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爱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我说过,没有人可以冲破千年寒冰的封印,你们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这种封印有十二重符咒,如果想用法力硬破符咒,破咒的人会被反困在符咒里。”“我不信,还有我灵儿解不开的封印。”灵儿重新将双手合十,开始念颂口诀。“灵儿,不要再徒劳了,他说的是真的,凭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破解封印。”青龙宫主形一晃,拦在了灵儿面前。“你让开,别拦着我,我不信焰先生竟然会欺骗我利用我那么久,我要把他放出来与焰先生对质。”灵儿的眼里有种愤怒的光,神宛如一只受伤的野兽。翼黙然地闪到一侧,不再劝阻。“天灵神诀,助我启印!启!”灵儿指间再次发出强于先前数倍的红光,向寒冰疾速袭去。

    红光再次被蓝光包围,蓝光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强,像是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在推动着我们,我感觉有些失重,快要站立不稳了。“不好,十二道符咒被激活了,大家快走!”灵儿惊恐地大吼,话音刚落便“啊呀”一声惊叫,我转头看时,发现她已经被蓝光罩住,动弹不得。“我们来救你!”三位宫主准备施展法术。“不要,焰先生快回来了,你们快走,被他发现大家都走不了了。”灵儿被困在蓝光当中,只能声嘶力竭地对我们大喊。“我们不能扔下你。”我和三位宫主异口同声。“我没关系,焰先生顶多骂我顽皮,你们要是不走麻烦就大了,快走!”翼和影一左一右地抓牢我的双臂,抵挡着越来越强的引力。“那我们先走,对付完朱雀再回来救你,你要坚持住。”三位宫主将密室的出口打开,带着我从漩涡中跳了下去。

    我们用最快的速度向楼下跑去。“我们必须在朱雀回来之前布好阵,给他来个措手不及。”白虎宫主皓带头往楼下飞奔的同时,还不忘告诉大家计划。我们已经到了底层的大里,被三大帅哥挟带着一番狂跑的我已经气喘吁吁了。我们观察着四周的动静,还来不及说话,大里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

    “我已经恭候多时了!”一个红色的人影浮现在大的高背座椅上,同样是银发,红衣,丹凤眼,不过这双丹凤眼里流露出的是温脉脉的目光,并不是忧郁的眼神。另一个高大熟悉的影无声地出现在他的侧,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竟然是昊!“昊,是我,晗,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会成了他的帮手?”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对昊高声喊。昊缓缓抬起了头,神冰冷而茫然。青龙宫主一把拽住再上前的我,低声说:“别去,他已经是被朱雀控制的灵魂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呆呆地嗫嚅着。

    “今天有贵客来,我应该好好招待一番的。”朱雀竟是一副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的表。“谢谢你的好意!”我盯着那双丹凤眼,怅然若失的回答,恍若梦呓。“既然来了,就留下吧,这里是所有人梦想的天堂,能留下来可是需要有很大的福气的。”不知为何一看到那双眼睛,我的脑子里就变得空白一片,只觉得浑暖融融的被一种脉脉温包围着,不想拒绝。我正要回答,忽然有个声音传进脑海里:“小晗,快醒过来,你中了他的**术了!”是青龙宫主翼的声音。我浑一震,突然清醒过来:“你不要惺惺作态了,你把昊抓到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你们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朱雀答非所问,自顾自地讲着:“三千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小牧童的时候,成天无忧无虑,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我喜欢在放牛的时候,坐在碧草如茵的山坡上吹笛子,我吹得一手好笛子…”

    “有一天,我在山坡上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说她叫瑰儿,是山中掌管玫瑰花的花仙,她听我吹笛子已经好长时间了,她非常喜欢每个清晨,朝阳升起的时候,我的笛声悠扬地在山谷里回的声音…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知音。于是,每个旭初升的清晨,每个夕阳西下的黄昏她都静静地坐在我旁,倾听我的笛声…”

