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三十三回 象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李玉只将龙四拉到一旁,道:“本姑娘有两件事劳烦龙大人,第一件,你这守门的衙役玩忽职守在前,对本姑娘无理在后,烦请龙大人赏赐他二十大板就是。”

    “第二件是?”这龙四只昏头昏脑道。

    “待龙大人把第一件事办了,我再与龙大人说第二件!”李玉只笑道。

    那龙四眼珠子一转,道:“不忙,不忙!本大人总觉此事有些蹊跷,等等,让我想想,想想!哦,对了,想起来了。请问姑娘是何方神圣?在下虽说品衔不高,但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却不知为何要听命与你?还有,你像是在威胁本官?不对,虽说这昌隆县的大牢不甚大,但要装下姑娘却也是绰绰有余,姑娘可有兴趣去那大牢住上几?”

    李玉气极而笑,道:“那谁可得听好了,这县太爷大人不听本姑娘吩咐不说,还要要抓我去大牢居住。要是我真住了大牢,你怕是难以给你家主子交代吧!”

    李玉说话间,那青衣长剑的李炽已是从这县衙大门进得堂中,只提剑指着那龙四,冷冷道:“可是你要将这位姑娘关进大牢?”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大人了,我还道姑娘究竟为何有持无恐竟至如此,原是外面有帮手!来人,给我将这刺杀朝廷命官的狂徒拿下!”这龙四边说边往后躲,片刻间众衙役已是将李炽围在中间。

    李玉只在一旁笑道:“李大哥可别伤了人家!”

    “在下遵命!”这李炽命字一出口,长剑过处,那些衙役手中刀枪只哐啷啷掉了一地,只把那龙四吓得一边往后跑,一边大叫:“反贼杀人了,反贼……”

    众衙役转眼被人震飞了手中刀枪,只呆傻间,李炽已是一个起落挡在那龙四之前,那龙四的“反贼”二字只说到一半,边硬生生吞了回去,只哆嗦道:“壮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龙大人不必害怕,只须听这姑娘吩咐便无事!”李炽说着。

    李炽见自己虽将这龙四拿下,但这厮心有不甘,面有怒色,便将龙四拉到一旁,悄悄将那腰中那物事与他过了目,又对其耳语两句后,便即回到李玉后抱剑而立。

    那龙四片刻间才自定下神来不再哆嗦,只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仍旧坐回堂上,道:“升堂!”

    众衙役面面相觑,却仍旧“威——武——”着摆好阵势,听那龙四道:“与我将那肥三拿下!”

    众衙役一听,皆不知何意,仍在原地不动。那龙四一急,道:“还不给我把肥三抓起来!”

    “大人冤枉!”那肥三见势不妙,大叫道。

    这肥三不叫还好,一叫喊冤枉,这众衙役倒像是平时只要一有人一喊冤枉就条件反一般,一拥而上按住了肥三。

    “大胆肥三,你玩忽职守在前,对这位姑娘失礼在后,给我拖下去打二十大板。”这龙四说完,众衙役尚自不敢相信。直待肥三又大叫‘大人饶命’之时,众衙役才将他按在地上,一顿板子打下去皮开绽。

    “龙大人当真办案神速,第二件事便是那青莲乡新来了一户人家,那李饮公子自幼苦读诗书,才华横溢,德被乡里。你须得亲自去将李饮公子一家照顾好就是!”这李玉说完这话,便带着李炽一同出了县衙扬长而去,只把那龙四吓得冷汗直流,大呼恭送。

    ——

    且说这眉州本就是书香繁盛,钟灵毓秀之地,那象耳山层岩峭壁,神工鬼斧,奇态万状。只那山门上刻二尺大小“象耳”二字,周围松柏茂密,斑竹万竿,青翠滴。此山更是因申屠象老夫子的缘故闻名遐迩名燥巴蜀。

    此时正值初,更兼一路殷殷学子踏着满山翠青无数,个个都是精神爽利。但那上山书生络绎不绝便也罢了,偏偏见了这新来的六人,皆是不住侧目惊讶不已。只因这三男三女当中,三位公子一个侠气人;一个儒雅风流;最小那位也是敦实可。而三个女子当中,一个云雨怯,极为温柔貌美;一个英气人,却也是沉鱼落雁;就是那位最小的妹子,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个一等一的美人胚子。那书生们但见这六人虽说也是着书生衣装,偏偏在这秀山石阶上悠然而行,却是哪有半分读书的样子。

    这六人却哪是别人,正是李熏、李欢、李饮、李白、李圆月、李晖六人。这六人一路游山玩水而来,本是十来天的路程,硬是走了将近半月,才终于到了象耳山。

    六人对这象耳山的苍松古柏一路赞叹不已,到了那书院外墙之时,却听里面一人的声音极为熟悉,李饮微一沉吟,道:“你们可是听出这人是谁?”

    “这声音好生耳熟,倒像是与我说过话一般!”那李熏皱眉道。

    “你们的耳朵比起妹妹的差远了,我可是早听出来了,这声音不是那算命先生的又是谁的?”月妹早已笑道。

    “哈哈哈!正是,月妹好耳力!”李白一稽首,赞道。

    众人说话间,已是到了那书院大门,但见白墙红瓦之处,那大门极是老旧,而门上四个“象耳书院”大字更显出一股苍劲古朴之气。六人径直进了院中,但见那许多书生,将院子中央围得水泄不通,而那声音正是从那中间传出。

    众人哪舍得这闹不看,凑了上去挤进书生当中。众书生只顾着中间,却未在意来人。李饮等人但见前番在路上遇上的那位骑了毛驴形同枯骨之人如今虽说脸上仍是极为瘦削,如今竟已是一笔直的洗白长衫,眼中也是神采奕奕,早已不似前番落魄时的样子。

    而此人对面所坐之人,天庭饱满,长须白发。微风过处,当真是威风凛凛。但听他声如洪钟道:“我申屠象入主此象耳山半生,全凭在下一手缔造出这巍巍书院,难道竟不能拒绝你这无知狂生!”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