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爱情与工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1942 书名:矢车菊【征文】
    波兹坦火车站,一个穿着黄茄克的年青人穿过运送邮件的站台走到车站小卖部前买了一本杂志。 他边走边随便翻了翻。然后把它捏在手里,朝着另一个站台走去。

    第145次列车就要进站了,他看了看表,便斜靠在一棵站台雨棚的柱子旁翻开杂志,心不在焉地看着。他在等一个人,一个他也不认识的人,那人是他们的联络员。他在等候他的到来。

    警察队长施耐德的办公室里,克洛斯正在和他品尝一瓶上好的白兰地。他深深地靠在沙发上,听施耐德大讲一些关于喝酒的笑话,克洛斯不时报以微笑作答。

    突然,办公桌上的一部电话响了起来。施耐德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好象这个电话早已令他等得有些不奈烦了。他听着电话,双眼渐渐放出光彩,并用胖呼呼的手不断地摇晃着酒杯,直到有一大滴酒洒了出来才又猛然停住。

    最后,他简短地说了一句:"对,是这样,妥了,我会及时赶到的。"说完他放下电话,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

    克洛斯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看他,意思是:出什么事了?还继续喝吗?

    施奈德得意地坐在椅子上交叉着手指对克洛斯说:"啊,克洛斯,我的工作不得不让我出发了。"

    他笑着问:"看来你又要成功了?"

    "不!"施耐德纠正他:"不是即将,克洛斯,是已经!"

    "哦。"克洛斯面露惊奇地说:"那么祝贺你,施奈德!"并对他举了举手中的杯子,一点儿没有想打听的样子。

    可施耐德太激动了,克洛斯越是不问,他就越是想表露一下。他忍不住说道:"刚才我得到报告,我们抓住了一名秘密份子,可能是联络员,我要亲自到车站去抓住跟她接头的另一个,怎么样?"

    "非常精彩!"克洛斯微笑着说,可心里却立即紧张起来。他之所以耐心地坐在这儿喝酒,为的正是这件事。

    "我要去准备准备,对不起了,克洛斯,回头我要请你喝更好的。"施耐德说。

    "祝你一切顺利。"克洛斯说着,放下酒杯,站起

    "谢谢。"施耐德毫不客气地回答。

    施耐德召集他的手下去了,克洛斯拐了几个弯,习惯地留意了周围,然后搭上一辆很普通的车,也朝着车站而去。

    车站里人来人往,闹非凡。克洛斯顺着墙壁边缘慢慢地走着,以便在暗中看清况,他看了看表,145次列车应该在10分钟后到达,在确定施耐德还没有到来,他渐渐走向站台。

    在一棵柱子旁,他看到了那个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的年轻人。正当他走过去时,传来一阵轰鸣,列车已经提前到达了,他赶紧加快步伐走过去,车门才打开,许多的人便涌下车来。他趁着人流走到那人旁,掏出一支烟夹在指尖上。

    “对不起,借个火!”他飞快地压低了嗓门说:“尤安娜不会来了,她……,快走。”

    “好的,”那个人眼皮也没抬一下,他给克洛斯点好烟,迅速随出站的人流走开了。克洛斯继续向前走,想从另一侧离开这里。他感到好象有人朝他这儿张望,便伸手将帽子压低,低头急行。他扔掉香烟,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施耐德的人已经到达车站了。

    慌忙行走时,他给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双手不由朝前一扶,“啊!”一个尖叫随之响起,一位穿深绿色裙子的姑娘被他撞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对不起。”克洛斯伸手扶住她,说“对不起,小姐。”

    那个姑娘没有回答,只轻轻皱了皱眉头。一只手抓着他不放。克洛斯很惊奇,这才定神看了看她,只见她又黑又密的眼睫下泪花闪动。“很抱歉,我……”他不知怎么办才好,他害她将脚扭伤了。

    施耐德已经带着几个着便衣的人从出口处包抄过来,克洛斯却脱不开。因为她对他说:”那么你应该扶着我才对。”

    他很惊奇:“怎么,没人接你吗?”

