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回:阐佛对峙,截教有猫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二十七回:阐佛对峙,截教有猫腻

    青松驾上白云到了万佛寺的上空,他俯瞰整个早以成了废墟的万佛寺,心中很痛快!他将这云朵落下,外展自己的心神探察一番。

    可是整个万佛寺一点气息都没有,青松心中有一点疑惑,他吩咐下去道“你等四下寻找一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他手下的弟子门人十几个散去找去了。青松一步步的向前走,他心在乐他的师门对佛门可以说是恨之入骨。而现在他取得了这样的功绩那不用说肯定是大加的封赏啊!

    青松丝毫没有注意脚的变化,他每走上一步,脚的台阶就挪动一下。青松散步的来到了当万佛寺的大雄宝的旧址上,眼前尽是残垣断壁,满地全是散落的砖瓦。可是眼前还有一个高台,青松一脸的轻蔑的上前,站在高台上道“这台当是供奉你家的佛祖的,可是想到没有,今却是贫道站在上面啊!”。

    青松脚下一跺,脚下法力一震,将这高台给震的四散分裂。就在此时一个暴怒的声音道“好大胆的青松!坏我教根基,今老僧与你不死不休!”。突然就在这高台后飞窜出两个和尚,冲这青松就是一道金光。

    青松心神意念转换,那金光已到了眼前,这金光果然是威力浩大。这金光激起的空间达到震,将青松给锢在当地。这手果然厉害,青松那也是一把好手,一看不妙将手一抬将手上的拂尘迎了上去。

    可是那金光可不是一样的法力凝集,这金光一下将这拂尘打散,其势不减扑向了青松的棉门而来。这青松这下慌了,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就这一下青松嘴里暴出了惨叫“啊!”。

    这青松前一蓬血舞泛起!一个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扑通!”,地上多了一条手臂。再看这位青松,面如死灰,一丝血丝从嘴角流下。那他的另一手抱住自己的断臂,那血可是不要本钱的流。

    对面的两个和尚哈哈的大笑!其中的一个点指青松道“青松你也没想到会有今天吧!”。青松此时暗运真元止血疗伤,听了此话鼻中冷哼了一下。一旁的和尚道“师叔趁他病要命,我们赶紧把他杀了吧!”。

    这两位正是万佛寺的两位高手陀螺耶和一凡。陀螺耶一听这一凡的话点了一下头道“好,你我一齐动手!”。两人一对眼神,手上法力一聚,两人的手掌就像是一颗小太阳一般。举起手来就向青松顶门印去,这要是打上,就算是你是金刚之也要被打成饼。

    此时,青松正在调息一下自己的内息,将这伤压制下。果然,在这两人的手掌印下,青松大吼一声!另一只手中多了一面镜子,这镜子生硬的接下了这两位的掌力。这掌力一落在镜子上,镜子上下一阵的水波纹散开,这把镜子竟然生猛的接下了这两位高手的全力一击。

    这陀螺耶和一凡发现自己刚才全力一击好象打在了金刚山,没有打破什么,反而震的他们的手掌一阵的酸痛。他们面脸惊骇的看这青松,可是现在的青松,那可真不轻松了。见这青松趴在地上,大口的吐血,那镜子拿在手,镜子的面上可以看到一道金光正在和一股清光纠缠。

    一凡和陀螺耶互相看了一下,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他们知道自己刚才一举有什么样的威力,就算是你是个玄仙也被当场打死。可是眼下这青松不仅没有死,只是受了伤,这让他们很难接受。

    陀螺耶一拉这一凡道“看来是他的阳镜的厉害,现在青松我们杀不死,说定这宝镜还会暴起。为了我们的安全,就按刚才的阵法将这青松镇压在此,引青虚来救!”一凡同意。两人一退,双手翻道一道道法决,刚才青松走过的台阶突然变化了。

    这台阶一下暴涨起来,一道道的台阶成了一堵堵的城墙一样,上面金光缭绕,经书梵文四处刻画,一副副佛陀法像印在起上,其中隐约还有唱经之声。这东西就像一座城池一样,将这青松彻底的关押在了其中。

    这边的打斗说是很长时间,可实际上就是几个呼吸的事。当这边的事结束了,那边青松带来的弟子全跑了过来。他们看到了青松被关在了一个很大的城堡之中,而且看到了青松吐血。

    一旁的陀螺耶想这些人一招手道“你等不是老僧的对手,回去将青虚请来!”。众人一看,只好这样了,留下了那白云使遁光回了苍松岛。

    青虚一听怎么青松被人抓住了,而且还被打的吐血了。他马上想了一个人,就是清云,在他的想象中。只有清云有这样的手段暗算自己的师弟,才能将他打成那样。可弟子们说,只有两个和尚,难道这佛门还有什么法宝比师弟手上的阳镜还厉害。

    青虚没有马上去万佛寺,而是分析了现在的形式,他发现他好象落进了别人的算机中。他一想到这里,手上一探,手上多了一股信香。可是这香有点特别的地方,就是在这香的顶上有一只麒麟兽的雕像,这就是阐教的报信之香“麒麟香”。现在青虚必须向中土的同门求助了。

