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朱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你想太多了吧,说不定只是些金银珠宝什么的。”我对在这种地方探险兴趣缺缺。“你的想象力太贫乏了吧,金银珠宝我们千馨园随便一抓一大把,根本就不值得他这样用心嘱咐。”“耶,那个焰先生不会是心理变态吧,说不定里面藏着他不可告人的变态工具。”“什么是变态啊?”灵儿一派天真地望着我,我的脑子里又一次缺血。“变态就是…就是心理或者行为异于常人,就是不正常啦。”我耐着子解释。“不许你这样说焰先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才不是变态。”灵儿生气地撅着嘴。“好好好,他是好人,是你的大恩人,我们还要不要进去呀?”我真是有够怄的。“跟我来。”灵儿变脸比翻书还快,一秒钟前还吹胡子瞪眼的,下一秒已经风和丽了,真是个小孩子。

    我们已经来到了楼道的末端,在一扇雕有眼镜蛇图案的紫红色房门前站定。我看了看最后的两扇房门,除了门上的图案不同,其他的都跟眼前的这扇没什么两样。只是后面两扇门分别雕刻着一只白色的秃鹫和一只黑色的蝙蝠。蛇、秃鹫、蝙蝠与楼下大的雕像一模一样,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几种奇怪的动物到底有什么意义呀?我的好奇心也被激起来了,这房门的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密秘呢?

    我紧张地屏住了呼吸,伸出手去摸门上的金色吊环。“小晗姐姐,不要乱动,门上有符咒!”在我的手即将触碰到吊环的时候,灵儿突然出声制止我。我赶紧缩回手:“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差点就碰到了。”“呵,这样一道符就想难住我!你退后两步,让我来。”灵儿嘴角是自信满满的笑容。我后退两步,看着灵儿两手握十,低头默念了几句口诀,轻吐一声:“开!”随后伸出手对门上的吊环凌空一点,一道红光从她手中飞出,击中了吊环,吊环上散发出一种蓝光,一遇到灵儿的红光,蓝光开始从两侧褪去,几秒钟后蓝光已经消逝得无影无踪,眼看上去吊环又恢复了常态,跟先前没什么两样。灵儿这才出声说:“可以了,我们进去吧。”她拽住吊环拉了一下,门就静静地打开了。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间空的房子,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巨大的陶瓶,瓶口不断地喷出火苗,火苗上悬浮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在火焰的炙烤下不时发着红光。除此之外,就是空秃的四壁,什么神秘的探险?我有些失望地说:“看吧,你非要进来,这就是所谓的神秘啊!”灵儿却显得不急不躁:“小晗姐姐,过来看看,这个东西你不觉得奇怪吗?”她指着那个陶瓶。“这个天气根本用不着炉火,谁知道那个焰先生哪根筋不对了。”我不满地嘀咕着向房间中央走去。“不是啊,小晗姐姐,这不是普通的火,是用法术点燃的火焰。你再看地上…”我顺着她的指点往地上看去,地面上隐隐有几道金色的光线,看上去像是一个六角星形的图案,陶瓶正是置于六角星的中心。“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疑惑地问。“答案就在这个馨币里…”灵儿诡秘地微笑着,“这个馨币里一定困着某样东西。”“金币里能装什么东西?”我有些诧异。“你先退到门边,我要用法术放出这个东西看看。”灵儿好奇心大发,我只得配合。

    “临兵斗者胜,启印!”灵儿双手陡张,将陶瓶笼罩在一片红光下,陶瓶开始剧烈摇晃起来,火焰不停地忽闪着,里面该不会像阿拉丁神灯一样,关着个妖怪吧?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火焰上的馨币开始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唉!”谁在叹息?我吃惊地望着那块金币,“快让我出去!”又一声叫喊传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里面那个…是人还是妖怪?”我问正在全神贯注施法的灵儿。“星宿封印已经被我开启,我用天灵神诀先压制住焰火,你想办法用法力冲破封印。”灵儿的话不像是回答我,更像是对金币里的人说的。

