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三十六回 赐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小儿何敢有违天命,妄言众生平等?”那方士竟然未曾惧怕分毫,继续道:“象棋之道,唯君王之命马首是瞻,舍取义,杀成仁,除了君王,任何子粒生存都毫无意义。那围棋创设,更是早以蕴含天地奥妙,阳消长,四时更替,生生不息,并行不悖。一切子粒得失自有定数,岂是人力所能为也。吾观李公子于这世道之得失存亡之理,见识太也浅薄。在下斗胆一问,大唐泱泱万里江山英雄辈出,或建功立业博取功名,或修以成大德。然公子究竟于这人世百年当做何想?在下愚见,李公子还须下去静思上几再来与在下辩解为好。”

    “无知方士,欺人太甚!”“心存悖理,惑乱人心~!”众学子听这方士咄咄人之言,皆破口大骂。

    而此时只有李饮心里汹涌澎湃,略一回味,只觉在这大唐两三个月间,整只沉迷于这虚无的繁华之中,当真是随波逐流,不思进取。心下大是惭愧,只觉自己如若仍是如此沉沦下去,那岂非枉费了这开元盛世,念及此处,心里生出许多感慨,脱口道:“在下只愿穷究学问,格物致知,修养。却不愿做那枉死的英雄狗熊。先生难道没有看见,那棋盘上厮杀的何止是敌人?刀枪过处,分明穿透的是古往今来。所以象棋越杀越少,到如今只落得大江东去,千古风流人物终于浪淘尽。”

    那方士早已消去了对李饮和李白二人的轻视之心,上前道:“公子此言差矣,岂不知天命如若降大任你为臣子,便须遵循天道,为保名节与那君臣之意,便当奋勇当先,杀一保本,杀两个赚一个,那棋盘之上刀枪过处,只有向前的卒子,却哪有退后的兵勇?”

    李饮心知如此论战下去,到头来却是难以分出输赢,只觉这方士见解非同寻常,心里已是生出了许多敬意。而一旁的李白对这方士也已是刮目相看,上前稽首道:“先生之言,倒是甚合那象棋之中的井然名分,一切唯君王马首是瞻。无论是车之正直,马之诡黠,皆各司其职,各效其忠。但在下敢问先生一句?如若居庙堂之上,你是愿意做那忠直的谏臣还是愿意当个圆滑的宠臣?”

    李饮一听李白一问,暗自赞叹他的高明之处,但见那方士沉思片刻,只道:“只要合乎君臣之义,天地正道。在下谏臣宠臣都可做上一做!”

    “原是个油嘴滑舌之徒!”“兄台此言差矣,那算命先生哪个不是油嘴滑舌,谁人不曾胡说八道。”众学子听这方士之言,皆大声讥笑。

    李白只上前笑道:“先生如若做了谏臣,那便是对圣上不恭,有违君臣之礼,自然也是没有遵守先生口中的天道之说!先生如若做了宠臣,那便是谗言献媚,误君误国,坑害百姓,更是有违天地正道!”

    李白此言一出,上千学子轰然大笑。

    “你——”那方士只落一字,终究败下阵来,只长叹不已,便要起离去。

    “先生且慢!”只听那申屠象徐徐道:“象棋重,舍生忘死,却如先生这般,或流离数十载;围棋尚志,上下四方,唯求驰骋,此间后辈学子须得尽学、尽用!让我申屠象观之,李白和李饮你兄弟二人可多于象棋之中参悟遵循森严法术,学处世,学办事,方能建功立业。而方士先生当于围棋之中超脱世间细碎,于这修心大有裨益。”

    “弟子谨尊夫子之命!”李饮与李白二人上前稽首道。

    但那方士却是仰天叹道:“多谢申屠兄教诲,只是在下虽然早已抛弃了几十年的名号,但这心却不是一时三刻能够修炼好的,还请先生不要妄自费心为好!”

    “在下有一不之请,此番论战其实未分输赢,不如我赐予师弟一名,师弟仍旧赐那李白和李饮二人的字如何?”那申屠象笑道。

    那方士听这申屠象口中‘师弟’二字,怎会不知其意,忙上前拜首道:“多谢师兄!”

    两人这一来二去,倒是把众学子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李白和李饮二人也是满心疑惑。

    “师弟请起!”且听那申屠象道:“此山名为象耳,但唯有一象,独缺了一耳,师弟便单名一个耳子。又因师弟流离八方数十年,便复姓‘八方’如何?”那申屠象笑道。

    “八方耳?”众学子及李白李饮等人惊呼道。

    “哈哈哈!多谢师兄赐名”那方士谢道。

    那申屠象接着便起对上千学子朗声道:“众学子,还不拜见八方夫子!”

    “见过八方夫子!”上千学子之声同时道来,竟也颇有气势。

    但见那八方耳笑道:“学子们不必多礼,师兄既已为在下赐名,现在便该在下给李白和李饮二人赐字了。那李白本是长庚星所辖小仙,便字‘太白’如何?”

    “李太白!”李白惊呼出声之时,脸上竟有许多难以抑制的喜悦之,只觉此字竟是那样亲切,本该为自己所有一般,不仰天大笑道:“好好好!多谢八方夫子赐字!”

    那八方耳一摆手,道:“李饮乃是跳出时轮的一品才子,而古来于这天道、地道、人道最有见解者,非那‘易经’不可。易经乾卦卦辞言‘九天之上有北极,天道刚健不息围绕枢星旋转,永不停息。’在下以为君子当以此为志,奋发图强,在下便取‘北辰’二字赐你,你以为如何?”

    “北辰?”李饮但听此二字入于耳中,犹如平惊雷,恰似一道超脱轮回的天光自那九天之上而来,一股浩然之气绵绵不息,孕于周,只上前拜道:“多谢八方夫子赐字!”

    是时,李白与李饮二人执手大笑,皆对那八方夫子所赐的字极为喜欢。那申屠象见这二人如此得意忘形,只道:“李白李饮二人,给我过来!”

    二人不知申屠象何意,只上前道:“申屠夫子!”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