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二十一回 商牒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且说李饮和林熏在那传香堂耽误了两个多时辰,巳时三刻方才回到客栈,却见在那客栈门口,月妹早已笑着迎了上来拉着李饮一边进屋一边道:“八姐和李饮哥哥可是回来了,可叫姐妹们好等。”

    李饮但觉月妹的柔软巧手握住自己,心里竟生出一丝浅浅异样,但只随她拉着自己进客栈后,却见一家人已是准备停当。李饮只脱了月妹的巧手,上前与林客道:“父亲大人久等,传香堂那边之事已是停当。”李饮说着,将那一千两银票和契约递与林客。

    那林客只接过细看一番,赞道:“饮儿此事做的极好,义父很是欣慰,这银票和契约仍是你自己保管妥当才好。只是你这落款笔力深厚,不知师从何人?”这林客说着,一边将银票和契约还给李饮。

    这李饮又听林客问起这惹祸的毛笔字,只暗自苦笑。而在一旁的林熏见李饮此等形,更没好气道:“十一弟适才说是随手乱写,反正我是不信,不知父亲可是信了。”

    那林客只对那李饮惊讶道:“莫非此字是你自己所创?”

    李饮见事已至此,只硬着头皮道:“禀告义父大人,此字虽是在下自小练就,但也是承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指导了一番,才成了这番拙笔。”

    林客又到:“但不知那老者乃是何人?”

    李饮只暗自叫苦,这林家之人怎就如此喜好凡事追根究底,但亦是道:“那老者只在我家留了一帖,他老人家并未告知其名讳,而那书贴也在前番罹难之时遗失了。”李饮说的却也是实话,那老人家的确没有亲自对李饮告知自己名讳。而对那本仍留在学校的诗集,李饮倒确实是惋惜不已,只暗自叹息一声。

    林客见这李饮面有惋惜之色,便也不再追问,随即整顿马车,仍是李饮同林白和八姐林熏、九姐林欢、月妹及那十三弟林晖六人同车。而李饮上了马车却未见林熏,正待要去找时,却见林熏在五哥处传信,心下倒也觉这八姐细心,当在无人时才给那五哥信件,以免被那林白笑话。

    适时,一家便即启程,林客和林龙二人骑马在车队前后慢行。而今马车轮到李饮御马,那林白怎会舍得这街上闹不看,便也出了车帘与李饮同坐车前,跟在在五哥的马车之后往那南街按辔徐行。

    此时,那林客轻扫一家这数辆马车,只觉经过月余跋涉,今又将离了此州,心里不流露出许多欣慰。这一路往南再有两州三府即可到那绵州,而这数十年思潮又岂是这一时半刻能够参透明白的。

    不多时,一家车马已到了南门,但听那守城兵士与林客道:“请问这可是李饮公子一家的车马?”

    那林客不知何意,只道:“正是,但不知官爷何事?”

    那守城士兵忙稽首道:“原是林家大人,还请在这边歇息片刻,有些事要劳烦林家大人一回。”

    这林客虽说不愿与朝廷之人打交道,但人家找上来,却也只有应着,只招呼家人将车马移至路边。

    这林客下得马来暗自沉吟,眼见将离鄯州,难道还会在此遇上什么不测之事。莫非是前番欢儿和白儿得罪了千牛卫的人,他们今肆机报复?看来还是花些银两路钱,也好早些离了这是非之地为好。林客此念一出,只去那兵士处道:“小官爷可否借步说话?”

    那兵士不知何事,只跟着林客到一旁墙角处,林客掏出数百两银票,递在那兵士手中,道:“但不知小官爷所为何事,只是我们一家赶着上路,还请官爷行个方便,你只须与你们那大人说,未遇上我们就是。”

    那兵士一听,忙将银票仍塞回林客手中,道:“林家大人不必如此,此事都督亲自吩咐,小的不敢造次。”

    这林客心知不妙,但亦无可奈何,待再加些银两,却见有一军官摸样的人驾了一辆马车径直过来。那兵士忙迎上去,道:“禀告张将军,李公子一家皆在此处。”

    那张将军忙迎上来笑道:“这位就是林家大人?在下乃是鄯州飞骑尉,本该杨都督亲自为林家大人和李饮公子送行,只是今都督抱恙,着在下将这一车东西和两本通关商牒交予林家大人和李饮公子,都督还说无这商牒本也无碍,只是少了盘查一节便要方便几分。”

    李饮在马车上见此形,已知是那杨矩为酬谢自己之故,又无端生出些事来。心下却暗自叫苦,这杨矩如此这般,呆会儿义父问起,自己又不好道出送信给高力士等隐秘之事。话虽如此,但李饮转念一想,却也觉杨矩虽显唐突,但也是甚有谊,只可叹此人命运不济。而那张将军既然没说要见自己,那还是不去客也好,便只呆马车上不提。

    而这边林客并不知这鄯州都督乃是何人,但从这飞骑尉言语中所知,此事定然与那李饮有关,不住暗自寻思这李饮究竟是什么来头,连这一州都督也对他礼让三分。林客虽有此念,却未及多想,只谢过这张将军后,又让林孰将那马车牵过来便即上路。这张将军甚是殷勤,直送到城外数里之外,才稽首道:“都督让林家大人和李公子一路保重,在下尚有公务在,告辞!”

    那飞骑尉一走,林客便勒转马口至李饮马车处,道:“这张将军送了一车物事,两本文牒。我适才翻看,见一本文牒乃是从陇右过道兰州、秦州、岷州至剑南道所用。另一文牒则是剑南道过境山南西道各州去那京畿道所用,饮儿可是要进京?”

    李饮听林客问起,忙接过那文书,道:“禀告义父大人,有一事孩儿本在闲时禀明,只因我落难前无意中得知有吐蕃贼寇将在数月后犯我大唐陇右境,便于昨去那都督府走了一遭,以求告知鄯州都督早些整备,没曾想那杨都督便托我适时进京将一些银两稍给京城家小。”

    那林客听李饮此言,目落远处驿道,方才展开眉头道:“难得饮儿一番忧国忧民之心,只是……”那林客沉吟半晌,却是笑道:“饮儿不必在心,到时去京城走一遭便是。”这林客说完,仍御马前行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