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学 第五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下了课间,当别的同学饥肠辘辘地坐在教室里上第三节课的时候,杨帆和冯坤却嘴巴油脂麻花,昂首——不肚子撑得难受。  老师经常夸他俩听课状态好,让全班同学向他们学习。

    杨帆和冯坤的精神饱满,是以同学们中午少吃一口或多口饭菜为代价换来的。在他们送饭的这两个月里,陈燕变得面黄肌瘦。他妈带她去医院看,大夫说是营养不良。她妈问她,每天两个鸡腿还不够你吃的吗。陈燕说,你什么时候给我带过两个鸡腿,每次都是一个,有时候就是鸡爪子。每次带饭都是陈燕妈给陈燕装好饭盒,陈燕也不看,第二天饭的时候交给杨帆,中午打开饭盒的时候里面有什么就吃什么。

    原来是杨帆和冯坤觉得陈燕妈的手艺好,每天都不忘视察一下陈燕的饭盒。一次吃得尽,俩鸡腿都被消灭了,忘了中午陈燕还要吃,便从别人饭盒里掰了个鸡爪子给陈燕补上。

    陈燕妈觉得此事蹊跷,又给陈燕带了两个鸡腿,还给了五块钱,叮嘱陈燕,不要吃饭盒里的饭,中午去外面吃。

    第二天陈燕照办了。第三节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杨帆和冯坤双双举手去上厕所。从厕所回来后,听了没五分钟课又去了。后半节课对杨帆和冯坤而言,几乎成了折返跑的体育课,频频往返于厕所和教室之间。

    沈老师说,你俩不行的话就在那待着别回来了,这样一趟一趟也怪累的。

    中午,陈燕打开饭盒一看,只剩一个鸡腿了。陈燕倒掉放了泻药的鸡腿,去了沈老师办公室。

    杨帆和冯坤落网了,被免去饭一职,重新回到课间的队列中,到了第四节课的时候也饿得蔫头耷拉脑。

    真相大白后,饭的同学相继回忆起有问题的地方。有人说,饭之前饭盒沉的,完了感觉轻了。有人说,在家的时候,饭都吃不了,在学校还不够吃,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学校饭量比在家大了。还有人说,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螃蟹八条腿,最近每次吃都是六条腿,还以为不是老师教错了,就是螃蟹变异了。

    多年后杨帆以男朋友的份去陈燕家吃饭的时候,陈燕妈给他夹了一个鸡腿,杨帆尴尬地接过来,又放到陈燕的碗里说:我现在不是那么吃鸡腿了。麒 麟小

    事发后的一天早上,杨帆正准备出门上学,杨树林叫住他,拿来一个面包说:带上,省得老翻别人饭盒,好像我不给你吃似的。

    杨帆一愣,看了杨树林一眼,拿上面包,出了家门。路上琢磨:看来杨树林和沈老师私底下有联系。这个结论令杨帆感到不妙。

    杨树林确实和沈老师保持着联系。久别重逢后,杨树林像以为要在白色恐怖下生活一辈子的老百姓见到走了又回来的红军一样,立即对未来寄予了极高的期望。试探了几个回合,当获悉沈老师依旧单的事实后,杨树林的心就像被压迫的老百姓得知红军这次是来解救自己时一般澎湃。

    沈老师补充说,结了一次,离了,说不到一块去。

    杨树林的喜悦被打了八折。又一想自己,有什么条件要求十全十美呢,能赶上八折的已经不错了。

    每次都是杨树林给沈老师打电话,以询问杨帆在学校的表现为借口,三五句话后便转移到沈老师的生活上。让杨树林很棘手的是,如何让沈老师明明白白他的心。他们都人到中年了,年少轻狂的冲动早已不复存在,夕阳红的温馨又从容还尚未到来。在和沈老师的接触中,杨树林只是感觉她并不讨厌他,没看出任何她听完他的一句话就会嫁给他的迹象。而且,不得不考虑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沈老师是杨帆的班主任,万一求被拒绝,以后他怎么给杨帆开家长会,她对杨帆又会是什么态度。怎么把窗户纸捅破这一问题,严重困扰着杨树林。

    期末考试前,全班召开家长会,商讨如何让孩子考出好成绩的问题。杨帆一直躲在教室外,暗中观察杨树林与沈老师的关系。散会后,家长们陆续离开教室,最后只剩下杨树林拿着笔记本坐在杨帆的座位上,好像有一堆问题要问。杨帆趴在后门,见杨树林走上讲台,和沈老师说了一句话,然后俩人就向教室前门走去。

