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幼年(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第二天,杨树林拿了一新衣服摆在杨帆面前,叫他起穿上,准备去幼儿园杨帆却不肯起,说自己发烧了,需要在家养病。

    杨树林伸手在杨帆的额头摸了摸,不敢肯定,又试了试自己的脑门,还是不能确信,就找出温度计,放进杨帆怀里。杨树林问杨帆,难受吗。杨帆点点头。杨树林问哪里难受。杨帆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杨树林觉得发烧导致肚子疼不可思议,就问,肚子怎么个疼法。杨帆说,就是特别疼,爸爸,我在家养病了,就不去幼儿园了。

    杨树林拿出温度计,看了杨帆的体温后真相大白。杨树林说,儿子,你在骗爸爸,你没有发烧,你的肚子也不疼,只是不想上幼儿园。杨帆见自己被识破,只得承认错误:爸爸,幼儿园不好玩,我就想在家玩。杨树林说,可是爸爸要上班,谁来照看你,谁给你做饭吃呀,幼儿园有老师,她会带你做游戏,还会教你画画,杨树林一边说着一边给杨帆穿上新衣服。

    杨帆极不愿地被杨树林带去幼儿园。在门口,杨帆拉着杨树林的手指着对面走来的一个小女孩说,爸爸,那个没有小**的小朋友也来了。杨树林一看,一个小女孩正在妈妈的带领下向这边走来,正是原来经常在澡堂遇见的那个小女孩。

    杨树林迎了上去,和小女孩的妈妈打招呼。

    女孩的妈妈看着杨树林感到陌生。

    我带孩子洗澡的时候经常看见你的女儿和她爸爸,可是最近好久不见了,杨树林解释道。

    她爸爸去世了,女孩妈妈有点悲伤地说。

    噢,对不起,杨树林立即对这对不幸的母女充满同:你女儿也在这所幼儿园?

    对,来了一个月了,女孩妈妈说。

    我第一天送儿子过来,杨树林看着杨帆说,这是我儿子——杨帆,叫阿姨。

    杨帆叫了一声阿姨。

    女孩妈妈冲杨帆一笑,松开女儿的手说,我闺女——陈燕,叫叔叔。

    陈燕乖张地叫了一声叔叔。

    杨树林同样一笑,说,以后陈燕和杨帆就是同学了,在一起好好玩,不要打架,和平共处。

    妈妈把陈燕带进教室,就去上班了,而杨帆却迟迟不让杨树林离开,揪着他的衣服死死不放。眼看就要迟到了,杨树林心生一计,向小沈老师要来一根香蕉,剥了皮给杨帆吃,等杨帆吃完,他借口说去扔香蕉皮,然后给小沈老师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领着杨帆去做游戏

    杨帆和小朋友做了会儿游戏,突然想起杨树林不见了,就问小沈老师爸爸呢,小沈老师说爸爸去上班了,下了班就来接你,杨帆听后大哭不止。小沈老师耐心劝说、安慰,均无功而返,杨帆大有见不到杨树林就一直哭下去的势头,而且眼泪哗哗的,绝非光打雷不下雨。

    为了不致勾起在场小朋友的思家之,小沈老师把杨帆带到她的办公室,给他拿了一个苹果,作为物质安慰,杨帆却看也不看,死心塌地哭泣,见不到杨树林誓不罢休。杨帆如此执着地哭泣,小沈老师束手无策,只得任他哭下去,她坐在一旁看着眼泪从这个孩子的眼中劈哩啪啦地迸出。

    杨帆又哭了会儿,发现这样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眼泪流了已经足有一杯水,杨树林依旧没有出现,便停下来,另辟蹊径。

    杨帆看着面前的苹果,说,我要吃苹果。

    小沈老师说,这个苹果就是给你吃的。

    苹果要洗了才能吃,杨帆说。

    是洗过的,小沈老师说。

    可是你洗的时候我没有看见,杨帆说。

    那好吧,你跟我来,小沈老师拿起苹果带着杨帆去外面的水房冲洗。只要杨帆不哭,再洗一遍苹果又算什么呢。

    但是小沈老师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中了杨帆的圈。当她洗完苹果,扭头递给杨帆的时候,发现边已经没人了,再转一看,杨帆正扭动着小**向幼儿园的大门跑去。

    小沈老师急忙高呼:抓住他,快抓住他!

    杨帆听到小沈老师的呼喊,加快了逃跑的速度,小沈老师只得更加夸张地疾呼:别让他跑了,快抓住他!

    看门大爷听到喊声,放下报纸和老花镜,蹿出门外,以为杨帆偷了幼儿园的东西,兴致勃勃地参与到这场抓贼的运动中,要证明给园长看,自己并没有老,每月四十多块钱工资不是白拿的。

    杨帆因为人小腿短,速度不快,不到半分钟,就束手就擒。大爷认为自己功不可没,不住地向人炫耀刚才自己手如何敏捷,而逃跑失败的杨帆垂头丧气,并伺机再次逃离。

    杨树林本已走出幼儿园大门,但是对杨帆放心不下,便返回要再看他一眼,正好目睹了刚才的一幕。他始终躲在幼儿园对面的电线杆后,知道自己出现会更加激发杨帆逃离幼儿园的想法,直到杨帆被小沈老师抱进教室,他等了一会儿,没见杨帆再次跑出来,才去上班。