    她摇摇头,他朝她笑笑:“我非常愿意送你回家。”

    他帮她提起一只小小的提包。一只手让他扶着慢慢往外走。他注意到了施耐德那班人正象一群狗似的朝站台上扑过来,怎么办呢?他扶着这个姑娘,怎么都走不快。

    “拿着”他把包递给她,然后突然就抱起她,迅速穿过人群,大步向外走,“我想这样可以早点走出这乱哄哄的车站。”他说,那姑娘则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因为这个中尉的双臂是那么的有力。

    终于来到大街上,他放下她,她这才惊呼一声:“哦,天哪!”随后定了定神。有恼怒地说:“你,怎么如此大胆!”可是当她重新仔细地再去打量这个如此大胆的中尉时,却把要发作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也想不该说什么才好。因为克洛斯含笑的蓝眼睛正关切的注视着她,清澈的眼睛里透露出真诚与信任。

    她心里不由一阵震动,还是克洛斯问她:“我该送你到哪里呢?你叫什么名字?”

    “苏露芝,玛丽亚?苏露芝,你呢?中尉?”

    “叫我克洛斯好了,”他问:“你来波兹坦度假吗?”

    “不是的,我是雷斯金将军的秘书,我是来报道的。”

    他非常吃惊的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派人来接你?”

    她笑起来:“因为我喜欢独自一人,这样多自由!”

    他俩边说边走到一个路口,克洛斯正要右转,苏露芝却拉住他说:“你现在没什么事吧?”

    他转过来,停住了脚步,接着便听到她说:“我想请你喝一杯咖啡,你会拒绝吗?”

    克洛斯微笑着回答:“拒绝?漂亮的小姐,有一千个理由让我无法拒绝!”说着,便让她挽着他的胳膊一起走进了咖啡屋。

    她舀了许多糖放在咖啡里慢慢的搅动着。“你怎么不放糖?”她问。

    “糖放多了咖啡就没味了。”他端起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小口,“你以前来过这儿吗?”

    “我战前来过,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能来这里工作我很高兴,你呢?”

    “我嘛,”他略向她移动了一下子:“也是因为工作而来,你在这有熟人吗?”

    她很坦诚地说:“没有,但雷斯金将军会照顾我的,他是我父亲的朋友,你呢?”

    “我当然有朋友,可都是一般认识。”他转而问?“你父亲一定是一位将军吧?”

    “曾经是。”她有些低落。

    “哦?”

    她看他一脸的迷惑,便解释道:“五年前,我爸爸就已经去世了。”

    他沉默不语,她也静静地喝了几口咖啡,一会儿后,她又露出笑脸:“能说一说你结婚了吗?克洛斯?”

    他望她摇摇头:“没有。”

    “那么女朋友?”

    “我还没想过。”

    她望着他玻璃般透明清澈的蓝眼睛说:“好吧,我相信。”

    他盯着她的眼睛问:“你为什么问这个?”

    她脸红了起来,赶紧避开他人的视线:“我也不知道,你一定讨厌我这样问吧?”

    “不,一点都不。”

    她感激地看了看他一眼,不知说什么才好。咖啡还没有喝完,她却说:“我想走了。”

    出门时,她坚持不要克洛斯再送,只是说:“很高兴认识你,克洛斯,再见!”

    “等一等,”在她转离去之前,克洛斯拦住她说:“下次我们还在这里喝咖啡,好吗?”

    她冲他使劲地点了一下头。

    任何一项新工作,能顺利开展总是很令人兴奋,伊斯也不例外。所有参与开发喷气式发动机的成员都满怀信心与地投入到工作中来。在这项崭新的事业中,伊斯如鱼得水,逐渐展现出那种非凡的预见和创造。艾哈空军基地条件优越,伊斯在这儿可以拥有无上的自由与地位,因此,她越来越喜欢呆在这儿。

    最初对喷气式发动机部件的检测工作是在一个条件简陋的大工棚里进行的。在组装成为新的发动机之前,这些零部件需要经历无数技术数据的验证。刚开始,伊斯还兴致勃勃地亲自去参与,可几天后她就对这种枯燥的工作厌烦了。

    算算子,她又有多少时候没见到克洛斯了?一有空闲,她便给他打电话,可他总是不在家。他干什么去了呢?伊斯很奇怪。她打算抽空回去休息一下,应该是去汇报一下,直接找穆索兰,她又能告诉他许多新况,肯定能让他高兴。

    太阳落山以后,风开始渐渐凉爽下来,伊斯心很愉快地再次给克洛斯打电话,她多想看到他啊!铃响了好几遍,终于,那边“咯”一声轻响后传来克洛斯那迷人的声调:“喂?”

