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幼年(17)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汽车喇叭又响了。 03xs.coM薛彩云说,他在外面叫我呢。

    杨树林说,我怎么没听见有人说话。

    汽车的喇叭又响了两声。

    薛彩云说,听见了吧。

    杨树林说,原来是你们的暗号,搞得这么神秘,跟地下党似的。

    杨树林没有挽留薛彩云,把她送出门。一开门,正撞见王婶。薛彩云一愣,倒是王婶反应迅速,说,彩云回来了,不多坐会儿了。薛彩云缓过神来,叫了声王婶,说不了,今天还有事儿。王婶说,你可越来越漂亮了,在哪发展呀。说着拉住薛彩云的手,大有长聊下去的趋势,像记者一样,在暗心理的驱动下屡屡发问,为茶余饭后的新话题积累素材。薛彩云则像个大牌明星,抽出手,留下一句:改天来看您,便扬长而去。

    王婶望着薛彩云的背影叹了一口长气,对杨树林说,人家现在和咱们不是一个阶级的了。

    杨树林说,一直也没在一个阶级上同患难过。

    王婶说,我找你就是要给你介绍个既能有福同享,也能有难同当的姑娘。然后又补充说,当然,曾经是姑娘。

    然后王婶告诉杨树林,有个离婚的女,三十五岁无子女,往上倒腾五代的话,和王婶能扯上点关系,想开始自己的第二个天,找个被窝里说话的人,要求不高,杨树林基本吻合,王婶觉得杨树林不妨一试。麒 麟小

    杨树林说,我没有那个闲逸致,还得照顾杨帆呢。

    王婶说,你怎么死心眼儿啊,真要是好上了,以后你们就可以两个人照顾杨帆了,总比你单枪匹马好吧。

    杨树林说,她愿不愿意照顾杨帆还不一定呢。

    王婶说,ABC说到这里,我得说说你了,为什么你就抱着杨帆死死不放呢,又不是会涨的股票。(八七年,老太太说不出股票这样的话)

    杨树林说,谁让他是我儿子。

    王婶说,树林,别自欺欺人了,你能拍着脯说杨帆是你儿子吗。

    杨树林说,您这是什么意思。

    王婶说,树林,当初我就怀疑杨帆是薛彩云和那个男的的,现在人家回来要人了吧。

    杨树林说,不可能,那个男的被检查出来生不了孩子。

    王婶说,杨帆是十年前出生的,那个人是去年才查出来的,有可能就是这十年里那个男的犯了病,你瞒不住我,刚才你俩的话我都听见了。

    杨树林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耳朵怎么一点儿不背啊,您以后能把在别人家窗户低下逗留的业余好换成别的吗。

    王婶说,我要不听,我还不知道真相呢,有些事大妈能帮你分析,你毕竟年轻。

    杨树林说,别人家的事您还是少管,雷锋精神也得适可而止。

    王婶说,没办法,不由己,眼里容不得沙子。

    杨树林说,就算杨帆不是我儿子,我乐于助人行吧。说完就要进门。

    王婶一再嘱咐:回头跟我说的那女的见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人家喜欢孩子的。

    杨树林为了摆脱每天晚饭后都要饱受王婶二十分钟到两个小时时长不等的扰的困境,答应了见面。地点定在中山公园,接头暗号是手里的《北京晚报》。

    第一次见面,杨树林还是迟到了。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指定长椅时,一位少妇正焦急地拿着报纸左顾右盼。杨树林走上前亮出报纸:我是王婶介绍来的。

    少妇有点儿抱怨:怎么才来啊,我都把报纸上的小说连载看五遍了。

    杨树林说,不好意思,报纸卖完了,跑了好几家报摊,还坐了两站车,才买着。

    少妇笑了:买不着报纸你就把我一人撩这了?

    杨树林说:那倒没想过,不过我会锲而不舍,直到买着为止。

    少妇对杨树林的第一印象不错,伸出手,大方的说,我叫马艳丽,在服装三厂上班。

    杨树林和她握了手,说,我叫杨树林,在一机厂就职。

    随后双方就各自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了探讨,主要是马艳丽问,杨树林答。马艳丽对杨树林的回答基本满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神。又问了几个家庭中容易出现的矛盾,杨树林解决矛盾的态度让马艳丽喜出望外,她兴奋而急迫地说,我看就一拍即合吧,我们都不年轻了,抓紧时间吧,夜长梦多。

    杨树林说,太快了,得有个过程吧。

    马艳丽说,事不宜迟,试用期就省免吧。

    杨树林说:容我再想想。

    马艳丽说,不用想了,你是男的,肯定吃不了亏。

    杨树林说,你真的了解我了吗。

    马艳丽说,八成了吧。剩下那两成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杨树林说,可我还不了解你。

    马艳丽说,后有的是时间,我会不断给你带来惊喜的,到时候我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杨树林说,可是我不想要了。

    马艳丽说,为什么。

    杨树林说,两个孩子看不过来。

    马艳丽说,我没说生俩啊,咱们遵守国家政策,只生一个好。

    杨树林说,我已经有一个了。

    马艳丽瞪大眼睛:什么?!

    杨树林说,我已经有一个儿子。

    马艳丽感觉自己受到凌辱:你为什么不早说!

    杨树林说:我以为你知道了呢。

    马艳丽说:知道我还能见你!你这个骗子!

    说着就要上前厮打杨树林,这时潜伏在不远处暗中观察以期能发现更多故事的王婶急忙而出,及时制止了一场斗殴事件的发生。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