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离婚(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孙睿 书名:我是你儿子
    就此问题,杨树林问讯了杨芳。  杨芳问他如何给杨帆喂的,他说托着杨帆的**,让体呈四十五度倾斜,同时倾斜瓶插入杨帆口中,直到喝完,然后把他放到上。杨芳说前面的步骤都没问题,只是不能让杨帆喝完后马上躺下,应将其竖直抱起,靠在肩头,轻拍后背,要等他打个嗝,排出胃里的空气,这样才不会吐

    回家后,按杨芳所说去做,杨帆喂完后,杨树林边拍边将耳朵贴在杨帆的嘴边,直到听到一声清脆的嗝声,随后闻到一股味,才放心地把杨帆放在上。此举果然见效,从这以后,杨帆嘴角没再出现过白色液体。

    虽然牛也能让杨帆吃饱,可还是母喂养更适合孩子的健康成长。为了能让杨帆品尝到人间甘露,杨树林买了各种疏筋活血、通风催的食物和药剂,他对薛彩云说,大庆都挖出油了,我就不信咱儿子吃不上他妈的

    但这些具有药效功能的食物让薛彩云难以下咽,吃了几回就不再吃,所以,尽管大庆的石油产量正不断攀升新高,可薛彩云的水还是迟迟不出。杨树林曾背着薛彩云自言自语:哪怕是厚积薄发也行呀。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杨树林觉得自己这天似乎少了点儿什么事,他细细地想了想,原来忘了收拾杨帆的粪便,以往这个艰巨的任务都由他承担,可是今天并没看见杨帆把屎拉在被褥上。

    起初杨树林没太在意杨帆没有拉屎,他甚至认为儿子懂事了,知道父亲不易,所以才休息了一天。可是一连三天过去了,杨树林三天没有为儿子打扫黄灿灿的粪便,手都痒痒了,还是不见杨帆的大便,他感觉出问题了。

    第四天,杨帆仍没有动静,小肚子胀得鼓鼓的,杨树林心想,只进不出,肯定出问题了?于是带杨帆去医院看病,医生了解况后说这是小儿便秘,在母喂养的婴儿中并不多见,多出现在喝牛的婴儿中,因为牛中含有较多钙和蛋白,糖和淀粉含量则相对较少,婴儿食入后容易形成钙皂,从而引起便秘,然后又给杨树林介绍了几种治疗的方法听得大夫一席话,杨树林更加坚信了母喂养的重要

    遵照医嘱,杨树林回家后就训练杨帆做,找来第五广播体的音乐,搬动杨帆短小而僵硬的四肢,按节拍做,当杨帆能够直立行走的时候,这已被他熟记在心,凡是拉不出屎的时候,他都要做上几。十二年后,当杨帆进入中学,开始学习第七广播体的动作时,总是不由自主地做成第五,对此体育老师颇感迷惑:这个孩子居然会第五广播体,那可是十几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就有了的。

    此外杨树林还帮助杨帆每完成仰卧起作20个,来增加腹肌力量,利于排便。每当杨树林粗壮的大手抓住杨帆,把他像一把剪刀一样,打开又合上的时候,杨帆只有靠哭泣来予以反抗。杨树林也无可奈何地说,儿子,没办法,谁让你妈长了两朵云彩却不下雨呢,所以你就干旱了,只好后天自己努力吧。

    与此同时,杨树林还训练杨帆定期排便。每清晨,他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杨帆放到便盆上。因为杨帆**还小,常规尿盆会使他整个体陷入其中,而且体尚不能保持平衡,坐上去东摇西晃,所以杨树林为他制作了专用便盆:将婴儿车的座位掏了一个直径小于杨帆**的洞,下面连着一个铁皮盒子,里面了塑料袋,以供随时接收杨帆排落下来的屎尿,收到后,只需将塑料袋取出,封口扔掉即可,简洁、方便。车做好后,杨树林管它叫便车,这个名字被杨帆记住了,所以后当有人问他要不要搭个便车的时候,他都会当即拒绝。

    杨树林是个工人,但不同于一般的工人,他是个心灵手巧的工人,总有各种奇思妙想,并将其实现。若干年后,这种清洁又快捷的大解方式,才陆续被全世界的高级酒店所使用,杨树林在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后,向已经上了高中的杨帆炫耀:你以前拉屎享受的就是这种待遇。

