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十四章 残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尹落箫天赋奇高,一修为深不可测,怀陈府,惊才绝艳,深得冥府三首之一的少司命帝君器重,受命执掌黄泉海,鬼道尊称其为——“黄泉王”!

    这黄泉王天凉薄,手段毒辣,处事习惯深思熟虑,务求一击必中,令对手绝无翻机会,乃有名的狠绝无之辈!没有人愿意与他作对,鬼道有句话说得是——“宁逢‘阎’、‘帝’、‘殇’,莫见‘秦’、‘绝’、‘王’!前三者自然指的是冥府三大帝君,而后三者说的则是冥府中最让人心惊胆寒的三位人物,这其中的“王”指的便是“黄泉王”尹落箫,足可见此人是何等的狠可怕!

    尹落箫后的一众属下忙对冷婳俯行礼。

    冷婳一见这心狠手辣的黄泉王,不由心头一凛,表面却不动声色,淡淡道:“冷婳为点滴小事耽搁,怎敢劳黄泉王大驾来请?事已解决,这便动吧!”

    说完冷冷扫了寒若晶一眼,也不看那一脸探究的尹落箫,径直带着属下便要离去。

    寒若晶被冷婳这一眼扫的浑一麻,正惶恐间,忽听得脑中一个声音冷冷道:“本座尚有要事,这孩子的命今权且留下,待天明他自会醒来,若他来有扰乱三界之兆,本座定教他永不超生!你本命法宝不可多用,否则等不到回寒家,你势必灰飞烟灭,望好自为之!”其声虽然冷淡,却宛如天籁,正是冷婳以神识之威出言警告寒若晶。

    寒若晶又惊又喜,此时虽然口不敢言,但心知萧湛暂时逃过了一劫,不由暗松了口气,尽管不明冷婳为何会有他将来扰乱三界之说,却万万不敢相问,更不要说再有胆去管小九和萧子礼之事了,遂不想其它,只顾俯恭送。

    就在冷婳一行正待施法离去之时,犹在一旁的尹落箫却丝毫没有紧随其后的意思,他忽然状似不经意地看了呆立的萧湛一眼,转瞬间便法诡异地飘至他前。

    寒若晶尚来不及惊呼,就见冷婳已如风而至,不着痕迹地闪进二人之间,堪堪挡住了萧湛!

    这下可把陆听雨和孟阳二人吓得不轻,赶紧互施眼色不声不响地站至最有利的位置,心中打定主意只待尹落箫一动手,他二人纵拼得一死也要护得主上周全!

    谁知尹落箫定定看着冷婳,忽然高深莫测地一笑,那笑容犹如冰原残阳,徒添颜色,却不见丝毫温暖,在场所见莫不心中一突,连大气都不敢稍出一口,只听得他以极其温柔的语调问道:“城主大人必知此子不妥之处,莫非想保他一命?”

    冷婳容色如常,淡淡看着他道:“不过是个半大的小子,能做得了什么,黄泉王何需在意?”

    “恨生城主可敢保证?”尹落箫问得不着痕迹。

    冷婳缓缓道:“黄泉王莫非信不过本座的话?”

    尹落箫深深看了冷婳一眼,仿佛要把她内外看穿,半晌,他忽而洒然大笑,那笑容潇洒狂放、炫目无比:“哈哈哈哈哈……难得‘恨生城主’有此善心,落箫又何必枉做小人,且放他一马又何妨?只不过——本座向来有仇必报,施恩——则更加望报!他若落箫有事相商,想来城主有心,必不至忘却今之事吧!”

    众人闻言,各怀心事,唯有冷婳仿佛事不关己,淡淡道:“黄泉王放心,冷婳与大人一样有仇必报,有恩——则必还!”

    尹落箫闻言,似乎意有所指地缓缓道:“好,落箫对那天的到来——极为期待!”

    陆、孟二人闻言,直至此时方才真正放下心来。

    冷婳则绪难辨道:“我等迟迟不到,帝君大人久候不至,定然不妥,黄泉王,你我速速启程吧!”

