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回:合作“双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小道搬家到了起点!希望大家去起点上支持一下小道,小道在此嵇首谢过了!)

    清云很是轻松的来到了大,一见这青松道人就是一阵似的寒暄!但听语气,这青松好象知道了清云是太清大教的教主。

    清云与这青松回旋了一会这青松把话题一转,谈到了逃跑的一凡和尚。这青松道“清云道友不知啊!这个出家之人本是不应杀害命,可是他为了脱逃竟然打死了我门下之人十几人,着实让人可恶!”。

    清云一笑道“那是!这一凡一点出家之的慈悲都没有,随意打死人命真是人神共愤啊!”接着青松道“那清云知道不知道,当你将这一凡镇压封印交于贫道,中间可曾出了什么纰漏?”。

    马上这清云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沉声道“那是道友怀疑是贫道故意将封印松动,为一凡留手了?”这一旁的青松一阵的轻笑,好似在说不是你还有谁啊!,青松当然不能这般说他接着道“道友言重了!贫道只是一问而已,现在你我应该共商怎样抓住这一凡将他绳之以法,还死者一个交代!”。

    青松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清云,清云心中暗骂“好歹人!真是毒,你等将这一凡看丢了,反而要搭上贫道,好为你等做那挡箭牌真是卑鄙!”脸上清云是微笑道“正是啊!一凡真是我道门之祸,人人得而诛之!贫道自会尽力!”。青松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便告辞回了苍松岛中.

    清云将这青松送走,挥手将祭在虚空中的五行玉简拿在手中。木风上前问道“老师!您为什么何也和青松这般说,这不是拉上我清云一宗为这苍松岛的打手吗?”清云自是一笑道“好徒儿!为师岂是那好糊弄的吗?为师先与这万佛寺的二人合作,后与这青松合作实质是要引这二者缠斗,让他们彼此的消耗。可是要是没有为师是不可能毫无估计的打击对方,因为为师夹在他们中最大的变数,先前这一凡入岛论道其实也这层的意思所在!”。

    木风听完感到很是迷糊,清云笑道“你这痴儿!为师当强势的崛起南海,本上打破了南海是上的势力的平衡。所以万佛寺和这苍松岛都想拉过为师,但是为师十分的强势丝毫不给这些人一点机会。所以为师才要戏弄了青松,镇压了一凡真正的挑起了他们双方的大战。而为师则趁他们大战回到了中土重新的整合了我太清一脉的势力,这就为我清云岛在海外生存提供了保障。毕竟这苍松岛后面是若大的阐教,而这万佛寺后的是整个佛门,他们的势力都要比我太清一脉强悍。所以就趁他们现在还没有联合之前,将我教势力整合来个分而食之”。

    木风看这老师,那眼中一点点星光闪现,木风大为感叹老师的苦心!清云将这木风等三个叫到了前嘱咐道“南海的关键时期马上就到,现在你等只要坚守我清云岛便可,千万不要随便出岛,不然就会沾然上杀劫”众弟子领命下去了。

    清云暗道“该见一下你了!”,清云在静室中,隐虚空消失。

    万佛寺的残垣断壁显示出了他曾经的辉煌!一阵清风吹过,一个哭声隐隐传来,这哭声甚是凄惨,仿佛是那夜枭哀鸣一般。这大片的建筑的残墙前有这两位和尚,其中一个和尚正跪在地痛哭失声。

    另一和尚只是不住的点头,嘴里道“好你个青松道人!仰仗自己的法宝高强算什么,贫僧定将这帐算到你阐教的头上”。说话之人正是陀螺耶,那痛哭之人就是万佛寺的主持一凡和尚。

    此时,一凡止住哭声向这陀螺耶道“师叔!我寺被毁,弟子被诛这仇我们一定要报啊!”陀螺耶拍了几下这一凡道“一凡放心!只有我等在定不会让我这佛门在海上绝迹,也不能便宜了大乘一般诸人!”。

    一凡反而问道“师叔!你是怎么将我从清云手救出的?”陀螺耶一听,脸挂满了苦笑“老僧那有那本领啊!现在的清云以是玄仙上阶的水平,这还是在人间受了天地的规则的影响,要是回归了上界这清云的修为恐怕早以是金仙的境界了,就现在你我的修为跟本不是清云发对手,除非是你将佛祖给你法力舍利炼化通神,老僧我将这宝瓶彻底的炼化这样我们才能与这清云战成平手”。

    一凡和尚的脸立刻变化不定!最后叹了口气道“师叔!我不是不想炼化佛祖赐下的法力舍利而是我现在道行受了压制根本就不能发挥这舍利的真正的威力!要是你我回到上界融会了那‘菩提金’定是不怕这般道门中人”。

    陀螺耶一脸的疾苦道“那道是,可是我等不完成佛祖的法旨怎么能回去哪?现在我选择和这清云的合作共同来对方阐教,这样多少我们还能争来一点好处。”一凡一听这陀螺耶和清云合作,心中大惊忙道“师叔啊!你那不是与虎谋皮吗?那清云可是省油的灯吗?”。

