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回:惊现巫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二十八回:惊现巫门

    北京,这个现代的大都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都是为生存努力拼搏的芸芸众生。他们有他们的辛酸苦楚,他们也有他们的幸福生活!

    在高高耸立在空中的中天大厦上,有个人在那里俯瞰整个城市。他在看为生存而忙碌的众生,突然他脸色一动,心中暗道“众生为各自的生存艰难的奔波这,而我等方外之人却在争夺着他们的生存权。说到底我等方之人还不是寄生在他们上的吗?打出华丽的旗帜又怎么能掩饰这其中的丑恶!哎!道,也不是只有我等之才知道的啊!其实大道何尝又不是在这滚滚的万丈红尘中!今贫道清云以道心立誓,定行教化众生使其得享大道之利!”。

    立誓的正是清云道人,现在的清云道人一的中山装。双手倒背,站在大厦之顶俯瞰芸芸众生像。心生感应立下誓言,行教化之事,将大道之心感与世人,使的世人有脱离苦难的彼岸!

    世人奔走与世,只挣下生存一道!穷其一生,不过碌碌庸庸而为,不行大道之变,怎安大道之心。大道体察不过存乎与一心之间,世人受红尘**所惑,行了自断生路的傻事。世人的气运生机也是在他们的手上,假如世人忤逆了天道之变,大道之行,那就是人族灭绝之时。

    我道门就是为教化世人,上礼天道之数,下行顺天之事,顺天者易;逆天者劳!我道家有言“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不见可,使心不乱.圣人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使知者不敢为,则无不治.”此为清净自守而达合道为真,逍遥与大道之中。

    清云今立下誓言也自是看到,今之道门多为出世自修。将自己与这滚滚红尘隔离,可是不知这万丈红尘正是修行炼心之上佳选择。人世人先在又自绝其生路,拱手将自己的生机气运让了出来。为我道门之士都要善加劝告,导为向道;而不是现在的独善其,坐观人族的生死。

    清云在此地看了整整三天,终于心中有悟立下誓言,这也为他太清一脉占了先机。

    他是来找截教之人的,现在清云的心神意念将整个北京给包裹住了,只要其中有一点真元外露或是心神意念外展清云都能感应到。清云突然道“出来吧!有什么事?”,果然,清云后的虚空中一阵的颤抖,一个人从中走了出来。来人竟然还是一道袍的打扮,冲清云深施一礼道“起禀掌教!截教要找的的东西我等探察到了!”。

    清云一笑道“讲!”,那后的人浑一颤!马上跪倒在地颤巍巍道“掌教!他是在找一件东西,说只有了这东西,他截教就可以控制人族的气运命脉了!”清云冷哼了一下“哼!说一下那东西是什么东西?”,地上的道士道“说好象是上古秦朝立下的‘传国玉玺’”。

    清云此是眼里一阵的精光闪动,两道精光从清云的眼中了出来,后的道士吓的体抖似筛糠,慌忙向上叩首道“弟子莽撞!弟子莽撞!求掌教降罪!”。清云收了这一番态势道“你可知你错在那里?”。地上的弟子以头杵地道“弟子明了!弟子谎报了事,其实截教之人是在找一个人,这个人叫‘丘’!”,清云冷哼了一下,地上的弟子昏死了过去。

    这是怎么一会事哪?其实这要得益与刚才清云在此处观苍茫众生之像,从中有一了点领悟道行上有所提升。当他知道这弟子门人来时尚未看出什么端倪,就在他说截教在找传国玉玺之时,清云道心有隙,一丝道机牵引之下。清云发现此时面之人不是自己弟子,但是反复的验证下,清云明白了。他是中了巫门的法术,将这弟子的心神意念给抽了出来,而后加入了他们要说的话。

    就是将清云这个弟子给洗脑了,清云就在这一丝道机的牵引之下,发现了做此事之人竟然不是截教之人。清云直接将这个弟子震昏过去,清云挥手一撒,一层淡金色的光膜覆盖在地上的弟子的上。

    突然这弟子的体一阵的抽搐,弟子的脸变的十分痛苦,一道黑线直贯他的顶门。清云挥手,手上多了一把拂尘,拂尘一扫。那一道黑线顿时被清云被拔了出来,黑线一起就要逃跑。清云冷笑一下道“来了就不要走了!”,拂尘一探,拂尘上的发丝瞬时将这黑线缠绕包裹住了。

    清云将这黑线收到了手上,他将拂尘撤去,仔细的端详这黑线。突然,清云的脸色变的难看了,狠狠道“原来是那巫门的余孽!”。清云挥手将这黑线捏的粉碎,其中一点点的光星还想跑,被清云吐了一口气,全给吹散了。

    就在清云将这黑线擒住,捏碎的这时间里。北京某某神秘区域的底下之中,一间装饰华丽的房子里,一个黑衣人好象是很配合清云一样,马上喷出了一口乌黑的血。黑衣人马上重新的捏了一个法决,一层黑雾将他包裹住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这黑衣人体周遭的黑雾被他自己给吸进了嘴里。到此时他才回了一口气,暗叹道“看来这清云道人还真的是厉害啊!没想这招能把截教的人骗了就是骗不了他”。

