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十九章 孤身涉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房中那恐怖的压力瞬间消退得无影无踪,二人至此才终于起长长出了一口气。

    寒若晶刚要叫珞珞出来,萧湛赶忙阻止道:“等等!”

    寒若晶不不明其意地看着萧湛,后者没有解释,只是径自走到前低声道:“再待片刻,我不叫你不要出来!”

    底的珞珞闻言,心领神会地仍然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

    寒若晶这时才明白萧湛的用意,心中不暗怪自己鲁莽。

    萧湛走到房外四处看了看动静后,回紧紧关上了房门,又再坐下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这才终于确信那可怕的老道已经走远了,他暗舒了口气,轻声道:“珞珞,出来吧!”

    珞珞小小的体慢慢从下爬了出来,不等站稳,她便径自跑向萧湛,一把扑进他怀里道:“哥哥,哥哥,刚才吓死珞珞了!”

    萧湛见她小小年纪,却不得不整天提心吊胆地四处躲避追杀,在遇到他们之前,也不知她到底孤飘零了多久,又受了多少的委屈和苦楚,他不由联想到自己这几的遭遇,推己及人之下,一股强烈的怜惜之瞬间占满了他的心。

    萧湛回搂住珞珞,轻声安抚道:“乖,别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寒若晶看着珞珞对萧湛如此自然的亲昵之举,又见萧湛似乎对此也并不排斥,内心不由五味掺杂,她甩了甩头,不暗叹自己荒谬——以她双十之年的灵魂不但会为了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而脸红心跳,还会对一个才八、九岁大的小娃娃又是嫉妒又是羡慕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她想当然地急将自己自这份所谓的“莫名其妙”里剥离出来,却似乎忘了人的心啊,原本就是个莫名其妙的玩意儿,那有心才会有的感啊——则更是个莫名其妙致极的东西……

    寒若晶就这样思绪万千地静立一旁,一直到珞珞自萧湛怀中起来到她面前牵住了她的手,她才微一怔忪,意识到自己刚才竟闪了半天的神。

    她充满歉意地对珞珞笑了笑道:“对不起,姐姐刚才……”

    珞珞摇头打断她的话,认真说道:“姐姐,不用道歉,哥哥只是把珞珞当作妹妹啊!”

    寒若晶将珞珞这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听了个明白,心里自然清楚她已知道自己内心的微妙纠结,当下不小脸一红道:“珞珞,你不要乱想……”

    珞珞闻言,神秘可地一笑,低声道:“呵呵,姐姐不用说了,珞珞什么都知道!姐姐不说,珞珞自然也不会说的!”

    这下寒若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只得假装嗔怪地瞪了珞珞几眼道:“小鬼头,你一点大知道什么?”后者闻言则笑得更欢畅了。

    她二人这里正说得快活,在一旁好半天没说话的萧湛却突然开口道:“不知为何,我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怕那道士终会去而复返,倘他再来,必定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寒若晶和珞珞闻言俱是一震。

    珞珞一脸无助地望着萧湛:“哥哥……”

    寒若晶却知道萧湛因着先天夺魂之体的缘故对事物有着比常人要敏锐百倍的触觉,既能有此一说,就断然不会是杞人忧天之故,她微一沉吟,语似询问道:“公子,此地怕是不宜久留了!”

    萧湛“嚯”地起,当即立断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三人毫不拖泥带水马上行动。

    哪知就在这时,一个诡异似坟头夜枭般的飘忽之声惨惨自远处响起,瞬息之间便已来到门外——“嘿嘿……臭小子,我早说过,若你胆敢欺瞒老道半句,老道定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丫头,你出来了这些时……想必十分快活吧……”

    声音晦涩暗哑、怪异恐怖,实在令人听之难忘,不是那森狠辣的老道还有谁?

    三人闻声齐齐色变,想不到这可怕之人竟来得如此之快!

    “啊——哥哥……”珞珞吓得脸色发白,一把躲在了萧湛后。

    寒若晶强作镇定地一咬牙道:“大不了就是一死吧!”

    势已容不得萧湛再多想,他下意识集中念力,将体内众魂之力急速运转,众魂得令有如发泄般疯狂咆哮着不断冲撞着他体内各处,转瞬间,他周已被一片妖异的紫芒包裹,那原本清冽无匹的眼眸中也赫然染上了丝丝狠厉!杀气,无边的杀气自萧湛上涌出——刹那间便弥漫了整个屋子。

    珞珞顿时便被萧湛上暴涨的杀气激推开去,她惊骇得大叫:“哥哥——!”

    寒若晶也深被萧湛那强大的灵魂之力影响,几乎不敢直视他双眼,她心里明白萧湛这是要拼命了,当下大急道:“公子——!”

    萧湛充耳不闻,单手握拳蓦地出手,势似雷霆,一拳砸向房顶,“轰——”的一声,伴随着这震耳聋的巨响,一股隐含着紫色的巨大气劲刹那间自他拳上迸出,顿时有如脱缰野马般咆哮着直向上撞去,冲破了这房的顶层,更冲破了楼上房间的顶层,到最后竟整个冲出了客栈,直冲向了那无尽的苍穹……

    “啊——!”

    “救命啊——!”

    “快跑啊——!”

    ……

    一阵阵尖叫声、惊呼声、哭泣声慌乱地响成一片,客栈中人在如此大的动静下终于承受不住地彻底崩溃了,纷纷四处奔逃……

    此番变故说来复杂,其过程却只在瞬息之间。

    萧湛未及多说,一把将旁早已惊呆的二女抓起,闪电般朝着早已破开大洞的房顶拼尽全力扔去,待二人回过神来时,只觉得自己正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硬拖着直向那客栈外的天空冲去,两人至此才明白萧湛已将自己孤留在了险地。

    两人泪如泉涌,狂乱地朝离得越来越远的萧湛悲声疾呼。

    “公子——!”

    “哥哥——!”

    说是迟那时快,突然“砰——!”的一声爆响乍起,房中大门应声坍塌,一个诡异的影瞬间狂风般欺近萧湛,怒喝道:“臭小子!老道在门外不进来原意是想给你们机会留个全尸,想不到你偏偏敬酒不吃吃罚酒,好,既如此,老道我今便教你开开眼界!”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