    “随着我吹笛子的技艺益纯熟,我也渐渐长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瑰儿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听我吹笛子,只不过我们之间似乎有一种新的感正在滋长,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种奇异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每天能看到她是我最开心的事,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就是最快乐的时光…”

    “正当我沉浸在快乐的时光里时,有一天,瑰儿突然哭着跑来告诉我,我们的事已经被山神知道了,山神震怒,将此事禀奏上天,要抽去她的仙根,将她贬入凡尘。于是我们商定,一起逃亡,不管天涯海角,生死相随,直到找到一方神仙管辖之外的净土,建立一个无忧无虑,属于我们俩个人的世外桃源…”

    “历经万般劫难,我们终在南海之巅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在海边建起了一方乐土,我打渔她织网,过起了神仙都羡慕的快乐生活。我以为从此就可以这样一直快乐地生活下去了,可是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神仙,他说我跟常人不一样,我拥有一个不死的灵魂,如果我肯交出灵魂,瑰儿就能免予处罚,可以再做她的玫瑰花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瑰儿能快乐,比什么都重要。瑰儿却断然拒绝了,她说宁愿被抽去仙根也不愿我失去灵魂,结果瑰儿被抓走了。临走时抓住我的手泪如雨下地说,让我从此专心修炼,早找到她,将她从轮回之苦里解救出来…”

    “我为了这个承诺潜心修炼了一千年,终于拥有了精深的法力。我没有忘记对瑰儿的承诺,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已经轮回十世的瑰儿。我找到她时,她在一家青楼做歌伎,欢场卖笑,苦中作乐。我将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并且告诉她,我会将千年的修行和不死的灵魂全部传给她,让她从此不必再堕轮回,忍受生老病死人间苦楚…”

    “我将千年修行连同灵魂交付给她的时候,才知道我错了,瑰儿冷笑着对我说,她终于可以回天上交差了,她等了一千年,等的就是今天,说完她便绝尘而去。悲伤和仇恨使我一夜白头,我苦苦等待了一千年,等来的却是一个天大的谎言,这个谎言把我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凡胎。我发下毒誓,从此不再相信,等到我再度拥有神力时,我要创造一个没有**,没有谎言,没有的世界。我重新开始了修炼,我的体和精神都饱受了巨大的煎熬,终于又熬过了一千年,修成了火鸟真,在一场神力的比拼之后我征服了这座城,我四处收集悲伤的灵魂,取走他们前世的记忆,让他们在这里过着天堂般的生活,从此不必再堕轮回,这座城也改名为望城。”朱雀的讲述一直很平静,也许是千年的岁月已经抹平了许多伤痕,他的语气波澜不惊,云淡风清,脸甚至带着淡然的笑容,什么东西能敌得过时间呢?

    大里一片死寂。我沉默良久,终于开口道:“你的确错了,历经了人世的十世磨难,瑰儿早已不是原来的瑰儿,你当初的人早已经死了,瑰儿的本意是想让你好好的活下去,你辜负了她的一片苦心。你更大的错误就在于,以为给对方一个无上的法力,一个不死的灵魂她就可以幸福了。事实上瑰儿要的幸福就是跟你一起在山坡上吹短笛,在大海边撒网捕鱼。从头到尾,你都活在自以为是的感里,你根本就没有真正了解瑰儿…”

    “你闭嘴!你根本不懂什么幸福,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想想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吧?”朱雀的话让我浑一震,是啊,我为什么来到这里?因为一种悲伤,因为对人的怀念,因为我对婚姻的一味强求。其实我一直生活在幸福里,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是一再地要求幸福,结果却让我人的失去了生命。他说得对,我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我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幸福。我愣在原地无法动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与我无关了。

