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我不是她男朋友

    大家好,在下方羽此书的猪脚,要说长相偶不想形容的太清楚,因为怕伤了各位的自尊心,什么?你是女的没关系,那好留下你的手机号码抽个时间见一面,如果想谈恋的话请到我经纪人那里领个号码,按照每星期1个的速度来计算大概1年左右就会轮到你。

    可是圣人都犯错何况是我呢,那是填高考志愿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我竟然心血来潮在“服从分配”后面打上勾,等到入学通知书送到家的时候一看,咦?“网络管理与安全”这是什么专业,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第一志愿招满了,只能被学校发配到了冷门专业。

    当时的想法很傻很天真,“网络管理与安全”也不错等到毕业找个大公司搞搞网络,玩玩电脑也蛮爽的,如果运气好泡到美女董事就可以少奋斗20年,不行口水流下来了,其实最主要的一点还是为了避免再读高3,开玩笑那根本就是纳粹集中营。

    由于坚决贯彻了“不参加学校活动,不干预班级决策,不惹事生非”这“3不”政策,大学生活并不像小说写的那样丰富多采,以至于班级开毕业晚会那天坐在旁边一哥们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你走错了吧,平面设计在隔壁,别想在这混吃混喝。”当时地上没有缝,不然我肯定往下钻。

    俗话说的好“毕业就等于失业”,为了使自己不脱离社会这个大家庭,我也光荣的加入待业青年大军,其实偶也不想啊,现在公司里像网络部招进去的全是某某的亲戚或者谁谁的子女,10几个人里只要有1、2个懂专业技术的就OK了,偶们这种没后台、不送礼的只有靠边站,要研究研究才行,这到好研究了半年也还没个消息。

    无奈之下只能安心的在家里当起了“宅男”,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深深的触动了我的自尊心,那是一个双休的晚上,老爸说要带我去个地方,由于从小受到极其严厉管教哪敢拒绝他的邀请,于是乎跟着他来到了咖啡厅。这一来我就发现事不对劲,坏了,原来是相亲,而且相亲的对象还是位姐姐级的人物,一顿饭吃的我是郁闷不已。

    回家之后我向老爸抱怨,自己还年轻不着急结婚,现在流行晚婚晚育我们也不能搞特殊,可是老爸却语重心长的说“羽儿啊,你爸这辈子靠你是没希望了,你早点结婚给爸生个孙子,我活着才有盼头。”

    打击,无的打击,为了重新找回自信,第二天我就在网吧找了网管这份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这只是我打造“亿万富翁”计划的第一步。当网管期间经过网友的推荐,看“游戏王”这部动画,并开始沉迷其中,收集卡片成了最大的好,整天把卡片带在边,有空就找志同道合之人切磋一盘,每个月1000块工资有1/3花在里面,这不电玩老板打电话过来说又到了一批新货,其中还有“魔导师之力”这张蕾丝卡,让我快点过去,晚到了被人买走可不管。

    面对这种巨大的惑,只好停下手上的活请了个假,向着电玩店飞奔而去,可是跑到小桥上的时候却发现N多人站在那里把路都堵死了,听旁边几位大妈描述据说是某个为而献的女士跳河了。

    跳河就跳河,你们一大群人围在这里干什么,也不见有人下去救,这种闹有那么好看吗?瞧了一下手表,发现现在离通话结束已经过了10分钟,没办法只有硬挤了,“让让啊,各位乡亲父老,人命关天(被别人抢先一步买走蕾丝卡不就是要了我的老命)。”

    可是其他人却不是这么理解的“那女的男朋友来了,肯定是他外面搞外遇否则女的怎么会跳河”听着这些不着实际的议论以及男人敬佩、女人鄙视混杂交错的目光,我也懒的去辩解只是继续用“长征”精神向前行进。喂,朋友什么叫君子动口不动手知道吗,既然知道你们还把我往河里挤,大冬天的要救人自己救,那女的和我没关系,我可不想当英雄。

    “咚”难道他们不知道我是地地道道的旱鸭子,“这男的还算有点良心,知道跳下去救女朋友”听了这我也只能在心理骂一句“我kao”,因为河水已经灌进喉咙,刺骨的寒冷使我的四肢都麻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往下沉。

    爸爸妈妈对不起,儿子连你们只要个孙子那么简单的要求都不能做到,哎惭愧啊。

    还有可卡片们,不能再带着你们通杀4方了。

    最后鄙视那些管闲事的人,是他们毁了一位将来要统治中国网络的人才,使中国经济倒退了百年之久。

    “最新报道中午12时左右,1位年轻女子跳河自杀,其男朋友不顾生命危险下河营救,没有忍受住寒冷的考验导致自己也深陷河底,现在水警正在全力打捞2人的尸体。8181白金眼将会为您带来此事的后续报道,欢迎大家收看下期节目。”

    某公寓的电视机前2位中年男女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以前写的很多书友都说是快餐,节发展的太快,对话太多,总结出来就是2个字“垃圾”,我也是这样觉得,所以决定提笔重先,不管怎么样太监的这类事我是不会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卡片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