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对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薛刃 书名:星海英雄录
    自从海佳丝去参加那科技进步年会后,江海一下子自由了很多,不光天天和阿什蓝他们“混”在一起,连去飞行模拟室练习的时间也多了。这天和海佳丝通讯后得知这年会即将结束,算来他们也该往回走了,便赶紧重拾起课本又拉了那德林.契诃夫来,打算给自己来一顿恶补。玩的多了,学业不免有些荒废,这些天德林.契诃夫时常提醒他,江海自己心里也明白,可总想着反正离海佳丝回来还有段时间,先放松放松,过些子再补习也来得及。那知道时间会过的这么快,转眼间她就要回来了,这时江海才急了起来。

    “不要和你师傅说我这些天去干吗了,一说她肯定生气,你也不想看见我们俩吵架是吧。而且你师傅走之前让你看着我,嘿嘿,德林你也是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明白了……”德林.契诃夫有些无奈,那海佳丝出行前叮嘱自己让他监督好江海学习,可自己那看得住他。海佳丝回来肯定要测试江海,他成绩要是不理想自己也难免跟着遭殃,所以当那江海主动来找自己补习时,真是让他喜出望外。

    不到一个小时,江海的通讯器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阿什蓝。

    “下来快下来。”阿什蓝急着说道。

    “什么事?在忙呢。”

    “下来再说。真有急事,求您爷帮忙咧。”

    江海只得放下课本走了下去,那德林.契诃夫看着只能叹气摇头。

    到了楼下发现不光只阿什蓝一人,还有七八个搏击部的成员,那薛中平也在其中。

    “刚好九个人,来来来,一人拿一朵。”说着阿什蓝拿出一束花来,分开来一人一朵。

    江海一看是玫瑰花,问道:“这干吗?”

    阿什蓝说:“不是给你们的。爷们都给我拿稳了,可别辣手摧花给我弄坏了。”

    “我没功夫陪你玩,你要不说干嘛去我可走了。”江海说着便要走。

    “爷您帮帮忙,费不了您多少时间的,走走走。”说着阿什蓝连拉带扯的拉着他往前走去。

    江海转头问薛中平:“他又玩什么花样呢?”

    薛中平摇了摇头。

    江海又问其他人,那搏击部副将金铁说:“你老省点力气吧,大伙儿跟你一样都被闷在葫芦里呢。”

    说着几人来到学院大剧院旁的一附属楼下,那阿什蓝说道:“进去后不能再发出声音了哦。还有,这事我知你们知,谁也不许声张出去,不然我踢他出搏击部。”做了个声的手势后便带着他们走进了一小偏门。

    众人心里犯嘀咕,那金铁嚷嚷道:“娘的,这不是那帮娘娘腔的地盘吗,老大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带我们来这儿干吗?”他说的娘娘腔是指学院的声乐部。

    搏击部的人素来看不惯那些在声乐部里玩乐器练嗓子的男学员,觉得这些玩意儿太娘,不是军爷们该玩的东西。而声乐部的人也不满被这些“四肢发达,脑袋装屎”的人说三道四,为此两部门还在学院的公共频道上打过场激烈的口水战,后来还是学生会出面来调停的。

    阿什蓝上去踹了金铁一脚,重新比划了下声的手势,又领着他们横穿过条过道,来到一房门前轻声推门而入。江海发现他们进的是个剧院,里面黑咕隆咚的连路都看不清楚,只前方大舞台上有灯光。那大舞台上这时有一男一女两名学员在一起弹钢琴,旁边还站了个中年女子。阿什蓝摸着黑带着他们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江海发现最前面的两排已经坐满了人,都认真的在听那台上两人弹琴,因此他们这么摸黑进来也没人留意到他们。

