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三回 来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且说李饮在车中歇息的半,林客一家车马已是越过姑臧南山,出了隶属于凉州都督府的张掖守捉,张掖这个地方原是汉武帝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这足以说明鄯州乃河西走廊门户的地位,而到达鄯州地界,一路更是商旅云集,人声鼎沸。

    林客一家车马浩浩入得鄯州之时,却是与一般商旅无异。此时已近未时,正是冰天雪城,暖当空之时。然则来往商旅,趾踵相错;胡啼番语不绝于耳。林十一的父亲林客和五哥林龙常贩西域财货,对鄯州竟是了如指掌,带领一家人直奔来仪客栈而去。

    这李饮休息了半,已是扫去大半心中郁,自然精神爽利。更见这犹如异域,又属大唐所辖的开明盛世,中豪气顿生,不住赞道:“当真不愧是大唐气象。”

    “玉川兄所言极是,不过这大唐边州已是这般光景,倘若到了长安都城,又不知是何等恢宏模样。”林十一说话中,烁烁眼神又多了许多向往。只是那长安二字入于李饮耳中,他竟是与林十一相视执手大笑,任他那长安是何等模样,他定当踏遍大唐。

    林十一和李饮两人笑音未落,那来仪客栈门口,竟有一人跟着冷笑两声,自顾自道:“这来仪客栈奈何胡马、吐蕃、甚至远在东边的高句丽人都有,奈何来我大唐城池的人如此之多杂?这长安也好、洛阳也罢,只怕免不得要惹些碧眼胡儿的谗眼,这后祸患怕是不远矣。”

    这人说完后,却是昂首立于门前,且不管林十一一家及门口众人眼中鄙夷之色。岂不知大唐乃开明之邦,无论吐蕃、突厥抑或是高句丽人,都来者是客。而这客栈“来仪”二字正是取有凤来仪、广纳百川之意。林客一家似有隐衷,并不搭话,只招呼家人安置货物及车马不提。

    只那林十一其母乃是西域人氏,听此人之语,自然甚是恼怒,并不随一家进得客栈。但见此人一表人才,而且年纪也比李饮还稍大一两岁,林十一径自上前道:“这位公子口若悬河,仪表非凡。想必定是负江海之学,怀揣凌霄之志。然则出口之词竟是骇人视听,这岂不让天下之人笑我大唐尽出浅薄之徒而贻笑于四邻?”

    那人一见林十一和李饮二人气度装束,倒是微觉一惊。但竟是沉得住气,正襟道:“两位公子气度不凡,只是气度竟不能换取分毫银末以助社稷,那也是无用。而我自顾自的叹我大唐时局,却不知与二位是何干系?”

    李饮也是心有鄙夷之色,却是对林十一道:“浑不知这开明盛世竟也有这般鼠眼短目之徒在此大言不惭,当真让人开了眼界。”

    林十一心中有气,也是道:“李兄说的极是,想这鄯州左之西域、南之吐蕃,如无大唐教化,则茫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想我太宗皇帝平突厥、破高丽,并铁勒,席卷沙漠,以为州县,夷狄远服,声教益广,立下不世之功。大唐德义恩威所加之处,远夷朝贡来服,天下十数道得以畅通无阻,四境皆臣服于我大唐。奈何有人却在此处忿忿不平,以不惭大言诋毁我大唐开疆国策,且不知是何等居心?”

    林十一此番宏论一出,李饮暗自惊讶不已。想这林十一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对大唐时势却是洞若观火。更兼此子一番侠义人品,这有唐一代,竟未听说过林十一此人,然而此人究竟是谁?

    李饮沉吟间,那人脸上早已去了不少傲色,竟是谦逊着过来笑道:“这位公子高论,确是洞悉了朝廷之策,然而……”此人说到此处,却是转口道:“二位公子如若不弃,可否上楼把酒话盏岂不快哉!”

    林十一和李饮二人对视一眼,见此人竟不辩解,反而谦逊起来,虽不知是何意,但林十一却觉有些不好意思。李饮亦想探探此人底细,只因大唐杰出之人灿若繁星,而自己若要在开元之世成就一番业绩,少不得要多结交些仕子,而此人定是不俗,况且与自己年纪相若,于是道:“公子不必介怀,我这林十一老弟也是爽快之人,我前凉州落难之时,正是承蒙这十一老弟相救。在下李饮,定州人氏,因落难以致家破人亡,流落异乡。”李饮老家确属定州,是以随口而出,只是说道此处,感于生世,心里一酸。但李饮究竟是拗强之人,自小到大皆是逆境而生,却是敛起幽栖之心,正色道:“今我三人定当开怀畅饮一番,方不辜负此等冰天雪城暖当空之胜境。”

    林十一有感二人心怀,笑道:“惭愧得很,我林十一嗜酒如命,一听着这酒,话就哆嗦了。兄台请!”

    三人进了客栈后,径直上了楼去,但见窗外鄯州城不愧是西陲重镇,店铺林立甚是繁华,更有许多胡人在此生意,正是大唐与西域各民族的交汇之所。正值此时,月妹上得楼来,见刚才门口大言之人,却是与哥哥和李公子在一起坐着,老大不乐意的嘟起小嘴,没好气道:“哥,我们的饭席在客栈三楼丙字雅间,父亲让我叫你和李公子过去吃饭。不过你们三人看样子要在这里开饭局,那我还回去禀报父亲就是。”

    林十一知这妹子甚是难缠,陪笑道:“好妹子,别给爹说我喝酒来着,改明儿哥给你买好东西,啊!”

    月妹却是故意不理林十一,反倒是调皮的对李饮笑道:“看在李公子的份上,我就不给爹说了。不过你要是喝的烂醉如泥,那也原本不要我来多嘴的!”月妹说完,却是盈盈出了二楼三人的雅间。

    月妹一走,林十一只摇头苦笑,只让店小二好酒好菜上来,却是让自小家贫的李饮和那位公子看得眼馋。而那人粗布长衫亦知家境也不宽裕,但见李饮与林十一二人如此豪气,亦笑道:“在下王昌龄,言语冒犯之处还请两位公子见谅!”

    此话一出,林十一倒是无意,李饮却是大惊道:“兄台莫不是王少伯,京兆人氏?”

    王昌龄见李饮只十六七岁,比自己怕还小上一两岁,竟然知道自己字号,惊讶道:“不才却是王少伯,但在下并非京兆人,我家世居太原!不知老弟如何得知?”

    李饮大惊,这王昌龄家境贫寒,开元年间进士及第。史载王昌龄为京兆即西京长安人。大概是因他“故园今在霸陵西”之句的缘故。李饮却不知唐代许多山西诗人因为洛阳、长安人才和诗才云集,且多游洛阳、长安,甚至常年居于京城。兴许如此被说成京兆人的缘故,看来这王昌龄确为太原人,但不知他此时流落此地是何道理。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