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章 当铺

    第2天早上方羽就顶着又红又黑的熊猫眼坐在饭桌前,当葛妮丝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是摇摇头,完全无视安德烈亚那种得意的神

    一整天方羽就好象失去了魂一样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送货时甚至把还没缝好衣服送给玛利亚大婶,葛妮丝看着十分着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她接近方羽时,方羽都会避开她。

    “哈哈,马后炮,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今天终于把你这小子给干翻了,再来再来趁状态好要多赢几局,快摆棋,方羽?方羽你怎么没反映?”洛特大叔使劲得摇着方羽的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大叔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成为贵族?”方羽问出了困扰了自己一天的问题。

    “贵族啊,平民要成为贵族有2种办法,一是军功,你现在去投军杀敌等爬到了军团参谋的位子时国王就会册封你为贵族,不过以你这种小板别人收不收还是个问题,第二种办法就是去马卡罗纳学院,过几天就是学院招生的子,可是光报名费就要20个金币,能不能成功还是另一回事,有这点钱你还不如和葛妮丝一起好好过子。”(大陆的货币是:1紫晶币=100金币=1000银币=10000铜币,方羽和葛妮丝2人一个月的花费也就1个金币)

    哎方羽深的叹了一口气,如果生活能永远维持现状他又何必想着成为贵族呢,不管是地球还是亚美尼亚人生都是充满了无奈。

    思绪彻底被打混乱了,也没心再继续下象棋,方羽就告别了洛特大叔,走回小屋发现里面黑漆漆,葛妮丝大概已经睡着了,点亮油灯发现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纸条和一个盒子,纸条是葛妮丝写的:羽,冬天快到了盒子里面是我为你准备的神秘礼物,一定要等没人的时候在打开哦,不然我会脸红的。PS:无忧无虑、满脸坏笑的羽是最可得^-^

    打开盒子一块蓝色的围巾被整整齐齐叠放在里面,难怪前几天老是看见葛妮丝偷偷摸摸在织东西,原来是为方羽准备冬天的保暖用品。

    小心翼翼的把围巾围在了脖子上,一股暖暖的感觉直入心扉:葛妮丝为了能堂堂正正站在你边,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考上马卡罗纳学院。

    “早上好,美丽的小姐,你打扮的如此美丽难道是想勾走我的灵魂吗?”

    “油嘴滑舌。”方羽恢复到了原状葛妮丝也显的十分开心。

    20个金币这是方羽现在必须要解决的难题,除了犯罪好象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几天之内搞到这笔巨资,不过这点小事如果能难倒他的话也就不用在这里混了。

    亚美尼亚大陆作为一个奇幻世界科学技术是非常落后,魔法水晶是这个世界的原动力,像齿轮这种东西方羽来了以后就没有听说过,在问清楚当铺的具体位子之后拿上穿越时一起带来的手表就出发了。

    略显破旧的匾额上刻“剥皮商会”四个字,看这名字方羽就觉得是黑店,不过据洛特大叔描述这是皮洛区所有商会中最公道、实在的一家,推开半掩着大门走进里面,柜台上面坐着一位留着2撇小胡子的男人。

    “把要当的东西拿出来吧。”声音有点阳怪气,也难怪丝特勒会这样,商会是按照盈利况来实行奖励的,自从被发配到皮洛这种平民区他就对未来失望了:可恶的维基他肯定给总管送大礼了,不然怎么会是他那种人留在总店。

    “请您看看这东西值多少钱?”清脆的声音把他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又是一个偷东西来典当的年轻人”这是丝特勒给方羽的定位。

    “手表,价值3个银币,你是死当还是活当?”

    3个银币?方羽听了这报价差点晕倒敢眼前的胡子老兄把这当成普通手表了,“请您再清楚的看看,这手表可不一般。”

    不一般有什么一般?丝特勒拿着手表把玩了一阵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旁边多出的一个小按钮(其实拉出来以后就是发条,用过这类手表的人应该知道),“3个银币,不当走人。”

    “请您拿出测魔石试试有什么不同。”(测魔石,在一定距离内能感应到魔法波动)麻烦还要应什么测魔石,手表没有魔法波动怎么运行,真是怪人,恩!测魔石竟然没反应,“这,这,这......”丝特勒惊讶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宾果,这块手表奇特之处就是它的动力并不是来自魔法水晶,开个价吧,希望能让我满意。”方羽找了把椅子坐下,翘起了2郎腿。

    丝特勒拿着手表的手都开始颤抖了,这块手表的价值不亚于任何奇珍异宝,有了它自己就有往上爬的机会,总管算哪根葱照样得给爷提鞋子。

    “小店一时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暂时用100紫晶币买下来,等到我发达那天你会得丰厚的回报。”丝特勒双眼冒着红光。

    “好,我相信你,不过你今天没有见过我不是吗?我想这样对双方都有利吧。”方羽也明白手表的价格远远不止100紫晶币,可是亚美尼亚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地方,在实力面前一切法律都是空谈,如果今天他拿着手表去那种所谓的名店,有没有命出来还说不定,这种小店以及像小胡子这样的人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没问题,我也不希望有第3个人知道今天的这件事,为了方面我以后找你,告诉我你的名字。”

    “FallenAngels。”方羽不但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还故意把等到手表停了之后要拧发条这事给隐瞒,凡是做事都要留条后路,老祖宗的教导总是有道理得。

重要声明:小说《卡片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