    一曲完毕,台下众人鼓掌,那中年女子说道:“很好,比前一次有进步,不过还是要注意力度的控制。现在换下一曲。”接着那二人翻过乐谱又弹起了别的曲子。

    没想到这一曲弹完后那中年女子觉得不满意,指正后又让那两人反复来了两边这才通过,完了又是换曲。

    这下搏击部的队员们开始坐不住了,在冤家地盘上他们不敢发出声响,只能用通讯器在局部频道上(只有他们几人能看见)发牢质问阿什蓝。阿什蓝说让他们稳住,好戏马上就要上演。

    江海听得脑袋发胀,见那薛中平起要走,便留下条消息说:“这玩意儿太高雅消受不起,有事先走一步了。”

    江海刚要走,没想到这时琴声停了下来,听那中年女子说:“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吧。”

    那阿什蓝赶紧发消息让他俩回来,那江海和薛中平又无奈着坐了回来。

    台上二人收拾完乐谱便下去了,那中年女子开始对着台下众人聊起弹钢琴的各种技巧来。

    “这死老太婆有完没完啊。”

    “再待下去我真的要自杀了,老大你放了我们吧。”

    “……”

    频道上怨气冲天,不一会儿就走的只剩江海、金铁、阿什蓝他们三人了。金铁不是不想走,无奈他坐在阿什蓝旁边被他按住走不脱。江海也不是不想走,只是他看见了一个人,就在那舞台边的帷幕旁,距离虽远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海伦.凯勒,只见她微笑着看着那中年女子。

    “这凯勒教官居然还会笑。”相处半年多了江海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心里真是又惊又奇。

    那中年女子总算是说完了,散场后台下走的只剩江海他们三人。

    这时那中年女子也看到了海伦.凯勒,惊喜着说道:“我亲的宝贝,你来了呀!”

    海伦.凯勒微笑着过来给了她个拥抱说道:“真是不好意思,现在才过来看您。您还好吗,这两天住的习惯吗。”

    “没关系,我知道你很忙。我好的很呢,你就别担心了。”那中年女子摸着海伦.凯勒的脸心疼的说:“怎么瘦了这么多,别把自己弄的太辛苦了。”

    海伦.凯勒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又漂亮了很多哦,真是迷死人了,肯定有很多人追求吧。”那中年女子笑着说道。

    “姑妈您又取笑我了”海伦.凯勒有点不好意思,问道:“您下午就走吗?怎么这么急。”

    中年女子说道:“是的,唉,劳碌命。不过我也是乐在其中,呵呵”

    那边阿什蓝发消息过来“计划改变,闪人了!”

    还没等江海反应过来,阿什蓝和金铁已经跃过座椅往那门口跑去,没想到那金铁忘了椅子后面还有台阶,一下绊倒在地。

    “谁啊?”听到声响那中年女子连拍了两下掌声说:“开灯。”

    话音刚落剧院一下子灯光通明。

    那阿什蓝已经趁黑溜出门外,金铁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灯亮起时只看到了他背影。

    江海慢了半拍,当那中年妇女说出“开灯”时,他知道已经来不及跑出去了,条件反的就往前排座椅后躲去。

    那中年女子和海伦.凯勒面面相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中年女子看了看没其他人了便又拍了拍手说:“锁门”。

    江海知道剧院里的设备都是声控的,不是那中年女子别人是开不了的,或者有剧院的出入码才能开这锁,这下自己算是被困在里面了,心里不暗骂阿什蓝和金铁混账。

    那中年女子拉着海伦.凯勒坐在钢琴椅上聊起了家常。江海躲在那里不敢出声,中年女子又把上的扩音器关了,因此听不清他们俩在聊什么。

    这时阿什蓝发来消息问怎么不出来了?江海说门被锁了出不来了,原还指望阿什蓝来帮他,那知道他只回了四个字“见机行事”,真是个混蛋呢。

    就这么干等着,过了会儿忽然听到有走动的声,接着就安静了下来。江海心想是不是他俩走了,探头一望,发现那海伦.凯勒还在,只少了那中年女子。江海赶紧又把头缩了回去。

    等了半天还是不见那海伦.凯勒有走的意思。这时剧院里静的出奇,江海心里奇怪这凯勒教官坐这儿干吗?忍不住又探头去看,发现那海伦.凯勒手抚着钢琴键正发着呆。

    “难道她在等人?还等她姑妈回来?”江海心里嘀咕着。

    “噔”海伦.凯勒按了下琴键,江海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停顿了会儿后,海伦.凯勒开始弹奏起琴来,江海心想:完了又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别等她姑妈回来两人又交流起心得来,那我非得在这儿过夜不可。