    “克洛斯!”伊斯高兴地说:“我回来了,在家里呢!”

    “是吗?这段时间都不见你,工作很忙吧?”

    “是呀,我抽空回来,明早还要赶 回基地呢,”她满心等着克洛斯说马上过来接 她。可是他却说:“可是伊斯,我很抱歉,我有事。”

    伊斯心中一紧:“你有任务?”

    “是的,伊斯……”

    “唉,那算了。只好改天又见了。”

    “不,伊斯……”

    “怎么啦?我有好消息。”

    “可是我不能来……”

    “没关系。”伊斯对克洛斯的这个任务感到失望又担心。可任务就必须执行,按照规定,她不能打听。因此,她就只好独自出门去。

    她一边在大街上游,一边朝着穆索兰的小店走去,虽然德国正在跟别国交战,可在德国之内,战争的气氛还几乎感受不到。只是广播中,人们的谈话中,不断传说着那些不断取得胜利的战役。在这儿,波兹坦,咖啡屋,酒吧,俱乐部里一到晚上就闹非凡,商店的橱窗里,物品还应有尽有。伊斯边走边东看西看,看别人穿什么衣服,看她们的各种首饰,看酒店里喝酒、唱歌、嬉闹的人。她远远看见暮色中从对面走来一对紧挨在一起的侣,那女的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长外衣,纽扣亮闪闪的,加上她高挑的个儿,显得分外漂亮耀眼。

    伊斯打心眼里羡慕这位小姐的美丽,她不好奇地去看她紧紧挽着的那人,那是个高大拔的军官,他正和她亲密的说笑,看着这般配极了的一对,伊斯不仅遗憾起来,她站在克洛斯边就显得太纤小了。 走近了,那个军官也抬起头来。“天哪!”伊斯差点惊叫起来:“克洛斯!”怎么会是他?这,怎么回事?她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她不在的这些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她呆呆地望着他,在克洛斯终于转头望见她的一刹那,她拔腿转就跑。

    克洛斯看见她跑开,想叫她,但根本来不及,他只好立即在附近给穆索兰打电话。他需要向她解释清楚这件事,但看来他不可能亲自去和她说了,但愿穆索兰能说服伊斯。

    伊斯继续往穆索兰那儿去,一路上,她各种念头不断.她瞎猜着,那个美丽的姑娘是不是他的女朋友?新交的女朋友?她非常迷人.伊斯嫉妒死了.也许,她就是他说的任务.可是任务又怎么样?她一下子联想到自己,对于他也许才是个任务呢!以他的份,任务,是很可能的.

    她就象突然清醒过来似的,事原来如此!伊斯气愤死了,她一直认为克洛斯是喜欢她的,这么长的时间,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么自作多,他太该死了.

    她嘭嘭地乱七八糟的敲门,穆索兰才见她,便对她说:“快请进来,伊斯,你的脸色不好,我正想告诉你一件事.”

    等她坐定,他便对她说:“刚才克洛斯给我打电话,他看到你了.”

    伊斯一声不吭,望着自己绞来绞去的手指.

    “伊斯,请你理解他,着件事来得很突然.那个姑娘是雷斯金将军新来的秘书.她是个地道的德国人,着对于克洛斯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掩护,并且,我们打算通过她接触到雷斯金的一些机密文件,这是个冒险的行动,组织觉得能够让他这么做的,这姑娘对他很着迷,这个机会不能放过,伊斯.”穆索兰看者她说:“我们希望你能理解,并配合我们,行吗?毕竟我们都是波兰人,都是为了祖国而战斗.”

    都是波兰人!伊斯简直要跳起来了,是波兰人就该这么对待她吗?欺骗了她那么长时间!克洛斯,这个在她心中深深不可磨灭的人,竟就这么使她的心破碎.“冒险行动.”伊斯想到这儿,感到沮丧极了,她有为他感到担心,又为他感到难过.他的确以将一切都献给了这危险的工作,比起他的牺牲来,她觉得自己的这点难过太渺小了.并且,她是波夏特,一定程度上已同叛徒差不多.英雄怎能和一个叛徒在一起?

    “是的,我能理解.”她小声的说:“我理解他.”

