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三十一回 四月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且说转眼三月已尽,到了这四月繁花时节。而那县令龙四这月间又来了漫坡渡数次,每次不是美酒佳肴便是带人拉了许多修缮房院所需的上好料才。而那祠堂及李家院子在韩老头几个儿子的帮忙下,也已接近尾声,不久便可择入住。

    李客这在那韩老头院中召集齐家人,道:“眼见这院子就快完工,你们兄弟姐妹当要收拾行装启程了。”

    李白一听,道:“为何刚建好房院,父亲却要我们姐妹去往何处?”

    那李客道:“不急,且听为父慢慢道来。”这李客微一沉吟,继续道:“熟话说‘少不入川,老不出川’,只因这秀山秀水虽说怡人,却也极是消磨人的斗志,特别是白儿和饮儿你们姊妹几个,切不可只知沉迷山水。前番我和你们母亲姨娘无人照顾,自然要你们留在左右,如今李家院子既已建好,你们当要以立业为重,怎可守着我们几个消磨时?”

    “义父所言极是!”李饮也觉整天在这景致当中消磨时不妥,忙道。

    “但不知父亲有何安排?”李龙道。

    李客只笑道:“我想听听你们姊妹各自有何计较。”

    众人面面相觑,片刻后,这李龙先道:“禀告父亲,孩儿常年在西域丝路上贩货,虽说辛苦,倒也乐此不疲。如今修养将近一月,孩儿只想仍去那大食、波斯贩货到这绵州,还请父亲大人准!”

    那李客只微笑点头,并不答话,只与李白和李饮等人道:“你们几个有何计较?”

    那李白听五哥要去西域,眼睛早已放出光来,忙上前道:“禀告父亲大人,孩儿愿随五哥去西域丝道仗剑而行。虽说一路西去定是风餐露宿,但有那无数异国致稀奇可看,岂非人生一大快事。”

    那李客一听,眼睛一瞪,训斥道:“老五贩货,赚钱还在其次,当要增加些阅历,以为他在这绵州经商做些积累。而你整天只知沉迷山川美景,你那初衷便是大谬,为父改再与你算账,下去!”

    李白被痛骂一通,只好灰头土脸溜去一旁。

    “饮儿有何计较?”李客转向李饮,语气已是温和了许多。

    李饮一听,并未想好,只上前稽首道:“禀告义父,孩儿只觉自己阅历和见识太是浅薄,当要多加学习历练才是。”

    “很好!很好!”李客竟是笑道。

    “谢义父!”李饮不知何意,只退到一旁。

    这李客又转向李熏、李欢、月妹和李晖几个,道:“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为父以为此言大缪,女儿家更要自强才是,但不知你们几人有何计议?”

    “禀告父亲大人,孩儿想在这绵州开一药铺,也好学尽所用!”那李熏道。

    “你这法子好是好,但以你年龄资质,怎能与这城中药铺竞争?”李客道。

    “父亲未免太也小瞧了我,那鄯州王涟儿比女儿大不了两岁,但却已是独挡一面,将传香堂鄯州分号经营的有声有色,我李熏难道还不及那人?”

    “熏儿此话有些道理,但为父以为你还需再多些阅历才好,下去吧!”李客只摇手道。

    “是,父亲!”李熏虽心有不甘,但还是道。

    “欢儿、晖儿、圆月,你们三人有何计较?”李客继续道。

    那李欢面露难色,确实不知要作何计较,而那敦实可的李晖也盯着月妹,不知该如何说。只月妹上前笑道:“禀告父亲大人,孩儿想去读书。”

    “哈哈哈,好好好!圆月虽小,见识颇深,甚合父亲心意。岂不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为父并非让你几个为官为财而去读书,岂不知大凡为官者,或卑、或媚、或贪、或色。如若清高,免不得被那污流所泯;如若同流合污,即使不被搅进局里进退维谷,也是惶惶不可终。”

    众人听这李客之言皆有所悟,李饮更忆那杨矩之事,当真是感慨万千,又听那李客继续道:“再有,那官场之事,曲高则和寡、风高则行孤、品高则获谗,更有刚直不阿之人,被那小人所陷,落得家破人亡。为父之意,以其受那活罪,不如静下心来读些书,也好修养生,齐齐家。”

    “女儿觉得为父之言不妥!”那圆月却是插口道。

    “孩儿以为有何不妥?”李客问道。

    月妹接口道:“如若只如父亲所说一般,整修养生,齐齐家,那何来银两养家糊口?”

    李饮一听,也觉这圆月妹子之言极有道理,又听那李客微笑道:“圆月之语倒也是实,但不妨也像为父和老五那般贾货易易,或像熏儿去学岐黄之术也未尝不可。岂不知这贾货之事,看似唯利是图落了俗媚,其实那外货途径丝道千里迢迢,早已不似大食波斯国之时的价,更有贾货之时颠沛流离累年数月,所以等价交易才是贾货之根本。至于多出的银两,便是那一路风餐露宿的收益。为父以为,做人也与这等价交易一般无异,存众生平等之心,不卑不亢才是做人之最高境界。”

    李饮本就于官场污浊之气不屑,听李客一番言语,当真是如听心声一般,极为受用。只那李白却只上前道:“孩儿以为父亲之言有不妥之处!”

    “且说!”李客道。

    “父亲之言未免太过武断,孩儿以为人生在世,须得建功立业,以天下为己任,功成退才是至高境界。”李白昂首道。

    李饮只暗道,这李白之言倒也极有道理,怕就怕最后如那杨矩一般,建了功立了业,却无法退,只做了皇帝的替死鬼,落得如此地步。

    “一派胡言!”那李客只对李白训斥道:“如你这般少不更事,便想凭一己之力担负整个大唐兴亡,当真是浅薄至极。岂不知那朝中将相良才,何人不想建功立业,你可是看见几人退了?再则,就你当真要拿这狂妄臆想心去为官,必定会遭人嫉恨,能不能在朝廷呆下去尚且难说,更休要说担负天下的荤话,你且给我退到一边反省去。”

    这李白又被训斥一番,只生着闷气不再言语。那李客接着道:“我听乡中之人说,在南边的眉州书院极有名望,更是大唐西南藏书重地。”

    众人一听,已知李客之意,但听他继续道:“饮儿、白儿、熏儿、欢儿、圆月、晖儿你们六个明收拾行装启程,共赴眉州象耳山读书。”

    “是,父亲大人!”众人面面相觑,答道。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