    这黑衣人向门那方向一招手,门外走进了一个人,黑衣人道“将你那二叔找来!”。不一会门外走进了一个同样的黑衣人,这人一来朝坐着的黑衣人施礼道“见过大哥!”。那个受伤的黑衣人,摆了一下手道“二弟!这边坐下”。这黑衣人猛然发现了地上的血迹,脸色一变道“大哥这是怎么一会事?”指这地上的血迹问道。

    黑衣人苦笑了一下道“二弟!我没事的,只是有人破了我的法。”那位黑衣人暴怒道“大哥!你乃是我门顶天之柱石,怎么会出这等事哪?事实何人伤了你,我等兄弟为你报仇去!”。那个黑衣人叹了口气道“二弟啊!你什么时候能冷静一下啊!你也不想一下,现在这世界中能伤到为兄的人,会是简单之人吗?”。

    那个黑衣人也莫不作声了,黑衣人拉过自己的兄弟道“告诉你也无妨!是太清教的掌教清云道人!”这个黑衣人脸上神迷惑,这大哥道“你等只是知道修炼,现在的修道界早以是风云变幻了。三清道门各立了一教,太清教的是清云为掌教,玉清教是以三位长老掌教,上清教是二个上古巨妖掌教,佛门也有三位太上长老掌教啊!可以说现在人间的修道以成了上各方并列的时期,而我门现在还不能出面,不然会招来多方的追杀啊!”。

    这个二弟也冷静了下来问道“大哥!那你怎么会伤到清云的手上哪?”,这黑衣人大哥苦笑了下道“我也是自作聪明!我得到了消息说太清教现在正在追查截教的消息,而我发现现在截教之人正在找一件东西和一个人!我就想利用太清教的人为我而用”。这二弟疑惑问道“大哥怎么就为我而用了?”,黑衣人大哥一笑道“你忘了我门下的那位皇帝了!”。

    这二弟猛然惊起道“大哥!你是想到了秦皇陵?”这黑衣人大哥一笑拍了拍自己的二弟道“二弟啊!看来你还是有大用的啊!不错,正是秦皇陵,当年秦皇为我巫下唯一修成大巫真的人。最后被上界派下人来将他封死在皇陵之中,我一门莫不以救出大巫秦皇,再振我巫为己任!可是皇陵当年封印秦皇,里外上下共有十八万九千五百七十一道符篆。莫说是我等现在的修为,就是我等有秦皇大巫之力还不是就范。所以为兄引了道门上下弟子,让他们去救秦皇!”。

    这二弟突然跪倒在地,叩首道“大哥!我等以前之是知道你很厉害,也时常的欺负我等。可是今兄弟才知你原来是心系我一门之复兴,兄弟今立誓以后为大哥马首是瞻!”那黑衣人大哥一听,跪了下来拉起兄弟。

    黑衣人二弟道“大哥!可是当年的秦皇大巫都不能出来的封印,就现在的三清道门弟子就能打开了吗?”他大哥一笑道“二弟你不知,现在的三清门人可是不简单!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们都是上面的人”他大哥指了指天上。他二弟很是惊骇,马上拉住大哥道“是上界中人?”“正是!而且他们手上还有上好的法宝!打开封印还是够的,再加上封印时间长了,多有松动这次一定能使秦皇脱困,到时这片天地就是我门下的天地了!”二人是相视而笑。

    远在中天大厦的清云冲这那神秘的地方一阵的冷笑道“你们这等蝼蚁怎么会知天道之数,已经没有了的就不要再恋这世间了!妄想利用我道门为你用,放出你的老祖宗,好啊!正好将他的传国玉玺一并收了”。

    “可是那叫‘丘‘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哪?为什么截教要这个叫丘是人,难道这人关系到了截教的生死不成。看来我还是把这事看的简单了,这其中定有他人算计的结果!我还是要多加小心,今要不是道心有感差点就着了巫门的道!”清云在楼顶想这些。

    现在的截教的人可没有这般的清闲,他现在的确是要找一个人同时还有一件东西,说是当年教主遗失的法宝。还是北京中一处境豪华的别墅中,客厅的沙发上盘坐这一位道人。一边站这几个人,低着头好象在说东西但听道“二掌教!我等查了遍了全国上下所有的户口,都有没有您要找的这个人,不是生辰不对,就就就是个女的!”。

    说话之人,满头都是汗,现在是深秋不知道他是不是的。那沙发上的道人二掌教冷哼了一声道“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人对我教有多么的重要,这事办不好莫说是你,就算是贫道也会受到牵连!再找,将全部的人马洒出去找,我给你的那些符篆一遇到那人就会自己示意!下去吧!”。

    那人顶这一脑门的汗出去了,他后的属下满道“老大!你这是怎么了?一见这老道就浑乱颤,冷汗连连啊!你为什么这么的怕他,难道我们弟兄用上重枪还干不掉他吗?”。那人一听自己属下这样说,马上就是一个耳光厉声道“你给我闭嘴!不要说重枪,就是你把大炮找来,也休想伤到这位一根汗毛!”。

    这位老大甩手而去,留下自己的属下在那发愣!

    清云的心神意念完全的融入到了这片世界中,这片世界中的一切事都会在清云的脑子里上演。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位巫门兄弟的遐想,可那到了那位二掌教的威风!心似是空无之水,意为逍遥之风,丝毫不受天地的束缚!

    清云心神一动暗道“巫门都动了,怎么妖族没有动静哪?”清云脸上多了一点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