    尹落箫优雅一笑道:“好,城主先请!”

    他话音未落,本应天明才醒的萧湛双眼中却突现血色光芒,灵魂已然受制的他猛然形一动,冷冷道:“等等!把爹还我!”

    众人万料不到他竟如此大胆,冷婳一众更是吃惊不已,想不到他灵魂竟强大到如此地步,居然能以尚未修行之力摆脱“恨生城主”的元神控制。

    尹落箫见状邪恶一笑,当下便要出手,萧湛也正逐渐完全脱离控制,亟待爆发!

    正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说是迟那时快,一个影闪电般冲了出来,施出全的力量猛地一拳将萧湛打倒在地,继而运力扑其上,死死将他压住不得动弹。

    原来却是寒若晶搏命抢出,阻止了萧湛那实与自杀无异的疯狂行为。

    尚未完全恢复的萧湛挣不脱寒若晶全力的压制,暴怒道:“臭丫头,滚开!”

    寒若晶毫不放松道:“可以!除非我死!”

    萧湛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寒若晶不说话,只是瞪着一双大眼毫不畏惧地狠狠盯着他,萧湛也恶狠狠地看着她,他眼中血色聚拢又退,半晌,终于知道自己魂魄受创严重,此时拿她根本毫无办法,索不再理她!

    尹落箫眼中厉芒一闪,寒若晶惊觉后惶急说道:“落箫大人勿怪,我家公子并非有意冲撞,还望大人您见谅!”

    尹落箫刚要说话,却听冷婳道:“黄泉王不要忘了刚才所言,由他们去吧,我们也该走了!”

    尹落箫神色复杂地看了地上的萧湛和寒若晶一眼,终于转对冷婳道:“罢了!我们走吧!”

    冷婳对陆听雨打了个眼色,后者顿时心中了悟的微点了下头。

    一片光影在这凄凉的夜色中一闪而过,眨眼间,鬼道众人已自院中消失不见——只除了在冷婳授意下故意落在众人之后的陆听雨!

    此时危机过去,寒若晶这才意识到自己全竟然毫无保留地压在萧湛上,她虽然外表不足十二,但灵魂到底已达双十之年,哪能不晓男女之防,再说萧湛此时虽然仅有十四岁,但终究是男儿之,况且他形出众,风采过人,又岂是普通少年可比?

    一念及此,寒若晶慌忙羞急地自萧湛上起,红着脸站到了一旁。

    萧湛只觉上压力骤消,遂站了起来,他看了寒若晶一眼,心知她是为了救自己才出手阻拦,是以虽心中又气又恨却也不好真正对她怎样,只得冷冷道:“怎么不压了?”

    寒若晶闻言,小脸更红了,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萧湛不再理她,转看着留下来的陆听雨道:“说吧,你还有何事,要怎样你们才能放过我爹?”

    陆听雨摇了摇头道:“你父亲阳寿已尽,是绝不可能再还阳的,这世间之事本就有生有死,有容有枯,你看开些吧!”

    萧湛闻言,虽然早有准备,但内心仍犹被巨大的车轮碾过,瞬间变得支离破碎,他不悲怒交加对陆听雨大吼道:“你骗人,这生死之事不是你们鬼道说了算吗?”

    陆听雨缓缓道:“这世间一饮一啄皆属天定,没有人可以改变,即使鬼道索魂,也只是按照生死簿上各人的因果行事罢了,又岂能妄改生死、颠倒阳?”

    萧湛闻言心如死灰,泪似雨下,他其实早知以自己现在的力量,父亲定然还阳无望,之所以还苦苦与鬼道诸人抗争,这是基于父子人伦的天和他骨子里的血

    寒若晶见萧湛伤心若此,心里也忍不住替他难过,遂抛开适才的尴尬,安慰地站到了他旁。

    陆听雨见萧湛如此伤心,安慰道:“小兄弟,别难过了,虽然你父亲已无法还阳,但陆某奉了我家主上之命,将令尊死前残念送来,你一看便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萧湛闻言,强忍悲痛颤声问道:“我爹的残念——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