    江海叹了口气,干脆一**坐倒在地上,听着海伦.凯勒的琴声不自觉地想起了海佳丝,她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吧。看着手里的玫瑰花忽然想起自己好像很长时间没送她花了,上次送她好像还是前年她生那回。海佳丝知道自己口袋里没几个钱,因此自那次送了之后她就坚决不要江海再送了。时间一长现在连江海自己都想不起送花这事来。

    “呵呵,这次回来就给她个大的,肯定会给她个惊喜”心里想着海佳丝看到花时的景,江海忍不住心里一乐。

    心思又被海伦.凯勒的琴音勾了回来,江海发现海伦的琴声非常柔和,不像先前那一男一女弹的又急又没调,当然他的音乐欣赏水平非常有限。海伦的琴声悠悠,轻扣人的心扉,仿佛在和人倾诉心事似的,江海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着。

    “她好像在想念着谁。”江海从海伦的琴音里听出了点什么,可是海伦的琴音又开始飘忽不定起来,江海想听明白她在说什么,却怎么也抓不到,反而自己的心像被掏空一般,空洞洞的,这时感觉自己什么都忘了似的,什么都可以不去想了……

    等江海回过神来发现剧院里已经一片漆黑,那海伦.凯勒早已不在。江海赶紧起去推后门发现还是锁着,走到前门一试发现开着,心中一喜,推门探头一望,前面是个走廊对面便是出口了。到了外面一看天色已近黄昏,来时才下午两点左右,没想到这时间过的这么快。江海深吸了口气,脑中还在回着海伦.凯勒的琴声,久久的挥之不去。

    四天后海佳丝他们终于回来了,学院方面像对待英雄凯旋一样高规格的迎接他们回来。飞船还没到,几乎整个学院的教职员和学员们都已经等在停机坪来迎接他们了。江海到了现场就后悔了,自己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就像个傻子,周围的人免不了多看他几眼,这让他很不好意思,便脱下了外把花遮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架豪华的客船在两架标有曼哈顿军事学院护卫队标志的战机护卫下飞抵学院的停机坪,门开处顿时彩球升空,礼炮礼花齐放,众人欢呼鼓掌。那参加科技进步年会的二十几人前后而出,江海一眼就发现了海佳丝,那海佳丝也在找他。两人分别了有一个多月彼此间还是十分想念的,虽然海佳丝的到来意味着江海自由的结束,可是这自由的失去换来的却是漂亮又体贴的女朋友,怎么说都是非常值的。虽然有时嫌她烦、嫌她啰嗦,可海佳丝真的是对自己很好很好,三年下来感越见深厚,可以说现在自己根本就不能失去她了。

    “大圣你发什么呆呢,还不上去献花!”洛奇对着江海说道。

    “人这么多,还是等会儿吧。”江海有些不好意思。

    “傻瓜,人多才好呢,这场景,多他娘有爆炸效果!”洛奇又问蒂姆:“队长你说是不是?”

    蒂姆“嗯”了一声说:“平时觉得你废话多,不过今天这话我完全赞同。”

    一旁的洛克和德林.契诃夫也一起嚷嚷:“我也赞同!”

