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回:让你们受苦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拜求推荐票了!大家有票多多的投向小道吧!)

    清云呆立在那,心中翻起了滔天的波涛!“外面的人全是我的属下!那可是人族历代修为高手啊!老师怎么会留给我哪?那这‘六魂幡’还怎么镇压啊?”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他被一道金光送了出来。

    意念归体,清云马上就意识到了变化!方才他是坐在老师的前面的蒲团上,老师就坐那面无极图上,可是现在清云发现自己就坐在这无极图上。而自己老师老子圣者草不知了去向。

    清云回过神来,看了一下边的白鹤道“大老爷哪?”白鹤一笑道“大老爷刚化成一道紫光回了上界了!”清云想了想,轻叹了一口气!

    此刻,清云突然就感到这坐下有一股十分奇怪的气息在向他笼罩!清云一挥手让白鹤推下了,他自己再次的闭目深思。他想试图和这无极图沟通,老师将他留给了自己,那这其中一定会有老师的考虑。

    意念静沉,清云现在就恍入另一个世界一般!在这里他感到十分的舒服,一道道似是流星的光芒在这片空间里划过。清云在这里脚下升起白云托起他向前进。突然一阵阵的朗朗的读书之声惊到了清云,清云心中十分的纳闷“这里怎么会有那读书之声哪?”。

    寻声而来,在清云的面前出现了一处府邸!这府邸的大门敞开,上面用那青竹做匾用那鸟虫字书:孔府。清云一点头,暗笑道“原来到了孔子的府邸了!”。他跃过门庭而进,在他的左面有一片杏林。那杏林环绕之中一处开阔之地,起上筑有一处高三尺的台子,高台上有一张几案,案上有数卷竹简,一旁有那笔墨伺候。

    这几案后有一人,这人双眼微闭,摇头道:“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下面有那大片的弟子旁听,也跟这读到!清云一笑想必这就是“孔子授课”了!

    清云没有停留白云一起,走了!他继续向前走,一阵阵的歌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干羽,莫之知载;祸重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吾行却曲、无伤吾足。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清云听罢歌声很是震惊!他心里很是感叹,暗道“此人之歌直抒心中为道感悟,真乃是天人也!”清云转落到了地上,举目一望,看到在前面的一条蜿蜒山道上,有这样的一位樵夫,就是他正在那里引颈高歌!

    清云笑道“真乃天人也!不亏我太清弟子,为兄很是惭愧啊!清云的声音不高,可是上面的樵夫明显的体一颤!快步到了清云的面前,一躬到地,嘴里道“庄周参见大师兄!”。

    清云轻笑道“师弟不必这般!”将这庄周搀扶起来。清云笑道“前为兄刚从老师的手中接过了这无极图执掌此事!”那庄周一笑道“大师兄啊!当年老师早将你之事向我等言到,说你早晚会来接手这事,助我等脱离此地!今果然见到了师兄啊!”。

    清云笑了笑道“好了师弟快给我说一下这阵势吧!”这庄周拱了拱手道“这里就是当年老师为了镇压那绝世凶器而立下的,就在两千年前,老师说这封印还不牢固,要等皆在这里镇守”。

    这清云倒是不明白了问道“那这里一共有多少位像你这样的高手啊?”庄周一笑道“一共有三百三十多位,我与那仲尼各自带领一半的人数!”清云点了点头道“那被你们镇压的那见法宝哪?”。

    庄周一笑道“师兄!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像那样的逆天法宝,老师会放心吗?早被老师封印在了那件无极图中亲自镇压了!”清云听了脸色就变了一下道“那张无极图现在是由我执掌了!”。

    一听清云这样的话,连庄周的脸也跨了下来!清云一笑道“师弟不要担心,老师他自有安排!”庄周现在的神也有一点低落叹道“老师一走,我们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清云笑了笑道“快叫大家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商讨一下!”庄周一拱手道“遵师兄令!”庄周一纵化光而去了!清云看了看庄周消失的地方,摇了摇头他也出去了。

    清云自这无极图中出来了,意识回归了本体!过了须臾,他前的面的太极图有了变化。无数道金光在这些本是死去的体上化开,这上面的人一个个神奇的都活了过来。

    这些人中首先醒来的就是中间太极眼的这两位,孔子和庄子站起了子。在他们俩四周的人也慢慢的醒了过来,此刻修为的高深也看了出来,孔子和庄子是一齐醒来的,而后就是离他们俩最近的几位上古圣者,而后才是那历代圣者。

