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四章 夺魂(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萧湛对若晶的呼喊置若罔闻,眼中紫光更盛,眼见对方直袭自己面门,索顺势后倒,侧一脚踢向她足踝,若晶只得强收来势,缩腿腾跃起,险险避过这足可裂筋断骨的一脚,谁曾想这一脚竟是虚招,萧湛在她腾的同时募地一把抓起小九,大鸟般飞而去。

    若晶脸色大变,一提足踝,如雁过水面,飘然追去。

    萧湛材本就较同龄之人更为高大拔,而小九则比其同年更显瘦弱,此时他单手抓着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小九飞跃疾奔,竟如拖着垛稻草般轻松,眼见后若晶追至,他不慌不忙转头对她邪笑道:“别急,下一个才轮到你!”

    若晶倒吸一口凉气,用力摆摆头,想尽力忽略掉心底的恐惧,她明白这是因为萧湛先天夺魂之体太强,对自己修炼不够的灵魂产生了压迫的缘故,即便如此,她却丝毫不敢放慢速度,牢牢紧跟其后,但不管她怎么拼尽全力,萧湛始终在自己前一步之遥。

    这咫尺天涯般的一步距离竟成了小九无法跨越的生死障碍。

    两人你追我跑,不知不觉已到了旭辰园前院,出了前院门口便是整个萧府的中庭了。

    萧湛突然停下来缓缓转头对着若晶,唇边浮起一抹天真而单纯的笑容:“你累了吗,我把他还给你好吗?”那笑容就像高山上的清泉拂过沙漠旅人干裂的嘴唇,又像清晨草间上的露珠滑进松软的土壤里,是那么动人,那么美好——更重要的是那么真诚,真诚到让人不忍对他产生丝毫怀疑!若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她一直高度防御的心终于在这样的笑容下有了一丝松懈,那始终对抗着的灵魂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萧湛双目紫芒猛然暴涨,他单手成爪,快似疾风,直向若晶天灵抓去。

    若晶在大意间着了萧湛的道,灵魂被他所制,此时虽明知萧湛这一击绝不会手下留体却如同着了魔般丝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袭向自己命门。

    自她从小开始炼魂起,从未像现在这般深刻体会过自己的魂魄不受控制强烈叫嚣着似要炸开颅顶而去的恐怖感觉。

    与小九的七魄先冲体不同,若晶此刻却明显感到自己的三魂一马当先顶得自己气血狂翻。

    天下生灵皆有三魂七魄,它们在生灵体内各司其职各有归所,三魂大而重,七魄小而轻,普通人都是七魄在上三魂在下,但像若晶这种炼魂之人则正好相反——三魂在上七魄在下。

    本来在最开始,炼魂之人的魂魄也是七魄在上三魂在下的,那时炼魂的唯一法门十分简陋也十分危险。

    它是以三魂中的其中一魂为魂基,其余两魂分别为魂翼和魂辅,魂翼专司三魂与七魄之间的传导,吸收七魄的精华后输送给魂基,而魂辅则负责为魂基护法——即成为魂基抵挡一切杂质和攻击的屏障。

    这样修炼的后果是进度很快,但不时有炼魂者因为七魄损耗过度虚弱而亡,更多的人则因为自魂基过分壮大,到最后吞噬了魂翼和魂辅导致灵魂爆裂而死,即便有少数几个运气奇佳者略有小成,但因为无论如何都不敢再继续壮大魂基而始终在修为上停滞不前。

    那段子是整个炼魂界最痛苦的子,也是最耻辱的子,由于修真界一直不认同炼魂界的修炼之法,便始终认定其非我族类,不时有炼魂者被修真者杀害,炼魂界处于弱势不敢反抗,佛宗又永远高高在上保持中立,最后导致了修真界更加的肆无忌惮,终于在某一天整个修真界对炼魂界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血洗……

    在那之后,侥幸存活下来的炼魂者隐姓埋名,过着颠沛流离、担惊受怕的生活,但炼魂者始终是炼魂者,他们的灵魂终究比常人更强大也更坚韧,即使是在这样的困境下,他们仍然坚持着对炼魂法门的参悟和改进,并一代一代的将它传了下去……

    直到血洗炼魂界过去了几万年,久得连修真界都快忘了这世间原本还有个炼魂界的时候,一直隐姓埋名的炼魂者家族中出了个不世奇才——云破

    他在炼魂时不断结合前人和自的经验,再加上极高的天赋,终于悟出了让后人受益无穷的“镜心止水”**。

    “镜心止水”**与前**的只重修魂基不同,它是先从七魄修起,待修到七魄能自动吸收万物精华不断壮大到超过三魂的重量,并能清楚感应到外界对三魂强弱变化的影响时,此七魄便可作为三魂之下的镜心了,到这时方可开始真正的炼魂,而炼魂时又不同于以前的的形,它虽然也是以修炼其中一魂为主,但由于七魄已在其下,魂翼和魂辅便不用再负担传导和护卫工作,再加上能同时吸收七魄精华,故而魂翼和魂辅也能不断状大,且修炼者每突破一层境界,魂翼和魂辅便须重新修炼加强一次,这样虽然魂基永远大过其余两者,但以双魂和七魄之力共同牵制住的魂基会一直静如止水,逐渐强大,只要正常修炼就不用担心再有灵魂爆裂的形发生了。

    这种新法门虽然进展不算快,但威力却着实恐怖得惊人。

    不久,炼魂界在云破的带领下终于卷土重来了,这期间,人数不多的炼魂界与修真界的几场斗争总是由炼魂界胜出,一个初级的修真者怎样也打不过一个初级的炼魂者,但一个高级的炼魂者却绝对能轻易毁灭一个高级的修真者。

    修真界审时度势下,知道今时已不同往,便央求当时三界六道中最强大的五大势力之一的“孔雀王城”出面调停。

    云破素来血,又岂是胆小怕事之辈,整个炼魂界都唯他马首是瞻,众人原以为以他的脾气肯定会有一场惊天大战,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毫无异议地默默接受了调停。没有人知道其中原因,也没有人敢问。

    从这以后两界便听从孔雀王城的划界,各有属地,井水不犯河水,彼此相安了万年。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