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回:佛门二分因太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二十三回:佛门二分因太清

    清云要直接打杀了这一凡和尚,可是他心中还有一点疑问,这一凡是怎么从青松的手上出来的?他怎么会受这样的伤?就在清云迟疑之时,一个声音响起道“清云道友!手下留!”。

    清云心中就是一动,他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清云将那清光凝聚成的宝剑招回,甩头一看。就见这清云后一阵的云气凝聚,一朵硕大无比的白云形成,说也奇怪,这云朵就好象是原本就有一样,可是清云明明看到这云刚刚生成的。

    清云脸色一变道“这‘造化万物’你是何人?”,云朵突然被一阵吹来的清风给吹散了,一位年老的和尚出现在云后。清云一看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为什么哪?清云感到了这老和尚上有强烈的法力波动,修为很有可能比这清云要高上一点。

    老僧看了一下清云道“清云道友!老僧只是想让你饶过我这不懂事的师侄可否?”,这清云眼光一寒道“那莫非你就是那天与青松争斗的万佛寺大师陀螺耶?”。那老僧点了一下头道“不错正是老僧!不知道友是否答应哪?”,清云将这头一仰,手上道决一捻,那锢一凡的空间一下就变成了一点晶丸,清云一手将他拿在手里。

    那陀螺耶也不由的感叹道“这是一手‘太虚境界’你还真是太清大教之人啊!”清云冷笑一声道“不知道现在你还向我要人吗?”。陀螺耶看着清云面脸的冷笑,脸上的肌也是一阵的抖动,最后还是一叹道“一凡之事暂切压后,难道道友不知,你也是大祸临了吗?”。这一下倒吧清云给说蒙了,清云脸上一动问道“你倒说说贫道怎么个大祸临?”。

    这陀螺耶悲道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不知道友可请我到贵地一叙?”,清云看了一下这陀螺耶道“好吧!你我下到清云岛上说这事!”。清云说完形一转遁下了去,陀螺耶也跟这去了。

    此时,下面清云岛上,木风正在和这空心在广场上大排“太极混元八卦阵”。突然,这上空中急速的落下两道光芒,这木风脸上颜色一变道“结阵!”,地上的门人都看了这况,马上这大阵布好,此时这两到光芒也正好的落到了这阵中。

    木风连看都不看,开口道“列阵杀!”,这四下的门人弟子,全部打出一道道真元。这一道道真元不是向阵中之人打去,而是向顶上打去,五十道真元聚集在一起,引起了这天地的元气的震动,这大阵四周的空间就好象是石子落进水中波纹激起来。

    也就是这一瞬间,这片空间被这大阵给封了起来,一点的天地灵气也渗不进阵中,足可见这大阵的威力。而阵中之人怎么样哪?大阵突然一阵的抖动,就好象有人在摇晃这大阵。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道“好你个木风,你难道要欺师灭祖不成?”。

    木风一听大叫道“是我家老师回来了!大家快撤了大阵!”在场的人都听了,这是清云的声音,大家都蒙了,没有想今的闯岛之人是自己的老师。大家撤了真元,错了方位,空中大阵又是一阵的晃动,一道清光冲天而起,这片被锢的空间被释放了出来。

    清云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可是后面还跟这一位面带惊讶的和尚。这下弟子都开始了猜想有人说这是老师抓来的和尚,有人说这是老师救来的和尚,还有人说这是老师的威名赫赫使这和尚是来投奔老师来的。清云走到了木风的前微笑道“不错!你以深得为师这一阵法的奥妙,看来你的资质着实的不凡啊!”。被这清云一夸,这木风反而不好意思了起来了,四下的弟子门全都跪了下来,山呼老师。

    清云叫了众人起,随后清云将的和尚介绍给了大家道“这位大师是那万佛寺的上人,大家不得无礼!”众人应下,这清云就带这陀螺耶走进了清云观的太清

    这和尚一进这太清大,马上向这太清圣人法像见礼。清云转坐在了前的蒲团上,让过陀螺耶坐下,这才问道“你刚才所说乃是何事?”。这陀螺耶仿佛是吃了苦瓜似的,嘴中不停的唉声叹气!

    清云眉头一皱心中不悦!口气加重道“大师到了此地你还不说一下贫道的大祸吗恩?”陀螺耶一叹道“好吧!老僧说出后,还请道友放了一凡”。清云点头答应,这陀螺耶问道“不知道友可知老僧为什么会败在那青松之手吗?你知道老僧为什么不去中土佛门搬请救兵吗?”。

    这正说到了清云的心中去了,这些问题是最近一直困扰这清云的问题,清云神色一变赶紧问道“那这是怎么一会事?想你一修为比这青松高了不少,怎么会轻易的败在他的手上落荒而逃?”。这陀螺耶还是满脸的疾苦之像道“道友你那里知道啊!老僧这一的修为在上界不敢说有多高,可是在这人间那可是绝对的数一数二的。可是,哎!怎奈是法宝不如人,被这青松打了出来!”。

    清云一乐道“原来你是法宝不如人啊!贫道当探察与你,发现你那法宝乃是上好的绝世之宝啊!那为什么说法宝不如人哪?”。陀螺耶心中一震,暗道“真没想到,这清云竟然在之前探察与我,而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发现哪?看来这清云决不是一般的上界之人!”。陀螺耶脸上的神色一变,清云的心神就探察到了这陀螺耶一点问题。

