭手道“前面可是秦皇陛下?”那一位站在葵水圣母,穿帝王朝服之人答话道“正是朕!”清云一听这位,这话里语气强硬的很,心里很是不岔!

    可是也没办法,他可是见识当年那十几为祖巫的手段!当年他要是单一对一,稳占上风,拼了命当年的清云也可以对付三位,可是现在他要面对的是十二位。虽然是残魂真灵,可是他也没有了当年的修为。

    现在可不是发怒之时!不得已!清云将心中的火气压了下来。平声道“不知陛下将贫道困在此处为何啊?”。那秦皇一阵的冷笑道“清云道长!你我皆是那明白人,不毕多说言语,你我手底见真章吧!”。

    清云一笑道“陛下!你当年可是贵为一代圣明之帝,贫道想陛下也不会在这样的况下与贫道比试吧!”清云用眼看了一下四周的围绕这他的十二杆魔幡!

    那秦皇一笑道“你休在这里多说言语,这宝幡乃是我门中一件至宝,今正好试炼一下,还请清云道长不要推辞!”。说完根本不等清云反映,这秦皇一个跃到了这清云的面前。

    这秦皇说打就打真是不讲一点理!说着话秦皇就到了清云的眼前,这秦皇一挥手将他腰间的一把宝剑抽了出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宝剑,这宝剑一出鞘,一道电光直向清云的顶门扫来,呼呼的冷风直吹。

    清云丝毫不干怠慢!他当年可是见识过这巫人的近体术,这巫人体术乃自得祖们观察洪荒凶兽的争斗感悟而来,修炼到了高深之处也是暗合大道真理!

    不加多想,按一道电光就到了清云的眼前,清云子一斜,用他手上的金拂尘向外一架。挡过了这一剑,可是这秦皇的剑不只这一下,一口气秦皇一连刺出了三十多剑。这一下可把清云给忙坏了,他左躲右闪,或蹦或跳,被这宝剑的无处躲藏,最终有惊无险躲了过去。

    可是清云停了下来,他才发现自己的道袍上被划出了数条大口,把这件道袍划成了布条!这清云一看这样的景,怒火大盛,心中暗道“好你个狂妄的秦皇,敢这般的羞辱与我,今定给你点颜色!”。

    而这秦皇冲这清云笑了笑,一股怒火直清云的顶门之上。清云将手上的拂尘向这虚空一刷,这虚空中被清云刷出了道道白色的云雾,这云雾就向是锁链一样,扑向秦皇。那秦皇一张冰冷的脸上多了一丝冷酷的笑,那条云雾的锁链扑到了秦皇的眼前。

    这位秦皇真的艺高人胆大,就见他伸出了一只手,硬生生的将那云雾锁链地头抓在了手里。那一旁的清云心里大为吃惊,他是知道这一手“白云困天锁”的威力。可是竟然就这样的简单被这位抓在了手里,这很让清云诧异!。

    就在清云诧异之时!这位秦皇将那手上的云雾锁链向外一抖。“哗啦,哗啦!”两声,清云就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抛开一样。砰的一声!清云被这秦皇震退数十米,险些喷出鲜血来。

    不得不说这位秦皇厉害啊!以他的大巫真,有这样的修为着实不简单!可是秦皇显然没有想停手的意思,他将那手上的宝剑一抛,那宝剑化成一道金光向清云斩来。

    这一手不算什么,可是这宝剑在空中一拧,竟然变了模样!那宝剑化成了一条金色的蛟龙,这蛟龙头上一只独角,腹生有五爪,一声震天响的龙吟之声向清云扑来。这清云不知道这秦皇还有这样的法宝,显然是这位秦皇大巫修出了元神后,参悟了神通将自己随宝剑祭炼成了一件法宝!

    比法宝可是清云的长处!清云丝毫不慌张,将手在虚空一抓手上多了五块玉板。这清云这玉板向那金龙一抛,那玉板就向是一座牢笼一样,像那金龙罩来。可是那金龙丝毫不畏惧,引颈长啸一声,迎这清云的玉板斩了下来。

    这一刹那间!金玉交鸣之声不绝与耳!本来这金玉交鸣乃是祥和之音,可是今之金玉交鸣却是生死之声!

    清云对自己的法宝很有信心!结果一目了然,那五块玉板将那金龙困在了其中。这条金龙桀骜不训!四下胡乱的冲撞这玉板,好像是希望能跳出来。可是清云不准备给他这样的机会,清云手上道决一掐,那玉板化成了一道碧绿之光回到了他的手上。

    这秦皇可不是省油的灯,一见自己的法宝被清云给收走了!这位秦皇十分的恼怒,在他脑后一道隐隐红光泛起,自他上暴出了一股强烈的气息。这股气息让人都感到了心中莫名压迫,直拜服在他的脚下。

    帝王一怒!被秦皇演绎到了极点!此刻在秦皇的四周出现了一层森森的黑雾。这黑雾之中隐隐有那怨鬼的哭泣之声,有那一道道鬼影浮现在这黑雾之上。这一道黑雾一起,就让清云想起了那前往皇陵时,就曾遭到当时秦皇的元神的攻击。当时他中的就是这件法宝,这件以亿万魂修成的毒法宝。

    当然清云现在是不会惧怕这东西!那森森的黑雾现在就好像是空中一片巨大的乌云。在这乌黑的气团的四周全是那一道道暗红色闪电缠绕,一阵阵的鬼哭哀号!一阵阵风兮兮!好像是置在了地府幽明之中。

    就连这天象也被这法宝给改变了,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而现在却是那云密布,一阵阵冷的风疯狂的怒吼着。

    清云现在感受到了边的怨恨之气愈加的浓烈!现在的他就仿佛在那地府的十把层地狱之中,那从蜕下的怨气真是另人窒息。

    那魂开始慢慢的向清云接近了!清云的眼前已经看到了一个个冤魂的飘舞,或是那少条手臂的将军,亦或是缺了一条腿的士兵。他们皆是张牙舞爪向清云扑来,清云现在要做的是意泥丸灵台一线明,莫叫他我物进本心!

    从这清云的嘴里慢慢的念出了一句句道德真言!“绝学无忧,唯之与阿,相去几何﹖善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儽儽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独若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句句道德真言就好似是那一声声警钟长鸣!兆示这什么样的道理!此刻自那清云的嘴里吐出了一个个金灿灿的道德真言的字,这些金灿灿的字,一下就粘上了清云周的那些怨鬼。

    这些怨鬼被这金灿灿的字符围在中间,不出三刻自这上一股股漆黑的烟气冒出,这些冤魂上不再是那些可怕的样子,反而成了一层灰白色的人影。这些被蜕去了怨气的魂,皆向清云跪拜,回转了地府头胎去了。

    清云因此破了这毒的法宝!

    那一旁可把秦皇气坏了!秦皇那顶上三尺出一道红光冲起,似是那火焰燃烧!这就是传说中的“怒火”。

    (看完了请不要忘记投上一票推荐!谢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