    “这太好了.伊斯,我们没有看错,你是个好姑娘,你还年轻,前程还远大.”他说.其实他看得出来,她心中很难过.但他一时也想不出该用话来安慰她.

    一阵沉默,穆索兰只好用工作来引开她的思绪:“伊斯,你是不是又给我带来好消息了?”

    “基地开始准备试制喷气式发动机,计划新型快速战斗机的研制,这种战斗机暂时取名为波—116型,重点在于提高发动机效率,采用喷气式发动机,尝试让快速的喷气式发动机安装在战斗机上.”她面目呆板地一口气说道.

    “此项工程进行得怎么样?取得成功了吗?”

    “我不清楚这整体况.”她说.其实这一切,她比谁都清楚得多.她不敢说.因为她如此积极的为德军工作,她觉得心中有愧.如果她什么都回答得详细准确的话,就会让人怀疑.如果稍不留神让他们知道她就是波夏特的话,说不定他们会杀掉她以阻碍德军的研制工作的,她非常害怕这一点.

    “你是波夏特博士的助手,有没有机会接触一下?”穆索兰问.

    伊斯有些心慌:“现在没有办法,我们并不在一起工作,我只是一般的助手,只有工作开展到实质阶段时我才会知道.”她赶紧起,说:“我要走了,再见.”

    穆索兰也起来,并没有再多问,说:“伊斯,那么再见,请你记住今天的谈话.”

    “好的.我不会去打扰他,”伊斯低声说着,飞快地溜了出来.她担心再耽搁的话,眼泪会不争气地掉下来.

    这一天天气很好,可伊斯却心灰暗,她独个人悄悄躲在楼顶上,即使工作也吸引不了她的心.她真想离开这儿,离开这个使她伤心的地方.她心里一直挥不去那个漂亮姑娘的影.她那么精心卷曲的金发,那高挑的姿,克洛斯怎么那么快就和她在一起了呢?她胡想乱想着,太阳已经西斜,该下班了吧?可她懒得下楼,更不想回到城里.

    远远地她看见有一辆黑轿车驶了过来,她一下子扭跑下楼去,躲进她的办公室.果然,一小会,何尼斯便上楼来了,他轻轻转动门把,伊斯却猛地跳过去“啪”地锁紧门.

    何尼斯吓了一跳:“伊斯.”他叫道:“开门,是我呀!”

    “混蛋.”她回了一句.

    “你在干什么?”他问:“出什么事了?”

    何尼斯莫名其妙,不知她又在想什么,这段时间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她的绪又开始波动了?

    “快开门!有什么事你也该开开门!”

    “不,不开!”伊斯站在屋子中央,大声大气的说.

    “我要走,你让我回去,我要离开这该死的德国!”

    “谁该死?”

    “你该死,你放我走!你是个强盗!刽子手!”她越说越有气,她将自从碰上他以来一直不敢爆发的怨恨统统骂了出来:“我见鬼的才会跟你们混在一起,凶手!”

    何尼斯在门外没了动静,她一激动,连泪花都出来了.她咬牙切齿,鼓足了勇气,下定了决心.

    “无论如何我不会再干了,我要走,离开这里,我不干你能怎么办?你这该死的德国人!”

    突然,“嘭”的一声,何尼斯利索地踹开门,一阵风似的冲近来,满脸怒容地揪住她的衣领,大声质问:“你再说一遍!”

    伊斯吓住了,勇气跟决心瞬间消散了一半.

    “你放开!”她去拍他的手,被他狠狠地提着后衣领,令她很狼狈.

    “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话.”

    “你听着:我要离开这儿!”

    “为什么?”

    “去你的,你管不着!”

    何尼斯立即将她拖出门去,迅速去到楼顶.在五层楼顶,他拼命将她推到无遮拦的边上去,说:“你这是找死!”

    “啊!”伊斯站到了楼顶边上,她往下看了一眼,立时头昏目眩,手脚发软.她拼命往后缩,但何尼斯却一支手抓着后的围栏,一支手揪着她后衣领往楼外推.

    “不!不要!你这个魔鬼!”她脚软手软,她紧紧抓着他的手,在楼顶边缘开始发抖.

    “为什么是这样?有什么原因?”他严声问.

    “我讨厌这儿!我要离开!”

    “工作上的原因吗?”

    “你管不着!”