    “队长都发话了你还愣着干吗,上了!兄弟们支持你!”洛奇一把将江海推了上去。

    江海只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海佳丝他们已经走到了停机坪边的演讲台,江海捧着花跟了上去,这时格朗特.夏院长拿着演讲稿也要上那演讲台,两人一前一后在台阶处碰到不觉都愣了一下。

    台下众人看到都笑成一片。

    “这家伙是谁啊?怎么和院长抢起风头来了。”

    “估计疯了吧,急成这样这花是要送给谁呢。”

    “这家伙不就是上次和那美女教官打赌后来玩翻滚的那位吗,好像是四年级的。”

    “……”

    格朗特.夏院长看着江海手里的玫瑰花笑着说:“年轻人你先来一步,上去吧。”

    江海额头直冒冷汗,看院长这阵势肯定是要上台去演讲的,自己冒冒失失的跑了上来,这下可闯祸了,赶紧跑了下来边道歉着:“不不不!院长您先上去。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没想到格朗特.夏拉住了他说:“没事,你先上去。曼哈顿军事学院出来的不怯这种场!”

    江海看着格朗特.夏不明白这头发花白的老院长是什么意思,格朗特.夏对他点了点头说道:“快去吧,我还有一堆废话要等着说,你要是让我先上去就怕你等得花都要谢了,哈哈。”

    江海差点被他逗笑,这么一来反而放松了下来,便放开了胆子跑上了那演讲台。

    那边海佳丝早已迎了上来,笑颜如花得接过江海的玫瑰花忙说道:“傻子,还不快把院长扶上来。”

    江海这才醒悟,两人一起去扶那格朗特.夏。

    格朗特.夏忙说:“不用不用,这台阶我还上的来。”又转头轻声问海佳丝:“这位就是你那——”

    海佳丝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含笑着点了点头,格朗特.夏笑道:“听你父亲提起过,不错不错。”

    底下众人纷纷鼓掌叫好,也不知道是在欢迎格朗特.夏院长还是在为江海这精彩一幕而鼓掌。

    格朗特.夏来到台中央开始发表演讲,江海想下去,却被海佳丝拉到了自己旁。

    “想我了吗?”海佳丝捧着玫瑰花笑得比花还灿烂。

    “当然想,天天想呢。”

    “算你还有点良心,这些子是不是玩疯了?”

    “哪有——快听院长讲话吧。”江海故意扯开话题。

    “怎么想到送我花了,谁给你出的主意呀?”

    “这可是我自己想到的。”

    “,鬼才信你。”

    “女孩子家怎么也的,以后不许再说了。”

    海佳丝“哼”了一声,满脸都是幸福的笑意。江海看着她这么高兴心里不暗暗得意,看来这花真是送对了。可说来奇怪,自从他上来送了海佳丝花后老就感觉有双眼睛盯着自己,满是敌意的,盯得他后脊背直发凉。这感觉是不会错的,别看他平时傻呆呆的,可他总能觉察一些别人留意不到的东西。江海四下里看了下却找不到那感觉的来源。

    这边格朗特.夏院长发完言后又有其他的学院领导上来表彰那些在科技进步年会上做出成绩的学员,海佳丝因此得了笔不少的奖金。完了后蒂姆、洛奇他们上来向海佳丝表示祝贺,还要她请客吃饭。海佳丝欣然同意,几人高兴地欢呼雀跃。

    正当他们正高兴着时,旁边忽然有人问:“我能参加你们的聚会吗?”。

    转头看去发现是个年轻男子,见他穿着萨克莱恩的军官服,长得英俊拔又气质不凡。

    江海看这人比他高了半个头,年纪也比自己大了几岁。那男子也扫了自己一眼却让他浑的不舒服,见他又望向了海佳丝。

    海佳丝喜道:“当然可以,欢迎之至。”

    她又对着江海他们说:“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科技进步年会上认识的朋友,也是你们的新同学——张霖”

    “什么,新同学?”

    “请多多关照”张霖看着江海,向他伸出了手。

    两人目光相对时,江海这才发现刚刚在演讲台上那奇怪的感觉是从那里来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星海英雄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