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夺魂卷 第一章 序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系猫头鹰 书名:无忧国度
    一万年前,魔界之主罗悉带领百万魔军以焚烧自元神的残酷力量终于冲破了位于无色界幽潭境中的神魔结界,自此,世间再无能抵御魔界之屏障。

    此时恰逢神界修为最高的十位大神被六道之外的一处神秘所在接引去闭关修炼,不知何时能返。

    于是魔界大军长驱直入,所向披靡,横扫三界六道。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鬼哭狼嚎:捕杀天神、食妖元丹、强抢修罗、颠倒幽冥,妄改生死……

    众神以天界战神云昊为帅整合了百万天兵与魔主罗悉相约在鬼界恨生城一决生死。

    恨生城属于地狱道最底层,是连地藏王的诵经超度声都到达不了的地方。在这儿死去的众生都会留下死前一刹那的痛苦记忆,即使神形俱灭,这记忆却始终在此游,使死者不能安息,若有幸灵魂不死,却又因着自和周围游着的痛苦记忆而牵绊,终不能再世重生,心中只恨不能从未在这世上走一遭,是谓“恨生”,又叫永世不得超生!

    众神将战场选在恨生城很显然是抱着必死之志,他们并无把握打赢这场仗,只是希望拼得一命换一命来结束这场旷古浩劫罢了。然而上苍似乎毫无怜悯之心——这场神魔之战的最终结果是:魔军,折损三十万;神兵,全灭!

    自此后,六道不得不屈服于魔界的威之下,终于对魔主罗悉俯首称臣,但臣服后的子却并不好过,魔族的人仍然肆意屈辱奴役着众生。

    罗悉自从冲破结界后,一刻都未曾停止过寻找,他的足迹遍布三界,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到底在寻找什么,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件物,又或许是一段回忆……只是他每次无功而返时,都默默地念着:“无忧——无忧……”

    这样任人肆意践踏的子过了上百年,三界生不如死,几毁灭。

    在这关头的有一天,当时位列八部正神之一的大阿修罗王玄正奇恰遇罗悉手下大将莫多邪和温尔汗正率众虐杀同为八部正神的乾达婆王尤迦,玄正奇一怒之下打伤了莫多邪和温尔汗,救出尤迦,逃回阿修罗道的阿修罗王城。

    可惜的是乾达婆王尤迦终因元神尽裂而回天乏术,在神形俱灭的一瞬,她突然望着悲痛的大阿修罗王凄美的笑了:“若是破回来,告诉他,我乾达婆部众的生死就托付给他了!还有……我……我……等不到他破关回来了……请他……原谅我……”

    次,八部正神中的五位齐聚阿修罗王城共同哀悼乾达婆王的离世。正悲痛忿忿间,属下来报魔界之主罗悉率百万大军正朝阿修罗道全速前进。

    乾达婆王的横死早已令诸神王打定主意:宁可拼得灰飞烟灭而死也绝不再苟延残喘的活!此时听闻大敌将至,虽明知必败无疑,却不惊反喜,渴望一战。

    正在众神商议部署准备拼死之时,又有人来报,有位少年要见大阿修罗王,玄正奇本不理睬来人,却不住奇怪究竟是什么事让一个少年敢孤到如今三界六道唯恐避之不及的阿修罗王城来见他。

    当那少年缓缓走进大时,琉璃般的七彩光华在他周流转,整座大顷刻间注满了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气,将诸神原本沸腾的战意轻柔但不容抗拒地瓦解于无形——竟然轻易盖过了五位正神累加的战意,这是怎样可怕的念力啊,即使是魔主亲来,恐怕也做不到如此轻松吧!

    众神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一看之下却没有人能轻易把眼光从他上移开。

    这少年看来不过十**岁年纪,形修长,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墨般的黑发随意披散在后,他的唇比世上最艳的花朵还要神秘惑人,他的眼睛温柔若月下之海,似能包容世间万物,他的眼神却犀利而冷冽,犹如见不得浮生中半颗尘埃。他似最慈悲的佛陀,好像能渡尽一切苦难,又似最嗜血的修罗,仿佛能毁灭所有美好!

    天王千行最先回过神来,知这少年必非寻常之人,心下生疑道:“敢问阁下是?”这一发问,其余神王也警醒过来,一时间杀意大盛,在这种敌我不明的况下,众神只会选择宁杀错,莫放过。

    少年清冷的眼神淡淡扫了下诸神,虽只是淡淡一眼,却让众人遍体生寒,就好比自己心中那个最暗最隐蔽的角落已被这慈悲而又无的少年一览无余,这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恐惧。众皆惶惶中,少年却安详的笑了,这一笑使众神仿佛听见了漫天的诵经梵音:“我来自无忧国度!”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玄正奇回忆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景时,心中仍然有种强烈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他曾经自谦的想: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天神吧!