    “不要用这种态度.你要认清你的位置,不要太得意,你有什么事故意瞒着我的话,是你自找苦吃!”

    “去你的,少管我,我不告诉你又怎么的?德国佬!”

    “你他妈的!”何尼斯骂了一句,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怎样才能制服伊斯,他很慢地将她向外推.

    伊斯慌了,大声尖叫,但他就是不住手.伊斯又委屈又恼怒,她索闭上眼睛想挣开他向下扑去.

    他没料到压竟然会来这么一手,他突然轻轻推了她一下,暗中却又将她往后拉回来,然后他放开了手.伊斯被他这么一弄,魂都飞了,她像只兔子一样窜了回来,不顾一切,毫不犹豫地扑在他上,心跳着,紧紧抓着他,惊魂未定.何尼斯推开她,一声不吭转就走.留下伊斯独自一个人在楼顶发呆.她有些害怕,为她刚在所说的,所做的.现在,何尼斯气冲冲地走了,她才发觉不该将她心中的不快用这种方式表露出来.德国人会不会因此而怀疑她呢?何尼斯还会不会理睬她呢?天哪,运气一但变得糟糕,坏事就会一件接着一件。克洛斯抛弃她,那并不是何尼斯的错,她怎能将怒气发给他呢?要是连他也不再理睬她的话,她还剩什么呢?她清醒过来,赶紧跑下楼去,想挽回一点过失.

    可何尼斯的车却正朝大路驶去,她跑过去,可那辆黑轿车没减速地冲了出去.她又惊又气,何尼斯终于不理睬她了,他肯定很生气.

    伊斯无奈地看着黑轿车在公路拐角消失掉,她跺了跺脚.大声的哼了一声,朝着何尼斯离去的方向呆望.

    可是何尼斯并没有走.他正躲在不远处的一个办公室里看着她.他看到她用手背在左一下右一下地擦眼睛,然后他看见她就那么往外走,什么车也没搭.他感到很有意思,也悄悄跟了出去.要知道,从基地回到波兹坦,有20多公里呢!

    伊斯赌气了,她想狠心从基地走回去,她明白自己不可能走到,但她还是走了出去,她想只折磨一下自己,以消减她的忧愁,以磨磨他的软弱.

    何尼斯远远跟着,看她头也不抬,慢慢沿着公路垂头丧气地走,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伊斯开始还满意志坚定,可太阳渐渐西沉,她有点紧张了,公路上早已没有了车,她在半途上孤孤单单,一个人也见不到,也不再有任何车经过.她已经感到很累,脚很疼,天气也渐渐变冷.这她可没料到,并且,肚子也饿了,又冷又饿,她紧张起来,开始害怕地东看看西看看,后悔了刚才的草率决定。一切她的行动,简直没有任何意思.

    天黑了,四周的树林渐渐模糊,她感到她的体力也快到极点,可她又不敢停下来.她想劳累一下,可却忘了天会变黑.事以至此,她除了走什么办法也没有.

    树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蟋蟋”声,伊斯失声叫起来,呆住了,这是一只什么小动物刚从旁边窜过去.伊斯一下子放声嚎啕大哭,她坐在路边的一个土坎上,后悔极了,她除了哭,一点主意也没有.

    何尼斯看着,心软了,他悄悄走近去,伊斯听到脚步声,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出现在她面前,他的黑制服,黑皮靴上满是尘土,看得出来,他一直跟着她.

    “你!”伊斯恼火死了,她觉得有一种受欺骗了的感觉.

    “是我.”他说:“你干嘛要这样?你以为我走了,是吗?”

    “你!”她脸红起来,更加的恼火:“你走开!”

    “不要倔强了,伊斯.”他说:“你后悔了,我看得出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她大声说,竭力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真讨厌,别跟着我!”她朝前走开,她有些怕他,尤其在这夜色渐浓的山中,又只有她和他.同时,她也恨,恨所有人,拿欺骗她不当回事.

    何尼斯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说:“你还没改主意?”

    “没有!你管不着我的事!”伊斯坚定的说,她总觉得不能在一个德**官面前表现得软弱.

    何尼斯有些生气,他冷冰冰的说:“那么你走吧,我决不会跟着你,你一定会为此感到后悔的.如果你对我毫无信任,那么,你今天的表现,我就只能向上面报告了.你要想好,到时候只怕谁也帮不了你.”