    “呼”地一声,一道绿光从金币里冲出来,绿光在房间里游窜了数圈之后,落在了地面上,光芒散去后,一个巨大的绿色幻影浮现在我和灵儿面前。是眼镜蛇!我的天啊,我的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果然是妖怪!这可怎么办?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我傻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绿色的巨蛇扭动了几下庞大的躯,渐渐地幻影变成了一缕浅浅的光雾,绿色的光雾慢慢凝缩成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越来越清晰,他缓缓地从光影里走了出来,竟然是一个材瘦削的青年男子!他穿着一件墨绿的立领长袍,皮肤白晰,斯文儒雅的面庞,清秀的眉宇下一双绿色的瞳眸使他更添了几分神秘的气质。哇!美男子!我望着眼前这个高高的绿袍男子发起呆来。

    “我是东极青龙宫的宫主翼,你们救我出来,有什么条件吗?”那男子彬彬有礼地对我们点了点头。“没什么条件,就是好奇,呵呵呵…”灵儿回答得倒蛮干脆。“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吗?”我很快从幻境中回过神来,自封“美男杀手”的我可不能坏了名头,倒不是因为我长得多漂亮,而是我对帅哥一律免疫。再说我想了解的事,说不定这个人可以帮上忙。“我是被南极朱雀宫的宫主用法术困在这里的,已经有一千年了。”“一千年!”我惊异地重复了一句。“你也是神界修炼者吗?”灵儿似乎比我镇定多了。“是,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再请你们帮个忙?”翼目光坦然地望着我们。“什么?”灵儿倒是的。“我还有两名同伴被困在其他宫里,请你们跟我一起去解救他们。”“当然可以。”我还没回答,灵儿就抢着应了,看来被帅哥迷得神不守舍了。

    我们跟着翼一起进入了最后的两间房,两间房里面的况跟先前困住翼的形一模一样,我们依次从馨币里面放出了一个月白色长袍,和一个玄黑色长袍的俊秀男子,白袍男子自称是西极白虎宫的宫主皓,黑袍男子说他是北极玄武宫的宫主影。他们三个与后来打败他们的南极朱雀宫主曾一起驻守着四极宫。这个名字很熟悉嘛,对了,昨天晚上灵儿追捕我时口口声声说的四极宫,是不是同一个地方呢?这个灵儿像得了失忆症一样,白天和晚上做的事都稀奇古怪,加上她有时候真的难以沟通,问她能问出什么东西来,还不如问这三个自称是宫主的神仙帅哥。

    青龙宫主翼说他原是一条千年灵蛇,与原为白翼秃鹫的白虎宫主皓,原为黑翼蝙蝠的玄武宫主影,以及原是红色火鸟的南极宫主焰一起镇守着天极界的四方四季,他们一起居住在四极宫里,夜苦修。这个城原本是有夏秋冬四季的,但自从一千年前的一场神力比拼之后,朱雀宫主焰力克群雄,打败了其他三极宫的宫主,并将这座城改名为望城,成为望城唯一的统治者。从此,望城再无季节区分,四季如,鲜花遍地,没有泪水,没有悲伤,没有念,成为了一座真正的无望之城。

    听着翼的描述,我终于明白这个城里的人为什么人人都只有笑容了?也明白了那些人的笑容里究竟少了什么?少了温度!原来没有了悲伤,笑容便没有了温度,纵然鲜花遍地四季如也不过是伪装天堂的假象。这里没有自然也没有仇恨,罗密欧不由己的父兄仇杀,梁祝与马文才之间的生死仇怨,早已泯灭,不管后世如何感怀忧伤,终究都变成了前尘前事,在这个世界里连一丝痕迹也没留下。这个焰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你说的南极宫主焰真的是我们焰先生吗?”灵儿开始叫嚷起来。“是的,他原本是朱雀宫的宫主。”翼平静地回答。“可是焰先生他是个好人啊,怎么会把你们困在星宿封印里那么久?”灵儿显然不能接受这个答案。“人的心是有很多面的,他把我们困在封印里并不代表他是个十足的坏人。”一直没说话的玄武宫主影终于开口了。“他怎么会有那么高的法力,连你们三个都打不过呢?”我毫不掩饰我的疑问。“因为他封闭了自己!”翼的表仍然很安静,他的样子甚至让我想起了安。我在想什么?这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吗?我打断自己的念头,重复着翼的话:“封闭自己,什么意思?”“他将自己的悲伤用千年寒冰封锁起来了,心无旁骛,所以,法力精进很快,不过那时为了决斗的公平,我们三个并没有联手,以至于被他各个击破…”“联手就一定会打赢吗?”灵儿不服气地插嘴。“灵儿…”我出声阻止,示意她不要挑起矛盾,这三位帅哥看来法力都在她之上,我可不认为此刻惹毛他们会是什么明智之举。“我是就事论事嘛!”灵儿还不知死活,我捂住了眼睛,不愿看到血溅当场的画面。“灵儿说得对,没发生的就只是推测和猜想,我们正想再和焰比试看看。”长着一只括鹰钩鼻的白虎宫主摩拳擦掌地说。三位宫主的表看来都不像在生气,难道活久了气量也大了?“但是焰先生今天不在房间里呀!”灵儿对于白虎宫主的话并不以为忤。如果焰在的话难不成她还希望他们几个再打一架吗?她不是最崇拜焰的吗?