    当罗悉兵临阿修罗城时,只见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独自负手而立,清冷孤高如遗世的兰花。

    魔主冷冷一笑:“怎么,乾达婆王刚死,就随便找了个送死的来代替她吗?”

    群魔挑衅般哈哈大笑,刺耳的笑声夹杂着强烈的音波席卷而来,整个阿修罗王城都在抖动。

    白衣少年缓缓开口:“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远离这里,三界六道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清冽而洪亮,伴随着巨大的光波向魔军呼啸而去,若裂空的惊雷般顷刻间震得群魔人仰马翻,元神震颤,修行稍次者更是当场毙命。

    罗悉大惊,这百万修行顶尖的魔军,居然抵挡不住看似随意的一句话,似这般人物,这般手段,当世绝无仅有,六道中亦从未遇见,他强压下元神的不适,喝问道:“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为何管这六道闲事?”

    白衣少年淡淡笑着,笑容却让罗悉透体生寒:“你便是冲破我三千年前所布的结界的人吗?你现在这般得意,真让我惭愧呢,我在想,我的结界真是不该每三千年才修复一次啊!”

    此话一出,少年的份已呼之出,百万魔军面如死灰,被少年以秘法隐藏起来观战的众神王却听得心头巨震,当下不自下拜道:“参见前辈!”少年仍然一脸安详,看似漫不经心地虚抬了下手臂示意他们起。他这里能和神王们彼此沟通,群魔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发现隐的众神。

    魔主罗悉脸上是恐惧和狂喜的掺杂:“你,你,你真是无忧圣主冥夜?”

    少年佛陀般的脸上波澜不惊:“不错!”

    话音未落,圣主冥夜已似疾风般掠起,直取魔主罗悉,以不容抵抗之姿对着罗悉当头抓下,完全无视那对六道来说强大得可怕的顶级天魔防御阵。

    罗悉根本还来不及反应,体内魔元就被一股仿佛始自天地间的诡异吸力强迫融汇成一线,直冲颅顶,大有冲破天灵之势,躯已瘫软得无法提气。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活了多少岁,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虐杀过多少无辜的生灵,却知道好像眼下这般丝毫动弹不得,却偏偏能“无微不至”地感受到自己正渐渐毁灭的况绝对是生平仅逢!

    冥夜冰冷的眸子不带任何感地看着罗悉逐渐虚弱的脸,略松了松在其天灵处虚抓的手,魔主的脸瞬间恢复了一丝生气。

    群魔从未想过素无所不能的主上竟会有受制于人的一天,亲经历下,恐惧便若瘟疫般蔓延开来,打击着魔军剩余的斗志,但其中到底不乏忠心之人。鹫和赤焰回乃罗悉左膀右臂,在十大魔将中位列前五,此时眼见魔主被制,早已顾不得自伤势和内心深处的恐惧,对准冥夜看似毫不设防的后背空门,拼尽全力,祭出了自战神云昊手中抢来的据说能破世间任何防御的顶级神器,期待一击即中。

    然而这时,让魔军更加恐惧的事发生了。两件致命神器在离冥夜空门不到三寸时,这可怕的圣主周突然迸发出的强烈刺眼的金光,那金光带着致命的吸力,原本破空而来的攻击之物竟如泥牛入海般整个没入其中,片刻后,金光敛去,两件绝世神器已无影无踪。

    群魔彻底色变,动不安,鹫与赤焰回心知大难临头无从选择,正待趁乱遁去,却猛然被一股滔天而来的杀气按压住,说是迟那时快,就见圣主形不动,一手向二人凌空虚抓,下一秒,两人的魔元本尊已破体而出,漂浮在空中。魔元本尊是魔道中人将魔元丹和魔元神修炼到至纯再融合的产物,是魔族生命和修行的本源,即是魔的修为开始朝顶级迈进的标志,若魔元本尊被毁,任你修行再高也逃不过灰飞湮灭的下场。由于魔元本尊的破体,此时的鹫和赤焰回虽还有残存意识,体却已形同木偶,只能绝望地看着圣主,勉强颤抖着嘴唇字不成句乞求着,“不,不,求……求你,不要……”然而冥夜只是淡淡地看着半空中漂浮着的魔元本尊,缓缓握紧了朝二人凌空虚抓的手

    “不——!”

    “不——!”

    就听见“砰——!”的一声爆响震彻云霄,犹如整个天空都迸裂开来,赤两魔的魔元本尊已变成了万千碎片,四散开来,那原有的躯体,还来不及续放悲声,就在元神碎裂的一瞬间,沙砾般坍塌了!

