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回:问天术怪,破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清叶竹 书名:清云问道
    第三回:问天术怪,破境

    赵轩不解的注视着那页图象,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了一丝的恐惧!这修道之人本就是要做到忘,忘掉一切的愫,有没任何的感。但又有谁能真的做到啊!恐怕只有那传说中的道祖鸿钧道人了。

    赵轩仔细的打量这本书,此时它呈显的是深赫色。也不厚,就薄薄的十几页,是用一种皮制成的,摸起来还很软那。看起来少说也有千年了,这书里面全是用上古时期的鸟虫文书写。看去来让人感到古朴,苍凉。

    赵轩试着用自己的真元向书试探,可是书始终没有反应。按理说赵轩是返虚高手,不要说是这皮革,就是那金玉也会被震的粉碎。可是这古书却丝毫不损,甚至上面的灰尘都没有震落。

    赵轩心中不住的疑惑,但也苦无他法。赵轩抬头看到了老师的法宝无量玉壁,他不住的想“这书会不会是一件难得的法宝啊?”。赵轩心神合一,一丝真元缠起那古书,到了赵轩的泥丸之处。赵轩一拍泥丸,一道金光冲出,那元神显现。这赵轩元神一动手,将那古书招到手中,一丝丝白炽的火焰从手中升起。这正是返虚境界都有的真火,这真火威力甚大沸江煮海不在话下。

    被真火煅烧的古书还是丝毫的没有反应,可没有反应却是最好的反应。因为他没有任何的损坏,连金石都能煅烧的真火,却奈他不得真是怪哉!

    赵轩一阵的怪异,但始终没有更好的办法。无奈只好再次拿到手里,再看一遍。

    赵轩感到这古书中的东西很是奇怪,以前看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些图象和注释。而现在里面多了一些奇怪的话和奇怪的图。说他奇怪是为什么他们是从来没见过的东西,与上次赵轩的大道烙印中的奇怪符号似乎有些关联。

    赵轩找来纸来临摹,画完赵轩一捻真火将纸焚化,可纸中一道细微的金光跃出打在前面的石壁上。赵轩这一楞,那打中的石壁迅速的变成了一片金光的黄金壁墙。

    赵轩一看明白了,这是五行相化的符咒。果然将其他也按那样一弄,真是五行具全,但是这里有六副图。这前五副是五行相生,而这第六副图却丝毫没有反应。

    赵轩也没有再关他!得了这五行的符咒,这赵轩在五行法术上的精妙以是登峰造极了。这五行元力本就是这世界的基础的构成,现在赵轩拥有他的根本的形态。可以说任何的五行元力都会听从赵轩的意志。

    赵轩还是决定将这古书当成法宝来祭练,每用自己的心神来温养古书。赵轩希望有一天能继承这古书的法力,好为自己的老师报仇.

    赵轩出了关,一的修为直返虚中期境界。他还要来吸取大地龙脉来救他的师傅。出了天问山,下个目标是东南名山武夷山。

    赵轩现在的修为大进,弹指间到了武夷山顶。他挥手撒下了阵法“颠倒乾坤逆天阵”,他将自己的法宝隐与虚空之中。他跌坐山顶,一捏手印,一道道毫光从他的上窜出。他将本命毫光与武夷山的气脉相连,企图将那气脉吸出。

    突然赵轩心头一紧,暗道“不好”!但见那准备吸取气脉的本命毫光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赵轩心里就是一惊,他也是晋升到了返虚境界的高手。除了渡劫老怪物们,他也算上一个顶级的高手。可现在自己本命毫光被别人给克制住,这就是在他脸上煽了一下。

    可是不关赵轩怎么发力运功,都丝毫没有反应。这下他知道碰上硬点子了,暗中将老师的无量玉壁藏到空中。

    就这样僵持下去了,拼命运功赵轩也招不回自己的本命毫光。这毫光近了,但见那每一毫光上都搀杂这一条青丝。那本命毫光的金色与那不知何物的青色纠缠在一起,好象在争夺着什么东西。

    赵轩心中一颤,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这青光是一位高人用自己的本命毫光炼化在,这大地龙脉之中。这也是企图将龙脉纳为自己,独占龙脉增加自己的气运。

    赵轩也要龙脉,这下和那位高人出现了冲突。现在就是要斗法,看谁的本领高,法力强了。

    不过赵轩有克制大地龙脉的阵法和高级的法宝,那是稳站上风。只他手一招“八宝祥云幡”落在手中。将手的的宝幡展了三展,一朵八宝祥云出现在赵轩的头顶。

    那赵轩的本命毫光一阵的颤动,大有脱困回归之势。但是那青光很是强势,尽全力来压制本命金光的飞遁。赵轩知道自己的法力奈何不了对方,一指老师的无量玉壁。那玉壁中暴出一道青光,到了那头顶的祥云之中。

    那祥云象是气球一般,瞬间涨大。祥云一涨,那八宝祥云上散下一阵的光雨。赵轩的本命毫光一遇那光雨,更加有力。一下就挣脱了青光的纠缠,回到了赵轩的本体中。

    可是那龙脉丝毫没有捞来。这下赵轩不干了,这是挑衅!

    看他一口精气喷到顶上八宝祥云上,那祥云再一涨。一下暴出无数的光丝,道道如针直刺那空中的青光。那青光好似知道有危险一样,一抖就跑。可是赵轩不依,非要留下这青光给自己报仇不可。

    就在青光危急之时!忽然,空中一阵金鼎玉磬的声响。虚空来一位道人,见他高过丈,面似冠玉,好一个潇洒修道真人。

    就见道人手一招,那危急的青光如那群鸟投林一般。赵轩眼神就一凛,他知道这人的道行法力要在他之上。

    不等赵轩上前问话,来人先说了“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人家有礼赵轩也回了一下道“不知道真人何往?”那来人笑道“贫道乃本山的修士,借这山脉修行。今不知那处获罪了道友,要收我的气脉?”

    被这一问反而是赵轩无语在场,那道人又道“道友!这大地龙脉千万不可轻取,不然他必会降天祸啊!”看那来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不象是诓骗他。

    赵轩称罪道“不知是道友贵地,贫道得罪了!那感问道友是何许高人啊?”,那道人笑了笑道“贫道知道你是为你师傅的事而来取龙脉,可笑你这个痴儿啊!被人利用了还不回头”。

    这赵轩更是感到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当要再问,就听那来人道“贫道教人皇,三定乾坤纲。洪荒中有误,留得后来人!贫道去了!”言罢,道人没有了踪影!只剩下了呆立当场的赵轩。

重要声明:小说《清云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