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学 第十二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由于经验缺乏,国歌唱了三分之二,国旗才升到三分之一的高度。  杨帆对冯坤说,你慢点儿。冯坤放慢了一倍的速度,像一台快没电的录音机。

    在前进前进前进进的歌声中,校服升到了顶。

    丢校服的学生回来找,一个人指着天上问他:是那件吗。

    失主仰头一看,一件校服正在校园上空飘飘,上前索要。

    杨帆还没玩够,不给,说,凭什么说这件衣服就是你的。

    失主说,就是我的,我刚才着急拉屎,落场上了。

    杨帆说,又不是就你一个人有校服,我们都有。

    失主说,你们上都穿着呢,这件就是我的。

    说着呛呛起来。恰好校长陪同区教育局副局长参观到此,局长看见两个学生争吵,还不时往天上指,便也抬头瞥了一眼。看完后的第一反应是,天上飞着一只沙燕儿风筝。然后觉得有些差异,天上为什么少了一抹红色,又看了一眼,原来是一件衣服,居然挂在旗杆上。

    局长很气愤地指了指天上,校长应和道:是啊,北京的大气污染越来越严重了。

    局长改变了手指的方向,校长顺着看过去,发现了况,惊慌失措。

    局长放下胳膊,一甩袖子:成何体统!愤愤而去。

    校长对教导主任说:赶紧处理了!然后去追局长。

    主任来到杨帆等人面前,仰头看了看,说,你们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

    杨帆说,校长,众人皆知。

    主任说,我说的是校长追的那人。

    杨帆说,是欠校长钱的人吧。

    主任说,那可是教育局局长,尽管是副的,这回你们祸可闯大了,跟我来吧。

    失主说,能先把我衣服解下来吗。

    学校决定授予杨帆三人记过处分,给丢衣服的人颁发口头警告处分。失主不服,说凭什么我是受害人也要挨处分。主任是解释是,正因为你把衣服落在场,才为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给你处分是让你长点儿记,别丢三落四的。学校对杨帆等人处分的理由是,拖延了学校教学现代化的进程,这次局长来视察本来是想给学校拨一批电教设备,杨帆等人的行为让局长改变了决定,把电教设备换成政治学习的书籍送到学校。

    同时学校对沈老师做出停发一季度奖金的决定,意在告诫那些不是视金钱如粪土还要养家糊口的老师,看好学生,别让他们折腾。主任很久没有处理学生的重案要案了,很寂寞,终于有机会了,决定好好行使一次教务主任的职责,把杨帆三人的家长都叫来了。平时净挨校长说了,这次他要说说别人。

    杨树林跟鲁厂长请假,说家里有事儿,来到学校后,没想到正撞见鲁厂长,也让鲁厂长很尴尬,平时在厂里他随便说别人,现在也要被别人说了。

    主任为了今天能充分发挥,昨晚精心准备了一番,把校规和近期的报纸研究了一番,老婆几次催他上,他都说,没看我正备课吗。

    见人来齐了,主任清了清嗓子,然后从政治、经济、教育、从业、家庭等方面入手,开始长篇大论,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停下来,喝了一口茶,说,你们跟不上的话不妨做一下笔记,回家再去消化。

    接受完主任的教育,三个家长又去见了沈老师,对于自己没教育好孩子而致使她被扣奖金表示了歉意,并发誓回去一定让自己孩子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沈老师说,还都是孩子,回家千万别下毒手。

    翌,杨帆三人聚在一起,交流挨揍的心得。鲁小彬和冯坤完好无损,欢蹦乱跳,唯独杨帆步履沉重,一步一个脚印。

    冯坤说,你爸够狠的。

    鲁小彬说,他可就你这一个儿子啊。

    杨帆说,你俩够皮实的。

    鲁小彬说,我爸没揍我,就让我以后老实点儿,少惹事儿。

    冯坤说,我爸也没碰我,他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涉及品质问题,还给我做了炸酱面。

    杨帆说,我爸什么都没说,上来就给我一巴掌,然后便开始施虐。

    鲁小彬说,你反抗啊,引体向上你都能做十个了。

    杨帆说,没用,我一直以为**得手和被者的配合是分不开的,现在发现,成功与否施暴者一个人就决定了。

    鲁小彬说,对了,忘了你爸是车工了。

    杨帆说,去年他还得了先进工作者。

    冯坤说,他是不是在别的什么方面不顺心。

    鲁小彬说,这你还不明白吗,他爸那是觉得对不起沈老师。

    冯坤说,我爸怎么没觉得。

    鲁小彬说,你爸有你妈,他爸还想和沈老师谈恋呢。

    冯坤说,那我就明白了,重色轻子。

    杨帆说,既然他这样,我只有一个决定,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放了学,杨帆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直到肚子饿了才回家。

    一进门,杨树林地迎上来,说,怎么才回来啊。

    杨帆没理他,径直进了屋。

    杨树林说,饿了吧,我这就做饭去,吃饺子,面我都和好了。

    杨帆放下书包,脱了鞋,刚往上一躺,杨树林就进来问,你说是吃韭菜猪的,还是韭菜鸡蛋的。

    杨帆装睡着了。

    杨树林过来,扒拉了一下杨帆,说,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杨帆说,你没看我正睡觉呢吗。

    杨树林说,那你睡吧,我替你决定了,吃韭菜猪的。说完去了厨房。

    杨帆听到剁馅的声音,时快时慢,他一再叮嘱自己:再香也一个都不能吃。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