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学 第十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老师四十五分钟讲的内容陈燕二十分钟讲完,问杨帆明白了吗,杨帆说似懂非懂,一起把数学作业写了吧,在实践中摸索真理。麒 麟小信夹在作业本里,可以借机交给陈燕。杨帆翻了半天书包,没找着作业本,估计拉家了,说还是去我家写吧。

    雨还在下,两人打了一把花伞,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

    进了门,杨帆脱掉湿背心,因为陈燕在,又上一件干的。两人把书本铺在桌上,开始写了。杨帆小心翼翼地打开作业本,可是里面没有信,感觉很奇怪,昨天晚上明明夹在作业本里了。

    杨帆又把作业本翻了一遍,还是没有,顿时慌了。陈燕问怎么了,杨帆想,要不然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是死是活命中注定,可是陈燕正专注地写着作业,杨帆难以启齿。ABC夕阳照在陈燕低下的头上,脖颈上的绒毛被镶上一层金边,像秋阳下的麦田,杨帆想吹口气,看看它们随风摆动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扰正沉浸在数学世界里的陈燕,越看她越觉得自己龌龊,但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催促着那些话往外冒,已经卡到嗓子眼儿了,呼之出。

    就在这个时候,杨帆的肚子叫了一声。声音大,拉得还长,陈燕显然是听到了,要不也不会目光突然从作业本移到杨帆上。这声叫唤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那些都进入了口腔的话,又生生被杨帆咽了回去。杨帆后悔中午没有多吃点,哪怕多吃一个包子,这会儿也不会饿,肚子也不会发出令人沮丧的一声,那点冲动和勇气都被这一声吓跑了。

    此后的时间里,直到杨树林回来,杨帆也没找到表真心的机会。陈燕看到杨树林回来了,叫了声叔叔好,继续心无旁骛地写作业。杨树林端着茶杯在他俩面前晃来晃去,不停地问学校里的事。杨帆很不自在,说,你赶紧做饭去吧。杨树林留陈燕一起吃,陈燕说不了,杨树林未经陈燕同意,擅自作主:咱们吃饺子,我买馅儿去。陈燕说叔叔不用了,我这就回家了,我妈等着我呢。杨树林说,那好吧,有空来玩。陈燕收拾好书包,说了声叔叔再见,由杨帆送出门。

    送完陈燕回来后,杨帆一进门,发现杨树林正襟危坐,注视着他。

    杨帆没理,径直往里屋走。

    杨树林说,你过来一下。

    杨帆走到杨树林面前:干嘛。

    杨树林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这。

    杨帆不愿地坐下。

    杨树林喝了一口水,严肃地说,你知道咱们国家的基本国策吗。

    杨帆说,我不关心政治。

    杨树林说,那好,我告诉你,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

    杨帆说,政治课上老师好像讲过。

    杨树林说,你知道咱们国家为什么定这个基本国策吗。

    杨帆说,这和我没关系。

    杨树林说,这是考虑到国,抓主要矛盾。

    杨帆说,你想说什么啊,没事儿我写作业去了。

    杨树林说,你知道“追悔莫及”什么意思吗。

    杨帆说以为杨树林不懂,自鸣得意地给他解释了一遍:就是干了不该干的事儿,等后悔了就来不及了。

    杨树林说,你是不是对陈燕有意思,你可还是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现在谈这种事早了点儿。

    杨帆心想,原来他在这等着我呢,说,你知道“老巨猾”什么意思吗?

    杨树林说,不就是姜是老的辣的意思吗,我认为这是在夸人。我可告诉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杨帆想,反正你只是看到我和陈燕一起写作业了,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也不知道,便说,你们大人思想最复杂了,看见小孩一起写个作业就往坏处想,以大人之心度孩子之腹,这样不好。

    杨树林看着杨帆,见他表现出一副天真无邪状,觉得很伤心,杨帆学会撒谎了。

    杨帆看杨树林没反应,以为他无计可施,便起说,我写作业去了。都要走到里屋了,杨树林突然蹦出一句:我可证据确凿。

    杨帆一回头,杨树林从兜里掏出一封信,正是杨帆写给陈燕的。

    原来,杨帆头天晚上写完信后,夹到作业本里,已经想好了第二天和陈燕一起写作业的时候给她,可是却夹到第二天要交的那个作业本里,所以刚才杨帆没有从第二个作业本里找到信。数学老师在批改杨帆作业时,发现夹了一张纸,还香,就打开看了看,看到了杨帆的内心世界,出于对教育事业负责的态度,又把杨帆的内心世界介绍给班主任沈老师看。沈老师看完,觉得有必要告诉杨树林,于是杨树林也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内心世界。

    杨帆走过去把信撕得粉碎,憋红了脸。

    杨树林说,你们沈老师给我的。

    杨帆把纸片装进兜里,说,那你还留陈燕吃饭。

    杨树林说,我那是鸿门宴,吃饭的时候把刚才对你说的话再对她说一遍。

    杨帆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亏你想得出来。

    杨树林说,我这是为你们好。

    杨帆说,那你还让人家下回来玩,虚假意。

    杨树林说,我那是客气客气,毕竟是你的同学。

    可是杨帆觉得杨树林一点都不客气,写给喜欢的姑娘的洋溢的信被自己的父亲冰冷地掏出来呈现在自己面前,世界上最残酷的事莫过于此。

    杨帆进了屋,关上门,冲着门外小声说了句:走着瞧。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