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二十九回 县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正值此时,又有几个好事小儿跑来这院中,叽叽喳喳,只七嘴八舌吆喝:“县太爷来了!县太爷往韩大爷家来了。”

    这李饮心下一惊,暗道:“竟来得这般迅捷,却不知究竟是福是祸。”

    那楼上李客听得这院中小儿吆喝,已是出了房间下得楼来,与家人道:“都跟为父去迎接县太爷!”

    李饮但不知义父乃是何意,只与兄弟姐妹们一道出了院门,却不知李白躲到哪儿看风景去了。一家人但见一行官差从村子南头往这边逶迤而来,而早上那一瘦一胖的二人便在队伍之前扛了“回避”和“肃静”的大牌子引路。待走进时,却见这二人后十多衙役皆敲锣打鼓,抬着绑了大红花的肥猪美酒,径直往这边而来。

    李饮何曾见过此等阵势,只与家人面面相觑。片刻间,那胖衙役已是到了李客面前,稽首道:“请问此处可是李饮李公子居处?”

    这李客听这衙役如此问起,却是不知何意,只道:“禀告官爷,我家确是暂居此处,但不知青天大老爷不辞辛劳来这漫坡渡何事?”

    那胖衙役忙稽首道:“在下见过李家大人,烦请李家大人捎待。”

    李饮听这衙役没来由的问起自己,暗自心惊。但见那衙役已是去了那官轿处,又与那轿中之人言语片刻,接着便见一人从那轿中出来,转眼间人随声至,已是到了李客面前满脸烂笑:“哈哈哈,昌隆县令龙四见过李家大人,不知李家大人荣归故里,有失远迎,赔罪!赔罪!”

    这龙四说着,忙招呼衙役将那肥猪美酒尽数往院子里搬,一家众人拒也不是,不拒也不是,只让那些衙役三下两下将东西尽数搬进了院中。

    李客听这县令没来由的问起李饮,心下忐忑,瞄了一眼李饮,却见那李饮也是眉头紧皱满脸狐疑。只与这龙县令道:“青天大老爷不辞辛劳,莅临乡里,李客代这乡中百姓谢过大人。”

    那龙四眯眼微睁,满脸堆笑,道:“李家大人太是过誉,过誉太是,大大的过誉了。”这龙四说到此处,只凑近李客耳边,耳语道:“李家大人切不可再叫在下青天大老爷,不怕李先生笑话,只因我龙四本就不是什么清官。而你这‘青天’来‘青天’去的,却是让在下心里发虚。”

    这李客一听,忍俊不笑道:“还请龙大人进院说话。”

    “不忙!”这龙四一摆肥手,道:“请问李饮公子是哪位?”

    李饮心知一早那二人定是这厮派来探路,而这厮自己在那青莲乡歇息。李饮此时实在是不愿在话语前面加上“草民”二字,也无心在这昏官前献媚,只上前不卑不亢道:“在下见过龙县令!”

    那龙四一听李饮之语不卑不亢,本是微睁的双眼,顿时又大了不少,张着烂胡肥唇道:“好好好好好!好个风流俊俏的公子,龙四见过李公子,恭祝李公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哦,不对不对,公子青年纪,我龙四恭祝李公子升官发财,美人在怀……,也不对,当要先造福乡里,才会升官发财……”

    这龙四一番浑言浑语,只把李客一家逗得捧腹大笑。李饮片刻间只落得狼狈万分,只苦笑道:“李饮恭请龙青天大老爷进院说话!”

    这龙四仍满脸堆笑,与李饮耳语道:“我老龙做县令十多年,一不会说话,二不会做官,平时极少说话,若是说了些废话错话,还请李公子海涵。只求李公子叫在下龙大人龙县令皆可,但那‘青天’二字,以后休要再是提起。”

    这李饮只暗自苦笑,此人如此昏庸,竟然能做上十多年的县令,既不升迁,也不降徙,想来当真是匪夷所思。只觉这为官之道能达此等境界,倒也非常人所能为也。正待要问他为何没来由的打听自己居所,这龙四已是堆笑着招呼李客一家进了院中竹椅竹桌前落座。

    那韩老头忙与李家大哥嫂等人与这县太爷看茶,而那些衙役竟然极是客气,只呆在一旁立着而已。李饮本想躲开这厮,却被这龙四拉着手,倒像二人乃是平生知己一般,只对这李饮不停敬茶道:“李公子年纪轻轻,竟能……竟能,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又错。!李公子请喝茶,请喝茶!”接着又转向李客等人,道:“各位请喝茶,请喝茶,龙四照顾不周,照顾不周!”

    李饮知道如此一来,定要被姐妹们嬉笑还在其次,那李客若是一会儿问起这县令为何直奔我李饮而来,那我李饮当真是浑长嘴也难说个明白。不对,哪是说不清楚,简直是无从说起,以其一会儿被姐妹讥笑,被义父责问,还不如现在与这县令问个清楚,李饮念及此处,只与那龙四正色道:“龙大人且慢,有句话李饮若不问清楚,当真是如骨在喉,就是这茶再是清香可口,那也味同嚼醋!”

    那龙四只哈哈道:“李公子且说就是,我龙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无不详,详无不妥,妥无不大妥……”

    这龙四如此这般,只让李熏和月妹李欢等人相顾莞尔,却又不敢笑出生来,只把这李饮弄得哭笑不得,道:“龙大人有此心意,李饮心领了,只是我李饮平生不曾踏足蜀中,也极少与人结识,但不知龙大人为何没来由的直奔在下而来,这却是让李饮惶恐万分,不知如何是好。还请龙大人示下,也好让李饮顺畅着压下这口清茶才好!”

    且说这李客见那姐妹几个皆在一旁偷笑,知道众人乃是笑这李饮闷气之语。但李客自己心里却笑不起来,只暗自寻思,这李饮当真神神秘秘,前番出鄯州之时就有那都督礼送,此番刚入昌隆,又有县令前来道贺。此时听这李饮所问,正是自己心下疑惑之处,有心听那龙四如何道来。

    但见那龙四先是一愣,接着哈哈笑道:“李公子自幼苦读诗书,才华横溢,德被乡里之事,天下谁人不知,何人不晓?如若天下人都知道了,而偏偏我这一方父母官全然不知,免不得那些同僚要笑话于我。况且公子如今有那……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又错,李公子请喝茶,请喝茶!”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