    伊斯没法休息了,她膛示威似的朝前走,何尼斯真的很生气,他恼火地看着她又朝前走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他一定要她学会听话,一定要她学会屈服,无论如何,他要取得她的信任.

    走了一阵,伊斯偷偷往后看,他不在,一下子泄气 了,脚越来越软,肚子咕咕直叫,她又担心起来,他会不会一直跟着她?她觉得要是再走的话,迟早她会坚持不住的,一个人在这荒山野林,怎么办?他来了吗?

    “哗啦啦”一声,又一只什么动物从树上窜下来,她尖叫一声,头脑一片轰鸣。前后一片漆黑,根本看不见何尼斯。她觉得太委屈了,何尼斯竟然忍心让她一个人走掉,她真心诚意希望何尼斯回到她边,她可以向他道歉,她不该对他发火,小女孩的软弱心理已经使她放下了任何的倔强。

    她坐到路边的地上,靠着一棵树,她不敢再朝前走,她害怕。四周一片黑,连月亮也没有,小虫子在四周发出一些叽叽啾啾的声音,使她感到危险,她总觉得有人在树林里看着她,使她感到恐惧。

    她焦急地往后看,想等着何尼斯走过来,等啊等,就是不见他,她明白,现在是他不理他。她实在忍受不住了,她站起来,大声喊:“何尼斯!何尼斯!”

    没有声音,树林吞没了她的呼喊,静静的没有回声:“何尼斯,你在吗?快回答我啊!”

    何尼斯坐在不远处公路拐弯处的一块石头上。他可以看得到她。也听得到她,他心里“咯噔”了 一下,他的黑制服在夜里是一种很好的伪装,他看着她,没动,也没吭声。

    他看见伊斯终于像堆棉花似的瘫坐在公路中间,伤心地哭,他照样不吭声,他要让她再哭一会,他实在受不了她这种变化莫测,要让她真正吃点苦头,否则她就不知道该遵守规则。

    哭声一直传到何尼斯耳朵里,他渐渐地也沉不住气了,可他又讨厌她老是嘴硬,他开始在心里数数,心想等数到一百,就上前去。

    伊斯横下心来,又开始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前走,她实在走不动了,这路途还很遥远,她已经失去了信心,只在茫然地移动着脚步。

    何尼斯停止了数数,有一丝懊恼地远远跟着她,她走的很慢,低着头,拖着脚步,很明显她已经不行了,何尼斯有些着急,不知她能不能坚持下去,现在天已黑,没有车会经过,没法和别人取得联系,他得想办法激起她的勇气来,该是上前去了。他远远看着她步履蹒跚,忽然她绊了一下,跌倒在地,他紧张起来,她没有反应,他生怕她扭伤了脚。

    伊斯跌在地上,反而动都不想动。她头昏眼花,太想休息一下了。她想,只要闭上眼睛,她就会睡着的,她太渴望睡一会,她连爬都爬不起来,却没人知道没人看到,没人同她。

    一双手使劲拉她起来,很有力,她心一酸,爬起来就扑进何尼斯怀中痛哭,她的心终于落下来了,有他在边,她便感到一下子放心,什么都不需要再担心,她双手紧紧缠着他的肩,靠着他不放。

    何尼斯没料到她会这样,他还以为她会有多坚强,可现在才发觉,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许多东西都是装模做样出来的。

    伊斯紧抓着他不放,生怕他又会丢下她不管,现在,她就是赖也要赖在他边。他费了好大劲才将缠在上的伊斯推开:“走吧”他说:“现在除了走什么办法都没有。”

    他推了她一把,她有些莫名其妙,难道他一点同心都没有吗?她需要休息一下,可他竟然这么冰冷冷的,她一声不吭地走,何尼斯稳稳地跟在后面。

    “我想休息一会。”伊斯说。

    他推了她一下,说:“不准。”他明白,她越是休息越走不了,现在哪怕是走慢一点,也要继续走。

    “为什么?”她问。

    “你不是想走吗?”他说,他要激起她的勇气来,他要是表现出同来,她就会变得软弱。

    “让我坐一小会,好不好?”她哀求道。

    “走!”他冰冷地说:“你的勇气呢?拿出你中午的勇气来啊!”

