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回:佛道论,菩提金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十七回:佛道论,菩提金

    清云看透了一凡的心思,他也是想借这个机会打压道门,使他得了海外修道界的势力,而后上的中土,再争那人族气运。清云昨天是知道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海外佛门压制,好使他牵涉出中土的佛门本宗,这样才能将这佛门一网打尽。可以说这双方都是各怀鬼胎的,就等这子的到来了。

    得到回信的第二天,清云就在自己的清云观前立下了法坛。用那**力整理出了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中央立一高台,高过三丈三圆形八卦,五行为本,三才齐聚,在那阳眼上各设一席但等这一凡到来。

    清云现在就坐在阳眼的阳眼上,但见他双手不停在空中挥舞,一道道隐晦的光芒隐藏到了虚空之中。过了会清云停了手,感到元神一阵的虚弱,感叹道“想我当年,道门首徒一修为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没想到现在就想隐藏一下东西都这样的费力”而后径自养神去了。

    他到是说的容易,他那可不是随便的隐藏什么东西,他要隐藏的是一个谋,一个足以捣毁整佛门势力的谋。这东西能轻松吗?就算他修为高过那几位,但是也不能排除能厉害过他们手中的那东西。那东西说不定是那圣人的法宝哪?这清云可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清云以自己的太清**隐蔽这一片空间的任何的元气波动。清云在这八卦上动了手脚,用上了他在太清圣人手学的密阵“太极混元八卦阵”。这阵可不是简单的太极八卦相生相克的理论,这其中蕴涵了太清圣人对太极,无极,混元,八卦的理解,并且上应天道立下了此阵,可以说这阵乃是太清圣人手上最厉害的杀阵。但是因为太清圣人得尚无为,感念慈悲,一直都没有用过这阵法,这也使的天下的人都不知道太清圣人的厉害。

    清云要重振太清大教的威严,再立太清一脉正统,所以他就用上了这厉害的东西。先是以这清云手上最为趁手的法宝“先天混元无极天书”做了阵眼,借了其中的五行元力,化了四象三才,成了两仪太极之数,最终全了无极之道。再加上清云法力再次的提升,这一凡一落进大阵就等于判了死刑,以清云现在的态度,他是不可能留下活口。

    众位清云门下,各自忙这准备这次大战,磨合阵法,互相配合准备大干一场。清云就在那坐了两天,第三天到了,一道早晨的朝霞浮现在了天之边际。清云暗道“也不知道今有几人脱过次劫?天道伐世我也不过谋得一条生路吧了!”。

    上三竿,清云还是那一的淡蓝色的道袍,头上还是那一朵九九八十一瓣金莲道冠。清云闭木养,突然,清云微笑这睁开眼道“尔前去迎接佛门高人,代贫道问好!”底下的木风,竹儿,空心三人带上弟子在清云山前等候。

    突然,西方金光大放,随之而来的还有那浓郁的檀香之味。但见空中,金光临近一声梵音传来,尽是道人向善之意。之后天中飞舞这数十个飞天抛洒这各种花瓣,此时,后面飘来一朵朵金莲,金莲放金光同时还有那檀香之味。金莲飘过后面飘来一座莲台,但见这莲台高有三尺四下八宝莲叶护持。这法台上端坐一位高僧,这高僧清瘦无比,满脸的慈悲之,特别之处是脑后有一个不小的功德金轮。

    这木风等人收清云**加持,每里无上道法讲解,心坚定自然不收这佛门架势所扰。木风一见对放来前后十个人,心中打算这什么东西,便上前见礼道“贫道参见大师!”。这座只人正是那一凡大师,这一凡一看心中就有点不自然,为什么哪?那是因为清云没有前来迎接与他。按说你邀请的人家,理应你来迎接,可是你现在就派自己的弟子前来,这不是分明给这佛门难堪吗?

    可是说到底,这清云的份也太高了,就不要谁是你一个小小的一凡,就是他们的佛祖如来,燃灯见了清云也得规规矩矩叫一声“大师兄!”这更何况是他那。

    这一凡心中不快脸上却是微笑道“是木风吧!你家老师在何处啊?”,这老和尚也不叫木风等人免礼,所以这木风等人心中很是不愿。这木风笑道直起来道“大师我家老师正在广场法台上等候!请!”,说完也不等这一凡再说,竟然带这弟子门先前起走了。这下可佛门这边的人给气坏了一个怒目横眉,直做怒目金刚装,其中一个上前道“参见师傅!”一凡看到这是自己的弟子叹气道“莫要多说!随贫僧前去法台!”众人更是怒火大起,跟在主持后没办法,一会再想办法杀杀一清云宗人的霸气。

    众人到了中心的法台前,这一凡上前道“贫僧一凡见过清云道友!”,清云在上面端坐不动笑道“回礼了!见过一凡道友!请一凡登台!”。有印象的人都知道那青松道人来清云岛捣乱的事,也想看一下这一凡是怎么样出丑的。