    “灵儿你知道朱雀的悲伤封存在哪里吗?”翼转头继续问灵儿。“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焰先生的房间里有间密室谁也没进去过。”“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三个宫主说完就往外走,我们只得跟上去。

    朱雀的房间在三楼,三楼的面积相比二楼要小一些,整层楼一半是厅堂,一半是房间,深红色的手工地毯,浅红色的壁纸,深红色的大和壁橱,触目之处,一切都是红色,我们像是陷入了一片红颜色的海洋,感觉有些迷失。“焰先生的密室有符咒封锁,我四人合力试试看能不能开启…太阳下山前焰先生就要回来了,我们动作快点。”灵儿连这么机密的事都知晓,看来朱雀对她还真是另眼相待。

    三极宫主连同灵儿分四方站立,同时念动口诀,刹那间他们站立的四个点被黑白红绿四色的光线连成了一个菱形图案,四人齐声振呼:“启印!”四条光线向密室的入口处疾而去,天花板上出现了一个漩涡状的光壁。“密室开了,我们进去吧。”灵儿招呼着大家。“我不会法术,怎么去?”开玩笑,谁见过密室设在天花板上,我根本没预料到这一层。“我们带你去!”翼走过来拉起我的手。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站在了一个密封的小房间里。

    房间的中央立着一块巨大的冰凌,可能因为寒冰的关系,窄小的房间里感觉十分冷。除了我们站立的地方,也再没有空间可以容纳多余的东西。寒冰里有一个穿着红衣的人,正忧伤地望着我们,银发,红衣,丹凤眼,对了丹凤眼,就是我夜夜在梦境中所见的丹凤眼,这块冰,这个人,这双眼,和我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那双丹凤眼望着我,我也望着他,默然良久。

    “你终于来了。我是焰,我就是你要的答案。”那红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好像是对我一个人说的。“你指引我到这里要告诉我什么呢?”“我要你用你的力量去解救你的人。朱雀封闭了自己的悲伤,也封闭了自己的,把望城变成了虚幻的天堂,你在这个城里所见到的人都是悲伤的灵魂,他们被朱雀取走了前世的记忆,所以生活在朱雀设置的自欺欺人的假象里。你如果能唤醒你的人,那么所有的灵魂也就可以重返轮回了。”“可是我还有个疑问,这个城里为什么只有灵儿知道自己的出来历呢?”“她是灵力界的修炼者,跟我们神界修行者一样,灵魂是不灭的,只是朱雀给她施了迷心术,一到十二点她就变成执行朱雀摄灵任务的使者,专门在夜间摄取灵魂的记忆。所以她白天并不记得夜晚所发生的事。”难怪灵儿白天和晚上判若两人,原来并不是人格分裂,是朱雀在搞鬼。

    “我们先救你出来吧!”我觉得这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没用的,谁也无法解开千年寒冰的封印。”寒冰里的焰叹息了一声。“我才不信这个邪,让我来。”灵儿上前一步,疾念口诀:“临兵斗者胜,启印!”“呯”灵儿手中的红光一碰到寒冰,便飞散开来,反被寒冰所发出的蓝光尽数包围,最后火星一样的红光突然变弱,消融在蓝光里。“怎么会这样?”灵儿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