    清云笑了笑向下道“打扰诸位静修了!”下面的人,一看圣师草亭今换了人,就知道是圣师归天,那有缘人接替了圣师。众人皆向清云躬施礼道“参见圣师!”。

    得了无极图,就是得到了老师的传承,当的起他们一声“圣师!”。而清云一笑道“诸位免礼!请落坐!”众人谢过了清云又各自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旁的庄子和孔子上前一步道“参见大师兄!”,这是应该的,下面的那些人连老子圣人的记名弟子都不算。而这两为不一样,庄子得了老师在人间的道统,乃是老师弟子。这位孔子当年问道老师,也算一个老师的记名弟子,理应上前见礼。

    清云也欠了回了礼,轻声道“两位师弟不必多礼!”一旁的孔子道“不知大师兄招我们前来是为何事啊?”清云低声道“是为了这封印之事,当年老师封印这绝世凶器。就是为了这天地少一点杀戮,可是这有那贼心之人妄图篡改天数。想来此地夺了这凶器,再次为害世间,涂炭生灵!为兄前来就是为了这贼子而来,同时也是为了诸位脱困封印早得享天道逍遥!”。

    众人皆向上施礼,称圣师慈悲!

    清云一点道“庄子和孔子两位留下,其他的诸位各自散了去吧!”众人领命散了去,这庄子和孔子两位留了下来。

    清云点手召唤这两位,将这两位召唤上了这草亭。清云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一会事?上界明明有你们的真,可你们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哪?”庄子和孔子相视一笑。

    孔子道“师兄多有不知啊!那上界之也是我们的真,这里也是我们的真。这是因为当年我们的修为早到了破空飞升了,可是因为这事。我们没有选择飞升,幸好圣师怜悯我等,将我等是真灵取出,助我等真灵飞升在上界享那天道逍遥!而现在我们的真就留在了这里,用来镇压那凶器而用。”

    听了这样的解释,清云才明白,为什么这孔子明明在这里,可是为什么外面儒家得了玄都师弟的传神说孔圣要降生,原来是真灵降生啊!

    清云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在外界你们那玄都师兄传下神念道说你孔子要降生世间,原来是这样的啊!”孔子一听这事脸色马上大变急道“师兄!此事可是真的?”清云被孔子这样的反映给吓住了,愣了一下道“对啊!是玄都亲自传给你的后代孔祥的!”。

    孔子神黯然道“看来真是祸事啊!”清云不明白的问道“孔子师弟这是怎么一会事啊?”孔子一叹道“当年老师言道说我世俗之事未了,不能享那天道的逍遥,最后老师怜我有功与世人造化,所以点化我的真灵成仙。而老师还说过,要是天地大劫一起,我的真灵就要下界为我完了那世俗之事!”。

    清云听完脸色也变了!他可是知道的,这真灵乃是一个人的根本所在。只要这人伤到了真灵,那只是死路一条,就连圣人也没有办法。

    而孔子这样一说他还要以真灵之下界完那因果俗缘!这不就是等于送死吗?那真灵可人最薄弱的地方,只要损一点都会使自己的修为大减,甚至损。只要有人攻击孔子的真灵只体,就算孔子修为乃是大罗金仙,也会被一位天仙灭杀了的。

    要是孔子被灭杀,那他后的教化世人之功德就会散与天地。到时对太清一脉影响太大了,甚至会影响太清一脉的生死。

    就连一旁的庄子也是震惊不已!清云看了看一脸惊骇的孔子,清云道“此事有为兄代劳了,看来你的真灵很是危险啊!”孔子呆立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清云吩咐道“前进来这的一男一女哪?带来见我?”一旁的庄子道“这事师兄你也知道啊!也是那男自一直他是师兄你的弟子!”清云一笑道“那正是你们的师侄,带来见我吧!”。

    庄子形消失了,时间不大,他的形再次的出现。这次他的边多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来到了这。看到了清云神无比的激动,颤抖这双腿重重的跪倒在地嘴里道“参见老师!”,那女子还嘤嘤啼哭!

    清云一摆手道“让你们受苦了!起来答话吧!”这两个人就是他的弟子木风、竹儿。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