    这一凡也听说了那事,知道是青松中了人家的圈,这一凡现在是仗着自己的修为高深上着法台。一凡落下了八宝莲花台,徒步向法台上登,前面一点事都没有。这一凡认为这清云没有给自己设圈,可是就在离这法台还有三阶之时。这一凡突然感到自己的体好象压上了一座大山一样,那脚步也迈不出了。

    一凡脸上颜色没变看这台上的清云,而清云还是在那闭目养神。一凡知道自己还是中计了,但见他一晃,上下佛光四起,真好似是佛陀降世一般。可是清云施加在一凡上的“五行法咒之山”可不是那么容易破的。但是这一凡的修为也确实高深,竟然仰仗佛光金硬是上来了。

    清云不由的暗叹道“看来佛门法门也端是厉害啊!不愧是圣人门下”。清云看这一凡上来,就不再难为他,向那阳眼的眼一指,一座莲台升起。这一凡不敢大意,先上了自己的八宝莲花法台,再上了清云的法台。

    下面的弟子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看了一凡大师在上台阶的时候顿了一下,而后就是混上下大放佛光而后再上去。他们那里知道,刚才,这一凡差点被人压爬下。一凡坐好开口道“道友要与贫僧论道,不知道怎么一个论道哪?”清云笑道“一凡道友心急了,你我再等一下,一会那青松道友就会来到”。

    话音一落,远处一个声音飘来唱道“万千年来天外生,一朝得道机缘至,倒拜圣人师门下,得为苍生谋太平!”远处白云飘来。正是那青松来到了,白云落下,上面下了四个道人,而后这青松道人才下来。这木风上前见礼,将这青松引上了法台。

    这次清云没有难为他,青松上来,清云给他也指了一座莲台,青松又是很仔细小心的坐上。三位主角来了,那海外第一次佛道论道大会就开始了。清云先说道“贫道此次是为了佛道两家交流,特此开了此会,只为了我道门见识一下佛门**,和交流一下修为经验!”。在一句话说的一凡脸上的肌一阵的抽搐,那因为清云说的是道门,而不是清云宗。要是这样的话,他一凡就要面临这两位道家高手的挑战了,就算这一凡的修为比他们两都高,但也不能高到两个打一个啊!

    清云一看,知道自己的目的答到了。果然这一凡看青松的眼光变成了一道利色。而这青松一听清云刚才的说法心中也大有苦水,清云说的是道门对佛门,这青松总不能说自己不是道门中人吧。所以现在这青松给绑在了青云的上,一损具损一荣具荣。

    青松本来是要联合这一凡共同来对付这青云,而现在被这青云给拆了。清云接道“我道门上自道祖鸿均,而后道祖鸿均分下了七道圣位,我道门上下也是传自那三清圣人教下。而那佛门,自在偏隅西方不得道祖**真传,怎么能承人教教化之功?”尖锐的话,尖锐的问题!

    一时这一凡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心中大惊,这佛门一道得自道祖鸿均,这是公开的秘密,上界中人都是知道的。可是今被这当面问起,到让这一凡做难了。这一凡脸色一变,马上又好了起来接着道“道友难道不知,我佛门**上授道祖,道祖自云道‘大道三千,条条皆是道!’我佛门立教教化百姓向善,自是应了上天的意志,实乃顺应天数!”

    清云一笑道“是吗?那贫道来问你,你佛门上下讲道人向善,可又道伏妖降魔。那是不染杀生还是替天行道哪?你为大佛我谓之大魔,无佛何来魔,无魔何来佛!”。一旁的青松面带严肃,一旁低垂不语。这一凡心中很是翻腾,他明白这清云所说的是什么。这佛门大教主阿弥陀佛曾经说过“佛谓魔,魔谓佛,不生佛灭魔,不有魔灭佛。我自是佛在心中,魔在形骸”明显这清云是用自己的佛门经典来否定佛门。

    一时一凡和尚没有话,脸色再一变。清云也不说话,一时这会场上下,很安静。清云知道现在的一凡正在和他的人联系对策,清云知道,真正的争斗才开始。

    这一凡此时仰天大笑,浑上下佛光大盛,一时见法台上下尽是佛光普照。这一凡后脑功德金轮升起,在那硕大的金轮的照耀下,一凡的上升起了一座金灿灿的法,那法好似是那黄金铸造的一般,金光耀眼!

    一旁的青松惊叫道“菩提金!”,青松看连头也不愿意回遁起一道光芒,飞下了法台。清云此时道“一凡道友!道不同不相为谋啊!今贫道要将你留在此地,你可有怨言?”一凡道“阿弥陀佛!清云不要说你,就是你与这青松连手,也不可能留的下贫僧。”清云一笑道“一凡道友,你堕入那魔道了,看来要贫道来教导你一下了!”说完清云一拍自己的泥丸。

    清云的泥丸中一道青色的光幕落下,中央托起一朵紫色的莲花,莲花上有一道人和那清云一般模样。但见这道人头上五彩祥云上下飘舞,那云翻舞浪中托这那法宝“洛书”。清云一现法相立时将那漫天的佛光给死死的压制了下来。清云道“一凡,莫要在贫道彰现,你不够资格!”清云手上道决翻出,这法台上阳眼开始了转动。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