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十八章 螳臂挡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萧湛能够清楚感觉到怀中小小躯正筛糠般地抖着,耳听得那恐怖的声音已越来越近,他安慰地紧搂了下珞珞,快速在她耳边轻声道:“珞珞别怕,快躲到下去!”

    珞珞自他怀中抬起头,乌黑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矛盾,她望着萧湛迟疑道:“哥哥……”

    萧湛摸了摸她的头,轻声催促道:“珞珞快去,乖!”

    珞珞紧抿着小嘴深深看了萧湛一眼,终于听话的躲进了底。

    萧湛缓缓起走到寒若晶旁,状似不经意问道:“怕么?”

    寒若晶闻言不知该怎样回答他,说怕么——已经有一个珞珞藏到了下,难道自己也要像个孩子似的躲起来让萧湛一个人来面对这未知的恐惧吗?说不怕么——自己那不安的眼神和擂鼓般的心跳连自己都骗不了更何况是萧湛!

    寒若晶沉默不语了,萧湛看了她略显苍白的小脸一眼,洒然走到她前,背对她淡淡道:“站在我后吧!”

    寒若晶闻言呆了一呆,待回过神来芳心上早已留下一抹淡淡的甜……

    这时,所有的动静终于全都消失了,有个人,已赫然无声无息地站在了门外!

    ——那人约莫五旬上下,一灰色的道袍早已旧得泛白,他材有若鹤立鸡群般的高挑,面容瘦削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这样的一张脸上却生着一对鹰鹫般的利眼,此等面貌莫说是在凄清的夜晚,即便是在艳阳高挂的白昼恐怕也要吓得生人勿近。

    随着他毫不客气地大步走进门来,一股强若海啸般的恐怖气劲顷刻间遮天蔽地席卷过整个屋子,萧湛和寒若晶猛然间只觉自己像被一阵阵滔天的巨浪狂猛地卷起又抛下,那种只能随波逐流却丝毫不能反抗的无力感简直折磨人得要命,两人全都如同散了架般,再提不起半分力气,那人的气旋迫得他们几乎挣不开眼,脚下此时哪还站立得住,微挣了几下后,终于不能自控地狼狈跌退开去。

    如此恐怖的气势、如此骇人的力量,怕是连那“恨生城主”亦不承多让吧,纵算遍当世又能有几人呢?寒若晶不心头苦笑,看来,这次真是惹到大麻烦了!

    一念刚过,那人已微敛气劲闪至前,鹰鹫般的利眼目光如炬,一把揪住萧湛厉声道:“小子,老道现在问你话,倘若敢欺瞒半分,老道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声音暗哑晦涩,诡异飘忽,比之从远处传来之时又不知难听可怕了多少倍!

    两人因着他些微的收敛略觉得好了些,萧湛微皱眉头强稳心神,定定看着这恐怖的老道,缓缓道:“你要问什么?”

    那老道一见萧湛反应,不面露微讶,若换了常人一见他这幅样子,根本都不用他出手只怕就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而此时在他刻意放出气劲施压之下这少年却还能勉力支撑、不卑不亢,着实令他有些吃惊。

    老道眼中精光一闪,紧盯萧湛道:“你可曾看见一个八、九岁的小丫头来到此地?”

    寒若晶几乎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全血液凝固的声音,她努力克制住那挡也挡不住的恐惧,内心不暗暗祈求下的珞珞千万不要在此时有任何异动啊!

    萧湛闻言略略“沉思”了一会儿,仍旧不咸不淡地问道:“道长,小子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今我在此地至少见过不下十来个这样大的小丫头,不知您说的究竟是哪一个?”

    老道闻言面带愠色恨恨道:“臭小子,耍花样是么?哼,若不是那丫头并非凡人,能将自气息瞬间隐藏得干干静静,老道怎会让她逃得了这么远?”

    萧湛和寒若晶闻言不奇怪,既然珞珞能将自气息收敛得无影无踪,那这老道又是怎样找到这儿来的呢?

    不容他们多想,老道不耐道:“小子,那丫头长得倒是乖巧伶俐,你若见了,必定难忘!快说到底见没见过?”

    萧湛微微一笑道:“您这么一说,我倒确实见过!”

    在场之人包括下的珞珞闻言,心中都莫不一突,寒若晶更是大惊失色,不明白萧湛怎会突然如此。

    她正待出言掩饰,那老道却早已按耐不住厉声催促道:“快说!”

    萧湛一面暗聚体内众魂之力,一面不慌不忙道:“她已经走了!”

    老道闻言大怒:“臭小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寒若晶见他发怒,那刚因萧湛之话而稍稍放下的心瞬间再次提到了口,她大急道:“道长息怒!我家公子句句属实,怎敢骗您呢?”

    老道见不光眼前少年,就连一个小姑娘在他面前竟也有如此胆色,心中不对二人份有了一丝疑问。

    他耐住子,不动声色道:“小子,我且问你,你何时见的这臭丫头?”

    萧湛缓缓道:“就在道长来这儿之前不到一个时辰,她进我房里偷东西吃被我发现,我见她年纪小小饿得可怜,便让她一同吃饭,谁想她食量竟大得惊人,一个人差不多吃光了所有食物,后来她开口求我收留她,我一想,她这么能吃,就是再可怜我也收留不起啊,所以我没有留下她,只给了她些散碎银子便打法她去了。至于她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不过料想也走得不远,道长此时追去或许还来得及!”

    他这番话真真假假合合理,非知详者难辨其究竟!

    那老道闻言,盯着桌上三副碗筷看了看,眼中神色瞬息万变,半晌,终于不不阳道:“那臭丫头倒果真如你所说,能吃非常!我暂且信你这回!不过,若让老道发现你蒙骗于我,那时定要教你见识见识老道的手段!”

    话虽说完,老道却仍紧盯二人,丝毫未有离去的意思。

    萧湛知他尚未全信,索以进为退,假装豁出去恨恨道:“哼!小爷我此生最恨说话没人信,道长心内既然这般生疑,更处处威胁,何不现在就将小爷整个剁了,看看小爷我皱一下眉不皱?”

    寒若晶闻言大急,连忙说道:“道长,我家公子最是坦之人,绝不会骗您的!”

    老道不声不响,脸上面无表,只在他二人脸上溜目四顾,好半天后,终于放开萧湛起道:“哼!臭小子倒是好胆色!老道去了!”

    言毕,他鹤立鸡群般的影已自房中诡异地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