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流放千载 第二回 漫雪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芹菜下酒 书名:高唐梦
    在一旁的林十一见李饮俊朗的神色中忽喜忽悲忽恼,却不知道为何,只道是此人病后刚愈,神思略自浑浊。但此人一句‘天王二月行时令,白银作雪漫天涯。’自己竟然不知所出,难道是此人自己所作?念及此处,林十一朗声赞道:“好个‘白银作雪漫天涯’,兄台诗才绝非等闲,小弟佩服佩服!”

    李饮略作沉思后,转向林十一,竟然是目光如炬。恰似平一道天光摄入眼帘。朗声道:“十一弟可知玉川子此人?”

    林十一本来见李饮眼中尽是多郁之色,只道是沉郁隐晦之人,但转眼间却是目光如炬朗若繁星。心里一亮,竟是如遇知己一般眼神也是炽烈的迎上,恰似两颗璀璨之星交汇于此古道之上,竟是朗声笑道:“哈哈哈,原来兄台号玉川子,在下虽从未听闻,但‘雪漫天涯’一句却已让在下佩叹不已,以兄之才,他定当名重大唐!”

    李饮没曾想到自己随口拈来唐仝的诗句,竟然生出此等天大误会,只是那唐仝作此诗时哪有林十一说的这般致,乃是一家老小无衣无粮、其妻怀中饥婴待哺之时,待赊酒驱寒,却连酒店亦是不肯赊欠分毫,处境何等凄惨。李饮念及此处,感于世,暗自嗟叹不已,只觉自己与那唐仝处境竟是息息相存一般,本是一无所有之时,但见“雪漫天涯”的胜境,犹如白银一般的色彩映照心底,却不能做成半两铜钱。

    而眼前如此形,看来那林十一并不曾听过唐仝,说明自己穿越而来还在唐仝出世之前。此事虽说匪夷所思,但既然自己能在一千多年后因考上重点高中而被村里人以天才相称,看来这天才终究只落得个天妒英才的下场,转眼间被流放千年。既然命运待己如此之‘厚’那这大唐必将多一狂人,虽说千年之后的那人自少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饱受世人讥凌,即使在学校里,也时常因‘一土气’被纨绔们讥讽。那世道如此看来,倒是并无牵挂,只是苦了为我含辛茹苦的母亲。老天既然如此待我,我且要来斗上一斗,我偏要在大唐风流一朝,看你能奈我何。

    “十一老弟,请问如今是什么年月?”李饮心中已有主意,既然这位老弟说自己是玉川子,那自己就用此名号一用。眼下只要不否认那就是承认了。李饮是个明白人,当然也明白在这混世若要生存,对于一无所有的自己,当然要用些法子的。

    “兄台当真不知?”林十一接着道:“去岁皇上改年号先天为开元,如今自然是开元二年,甲寅二月。适才兄台不是在诗中已明了吗?”

    “哦?多谢贤弟!”林十一的话让李饮心潮澎湃。开元,这是好大喜功的李隆基开辟新纪元的时代。虽说国力强盛,但任用宦官以致祸患也是从自起始,而之后的那个祸国殃民的杨玉环此时还未出生呢。李饮念及此处,不得不感叹命运曼妙。

    此时,林家等人饭已做好,招呼两人过去。林十一只说稍侯,便带李饮在僻静处取出自己的绸衫及纶巾给李饮穿戴上,而自己亦是换下上胡服,着了一件青蓝绸衫及白丝纶巾。待两人携手而出时,家人一见,眼中不流露出惊羡之色。但见林十一虽说要小上李饮一二岁,但两人材却相差无几,只是林十一多了佩剑便多了几分侠气,而头戴纶巾的李饮儒雅之气似乎更胜半分,但就风度却是难分伯仲。

    林十一上前一鞠躬:“十一见过父亲母亲,见过林柳姨、哥姐、哥嫂、姐夫、弟妹。这位兄台号玉川子,诗才极佳,人才更是卓绝!”

