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回:道祖天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十九回:道祖天罚

    这万佛寺上空此时真是绚丽多彩,这陀螺耶周上下金灿灿的佛光照耀,那青松自是一的碧绿的光芒。在他们的头顶上两件法宝斗的不停,宝杵,宝剑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这青松本就没有这陀螺耶的修为道行高,但是这青松本体是上古洪荒时期的苍松,一的法力积蓄比之陀螺耶高了不少,再加上他手上的法宝是云中子炼制的威力自是比这陀螺耶的法宝高是和了不少。

    这时间一长这陀螺耶就感到不支,他下界也受了这人间界的限制,一的修为法力大的啊折扣,好在佛祖赐下了一件法宝。这青松虽然不轻松,但是他毕竟还是占了优势,这个青松看这陀螺耶一个失神。纵那宝剑将那宝杵斩落了,这一下青松大站上风,青松脑后清光乍现,一点金星向这陀螺耶打来。

    这陀螺耶被人到现在,也不再顾及了,脑后金光法**放光明,一件法宝从后现出。但见这法宝一现,周上下大放七彩琉璃光彩。这青松的打出的那一点金星被这七彩琉璃光一照定在了半空,青松一看失声叫道“八宝七彩琉璃佛光瓶”。

    这青松一时的失态就可以看这法宝的威力,这宝瓶是燃灯上古佛手下降魔八宝之一,其威力直追后天灵宝,也是燃灯最为趁手的法宝之一。这青松整理了一下心态笑道“不要单看你佛门的法宝,贫道让你见识一下我阐教的**”。青松一拍自己的泥丸,这青松的泥丸中一道清光冲起,直将那七彩琉璃光挡在了外面,这青光中浮出一件法宝。

    这下轮到陀螺耶大惊失色了,他指空中的法宝大叫“阳镜”。正是赤精子大仙手上的成名法宝,阳镜,这宝物可是大有来头,此乃是原始天尊得自大师兄太上老君的阳二气合首阳山之铜炼制了此宝。不要说是他陀螺耶,就是燃灯在此也不敢让这赤精子拿这宝镜照上一下。

    青松将这宝物拿在手上,真元一送,这宝镜上一道白气一道黑气互相缠绕在一起,将这七彩琉璃光彻底击碎。这陀螺耶自是知道这宝贝的威力,赶紧就躲闪。好青松一步不让步步不让,将手上的宝镜一转,那镜中一道黑光了出来,要是被这黑光照上,马上死魂赴地府。

    陀螺耶也只能是落荒而逃,是的他要回到寺中,他要合他偷偷带下来的“无量金”融合恢复法力神通。可是这青松后面跟的紧,这陀螺耶忙道“一惠,前来挡这恶道片刻”。这一惠很听话,上前阻止这青松,这一惠也是一个修为高深的高手,一上来无量佛光大放挡下了那阳镜的黑光。这青松知道不能一下杀了这陀螺耶了,当下恼怒不已,手一狠黑光暴涨,就这几下一惠大师就魂归极乐了。

    这青松心中很是愤恨!将这阳镜顶在头上,全法力一催,一道道黑光将这万佛寺横扫一边,这万佛寺转瞬间成了人间炼狱。青松将这万佛寺的一干众人都送回了佛祖的怀抱,可是这陀螺耶跑了,这青松丝毫不知道他犯下了大错。

    青松运用法力涨起海水将这万佛寺给淹没了,可就在万佛寺入水之时,一点金星跳出了水面消失不见了。这青松现在还死死盯着海面,他等陀螺耶上来。

    清云探知了万佛寺发生的一切,他知道现在这陀螺耶一定会去中土找人帮忙。而搭救这一凡也是他们的目标,而现在这清云骇然的发现这青松手上是赤精子师弟的成名法宝。他心里暗不好,他知道以现在的自己不是怕这阳镜,可是要困住这青虚不再可能了。

    这清云此时伸手向下一点道“尔等住手!将那青虚道友请出来”。下面的木风等人正在高兴之时,突然听到了老师让停下来,众人泱泱的停下来。大阵一撤,阵中的迷雾马上就散去,大阵中心现出了这为浑上下青光的青虚道长。

    清云一笑道“青虚道友!你那师弟以为你教种下了大因果,贫道也不再拦你了,那贫道就将这一凡交给道友你镇压吧!”。这青虚正在阵中迷糊那,突然见大阵中迷雾散去,清云这样给自己说话,他的心中就是一动。暗道“我那师弟带了重宝收服万佛寺,看来是成功了,要是再把这一凡一抓那我教在海外的势力就大定,到时就算是你清云法力高也抵不过气运啊!”

    这青虚上前一搭手道“那就多谢清云道友了!该再领教道友**!”。这清云将这地上的八卦图祭到空中,一道道金光闪烁的符录印在了上面。而后道“青虚道友!这一凡乃是佛门高手,贫道先是以阵法将其镇压在此,到了道友那里可找一件上好的法宝代做阵眼另行封印。”这清云将这八卦图用法力压缩成了一颗球,交给了青虚,青虚接过后告辞而去。

    此时,门下众人不解问这清云,这清云一笑道“你们莫要问我为什么要将这一凡送给这青虚,这因为贫道要引这佛门和这阐教大战,留出我教兴盛的空间。为今我教主事只有为师一人,你等的修为都不够,所以为师也要为你们着想一二啊!”。下面的众人齐称赞老师慈悲!

