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十六章 放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寒若晶被一阵阵哭声惊醒,睁眼才发觉自己躺在一张雕花木上,四周是全然陌生的环境,再细看室内摆设布置应是在一家客栈里,而萧湛则不知去向。

    什么人会在客栈里毫无顾忌地大哭呢?她不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微微运力,欣喜地发觉自己先前强冲三魂离体时损耗过度的元魂之力竟已得到极大恢复,但片刻之后她又由喜转忧,因为照这样看,她应不只“睡了”一会儿。

    萧湛为什么要打晕自己,他又去了哪儿呢?十五之期一过,先天夺魂之体的力量便会削弱大半,那强与冷婳相抗、又陡逢巨变的三魂七魄早已不堪重负,若是再遇上灭萧家满门之人……

    寒若晶越想越心惊,再待不住,一把从上爬起来,拉开房门便跑了出去。

    出了门口,才知又是个夜晚,凄迷的夜色透过客栈天井黑沉沉往下洒,直让人心里一阵阵发紧。

    这是一家规模不算小的三层客栈,而自己此时正处二楼走廊之上。奇怪的是,这偌大的客栈从上至下竟然挂满了白幡,栈内所见老老少少不论宾主皆着孝服。

    到处都是压抑的低泣声、痛哭的哀嚎声、悲痛的哭骂声……

    寒若晶正不明所以间,一名店小二打扮的人双眼通红地走了过来。

    “小姑娘,你醒了?”声音极为沙哑难听。

    寒若晶看了看他,问道:“小二哥,出什么事了?”

    店小二闻言,哀声说道:“小姑娘,你睡了三天,还不知道吧?这是在服双重国丧啊!”

    “我睡了三天?”寒若晶不大吃一惊,她顿了顿,继续问道:“你说的这双重国丧是……?”

    店小二哽咽道:“唉,咱们无双王朝的大恩人萧老爷子全家都被人给害死了……皇上知道后急痛攻心,久病的不住,昨天晚上也驾崩了!”

    寒若晶听后,那噩梦般的一夜不由自主地浮现眼前……不可遏制的悲伤再度袭上心头!

    她早知萧家在无双王朝百姓心中的影响力,但却想不到作为一国之君的盛昌帝竟会对萧家的感深厚至此,世人皆道君王无,现在看来却也不尽然,当下心中悲伤之余又不免有些感叹。

    她记挂着萧湛的安危,顾不得再继续想这许多,赶忙接着问道:“小二哥,是谁送我来的,他可曾留下什么话没有?”

    店小二闻言竟自悲伤中呆了一呆,想了想道:“……是,是一位貌如神仙的小爷替您付的帐,还嘱咐我们不得打扰您休息,等你醒了再好生伺候。您等着,小的这就去给您准备饭食!”

    店小二手脚麻利地跑下楼去,寒若晶知道他口中的神仙公子必是萧湛无疑了,她担心得不愿再多想,只是下意识想到萧府去碰碰运气,希望能见到萧湛。

    寒若晶刚走到楼梯口,便见一人淡淡看着她缓缓走上楼来。

    他虽然消瘦了不少但却丝毫无损那天神般的风姿,一雪白的孝服穿在他上更显其拔飘逸,不时有人为他而频频侧目,如此过人的风采,这样出尘的气质,不是萧湛是谁?

    一种微妙而复杂的绪在寒若晶内心纠结,泪水,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再也忍不住决堤而出。

    “等我等到哭了么?”萧湛停在她前淡淡地问。

    寒若晶不说话,只是边流泪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只要自己一眨眼,面前之人便会再度消失一般。

    萧湛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脸,想到这傻丫头先前不计前嫌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心头终于一软,他抬手擦了擦她腮边的眼泪,嘴上仍淡淡道“别哭,我不是回来了吗?”

    寒若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搅得心弦一颤,下意识地退后反手拭泪,转悲为喜道:“公子,你没事就好了!”