    这陀螺耶接着说“现在不防告诉于你,老僧手上的法宝是我佛燃灯佛祖伏魔降妖的无上之宝‘七彩八宝琉璃瓶’。此宝在上界是很有威名的啊!可是这青松手上的法宝着实让人讨厌,竟然是那阐教金仙赤精子大仙的成名法宝‘阳镜’。想这阳镜乃是玉清圣人当年为这赤精子亲手炼制的,而老僧手上的宝瓶是我佛炼制,这一上一下差距太大,所以老僧从落败逃走!”。

    清云听罢心中好笑,暗道“区区燃灯炼制的法宝怎么能和二师叔亲手炼制的法宝相比,活该你佛门吃亏!”可是清云转念一想发现了不对,当他探察苍松岛确实有一股气息搅乱了他的心神探察,那时他认为这是一件东西。可是前青松持阳镜来战陀螺耶,可是那青虚也来到这清云岛上,那时青虚上也有这样的一件东西。只是最后贫道将这一凡交给他,让他走这使他没有使出这件东西。

    陀螺耶抬头看这清云,见这清云脸色一阵的变化,陀螺耶想要的结果达到了。陀螺耶等到了清云想罢他才道“不知清云道友怎么想此事?”现在陀螺耶还不知道是清云将这一凡送给了青虚,也不知道青松,青虚师兄弟手上有两件超级的法宝。

    清云心中一动,脸上看不出一点变化道“看来这阐教门人要来真的了!”一旁的陀螺耶道“道友那现在你想怎么办哪?”。清云一看这陀螺耶,突然他的心中明白了,这陀螺耶是来找他联盟来了。清云一笑道“到现在贫道还有一事不明,不知晚上海外万佛寺遭了劫难,那中土佛门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哪?”。

    这陀螺耶被这一样一问,脸上的颜色大变,双手紧纂,头上的青筋突起。这倒把清云给吓住了,谁都知道这佛门皆重内修心,不可能动不动的发惊发怒。可是这陀螺耶乃是得道的高僧他不可能不明白,难道这里面真有是密闻?

    陀螺耶发现自己失态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绪,向清云道歉“清云道友!老僧失礼了!”清云一笑摇了一下头。这陀螺耶突然变的十分颓废,叹气道“万佛寺与这中土佛门有一点区别”清云一愣问道“不知道有何不同之处?”。

    陀螺耶苦笑道“如这三清道门一般,一分为二了!”,这清云乃是得了乾坤道人的前世记忆,他自然知道佛门是由佛门双圣立下。但是因为乾坤道人损较早,没有看到封神之劫,更加不知道是由他的老师太清一手导演的。

    清云一惊道“好好的佛门怎么会一分为二?”,陀螺耶一听当时就愣住了,心里暗道“不对,要是上界之怎么不会知道我佛门一分为二,莫非这清云根本不是太清一脉上界派下的。可是那也不能啊!不是上界他那来这一高深的修为哪?奇怪!难道他是故意这般,恩,一定是他故意的”。

    陀螺耶一叹道“那还不是因为你教太清圣人所为!”清云脸色一变道“怎么会是我家……教主哪?”。清云心中很是疑惑,为什么老师要一手将这佛门二分哪?刚才差点嘴快说成了老师。

    陀螺耶继续道“这还不是太清圣人东出函谷关,化胡为佛立下了小乘佛教。而老僧正是小乘佛教中人,而那中土佛门乃是大乘佛教,怎奈其中矛盾丛生老僧无法相请啊!”。

    听这一说,清云现在的心里有一点线索了,当年老师化胡为佛就是要分去整个佛门的气运,这好使这佛门气运缓上一缓下来,不至于马上落进盛极必衰的循环之中。

    清云对这陀螺耶一笑道“那大师找上贫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凡和尚好象不是吧!”陀螺耶苦笑了一下道“那一凡师侄卤莽获罪与道友,还望道友看在老僧的三分薄面上放这一凡一马!”。

    说完清云点了一下头道“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他不能再为难于贫道和贫道的弟子门人,不然贫道可要直接将他打杀了”陀螺耶眉头上虚汗浮起忙答应了下来。刚才这清云为了让陀螺耶记下,故意将自己的气势外泄,果然与这陀螺耶斗上。结果这陀螺耶还是没有抵过清云,被清云的气势所慑。

    其实这陀螺耶修为还在清云之上,可是因为万佛寺落败,加上与这青松争斗之时,被阳镜的上的气扫了一点。这一下影响了他们现在的修为,再加上他有求于这清云,更加不敢乱来,所以就造成了错觉。

    接这陀螺耶就把想和清云合作的想法说了,清云一听想了一下心道“当年老师化胡成佛,好象这其中有什么样的文章。既然这小乘佛门是老师他所立化的,那我就帮他一下,也正好用他们为贫道击败海外阐教,这真是一举两得啊!”。

    清云就答应了这陀螺耶的要求,可是现在的陀螺耶心中还是暗自高兴,在他心中上层的计划已经完成了第一步,也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步。陀螺耶带上这封印一凡的晶丸离开了清云岛,这陀螺耶回头看了一下清云岛,心中暗道“太清,我佛门早完要报此仇!”。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