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学 第八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经过长时间思考,杨帆终于决定将心里的蠢蠢动转化为实际行动。有种感觉在他心里憋闷了很久,不吐不快。这种感觉让杨帆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上课心不在焉,连鲁小彬搞到新片子请他去看他都没有兴趣。

    陈燕占据杨帆的思想和心灵。杨帆只要一闭眼,陈燕的形象便晃在眼前,睁开眼,陈燕没了,但杨帆会急于寻找到陈燕的影来充满他的双眼。

    杨帆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陈燕。自己这样,陈燕是肇事者。

    学校不是说这种话的地方,耳目太多,只能在校外,但要找准时机,不宜说得生硬、唐突。

    杨帆上学的路上会路过陈燕家,他决定做出偶遇陈燕的样子,伺机告白。

    杨帆比往常出家门早了一点儿,每走一步都感觉脚步沉重,他清醒地意识到此行的重要,每迈一步,就是向幸福凑近了一步。

    快到陈燕家了,杨帆放慢了脚步,希望陈燕这个时候正好从院里出来,他很自然地叫住她,两人并肩而行,说说笑笑,然后很自然地告诉陈燕:我喜欢你,咱俩好吧。

    可是好上以后杨帆并不知道该干什么,他只是本能地认为两个人应该在一起,这样感觉才对。十几年后,杨帆知道和谐社会这个词的时候,觉得就是当时要迫不及待和陈燕在一起所达到的那种感觉。

    离陈燕家越来越近了,果然从院里出来了一个人,杨帆认出来了,是陈燕她妈,赶紧低下头,装作没看见。陈燕妈也没往杨帆这边看,骑上车就走了。

    走到院门口,杨帆向里面张望了一下,突然听到后有人叫自己,吓一跳,回头一看,是冯坤。

    冯坤跑上来,问杨帆物理作业写了吗。杨帆觉得不能和冯坤一起去学校,否则计划就泡汤了,于是装作恍然大悟:哎呀,作业本落家了,你先走吧,我回去取一趟。

    杨帆扭头就往回走,成功甩掉冯坤。就在他正得意的时候,发现杨树林正在前方骑着自行车向自己驶来,杨帆觉得自己已经被看到,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杨树林停下车:你怎么又回来了。

    杨帆故作慌张:作业落家了。说完朝家跑去。

    杨树林冲杨帆喊道:用我骑车带你回去取不。

    杨帆头也不回地喊道:走你的吧。然后估计杨树林差不多走远了,便停下来,回头没看见杨树林,又往学校方向走。

    快到陈燕家门口的时候,杨帆又换成徘徊的步调。可是久久不见陈燕出来。不该见的人都见到了,该见到的人却见不到,杨帆心想:的路怎么这么难走。

    眼看上课就迟到,陈燕还没出现。杨帆想是不是陈燕病了,如果这时候他出现在她的病前,给她削一个苹果,她会被感动的,说不定就把她拿下了。但是杨帆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突然想起,今天是陈燕他们组做值,陈燕肯定是在杨帆到来前就走了。

    想到这里,杨帆赶紧向学校跑去,他的物理作业还没写,昨天一直想着陈燕,写不下去。

    进了教室,杨帆第一眼就朝陈燕瞥去,当看见她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杨帆放心了,向别人借了物理作业。

    第二天,杨帆早早起,睡眼惺忪地出了门。杨树林觉得奇怪,以为杨帆在梦游,梦游的时候不能被打扰,否则会落下病,所以杨树林没管他,但是杨帆说了一句爸爸再见,又让杨树林觉得这孩子清醒的,既然不糊涂,为什么不吃饭就走了呢。

    出门前杨帆想小便,又怕图一时之快错过陈燕而耽误终大事,便收紧阀门,推门而出。当时杨帆想的是,早饭诚可贵,小便价更高,若为故,两者皆可抛。

    杨帆走上街道的时候,天大亮了。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一点点躁动。

    杨帆在心里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话又练习了一遍,当确信自己已经能流利背诵了的时候,便加快了向陈燕家迈去脚步。杨帆感觉有一群蚂蚁正在自己心窝里爬,痒痒的。

    快到陈燕家门口的时候,杨帆看见陈燕妈端着一锅豆浆和几根油条进了院。杨帆来到陈燕家斜对面的树后,观察着院里的一举一动。

    后的院里传出煎鸡蛋的味道,平时杨帆觉得这种味道沁人心脾,现在却认为这种世俗的味道破坏了即将要做的神圣的事,于是他换了个地方。

    一个清洁工正在打扫街道,当扫到杨帆脚下的时候,杨帆正翘首以待,岿然不动。

    清洁工问杨帆:等人啊。

    杨帆这才发现旁站着人,他点点头。

    清洁工说,抬下脚,我把树叶扫了。

    杨帆抬了脚。清洁工扫起树叶,扫完说:女生吧。

    杨帆不解:什么女生。

    清洁工说,你等的。

    杨帆更不解:您怎么知道。

    清洁工说,我也是从你这么大过来的。

    杨帆很窘。

    清洁工说,贵在坚持,回见。说完背着簸箕走了。

    杨帆看了一下表,七点零五了,还不见陈燕出来。再过一会杨树林就要骑着自行车从这条街道经过了,杨帆拐了一个弯,去了另一条杨树林不会经过却是陈燕上学必经之地的胡同。

    杨帆站在电线杆下,看着上面贴的治疗各种房事疾病的祖传秘方,等待陈燕的出现。

    当杨帆对各种疾病已经了如指掌的时候,陈燕仍没有露面。杨帆探出头,向陈燕家的胡同张望了一下,空无一人。这时尿涌上心头,杨帆决定满足这种**,已经压抑很久了,时间太长对体不好。杨帆四处看了看,条件许。他用电线杆做掩护,掏出东西,准备浇灌。

    却因为紧张,堵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