    萧湛闻言面容微动,他未及成年便陡逢巨变,所有家人在一夜之间非死即散,原以为从此边不会再有人关心自己,却没想到眼前这丫头竟如此担心他的安危,想到此,萧湛内心不免又对她多了分亲近。

    萧湛容色很快回复如常,他没再说话,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径自去了与寒若晶一墙之隔的房间。

    寒若晶想了想,咬咬唇,也跟了进去。

    萧湛知她进来并无讶色,缓缓点亮油灯,给自己到了杯水,冷冷道:“你的房间,在隔壁!”

    寒若晶强忍羞意,柔声问道:“公子这几天去了哪里,家中……之事,可曾……办妥?”

    萧湛闻言冷冷一笑道:“……办妥?你说得对极了——我一把火将萧府不论人、物烧了个干净,这算不算办得极妥?”

    “啊——!”寒若晶大惊失色下不叫出声来:“公子你,为什么……?”

    萧湛眼中寒光一凛,周杀意瞬间暴涨,厉声打断她道:“为什么?哼,我萧家之物,无分贵,能决定它生存还是毁灭的永远只能是萧家人。同样,我萧家之人,不论生死,要让其安享终老还是死无葬之地亦永远只能由萧家人来决定!”

    寒若晶尚是首次见他如此狠绝的模样,心中不由一突,她生敏慧,当下心念电转,细想萧湛说话的态度和语气,横推竖敲下已渐渐猜到了**分,定是无双朝新君放不下萧家那富可敌国的巨大财富,迫不及待便要将其充入国库,但又对萧家在无双王朝的地位和影响忌惮不已,犹怕自己初登大宝,这样做会激得民怨沸腾,说不得只好给萧家众死者来个死后荫封风光大葬罢了,他又哪知萧家还有活口在世呢?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新帝明知道萧家尚有遗孤,但萧湛势单力薄,最后下场保不齐只剩下两种:其一便是被暗地处决,其二便是坐拥虚衔,任人摆布。一想到此,寒若晶不由为萧湛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心中至此方才真正理解了他那表面看来颇为偏激的做法。

    果然,只听萧湛似冷冷自语道:“新帝以为我萧家的东西就那么好得的么?”

    寒若晶劝慰道:“公子安然回来便好,此时千万不要冒然去找人报仇啊!”

    “呵呵,我从来都不怕死,但现在,却还不是找死的时候!”他闻言转颜轻笑,将这句话说得极其轻柔婉转,仿若人间的低语,而话中之意却狠辣坚决似提首相搏的死士,令听者全莫不毛骨悚然。

    寒若晶心中不免对他又敬又怕,想他一介少年,遭逢巨变下却从未见他将报仇二字挂在嘴上,只是一步一步极为谨慎镇定地见机行事,不急不躁、深思熟虑,永远只做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这样的韧、这样的果敢坚毅、这样隐而不发的深谋远虑,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够做到?

    他从不把话说绝,但一定会把事做绝!这远比那些整将仇恨挂在嘴边喊打喊杀的匹夫之辈可怕上千倍万倍,他就像一只随时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猛兽,会在你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獠牙磨至最锋利,然后等到你最疏于防范的一刻猛然跳出来一口咬断你的喉咙,一击必中,绝无生还可能!

    寒若晶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她明白自这以后无论萧湛再做出什么事,她都只会选择义无反顾地守在他边了。

    既存了此念,她便不再疑惑,关切道:“公子,你那受的伤可好些了?”

    “那天……”萧湛刚要说话,突然惊觉桌上原本摆的那杯水竟然不见了。

    难道这房中还有第三个人?此人竟能在两人眼皮底下拿走杯子,绝非一般寻常人物,他皱了皱眉后心中已有了计较,随即一把打开了房门,接着又看向下对寒若晶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两人齐齐轻来到前,尽量将所有“出口”封死,单留一路,他这么做实在是做了两手准备:若下之人修为高过他们,纵打不过,猝不及防下或许也能吓得其夺门而“逃”,只不过这最后究竟是谁“逃”——此事则尚未见分晓;若下之人修为不及他们,那么对不起,他二人便要来个顺理成章,“开门打狗”!

    都准备好后,萧湛猛然一弯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开前流苏装饰,大喝道:“什么人在此装神弄鬼?快给我滚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