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爷俩儿(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离婚后,杨树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剪掉了杨帆的一截舌头。

    薛彩云走后,杨芳去探望这个由一个三十岁男人和一个三个月的男婴组成的家庭。她不仅给他们带来温暖,还带来一双医务人员所特有的科学严谨的眼睛,她在杨帆喝完牛残留在自己下唇的几滴液体时发现,那几滴液体近在咫尺,他却怎么也不到,经过一番努力,才想出一个间接的,却超乎这个年龄智力范围的办法——用手指抹去液体,然后将手指放入嘴中**。杨芳说,这个孩子的智力是超常的,但是他的舌头有问题。

    什么问题,杨树林放下手里的活,凑近杨帆观察。

    舌系带过短,杨芳轻轻捏开杨帆的嘴说。

    什么意义,杨树林听不懂术语。

    杨芳说,就是舌头伸出时无法超过下嘴唇。此时她的手上已经沾满杨帆淌下的口水。

    严重吗?杨树林忐忑不安。

    倒是不严重,就是会导致以后说话大舌头,说顺口溜有点儿费劲,也会影响到学外语,这种舌头通常发不好卷舌音,杨芳说。

    是不是他的舌头没有完全伸展开,杨树林还抱着一线希望

    也没准儿,咱们可以再试试,杨芳坚持用事实说话。

    于是他们将杨帆平躺放下,在他的下唇位置滴了几滴牛,杨帆并没有伸出舌头去,而是用手擦去。杨树林按住杨帆的手,又让杨芳弄上几滴牛,这回双手被束缚的杨帆先是做出一番解放双手的挣扎,但杨树林的两双大手像铁钳一样将他牢牢圈住,使他动弹不得。

    看似傻乎乎的杨帆已经产生了记忆力,经验告诉他,舌头是够不到的,所以并没有立即伸出舌头,而是伸了伸脚,但他发现用脚去触碰自己下巴的念头更为荒谬,便放下了至多抬起与水平面成四十五度的腿。

    又过了好久,杨帆才伸出舌头。之前他可能在想还有什么部位可以调动,当鼻子、耳朵、眼睛纹丝不动地呆在原地帮不上一点儿忙的时候,才伸出最不想动用的舌头。

    这条舌头在杨树林和杨芳四只一点五的眼睛注视下,刚刚露出个头便戛然而止。杨芳说,哥,你注意看,他的舌尖是W型的,而我们的都是V型,说着伸出自己的舌头给杨树林看。

    杨树林对比着两条舌头,蹩脚地说,什么是W和V。

    杨芳想到杨树林对英语一窍不通,就把这两个字母写在纸上。

    杨树林对照纸上的字母,看了看儿子和妹妹两条形状迥异的舌尖,发现的确如此。W和V是杨树林最先认识的,也是唯一认识的两个字母,十年后,当北京的街道上驰骋着桑塔纳的时候,杨树林指着它的标志对杨帆说:原来你的舌尖和下面那个字母一样,多亏你小姑及时发现,我们才把它变成上面那个字母的形状,要不你现在话都说不利落。

    那怎么办,杨树林慌张起来。杨芳告诉杨树林,幸好发现得早,做个手术就好了。杨树林被“手术”二字吓得毛骨悚然,杨芳说不要紧,小手术,和剪指甲没太大区别。

    杨树林还是忧心忡忡,但为了能让杨帆学好外语,拥有一口漂亮的卷舌音,杨树林忍痛割,带杨帆去了医院,让大夫将未来会阻碍杨帆发音的多余的舌头切除了。

    为使杨帆免遭疼痛,杨树林请求大夫给杨帆打了少许麻药,大夫说孩子太小,麻药会影响到他的智力发育,杨树林说您稍等,我去去就来,然后去了医院对面的百货商店买了一瓶白酒,给杨帆灌了两勺,就这样杨帆在睡梦中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手术。

    这个手术过后十八年,杨帆成为高中所在班级中英语发音最好的学生。他高考时候的英语口试是全班唯一一个满分,但是他没有报考英语专业,老师说他不学英语是华人的损失。

    杨帆被切去舌头的多余部分不久后,迎来了自己的百天华诞。这一天,杨树林和杨芳在杨帆的面前摆上象征着各类职业的物品,有代表作家的钢笔、代表科学家的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歌德巴赫猜想》、代表音乐家的哨子、代表工人的螺丝钉、代表农民的玩具铁锨、代表军人的五角星、代表教师的粉笔、代表医生的听诊器、代表售货员的秤砣,让他去抓,看他从小的兴趣在哪个方便,以便重点培养。那个时候的行业不像现在这样丰富多彩,社会分工也没这么细化,主要职业就这几类。

    杨帆在这些东西中间ABC爬来爬去,丝毫不被它们所吸引,却认为它们阻碍了自己的爬行,便将所有东西胡噜到一旁,远离它们而去。

    杨树林说,难道这孩子的兴趣不在这里面。正说着,只见杨帆爬到头停住了,他被单下的硬物硌着了,好奇地掀起单,捡起一枚一分钱硬币,看了看正面,又翻过来看看背面,然后十分满意地攥在手里。

    两人被杨帆的选择逗乐了。杨树林说,这孩子务实。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