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十五章 永远的伤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每个人在离世前的一刹那,都会有最想说的话和最想见的人,但这样的期盼却并非全都能实现,若实现不了,这期盼便会化作执念残缺不全地深深烙进死者的魂魄中,是谓‘残念’!”

    话未落音,陆听雨手中已凭空多了个通体透明的光球:“主上慈悲,将令尊残念施法自魂魄中剥离,免去他黄泉海割魄受刑之苦!小兄弟乃先天夺魂之体,只需稍聚意念,便可将当中形看个清楚!”

    萧湛全颤抖地自他手中接过光球,睛含泪看着这几乎代表了父亲所有遗愿之物,却迟迟不敢一探其中究竟。

    陆听雨默默看着他摇了摇头,转便要离去,寒若晶见状连忙乖巧地施礼道谢,他微微一笑后终于风一般地离开了。

    寒若晶也不催促萧湛,只是默默站在旁边担忧地看着他,过了半晌,萧湛才终于鼓起全勇气努力想着父亲平的样子,开始慢慢集中意念。

    随着萧湛念力的渐渐增强,那原本躺在他手心的光球缓缓漂浮到半空,渐渐的越变越大,最后终于化作了层层光影,萧子礼那潇洒颀长的形赫然便在那虚幻的光影中。

    “爹……”萧湛一见父亲温暖的影,再也忍不住哽咽地轻唤,寒若晶也陪着他泪流不止。

    光影中的萧子礼神虚弱无比,一看便知已在弥留之际,萧湛内心早已宛如刀绞,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潮水般席卷着他,将他高高抛起,又狠狠砸向地面,痛得他五脏六腑仿佛爆裂,大把大把的鲜血毫不客气地永远撒在了他的心上!

    那“萧子礼”面色忧急,虚弱道:“湛儿快跑……千万……别让他们找到……爷爷和……和你小叔被抓走了……爹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乖儿子……不要……不要想着报仇……除非……你……有了足够的力量……孩子……爹不行了,爹……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你……你娘她……尚在人世……不过……若有一你遇见了她……千万要赶快逃开……你一定要记住有多远……逃多远……绝不可与她相认……切……记……”

    声音越来越小,渐渐地已细不可闻,萧子礼的影也随之慢慢变得模糊,到最后终于完全消失在层层光影中。

    “爹——!”萧湛不甘心地慌忙伸出手想去碰触那光影,谁知尚未触及,就听得“砰——”的一声好似银瓶崩裂,整个光影层竟在瞬间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萧湛呆呆地看着自己徒劳地伸向半空的手,整个人都傻了。

    几声鸡啼远远传来,寒若晶下意识地抬头看天,那空中夜色渐隐,鱼肚初现,原来不知不觉天已放明了。

    她看着此时形同木偶的萧湛,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道:“公子——”

    萧湛闻声仿如大梦初醒,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浑一凛,接着便若疯了般朝旭辰园外冲去。

    “公子——!”寒若晶被他吓了一跳,连忙紧跟了出去。

    天色已亮,旭辰园结界早已消失,萧湛一路冲出前院直达萧府中庭。

    刚入中庭,一股巨大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而眼前的一幕,则成了萧湛心底永远无法治愈的伤痛!

    ——血,已经完全干涸的血、半干着急待凝固的血、尚呈水状还在四处流淌的血……大量的各种形态的血泼洒在中庭的各个角落;尸体,残缺不全的尸体、满目疮痍的尸体、犹在沉睡中的尸体……遍地的尸体不分老幼无关男女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啊——!!!”萧湛睚眦裂,仰天悲呼!

    他疯狂地冲进尸堆,一次次的抱起不同的尸体悲痛绝地呼喊着——“马婶!马婶!你醒醒,你醒醒啊……”“阿禄……阿禄……你起来呀……你起来……”“萧安伯——萧安伯……”“小英……”

    ……

    没有人回答他,入耳的只有他自己的回声和满庭冰冷的风声!

    紧跟而来的寒若晶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早已不忍猝睹,泪水不由自主地自眼眶洒落,她看着前近似崩溃的萧湛,为他担忧难过的心却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萧湛慢慢放下怀中一具幼童的尸体站了起来,然后步伐沉重地一步步走出了中庭,寒若晶始终紧随其后。

    出了中庭一路上所见依然是满目鲜血、遍地尸体,萧湛已悲伤得快不能呼吸,他闭上眼,想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梦,然而梦很快醒了,半点不由他逃避——他在这满地尸体中赫然发现了萧世信和萧世宏。

    “不——!”他至此早已站立不稳,下意识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一把扑到并排躺着的两具尸体上嘶声大哭道:“二爷爷——!四爷爷——!二爷爷——!四爷爷——!不要啊——!你们活过来啊,湛儿在这里……湛儿在这里呀……”

    两人尸体早已冰冷,显然已经气绝多时,萧湛呆呆地趴在尸体上,不言也不语,冰凉的晨风刮过,仲夏的清晨竟冷比寒冬,偶有沾血的残叶随风飘来划过悲伤的脸——划过颊边的是泪,划过心底的是血!

    不知过了多久,萧湛终于跌跌撞撞地起,然后踉踉跄跄地继续往正庭走去,寒若晶也浑无力地跟了过去。

    但刚走到正庭门口,萧湛终于不住一把栽倒在地——此时躺在他眼前地上的人,皮肤黝黑,鼻直口方,不是那常年生活在海上的萧子元是谁?

    萧湛的心已经钝痛得麻木了,他愤怒、他悲伤、他仇恨……但他已嘶喊不出来,只能颤抖着搂过萧子元的脖子,小声呢喃似自言自语道:“大伯…………起来带我走吧……带湛儿去海上吧……”

    寒若晶至此终于痛哭失声:“公子!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把尸体埋葬了,让他们早安息……”

    她话还没说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几乎和萧湛同时发现,就在萧子元尸体不远处的转角还侧卧着一具尸体——正是萧湛之父萧子礼!

    萧湛这时已经忘了自己还活着,他仍然紧搂着萧子元的脖子,眼睛却一眨不眨地望着萧子礼的尸体,就那么呆呆地望着,一动不动。

    夜,去了又来,来了又去。

    寒若晶已陪着萧湛在原地呆坐了一天一夜,这期间她担心萧湛由于过度悲伤而使灵魂受到致命的损害,只好不停地跟他说话希望能稍稍安慰他,但萧湛始终不理不睬。

    寒若晶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后只好说道:“公子你再不回神,我就只好一个人去把这些尸体埋葬了!”说完便起要开始行动。

    一直如同木偶的萧湛这时终于起开口了:“我有教你动手吗?”

    寒若晶闻言,大喜地转过去:“公子!你终于说话……”

    哪知她话还没说完,萧湛已出手如电,一记敲在她劲侧,寒若晶猝不及防下来不及躲闪,头一歪便昏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