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三十四回 起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正是!申屠夫子他老人家不与你计较,你却如此不知好歹!”“你这无耻老儿三番五次前来打扰我等读书,但不知是何居心?”“你这番死磨硬泡想做我等的夫子,却又哪有夫子的样子,还是快快滚下山去吧!”众书生自然是帮着自己那申屠象夫子说话。

    李饮但听众人说来,应是这申屠象本是书院夫子,而那算命方士却硬要也来做个夫子,却不被众人接纳,便在此处坐着争论不休。

    “无知后生,给我退下!”但听那瘦削方士对众书生一声断喝,倒也颇有气势。

    众人只见他转脸仍对那申屠象笑道:“哈哈哈,申屠老兄多虑了,在下并非是要入主你这书院抢你饭碗。只因在下命犯鬼宿,偏偏又被同气连枝的四方二十八宿穷追了二十八载。如今虽已脱此大难,但那忧患心却已入骨入心。常言道,‘体赋于人者,有百骸九窍;形着于地者,有万水千山’,但要驱除这二十余年忧患心气,倒是无需那脚下的万水千山,只须在你这至的象耳山脉修养生即可!”

    那申屠象一瞪眼,道:“一派胡言,人生在世,寥寥百年,不存建功立业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心,却沉迷于方术妄言当中,众弟子皆要与我认清此人,此人便是那误人误己的典范,弟子们当要切记于心,一三唾!”

    那方士被申屠象一羞辱,面红耳赤,气急败坏骂道:“好你个申屠老儿,你不要我入住象耳便罢了,又何苦要羞辱于我。”

    “这位先生何言羞辱二字,就你这浮躁心还想在我这书院做众人的夫子?要我申屠象断言,汝还不如我处修行的弟子。如若你硬要误人子弟,只管去别处就是,何必要糟蹋我这书院来着?”那申屠象气定神闲道。

    “你说什么?我不如你的弟子?”那方士吹眉瞪眼道。

    “不信?此间即有两位气宇不凡的弟子,在下敢断言,就你这学识才思,定是连这二人都不如!”那申屠象早见新来之人,有心小考一番,顺带激这方士一激。

    “哈哈哈,长庚星所辖小仙,与那跳出时轮的一品才子,还不快快上前来?”那瘦削方士早见这二人,道。

    李饮知这狂徒说的是自己和李白,两人对视一眼,携手近前,却让那些学子无不惊讶万分。更有许多女学子见这二人风流如斯,竟有大胆之人惊呼出生,那李白却一笑了之,倒是李饮落得面红耳赤窘迫之极。

    但听那申屠象徐徐道:“六位弟子且先自报家门!”

    “是!夫子!”李白上前道:“在下李白,号青莲居士,我姊妹六人乃是绵州昌隆人士!”

    “李饮见过夫子!”李饮上前稽首道。接下来,李熏、李欢、李圆月、李晖四人也上前一一见过申屠象。那围观众人先前见这三男三女,还以为定是什么青梅竹马之类,此时听得六人原是姊妹,那男男女女学生心下皆是惊喜不已,垂涎三尺。

    “好好好好好好!”这申屠象见新进六人品貌,微笑点头,连送六个‘好’字,倒也兄妹六人一人分一个作罢。只听那申屠象继续与那方士道:“我看就李白和李饮二人之中,你选一人与你论战一番,如若你输了,便须得自己灰溜溜自去就是,不得再上象耳山丢人现眼。”

    那方士笑道:“如若在下赢了,申屠夫子又作何想?”

    那申屠象笑道:“如若你赢了,自然做在下的师弟,同领这象耳书院!”

    那方士本是愁苦的脸上,竟透出一丝浅笑,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那申屠象也是笑道。

    “不过在下还有一不之请,还望申屠夫子应!”那方士正色道。

    “且说!”申屠象亦是道。

    “如若在下不巧胜了,便要各为这二人赐字!”这方士只稽首道。

    那申屠象不置可否,只道:“此事老朽不能做主,烦请二位弟子自己拿主意为好!”

    李饮与李白二人面面相觑,天下竟然有这等人,胜了别人便要加上一个伴随终的字号加以羞辱,此人当真恶毒之极。李饮本无把握与这厮论战,但自小也知凡事不进则退,只有拗强而生,却无耻辱而存的道理。更兼自己从小喜好各家杂言之说,于战国策当中的名篇也是如数家珍,从乡初中考那重点中学之时,便是以那战国策当中的名句旁征博引,得了极高的分数。念及此处,只上前昂首道:“李饮应战!”

    那李白更是无所惧之人,怎会怕了,只与李饮相视一笑,也是上前昂首道:“李白应战!”

    “哈哈哈!”申屠象与那方士竟然相视大笑,当是对这二人勇气赞叹有加。

    “哈哈哈!”只听那方士大笑数声,道:“既然二位如此洒脱,我也懒得选谁不选谁,你二人一起上便是。”

    李饮与李白见此人如此狂妄,倒也不敢小觑,李饮只上前与那申屠象道:“李饮见过申屠夫子,既然是我兄弟二人与这位先生论战,当由夫子命题才好!”

    那申屠象抚须点头道:“太宗之时,玄奘法师于那天竺学成归国,路经曲女城,为戒王所请,在该城成立辩论大会,参加的有十八国的国王,以及大乘和小乘、婆罗门和外道等,约有六千人,盛况空前。大师为论主,称扬大乘,序作论义,写悬于会场门外,并言:“如改一字,愿拜他为师。”经过十八天,无人能改,最后胜利,名扬五天竺。”

    众人不知申屠象乃是何意,极是疑惑,但听那申屠象继续道:“如今要为师为汝等出题,却是大大的难办,只因那玄奘法师宣扬大乘佛法,自然有理有据有题。又因玄奘德高望重,众望所归自然为论主无人有异议,而今你两方一边乃是无良方术,一边又是后辈小生,让为师来选论主,着实不易。”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