    清云现在的一修为法力一点也不惧怕这任何一人,就算他们手上有那名镇上古的法宝。可是他问下还有五十名弟子,他不能不想。灭杀了一凡就是彻底的激化与这佛门的矛盾,这样很容易使这阐,佛联合对付他自己一个人。现在他将这一凡交给了青虚就是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给了阐教,使这佛门恨了阐教。而他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大事要做,那就是联系中土的太清一脉的传人,先全面整合太清一脉再说。

    根据清云以前的了解,这天下修道界第二派青羊山道祖宫就是最大的一脉太清传人,而后还有崂山太清宫,青城山的三清观都是太清传人。可是他们彼此没有联系,甚至说他们之间还有一点仇隙,不可能一下就整合到一起。

    而现在,清云必须找上他们,将他们收归统一,不然就会遭了别人发的算计。现在正好,海外这佛门与这阐教一战,正好将视线凝聚在了他们这二派上,那清云就利用现在去中土游说太清一脉整合。

    清云将这弟子叫到了前道“木风,竹儿,空心为师要出门几,你们几人要看好道观,加紧修炼莫要懈怠!”三个弟子点头称是。这木风又问道“老师那要是再有人来捣乱怎么办?”清云一笑道“他们都自顾不暇那里还有时间打扰我们那,就算有人前来捣乱,你们就用这五行金光阵伺候!”三位弟子领命而去。

    清云心中暗道“也该让他们赶快张大!不历经风雨何时能才啊!”。清云掐了个道决隐在了虚空中,下一刻清月出现在了百里之外。清云心里很是舒畅,好久他都没有离开清云岛了。他马上使出了“流光遁法”,这天空中一道呈玄黄色的光芒闪烁而去。

    这清云岛离这中土其实也不远,但是清云好久没有这样的痛快,所以他先是尽畅游了一下。让他惊奇的发现,自己那稳如泰山的道心,竟然伴随这自己的心大好,而有一点点的舒展。就好象这道心是知道此时的清云心很的原因。

    清云现在卧倒在一片浮云之上,清云将自己的心神外展,一道道各种的信息不断的向清云涌来。有悲的苦,有那失败的苦;有这高兴;有兴奋;有无奈——。总总之中,大道万千绪不断的变化这,清云的道心一点点的接受这样绪的感染。在他不知不觉中,清云泪流满面,那惨死的天枫师傅,有那惨死的好友红云。

    莫名的绪不断磨噬这清云的道心,而清云自己好象不知道一般,一点也不回避这些。道心中的大道烙印此时也是若隐若现,一点点的金光从这些符号烙印中散出。清云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此时他一点控制力都没有了。大道烙印浮出了清云的体,出了他的灵魂。

    这一串奇异玄奥的符号飘到了清云的手,缠绕到了清云的前,到了他的腿上。这些东西就好象在安抚这清云,这种感觉另清云很是沉迷,这一种不同任何感觉的新的认识。

    清云突然眼前一亮,他双手打道决,一点点吸引之力将这奇异的符号引到了清云的手上。这是清云用道决招上来的,清云心中一动,以他为中心,一个硕大太极虚影展现了出来。这太极图上,阳二气不断交换,一停的吸纳这天地间的元气。

    这是清云新的神通,清云收了太极轻轻一笑道“叫你二元太极图吧!”清云又躺在了白云上,那一串串的奇异符号并没有消失,而是围绕这他上下的跳动。

    此时,三十三层天外天上,大赤天中太上老君正在丹房炼丹。突然,这丹炉中一道紫色的火焰冲起,老君赶紧一道太清神光挡了一下。这火焰才不再跳动,这老君声暗叹道“这个清云啊!你这样做还真是危险重重啊!大道外现,你要受大道的责罚啊!”。

    而混沌天外一座隐在虚空中的道观上下一阵的紫色光芒缭绕不止。这道观中的只座了一位道人,这道人睁开了无数万年没有睁开的眼。见他一句感叹“李耳的好弟子啊!大道外露,在是违背了天道的意愿何该受天罚!”这道人微笑这手指弹了一下,这道人手指上一点紫光飞了出去,随后道人闭目神游去了,这座道观又隐到了虚空就好象他就不存在一样。

    此时,这清云还在这享受这样的畅快的心。突然,这些大道烙印符号一阵的飞舞,很是急促!清云心一阵颤抖,这干什么?这大道符号,上下乱窜逃回了清云的元神之中。

    正在清云疑惑之时,突然清云头顶上的白云霎时间变了颜色。周围的环境也不再是那清风白云惬意舒服。清云心中一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由的来心里一阵的感到害怕!

    对害怕!这种感觉使清云好久都没有的感觉,可是现在这感觉突然的来了。清云浑上下开始颤抖了,一滴滴豆大汗珠挂满了清云的脸上。

    就连清云的元神真,也是颤抖不已,这是为什么?谁也不知道!就在此时,清云头顶上的天空变了,满布这紫色的云朵,使这天空充满了压抑。

    此时,清云还是在海上,可是距离中土也很近,这样的况下天地的元气大动,天下所有的炼气士都知道这南海上有可不安的地方。但是没有人前来探查,因为他们都感到了来自内心的恐惧!

    清云一动不动盯这自己的头顶上的云层,上面的云层上下翻舞,一股古朴沧桑的气息锁定了清云。清云心中很是震惊,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熟悉,这是在开天之时他在紫霄宫感到的气息。清云大喊起来“道祖!”,而就在此时,清云顶上的紫云围绕这一个中心迅速的旋转,一个巨大的旋涡。

    就在这个旋涡中,一道道闪电冒了出来,闪电夹这那股气势向这清云压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