    陀螺耶一笑道“事到如今!你我就不要想怎么样了,现在只有将这苍松岛扳道,那样你我才有一分海外的的势力。”一凡不放心道“师叔!不如我等联系一下中土的大乘中人吧!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佛祖的弟子啊!”。

    陀螺耶一想道“看来只有这样了,联系他们一下秘密将他们接来,这好做为你我的一支奇兵,扳道苍松岛就轮他清云岛了!”一凡一想不错,将手一探从他的芥子空间中抓出了一股香。

    一凡将这香举过头定向上祝告道“南无阿弥陀佛!我佛在上弟子今落难,特请出‘佛檀之香’招来同门共商大事,望我佛见谅!”一凡念罢,一张嘴一道金色的火焰从嘴中喷出。说也怪,这火一碰到这香,香上就冒出了一道道的清烟。

    这一凡一见这烟冒出,将这大手一挥将这烟收了起来,这烟也是奇怪,本是那无着无落的轻盈之物。可是在一凡的手不停的转动,连风也吹不散这片清烟。突然,一凡手打出了几个奇怪的道决手印,几道细不可查的金丝融入到了这清烟之中。

    随后一凡将这团烟向这空中一抛,这烟形成了一道笔直的线,直直冲起消失在了茫茫的天际。

    陀螺耶见这烟飘走了,心中好象多了一块巨石一样,脸上满是沉重。一凡一见这师叔这模样,上前道“师叔!只要还有我等,那还有我小乘佛门兴盛之时!”陀螺耶看了一下斗志昂扬的一凡,无奈的点了一下头。

    我们回头再看一下苍松岛上的况,自从青松收服了万佛寺,他隐隐有海外道门第一的感觉,心中很是高兴!他从清云岛回来,就见自己的师兄青虚。青松道“师兄!清云答应了我的提议共同剿灭万佛寺的残余!”。

    蒲团上青虚给人的感觉更加的神秘了,他后围绕这一层若有若无的轻雾。青松看到这样的景大喜道“恭喜师兄!竟然在此时此地突破境界到了玄仙的后期,不我教就要一为金仙了!”。

    不错这青虚那被清云的弟子们布下的“太极混元八卦阵”给困住,大丢了颜面可是他并不是没有得到好处。在他破阵之时,对这一气两仪四象八卦有了个更心的认识,再加上这青虚也是修炼多年法力早以积累够,就差这一点悟了。

    青虚看了一下欣喜不已的师弟笑了一下道“正是啊!这还要谢谢那位清云道友!”说到清云的名字,这青虚还是有很大的恨意,毕竟他以长辈的份挑战清云,反而被人家的弟子给治住了,说出去还真是丢人啊!

    青松将去清云岛上的事给青虚说了一遍!青虚点了一下头道“师弟你这样做不错!现在万佛寺只剩下了一凡和那个陀螺耶这两人,可是万佛寺又以这两人的修为最高,这两人不除海外难安啊!”。

    青松在一旁附和道“正是!现在我苍松以这清云岛合作,只要将这两人拿下,我们便完成了师长们的交代,到时你我在门中的地位定会大大的提升!”青虚一笑道“怎么会就这样的轻松哪?”青松一听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可不,还是清云岛这片地盘那!青松看向了青虚。

    一旁的青虚低声道“借这追杀一凡和陀螺耶这两人,将这清云岛上的人个个击杀,先削其羽翼而后再将这位清云道人一举镇压”。青松一听不住的点头不错!

    青虚转念一想问道“师弟你老实说这一凡是怎么从镇压法阵中逃出来的?”青松一听邪邪的笑了一下道“当然是出了一点露子了!”眼神一扫这青虚,青虚先是一愣马上反映过来大笑了几声一拍这青松的肩膀道“开来师弟还是高为兄一手啊!”。

    青松道“师兄!你说我们上的师门重宝怎么就是炼不到通神的境界哪?”青虚一听这话马上脸上严肃了起来道“胡闹!那师门重宝都是老师们的镇洞法宝,其中都有他一点元灵在其中,保证我们得以使用。你以为就凭借我等修为能轻易使用这些重宝吗?那怕是一次,都有可能将我们上的真元抽干!”。

    吓的青松一缩脖子,心中道“我道是为什么我自己的法宝用的时候要输送真元,而这宝却不要,我以为是这法宝好哪,原来这笨的原因啊!”青松一笑道“师兄!你得到了师长们的什么法宝啊?让我开一下眼界好吗?”。

    青虚一笑道“你啊!你手上的阳镜可是赤精师叔的镇洞之宝,据说是我教圣人当年亲手炼制的,威力惊人啊!为兄手的不过是一个破钟而已!”青松一听那钟这个字,脸上的神色一变道“可是大师伯手上的宝钟?”青虚点了一下头,青松脸上尽是惊异!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