    “李饮见过两位大人,见过林柳姨、哥姐、哥嫂、姐夫、弟妹。十一贤弟过誉太盛,在下愧不敢当。”李饮说愧不敢当倒是实话,只是这林十一也太过啰嗦,问安就问了这么长一串称呼。

    林十一朗声道:“不过誉不过誉,岂知这‘天王二月行时令,白银作雪漫天涯。’怎是凡品俗人可作的?”

    林客见李饮与十一同出,早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异之色。再闻此等诗句,已知此子定是不凡之人。只是家有隐衷,当在鄯州时离了此人为好,免得多生事端。念及此处,嘴上只道:“好个‘雪漫天涯’,李饮小弟请坐!”

    林十一拉李饮在月妹和林欢中间席地坐定。月妹难掩欣喜之色,但大人都在,却不好说什么。林十一却是递了碗筷与李饮,道:“李兄,这是我九姐林欢,她与八姐林熏同年,也是十七,只小两月。”

    李饮却从二人容貌上已知这八姐林熏定是出自啊提氏,而九姐林欢定是林柳氏所生。又见这林欢虽也佩剑,但粉脸微红,云雨怯,知道此女内向,只微一颔首道:“见过九姐!”

    林欢只细声道:“欢儿见过李公子。”

    林十一正要再介绍家人,林熏俏脸上早含怒色:“十一弟不嫌啰嗦,这一大家子你一个个引荐,得到何年何月?你姐我可是饿了,烦请你改天再介绍可好?”

    李饮知道此女是八姐林熏,虽是医术不凡,但子偏急,忙道:“八姐说得极是!”

    林十一却是对八姐伸伸舌头,结果又被瞪了一眼,只落得月妹偷笑一回。待众人席地坐定,李饮尚自略感世事恍惚,但肚中早已饥肠辘辘。然在千年前的破庙野炊一回,但觉饭菜大香胃口极盛,但吃了一碗后却不好意思再打饭,只推说已是饱了。结果被八姐林熏骂道:“你昨天吃了我的药本该食大盛才对,莫非你嫌弃我的药力无用,只吃这么点儿不成?哦,对了,你是客气了吧,真不害臊,你真客气的话最好把刚才吃的也吐出来得了。”

    “不不不,八姐说哪里话,多谢八姐神药不仅救了小弟的命;还让在下不得不多消耗些饭菜,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李饮半开玩笑着说道。而月妹偷笑着帮李饮盛饭去了。

    “熏儿,你怎对客人如此说话?”只听中年妇人脸含微责,而父亲脸上也有一丝不悦。那中年妇人啊提氏原是林客正妻,西域人。虽已是不惑之年,但深蓝色的眼睛之下,分明五官却是难掩年轻时的妖娆俊美。这林熏面容俊美之色胜过其母,只是眼睛遗传了其父的黑眸,虽是急之人,却是难掩一风流俏丽。而九姐林欢出自林客之妾林柳氏,这林柳氏原是蜀人,虽说快到四十,但风韵之色堪比江南美妇,且静雅之气竟是有三分超凡五分华贵。

    且说林熏被母亲啊提氏训斥一回,只闷声吃饭,那啊提氏接着对李饮道:“李公子不必介怀,熏儿天如此,并无恶意!”

    李饮当然明白就里,只说:“谢夫人关心!”接着又转向林熏:“谢八姐教导。”

    李饮但觉此饭味色极佳,又厚着脸皮吃了两碗。是时,亦看出此一家人即使在途中依然长幼有序家教甚笃。而菜色以及众人言语谈吐皆非一般,暗自惊讶。

    饭后二十多人即收拾上路,仍是如昨下午一般李饮同林十一和八姐林熏、九姐林欢、月妹、和十三弟林晖六人同车。本来轮到林十一御马,可八姐林熏抢着去,这正合林十一要与李饮畅聊之意,正是求之不得。奈何李饮似梦似幻之感挥之不去,不久便又沉沉睡去,林十一只道李饮病后疲惫,只好独自看书不提。

重要声明:小说《高唐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