    两个魔界顶级高手魔元本尊的威力犹高于神界十万天兵的全力一击,巨大的气浪以排山倒海之势波及全场,震得诸魔魔元翻滚,魔血狂喷,修为稍弱者早已被当场震死。

    群魔至此已彻底崩溃,纷纷四散逃命,而遵其令不得妄动的七部正神对圣主更是又敬又怕。

    圣主双眼金芒大盛,蓦地扬手祭出一把薄刀,那刀形状古怪,刀散发着妖异的幽蓝色光芒,似有眼般冲入早已鸟兽样的魔军大阵,以撼天之姿开始了血腥屠戮,惨绝人寰的惨叫声、求饶声、快刀入切骨声、魔元爆裂声……此起彼伏,令人如在恶鬼屠场,根本无处可逃。不多时,地面已堆满了残肢断臂、破碎的魔元、尸解的沙砾……真正的无间地狱也不过如此罢!

    七神忍不住想,当群魔荼毒三界时是否料到会有今天呢?

    圣主对群魔不紧不慢地问:“还跑吗?”

    幸存诸魔均匍匐在地,口中不住求饶,体已再不敢挪动一下了。圣主抬手收回了薄刀,那刀不知是否因刚才饱餐亡魂之故,刀光芒竟已从幽蓝变成暗黑色。

    圣主冰冷至极的眸子看着罗悉。

    面对屠杀,半饷无语的罗悉闭了闭眼,终于无奈地笑了:“冥夜,想不到,你真如传说中一样——‘冰冷’、‘狠绝’、‘无’!

    圣主闻言,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绪,但周陡然弥漫的灭天杀气却令在场众人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感!

    他冷冷道:“罗悉,你应该明白,对我来说杀你并不比杀死一只蚂蚁困难!”

    罗悉闻言突然变得激动,英俊的脸庞夹杂着狂乱的慌张,“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更要来,我不能,我再也不能让她一个人了!”

    “你占三界欺六道,无非是想引我出来,早知今又何必当初呢?”冥夜边说边从怀里掏出半截染血的翡翠珠链,扔给罗悉。

    罗悉见到此物,费力颤抖地攒紧,嘴唇不停地哆嗦,半晌,终于死死盯着冥夜凄厉地大叫:“你把她怎么了,你到底把她怎么了?把她还给我!把小玄还给我啊!”

    冥夜清亮的眼中有着细不可查的悲凉,淡淡一笑:“我能把她怎么样?你的魔族秘术‘缚魂同体’应该还没有失效吧?”

    “哈哈哈哈哈!缚魂同体!”罗悉突然狂笑道:“原来真是这样,缚魂同体**除了施法之人,世间根本无人能解,以你永恒圣主之能亦不能够!怎么办呢,圣主大人?我和你的幽小美人可是牢牢连在一起了,我要她生,她不能死,我要她死,她便休想活!只要你把我的人完好无损的还给我,我也保证圣主的心上人毫发无伤!”

    “是吗,怎么你觉得我会有心上之人么?”冥夜已经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状态。

    “你——!”罗悉大惊,确实,以圣主的无是绝不可能会让丝毫阻碍自修行的绪和事物存在的,正自思量,却闻冥夜淡淡一笑:“本君决定十后大婚,希望在场诸位前往观礼!”

    群魔面面相嘘,不知圣主何意,众神王虽然也是心头诧异,不明圣主为何在这关头说出喜讯,但却着实为他高兴,遂拱手施礼道:“我等恭贺圣主!”

    被吓破了胆的群魔也连忙违心道:“我等恭贺圣主!”

    只有魔主罗悉却是满脸异色,咬牙不管不顾道:“冥夜,你究竟想怎么样?你不管幽夜语的死活了吗?”

    冥夜清冷的眸子若云般飘渺:“本君大婚之,若魔主拨冗前来,必不至使君空手而还也!”言毕,蓦地松开了制住罗悉的手。

    罗悉终于觉得全力量又重新回到了体内,他眼里杀机瞬间大盛,恨恨地盯着冥夜,而冥夜就那么淡淡看着他。

    半晌后——他终于不得不接受眼前之人是自己现在绝对无法企及的事实,冷冷道:“希望圣主记得刚才所做承诺!”语毕一挥手,带着仅剩不足一半的魔军悻悻而去,那惊疾的滚滚马蹄声在阿修罗王城久久回不去!

    无忧圣主冥夜告知众神王,观礼之自有无忧圣使前来接引众人到达无忧圣城。

    然后,他又分别送了各神王一件足可毁天灭地的圣物,众神留他几一尽地主之谊,奈何想到圣主大婚在即,琐事繁多,便只好千恩万谢地恭送他去了!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去竟是永别。

    无忧圣主冥夜——这个传说中无敌的存在,于大婚前夜永远地失踪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亦再也没有人能够到达神秘的无忧国度。

    伴随着他的失踪,魔主罗悉和他的整个魔界也诡异般地消失了,自此以后,也再没有人见过魔。

重要声明:小说《无忧国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