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十三回 千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林欢适才见那男子眼神,心中不知怎的,竟似涌起一丝悲凄之意。待那人走后,仍在心里絮绕,竟有些难以平复。

    而李饮只叹自己未习得半点武功,眼见这弟弟涉险却是毫无办法,只皱眉道:“这事太过蹊跷,就是回去说与义父大人听,恐怕他老人家也不会相信。”

    那王涟儿见围观之人尚自在远处议论,忙招呼李饮、林白和林欢往北而去,只图早些离了这是非之地。待得过了那窄街马市,那王涟儿才蹙眉对林欢道:“妹妹可知那青衣男子来历?”

    那林欢只气恼道:“此人无端对林白弟痛下杀手,当是贼寇无疑。”

    王涟儿却是摇头问李饮道:“李饮弟可曾在那人上看出些端倪没有?”

    这李饮尚在暗自沉吟,适才斗剑,比那武侠小说之中还要凶险万分,不由对这滴滴的九姐佩服万分。此时听那王涟儿问起,才慢慢道:“我无意间见那人腰中似乎有一令牌,应该是这二字!”李饮说着,在在地上画了两字。

    林白此时已是回过神来,慢慢道:“李饮兄当真锐利,适才王姐姐也是告知了我那人份,我才没有敢再行谩骂。”

    四人但见李饮适才在地上所画的二字,皆是不知如何是好,那林欢此时方知那男子来历,只喃喃蹙眉道:“千牛,千牛卫!”

    李饮怎会不知那鼎鼎大名的大唐卫军,只对林白道:“只不知这军怎会来此鄯州城中,还不利于林白弟。”

    正待四人惊疑不已,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却听得南边街口一女子之声徐徐传来:“这位妹妹好俊的剑法,竟然连这千牛卫左中郎将李炽的剑也奈何不了分毫。看来那卫也是草包居多,妄自空费了皇上那许多钱粮。”

    李饮看过去时,但见说这话之人正是前与林白斗嘴的李玉。只是今她却是骑在了一匹雪白镖骑之上,而后却是多了一匹黑亮的大碗良马,那马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适才与林欢斗剑的李炽。

    众人但见这李玉竟然与军千牛卫左中郎将同行,而那李炽似乎对这李玉也是恭敬有加,皆是惊讶不已。那李饮却是暗自寻思,此女谈吐本就不俗,甚至有几分骄狂,而今姿柔立于那骄马之上,清高倨傲之态尽显。李饮之前还浅醉于前曼声细语那“媛儿”两字之中,至今尚觉那柔声绕于耳际挥之不去。而此时真见李玉此等形,已是知道其份定然极其尊荣。李饮想到这层,只暗自叹息自己不过是落魄于千年之前的浪子,如此一来,心里便只剩下了自惭形秽之感。

    且说这李玉说话间,已是徐徐行至几人前,下得马来与众人微施一礼才自盈盈道:“王姐姐和李公子及这位小姐请多包涵,前小女子说要割这林白公子的舌头之语乃是戏言,本着这位李炽大哥吓唬一番林白公子,没曾想遇上这么一个剑术高明的妹妹,不仅没办成事,更没讨着半点好去,甚而连份亦是未能守住。此番事既已如此,玉儿如若仍旧躲在暗处,只怕让几位姐妹难以安寝,玉儿却是于心何安。”

    四人听这李玉之语,已是知道并非朝廷派人来与林白不利,心中不由长嘘一口。李饮心知这李玉玩得太也过头,但却不知为何,竟是生不出责备之意。而那王涟儿早已从这李玉谈吐中知其份必定极为尊荣,但却未曾想到竟与军有牵连,此时听她全盘道来,心知此人绝对得罪不起,忙道:“多谢妹妹如实相告,否则我们当不知如何自处。既如此,还须去姐姐处品上两口淡茶,才好释去了这前嫌。不知妹妹意下如何?”

    那李玉却是笑道:“还是姐姐想的周全,浑不似妹妹这般瞎闹。”这李玉随即转向后李炽,道:“我与王家姐姐喝茶,你牵了我这腊雪自去忙你的事便好!”

    且说那沉默寡言的林欢尚自在三人之后,仍旧是抱朴含咀,只是眼帘却是落在了李玉后那马上李炽俊眉之上。但听那李炽对那李玉答应一声后,眼神竟是轻落下来,林欢不心中一颤,待要说上一二词句,却又不知如何道出,只这沉吟之间,那李炽已是勒上马口,牵了那名为腊雪的白马绝尘而去。

    李炽既走,那王涟儿只招呼几人回那传香堂而去。一路上却只王涟儿与李玉二人话长说短,而那林白则心中气恼,并不言语,而林欢本就内敛之人,也是寡言少语与李饮偕行。

    李饮只不知这李玉今为何竟未与自己说上半句,但转念间却又想人家还指不定是什么府上的千金,为何要与你这落魄浪子说话。李饮心思紊乱之下,无端生出些许傲气,只想这李玉管你是哪位高官府上的千金万金,却又与我李饮何干。是以待要到得传香堂时,李饮却是道:“王姐姐自去忙,我还回客栈义父之处,明再来制那香水!”

    在那王涟儿旁的李玉听这李饮之语,俏脸微怒,有心说上一二句挽留之词,却是难以启齿,只轻咬丹唇不语。而那王涟儿不知就里,只道:“那李饮弟明早些过来就是!”

    李饮见那李玉形,似是极为解气,待要谢那王涟儿再走,又听林白也向那王涟儿道:“谢王姐姐款待,我也是回父亲处去了!”那林欢见李饮和林白皆是要走,自然也是轻言细语向那王涟儿道别。

    这王涟儿怎是不知今形,但她乃从商精明之人,知道林白和林欢姐弟与这李玉心有嫌隙,也是不好挽留,只言明要几人早些过来。

    林白和李饮林欢别过王涟儿径自回走,那林白却是长嘘一口,道:“还是我们姐弟一起自在。我林白最是看不惯那王涟儿为人,这摧眉折腰事权贵之事,当真为士子所不齿。”

    林欢却是斥责道:“弟弟说话太过抱气,依姐姐看,那王涟儿一介女子,独自经营这传香堂也是不易,却又怎会无端得罪那显贵之人。”

    这李饮虽是有意离了那李玉,但却是若有所失一般神思恍惚。待听得林欢细细甜美之语,却是心静了不少,只暗自寻思,这林欢也不似平那般少言少语,当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李饮念及此处,却是道:“林姐姐说的在理,我们又怎好难为她王涟儿无端与人结怨。”

    那林欢却是对这李饮浅浅一笑,道:“李饮弟也是通清理之人,我们只需将自家事办好,也别去招惹谁,也别去巴结谁,那便好了!”

    李饮但见这九姐醉人浅笑极为美,又知她乃是与人无争的,只微笑点头而已。只那林白尚自有气,道:“我岂是不知九姐之语,只是心里有气罢了!”这三人说话间,已是到了客栈不提。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