    她不吭声了,默默地拼命坚持着,她真是自作自受,现在她浑又痛又累,可是克洛斯呢?此刻,他肯定和那个漂亮的姑娘愉快地呆在一起,她冒了那么大的险才好不容易和他接近,却这么快,他竟将她拒之千里。她感到,她就像一条被他随便钓上的小鱼。那么现在在她旁这个德国人呢?他也希望她是一条上钩的小鱼。

    何尼斯和她走得更近了些,终于听到她那怎么也掩饰不了的哭声。他上前去,走到她边,牵起她的手。伊斯心里动了一下,她感到他的手心传来的温暖和力量,这温暖阵阵传到她心里,她感到她的手也紧紧抓着他的手,并且竟然开始微微的发抖。

    她靠着他。好好地跟着他走,他终于柔声问:“还行吧?就快到了。”

    她点点头:“我大概走不回去了。”

    “那我不是跟你走着吗?你一定能走到,等到家洗个水澡就不累了,你在听着吗?”

    “嗯。”伊斯竭力止住哭泣,说:“等回去我要先睡觉。”

    “好吧,等回去你就可以睡觉了。”

    “我要休息几天。”

    “好的,你可以在家睡个够!”

    “我还要,还要……”她低声说着。

    “你还要什么?”他问。

    “要……要……。”她也不知道要什么了。

    “你看,快到了!打起精神来!”他欣喜地说。

    伊斯紧紧拽着他,撇撇嘴,说:“我不走了,走不动了,再也走不动了!”

    “可是已经到了!”他说

    “那我要去你那里,我不愿一个人回去。”

    “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

    “不,那我不走了,不回去。”

    “为什么?你那儿有什么不好吗?”

    “我不愿一个人呆着,我要去你那!”

    “那让你睡沙发,你愿意吗?”

    “行,我就睡沙发。”她揪着他不松手。

    何尼斯皱了皱眉,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更要命的是进了城,无论要走哪条到她住处的路,都比到他哪里远得多,并且,他也累了,很累。不想再和她争执不休。

    “伊斯,回去睡,听到吗?”

    “不!那你陪我回去。”

    “我陪你回去。”他舒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她的住处,两人倒在沙发上好长时间没吭声,连灯也没打开,她靠在他上。五个手指还紧紧绞着他的手指。

    他担心她已经睡着,她已经好一会没吭声了,他坐起来,叫他:“伊斯,伊斯。”

    “嗯。”她勉强应了一声。

    “洗个澡又睡。”他说:“这样不太累。”

    “好的。”

    “我要走了。”伊斯没说话,开始抽抽答答的。他伸手拂在她脸上,一脸的眼泪,他的心一下子湿了。想走却又不忍走。

    她慢腾腾的去洗澡,何尼斯去打开灯,倒杯酒在沙发上慢慢喝,酒还没喝完,伊斯却已飞快洗完澡换好睡衣出现在他面前。

    “睡觉去吧!”他说。

    她望着他,没动,也没吭声,也去沙发上坐下,坐到他边。

    “伊斯,”何尼斯头都大了,没想到伊斯还这么烦人:“睡觉去,我不走,不走,行了吧。”他站起,也将她拉起来:“上楼去,我也去洗个澡。”

    伊斯乖乖的上楼去了,她钻进被子竖起耳朵听着他的动静,竭力使自己不睡觉,一会儿,何尼斯轻轻走上楼来。发现她还好好的睁着眼睛望着他。

    “干嘛还不睡?”

    “明天我要去柏林。”她轻声说。

    “休息一天吧。”

    “不,我要去,我要去炮兵学院。”

    “去干什么?”

    “我们要组建高速风洞研究组。”

    “好吧,好吧,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可现在你先睡觉,别说话了。”何尼斯拿了条毯子,坐到边上:“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工作压力大。”伊斯趁机又将手搭在他上,喋喋不休地开始说她们现在的工作况:“上面急于看到快速的喷气式发动机……可我们没有高速风洞……”

    “那你就建一个……”何尼斯只好靠在头,回答她。”

    “燃油雾化还不行呢……不能持续……”伊斯又说了几句,终于合上了眼皮,迅速进入了睡梦。

    何尼斯终于松了口气,他简直快被伊斯折磨死了。若不是那命令,他绝不会有如此的耐心的。他将伊斯推开些,体一滑,也倒在了上,他也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矢车菊【征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