    青虚和上次一凡点香一样,都是用了一种特殊的方法,嘴里一股清气喷出,这股清气被香上的麒麟兽给吸了,过了三刻麒麟兽的嘴里吐出了袅袅的清烟。这烟凝而不散,笔直的冲向了天际,而后在空中一顿飞向了北方。

    青虚现在才吐了口气,这麒麟香可不是他随便都可以点的。这香是要用自己的玉清真气来点燃的,可是他现在在人间法力受到压制,真气也不是太足点燃了麒麟香他还要休息一下。这样他才能去万佛寺,同时还要叫上清云岛上的人,就算清云不去也要拉上他几个弟子送死。

    可是他那里知道现在的清云已经察觉这事的发生!他不由暗叹这佛门的阵法偏奇精怪,困住青松的阵法,完全将这外界和阵内分割。可以说青松在里面一点天地的元气都没有,那他的伤就谈不上好了,这也是这两人放心将他镇压的原因。

    清云怎么会知道万佛寺上的时哪?他的法力还不行,他根本探察不到陀螺耶和一凡连手布下的阵法的奇妙,可是谁让他有一个大罗金仙的弟子无为那。无为将这万佛寺的一切告诉了清云,清云明白了。

    佛门必然有所仰仗,不然他们不敢这样的名目张胆的镇压阐教众人。那会是什么样的仰仗哪?清云不知道,他想到了中土的佛门,可是陀螺耶说过佛门之间有间隙的。那会是什么样的仰仗哪?

    清云就现在的形式,决定第一无为洞玄不能现世,现在只能在此静修随时听清云的调遣。二是清云现在要离开海外,去清羊宫去要首先行动起来。三是寻觅当年镇压人族气运的无上法宝。

    清云离开了无为那,先回了清云岛上,招见木风等弟子他按派道“大家不要随便的出岛了,苍松岛和万佛寺的恩怨还没有清了,你等就在岛上静默修炼吧!为师会将这‘太极混元八卦阵’立起,护的你等安全!”。

    清云按了太极八卦之数将这清云岛上下尽数纳进了其中。这一下将清云观前后护在了阵中,除非有法力道行是清云十倍的人才能破开这阵。

    清云马上就回了中土,留下木风等修炼,连他点的三峰童儿都没有带走。

    回到了清羊宫太清大上,这空为一见掌教教主回来了马上上前报事。这空为说现在佛门上下突然宣布要在海外立下分坛,分坛就是海外万佛寺。这阐教也在今宣布他们也在海外立下分坛,就是苍松岛。

    他还说现在这佛门和阐教好象很不对付,似乎这其中有大事要发生。清云心中明白,大事真正的大事,佛阐大闹得利的定然是现在的太清和上清。清云一想道上清问道“空为可有上清截教的消息?”。空为摇了一下头思索道“掌教没有,不过有个消息是关于他们的!”清云问道“是什么消息?”空为道“是截教不知道是怎么了,大举的入世,好象在寻找什么东西或是人,具体达到我等没有调查清楚!”。

    清云一听就感到了莫名的疑惑,这截教不纠缠与其他教派的争斗,反而进入世俗之中找什么。这里面有问题,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自己这位三师叔是老师三兄弟中最会算计的一位。要不是当年老师与二师叔联合,现在恐怕连太清玉清的道统都传不下来。

    清云心中很清楚,恐怕截教要找的东西或是人对这大劫有很大的作用。清云马上发令道“空为派出我门下精英弟子监视截教在世俗中的行为,一有什么可疑马上报告贫道知晓,不得有误!”这可是清云接任教主一职来第一道命令,空为领命而去。

    截教的行动好象是丝毫没有打动其他的教派,佛门,阐教现在正在忙海外的大战,自然不会把没落的截教放到心上。越是这样清云心中越感到有一丝不安,这截教的行事现在怎么会是如此的诡异哪?

    清云决定自己亲自去调查一翻,看一下截教到底是要干什么!

    现在海外万佛寺上可是闹了不少,当青松被擒。第二青虚前来搭救,可是被陀螺耶和一凡的连手打败。第三,这青虚又来,竟然拿出了上古阐教大圣广成子大仙的法宝“落魂钟”。

    这一下就把可怜的一凡打成了重伤,废了一凡一条腿。幸好一凡有燃灯的法力舍利在体内,不然还真让青虚给打死了。可现在他们成了僵持态势,一后,佛门的援兵到了。是由佛门三大太上长老之一的闻惠大师带领。佛门的援助打破了僵持,一下就将这苍松岛上下杀的大败。青虚本人差点被闻惠和陀螺耶连手被交代了。

    一后阐教的援助也来了,带领的是青虚的师兄三大长老的青竹道人。这一下双方又僵持在了一起,这时他们都想起了清云岛。万佛寺和苍松岛的人都去了清云岛上,可是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甚至他们连清云观都看不见。

    只有当阐教的长老青竹来到时说了一句话“此清云真是学究天人,我等莫不是对手!”而后大家才知道,这是清云道人用大阵将清云观给封了。

    这下佛门和阐教都对这清云有了几分忌惮!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