    但杨树林的不足之处在于,他没有考虑到装了屎的塑料袋扔掉后怎么办,这也不能怪杨树林,因为那个时代人们还不把环保常挂嘴边,大街上也看不到按废弃物种类而分别设立的垃圾筒,什么东西,扔也就扔了,至于后果怎样,不去考虑,那时的人们单纯,不老谋深算。

    但种种方法,都无济于事,杨帆的大便顽固不化。杨树林却丝毫不被困难吓倒,他说连铁疙瘩我都能粉碎,何况区区一泡人屎。

    就在杨树林正孜孜不倦地帮助儿子尽快拉出屎的时候,薛彩云却每晚饭后跑去公园跳舞,披星戴月,对杨帆的大便是否重见天不闻不问。

    产后她的肚子倒是小下去了,可上的肥却不见少,行动并没有因为杨帆的出生而变得灵巧,卖菜的时候从筐里给顾客拿几个土豆都猫不下腰,还要让顾客自己去拿。一次两次没关系,时间久了顾客便不能忍受,有人将此事反映给薛彩云的上级领导,领导中肯地找薛彩云谈了一次话,希望她能弯下腰给顾客拣土豆,顾客是上帝,让上帝给你低头弯腰,不像话。

    领导的话使薛彩云动了减肥的念头,但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街道那几个小青年的冷嘲讽。他们说薛彩云影响了菜站形象,长这么胖哪儿像是卖菜的,卖还差不多,还说薛彩云脱离群众路线,劳动人民没有像她这么胖的。他们只是瞎逗,并无恶意,哪怕薛彩云变得更胖,他们也愿意在她上班的时候凑过来贫两句。而这些话却让薛彩云强烈地意识到,自己真的是有点儿胖。她太在乎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于是给自己制定了瘦计划:在极短时间内恢复至怀孕以前的样子。

    减肥的方式多种多样,起初薛彩云选择散步,但是运动量太小,起不到她所期望的立竿见影的效果。一口吃不成胖子,一下也减不成瘦子,可薛彩云就希望自己在一夜之间变得苗条婀娜,所以将杨帆便秘一事抛在脑后,只想着自己的腰围什么时候才能从二尺六缩减到一尺九。于是,第二天,她的减肥方式便由散步改为跑步,距离也从原来的两站地升至四站地,往返就是八站地,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从家门口的站牌出发,跑到第四个站牌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返回头咬牙坚持了两站地,实在跑不动了,便又变成散步。

    途中薛彩云被不远处传来的音乐声吸引,她没有原路回家,而是拐了一个弯,向音乐的源头走去。

    音乐是从放在公园门口地上的单声道录音机里传出来的,一群男男女女正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舞姿并不专业,但个个兴高采烈,随着节奏变换着舞步。

    这时薛彩云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青年男子正朝她走来,她分辨了几秒钟,认出是自己的初中同学王志刚。

    王志刚家庭出不错,父母都留过洋,回国后做了外交官,曾短期陪伴周恩来左右,上学的时候王志刚经常拿出周总理会见外国元首的照片,指着后排两个面目不清的人说:看,这就是我爸和我妈,他们和周总理在一起上班。于是王志刚理所当然地成了全班同学仰慕的对象。初中毕业后,他在父母的关系下进了高中,而薛彩云等父母无权无势的多数同学则流落到社会上的各个阶层,开始了酸甜苦辣的生活。

    王志刚走到薛彩云的面前,两人寒暄起来。王志刚说,想不到这么早你就发福了。他本是无意,但这句话着实触及到薛彩云强烈的自尊心,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和别人对自己评价,必须尽早减掉赘的愿望在她心中愈发强烈。

    王志刚看出薛彩云的难堪,便宽慰她说,其实也没什么,生活水平提高了,人民的体质也得以改善,这不正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吗,自然灾害那几年中国哪儿看得见胖子,血脂高终归比低血糖好。

    王志刚不愧长在高干家庭,薛彩云觉得他说的句句话都在理,可是女同志毕竟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而且太胖了行动也不方便。当王志刚得知薛彩云跑步的目的后说,那你不如来跳舞,运动量也不小,玩的过程中就把肥减了,再说了,跑步会把腿跑粗的,还枯燥。

    薛彩云信以为真,决定不再跑步,可是她不会跳舞。王志刚说,只要会走路,就能学会跳舞,简单得很。于是他教授了一些简单的舞步给薛彩云,薛彩云很快便掌握了动作要领,三步、四步、探戈、华尔兹,果然很容易,原来有腿的人就能跳舞。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你儿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