    杨帆在他们出教室前,躲到车棚后面,清清楚楚地看到杨树林帮沈老师锁了教室的门。

    杨树林先走了,但没走远,推着车在校门口不远处等着沈老师。沈老师出来后,俩人并肩沿着马路走,杨帆跟在后面。当沈老师警惕地向后看了一眼的时候,杨帆机敏地利用路边的槐树掩护了自己。

    走到一片无人地区,杨树林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条红色的围脖,递到沈老师面前。沈老师一愣,抬起头看了看杨树林。杨树林往前伸了伸胳膊,沈老师下意识的往后闪了一下伸了。

    杨帆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仅从肢体上,猜测他们的对话:

    杨树林:天凉了,给你买了一条围脖。

    沈老师:这样不好,我是老师,你是学生家长。

    杨树林:收下吧,我和杨帆也带不了,我们俩大男人不能带红围脖上街啊,多有损首都形象,杨帆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沈老师:杨帆表现好的,以后别买围脖了。

    杨树林:好,以后天暖和了,该买裙子了。

    沈老师不知道对杨树林说什么好。

    杨树林:如果你觉得围脖还不难看的话,我给你戴上吧。

    沈老师想了想,没说什么,低下了头。杨树林像藏民给客人戴上哈达一样,庄严地给沈老师围上围脖。

    看到这里,杨帆心头一紧:如果他俩狼狈为,后果将不堪设想。必须及时采取行动阻止他们结成统一战线。

    杨帆把鲁小彬、冯坤和陈燕召集到一起,商议对策。

    听杨帆叙述完事经过,鲁小彬说,你找我们可找错了,我们对这事没经验。

    杨帆说,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皮匠一个诸葛亮。

    冯坤说,想办法让他们的谋流产,要不然以后沈老师再去你家,就不是家访了,而是回家,你在学校的那点事儿你爸都该知道了。

    陈燕说,我倒觉得让他们得逞也好的,以后需要家长签字的时候,沈老师直接签上就行了,不用再拿回家找你爸了。

    杨帆说,坚决不行,每天讲台上站着的是我回家管她叫妈的女人,多别扭。

    鲁小彬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要不然你退学吧。

    杨帆说,我不想壮大咱们国家的文盲队伍,我要多学科学文化,用知识武装自己,帮助伊拉克人民,去和美帝国主义战斗,夺取海湾战争的胜利。

    冯坤说,那你就争取留级,可以摆脱沈老师。

    杨帆说,那伊拉克人民还要在美英法的水深火中多忍受一年,我怕他们等不及了。

    陈燕说,你也别过分悲观,说不定现在是剃头挑子一头,沈老师对你爸有没有兴趣还不一定呢。

    陈燕的这句话,暂时消除了杨帆的顾虑。他觉得陈燕说得很有道理,想和牌,光有人点炮还不够,还得有人上听。之所以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杨帆就是一个想点炮的人,他想点炮的对象正是陈燕,陈燕对此浑然不知,也就是没有上听,所以这把牌迟迟和不了。杨帆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要不然就黄庄了。

    就在杨树林正准备喜迎自己第二的时候,杨帆也像一只到了天的猫,蠢蠢动了。

    最近一段时间,杨帆对陈燕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既想每天都见到她,见到她后又有点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旦分开,又有点儿想念。特别是当陈燕和别的男生说说笑笑的时候,杨帆心里很不高兴。

    杨帆进入青期了,这种变化首先出现在体上。一次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体里随之流出点东西,然后就醒了,感觉内裤里有些冰凉,看窗外天还黑着,便没理会,接着睡。等早上起来穿衣服的时候,觉得下面有点异样,一想,好像夜里是出了点儿什么事儿,没太往心里去,换了一条内裤,吃完早饭就上学去了。没过几天,同样的事再次出现。杨帆到了学校,把昨夜的经过和感受描述了一番,问鲁小彬是否经历过。

    鲁小彬说,半年前我就有幸体验了一把,看来我比你发育得早。

    杨帆说,发育我倒是不介意,可是干嘛还得让我换裤衩。

    鲁小彬说,这叫遗精,咱们男的都有。你看过《红楼梦》吗,三十多页的地方,贾宝玉也遗了。

    杨帆说,看过小人书。

    鲁小彬说,小人书不写这些。

    杨帆说,看来还是做女人好。

    鲁小彬说,她们有她们的难处,你没看咱们班有些女生每个月都有一个礼拜不上体育课吗,那是她们发育了。

    杨帆说,夜里那种感觉倒是不错,不用换裤衩就更好了。

    鲁小彬说,不穿裤衩就不用换了。

    杨帆说,那不行,都弄被子上了,还得换被罩。

    鲁小彬说,那没办法了,你就安心学习吧,别心这事儿,心也没用。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