    这件事给杨帆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一年后杨帆得肺炎住进医院,杨树林买了一捆香蕉,坐在病前剥给他吃,吃完去扔香蕉皮的时候,有过经验教训的杨帆说,爸,你又要去哪儿。

    因为位紧张,中午睡觉的时候杨帆被安排在和陈燕睡在同一张里。幼儿园的大可同时容纳两个小朋友,杨帆和陈燕一左一右睡在两侧。虽然他们这个年纪还不会有非分之想,但别意识从现在就应该有意去培养,无奈条件有限,杨帆正好赶上了幼儿园的最后一张,再晚报名一会儿,恐怕就要站着睡了。

    没到下班时间,杨树林便离开工厂匆匆赶往幼儿园,他被小沈老师的一个电话叫走,说杨帆闯祸了。

    睡醒午觉,小沈老师让看门大爷锁上大门,放孩子们自由活动。杨帆去玩滑梯,看见一个小男孩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院里,手里拿着一块石头,他上前问道,你干什么呢。

    嘘!这个孩子嘴里发出自行车撒气一般的声音,同时做出叫杨帆不要出声的手势。

    杨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他的体像被钉在地里的木桩一样,只有脑袋上下左右转来转去。

    嘿,我问你干嘛呢,杨帆又问。

    他没理会杨帆,依然牢牢地站着,脑袋滴溜乱转。

    你犯什么错误了,被老师罚站,杨帆问。

    这个孩子像没听见一样,只是抬头往天上看。

    老师不在,你可以坐下休息会儿,杨帆说。

    这个孩子却向上跳起,将手里的石头向空中扔去,然后指着天空中一个移动的黑点说,蜻蜓。

    杨帆扬起头,望着在头顶上飞来飞去的蜻蜓说,蜻蜓是什么。

    蜻蜓就是蜻蜓,蜻蜓能吃蚊子,放在家里晚上就不用点蚊香了,那个孩子说。

    杨帆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说,我家也有蚊子。

    那个孩子说,这只蜻蜓是我发现的,没你的事儿,你一边儿去。

    杨帆说,蜻蜓又不是你家的,我不走。

    那个孩子说,就是我的。

    杨帆说,写你名字了吗。

    那孩子说,没有。

    杨帆说,那就不是你的。

    那孩子说,等我把他打下来就写上我的名字。

    杨帆说,可是现在没写着你的名字,就不是你的,你把它打下来写上你的名字,才是你的。如果我打下来,写上我的名字,那就是我的了。

    那个孩子说,我不和你废话了,我要在你前面把蜻蜓打下来。然后又抬起脑袋,寻找蜻蜓的踪影。

    杨帆说,你没我劲大,我能把石头扔得又高又远。

    杨帆和那个孩子将石头一次次扔向天空,差之千里。蜻蜓在他们头顶上一次次掠过,似乎有意和他们开着玩笑。

    扔了一会儿,蜻蜓不见了,那个孩子扔掉手里的石头说,都怪你,把蜻蜓吓跑了,说完就往滑梯方向走。

    杨帆跟在他后面,发现蜻蜓正落在他的肩膀上,便捡起一块大石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瞄准后,用力抛出,只听“哇”的一声,蜻蜓飞走了,那个孩子捂着脑袋痛苦流涕。

    杨树林来到家长接待室,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里面叫喊着:这个家长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太不像话了,这么小的孩子竟会暗箭伤人!

    杨树林觉得这个声音异常耳熟,每次听到这个声音,他都想煸声音的发出者一顿。杨树林扒在窗口向屋里望去,见鲁厂长正踱来踱去,一个满脑袋缠着砂布的小孩坐在一旁,只露出鼻子眼睛嘴。杨树林猜测这个看不清五官的小孩就是鲁厂长的儿子鲁小彬。

    这时杨树林听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小沈老师,领着杨帆向他走来。小沈老师把杨树林叫到一旁,讲述了事经过,然后说,鲁小彬伤得并不严重,只是破了点儿皮,大夫说用不着缝针。

    杨帆躲在小沈老师后,杨树林看了看他没说什么。

    小沈老师又说,也不能怪杨帆,小朋友在一起玩磕磕碰碰难免的,出了事儿,我们老师也有责任。然后看了一眼屋里说,我看那个家长气势汹汹,不讲道理,就把杨帆领出来了,怕他吓着孩子。

    杨树林说,我和他是一个厂子的。

    小沈老师说,那就好办了,都是熟人。

    杨树林说,他是厂长。”

    小沈老师说,那用不用我去解释一下。

    一群小朋友站在不远处持观望状,窃窃私语着。其中一个叫冯坤的小朋友,就是多年前杨树林抱着杨帆去吃糖豆遇到的那个被父亲抱着的小孩,因为家在附近,也在这所幼儿园就读,说,杨帆把鲁小彬的瓢开了,打成了木乃伊。旁边的小朋友问,什么是木乃伊。冯坤也解释不好这个问题,就说,等见了鲁小彬你们就知道了,他就是木乃伊。然后众人又将目光集中在杨树林的方向,关注事件的进展。

    杨树林谢绝了小沈老师的好意,推门而入,冲鲁厂长点了点头。

    鲁厂长看到杨树林,脸上出现了即使算不上笑逐颜开但至少是心里偷着乐的表:原来把我儿子脑袋开瓢的是你儿子!

    杨树林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