    “朱雀,你说这么多无非是为了一己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将我们困了一千年,还将无辜的灵魂掳掠到此,使他们无法轮返人世,成为你的傀儡玩偶。你种下这些业障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今天,你以为我们还会放过你吗?”为首的青龙宫主翼愤恨不已的指着朱雀厉声叫骂。朱雀对他的话报以莞尔一笑:“让你们留在自己宫中修炼是何等的好事,既然你们不领,那么今天就将你们的千年道行都给我吧!”“哼,口出狂言,大家经过千年修行法力早已不相上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玄武宫主影也摞下战言。“还跟他多说什么,看招!”白虎宫主晧早已按捺不住腾空而起,手中甩出一团黄色光球。“呵,看来你的晧天极光并没有进步多少嘛!”朱雀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语气中有十足的轻蔑意味。黄色光球在扑向朱雀面门的瞬间突然光芒大炽,化成无数个更加耀眼的小光球,向朱雀全各大要疾扑而至。朱雀始终面不改色,纹丝不动地坐在原处,那数个黄色光球转瞬没入了他的体里,“哈哈,朱雀你的过分轻敌会要了你的命,我的晧天极光只要进入你的体内,五秒之内就会爆炸,你马上就能体会什么叫粉碎骨了。”白虎宫主把握十足的作出预言。“是吗?我还真想看看怎么个爆炸法。”朱雀轻启朱唇。“你,你,…怎么会这样?”白虎宫主见朱雀仍旧安然无恙,不大惊失色,骇然后退了两步。“把你的碎弹珠收好!”朱雀轻声厉喝,双臂在红袍下陡然一长,无数黄色的冰球像弹珠一般从他的红袍下弹出来。三极宫主始料不极,只能向后疾退以避开这来势汹涌的一击。“小心!”玄武宫主挟带着呆立一旁的我向后疾速闪避。一粒黄色冰球从我的鬓际呼啸掠过,稍迟一秒我的脑袋肯定会多个弹珠大的窟窿。

    “玄冥幻影!”玄武宫主影放下我,立马化为一片黑雾向朱雀袭去。朱雀瞬间被无数个影围在核心,数道黑雾尽数向朱雀头顶罩下却扑了个空。朱雀幻化成无数个幻,将玄武宫主反包在当中,玄武宫主还来不及反击口便挨了一掌,立刻负伤倒地。

    “布阵!”青龙宫主见势不妙,马上大声疾呼。玄武宫主奋力冲出包围圈与青龙和白虎一起呈品字形站在大中央。青龙宫主向天祭出一块金光闪闪的东西,那东西骤然变得巨大无比,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枚馨币。三位宫主跃上三角形的金币,各占一角,金币开始旋转,三位宫主稳立其上,念颂着口诀,齐声高吼:“三极天宿阵!迫!”只见黑白绿三道强劲的光柱互相纠结旋转,在大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强大的气流震得屋顶开始剧烈摇晃,地面开始绽裂成一块块异状凸起,卷起的尘土被飓风一般的漩涡尽数吸去,漩涡变得更加强大了,好似在十余米高的空间里形成了一道严密的屏障。这道强劲的气流飞快地向朱雀迫近。朱雀默念着口诀影缓缓从地面升起,我只听他喊了一声:“御焰!”一道火光从他的红袍下飞出,瞬间散开,在漩涡前形成了一道烈焰熊熊的墙。漩涡的前进速度骤然间缓慢起来,“不好,他想破阵,分散迫近。”三位宫主驾驭着馨币飞驰上前,手里的光线立刻如流星般四散,从火光的间隙穿而入,比头晚赤橙黄绿布天网围困我时的景象还要来得壮观百倍,我在大角落里简直看得目瞪口呆。

    “南宫极焰!破!”我还没来得及看清火焰墙那边的状况,只听朱雀一声厉呼,三个火光熊熊的人影从火焰墙里弹出来,呯然坠地。我冲上前扶起倒在近前的青龙宫主,他脸色惨白,唇畔挂着血丝,体还在燃烧。我脱下外奋力扑打他上的烈焰,火焰却丝毫不见减少,“不要白费力气,这是极焰之火,不是凡间的火,只有施法之人用法术才能熄灭。”青龙宫主吃力地喘息着对我解释。那怎么办?施法之人是朱雀,我能让他停止吗?“停,不要再打了,快停止!”我惊慌失措地对朱雀狂吼,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