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灵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一大早,接待员就来敲门了。我睡眼惺忪地开了门,接待员在门口飞快地说:“小晗,快点起打扫一下房间,今天有重要的客人来。”“哦…”我揉着眼睛问:“是什么客人啊,这么隆重?”“就是我昨天告诉你的那个收帐的秘书,你快一点啊。”接待员说完风一般地往楼下冲去。“啊,好的好的。”我冲他的背影回答完,赶紧开始洗漱。

    太阳开始升起来了,这条街又开始闹起来。我顶着那头自制假发把这个两层楼的小旅店里里外外洒扫得一尘不染,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我扶着拖把直起腰舒了口气,一口气还没舒完,就听见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传进来:“杨叔,最近生意还好吗?”接待员从柜台里迎出来,客气地对刚跨进门的一个粉衣女孩笑道:“还好,还好,都是其他城区过来做生意的客人,离家远了就干脆在这儿住上几天,一单生意做完了再回去的。”粉衣女孩点头一笑,扫视了一眼前厅,目光接触到呆立一旁的我时,有些新奇。“你们这儿新招了一个伙计呀?”“是兼职的,昨天刚来,说是来办事的,过两天事儿完了就走了。”“哦。”粉衣女孩听了接待员杨叔的解释也没再追问,只是望着我呵呵笑了两声。她的声音怎么越听越耳熟?我凝神细想,像是昨天晚上那个…

    趁着粉衣女孩在柜台边跟接待员结算税款的时候,我仔细打量起她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穿了一件长及膝盖上方的粉红色长衫裙,白色的高腰毛绒小背心,蓝色牛仔裤,粉色长马靴,圆圆的娃娃脸带着糖果一般的甜笑,粉嫩的脸颊上有一对迷人的小酒窝,简直像极了韩剧中卡通人物般的女主角,更重要的是她的头发不是银白色而是果绿色。这样的女孩放到大街上,谁都会认为是一个完全无公害人类,谁会把她和昨晚那个冷静果断的黑衣人联系在一起呢。

    这样一个瓷娃娃般的粉嫩女孩如果是这个城中管事先生的秘书,想必那管事先生也是个看起来极亲切的人物吧?我呆呆地想得出神,未察觉到一道好奇的目光已经在我上停留了好一阵了。“姐姐,可以问你的名字吗?你的发型好特别哦!在那家理发店做的?”粉衣女孩带着微笑似乎是一下蹦到我面前的。我抓了抓头上的拖把丝,哭笑不得地说:“呵呵…是拖把改造的,我叫小晗,你呢?”“他们都叫我灵儿,你也可以叫我灵儿。”灵儿忽闪着清澈的大眼睛,仍是盯着我的‘头发’,这样纯粹无害的眼神真的是来自昨晚那个黑衣人吗?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小晗姐姐,你这个,真的是拖把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对我自制的这顶假发这么感兴趣,只好再次肯定地说:“嗯。是拖把,我不喜欢太另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把拖把顶在头上,哈哈哈…我还以为是新发型,哈哈哈…这么蓬松…”她突然捂着肚子大笑不止。难怪她一直追问我这个问题,原来只是觉得好玩啊,呵呵,真是个小孩子。“为什么你的头发跟大家不一样呢?”我开始关心起这个问题来。等等,她难道有什么奇特的能力吗?让人这么快就放松了警惕。“是天生的啊,跟大家天生就是白头发一样,我天生头发就是绿色的。”灵儿的样子有几分得意。

    “灵儿,这里是十枚馨币,你点点看对吗?”接待员杨叔将一个装钱币的小锦袋送到灵儿手上。“刚才已经算过了,按照你们店的营业额来算,这个月你们总营业额的百分之十就是十枚馨币,不用数了,杨叔算帐是最仔细的,我们都信得过。”“呵呵,灵儿你可真会说话。”杨叔乐呵呵地笑着。“杨叔,我看今天时间还早,不急着回去,能让小晗姐姐陪我去逛逛街吗?”灵儿仍是一副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只要小晗愿意,当然可以。”“小晗姐姐,可以吗?”灵儿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刚好也有许多疑问需要证实,能够通过逛街这样轻松愉快的方式来了解我想要的答案,当然求之不得。我爽快地点了点头,灵儿立刻兴高采烈地拉起我的手,对杨叔说:“谢谢你杨叔,我们很快就回来。”“好,你们好好去转转吧,没关系。”杨叔真是个好说话的老好人。

    “小晗姐姐,我还有两家帐款要收,你先跟我一起去吧?”“好的,没问题。”我在灵儿旁亦步亦趋地走着。我们沿着大街一直朝前走,路上的人都友好地向灵儿打招呼,灵儿总是报以更高的回应对方。“看来你在这里的人气高的嘛。”我打趣地说。“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三百年了呀,所有的人都认识我也不奇怪的。”灵儿面露得色。“什么,三百年?”这回轮到我吃惊了,这个女孩看样子最多不过二十岁,怎么可能?“我们家是世代的灵力师,除了焰先生,我们就是这里最长寿的家族。这里的人历史都长不过我们家族的。”“灵力师有那么长寿吗?”“当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像我这样的年纪还只能算少年呢。”“那焰先生怎么会比你们家族还长寿呢?”“焰先生属于神界修炼者,也是我们这座城的创始人呀!当然比我们灵力界的人还强。”灵儿一脸崇拜的表。我对这个焰先生有了浓厚的兴趣,说不定,这才是我要找的关键人物。

    正想继续再问时,灵儿兴冲冲地走进了一家花店,并向我招手说:“小晗姐姐,快进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店门上挂了一块黑色横匾,上书‘嫣然黛色’四个绿色大字,这店名可真是取得够诗画意的,我笑了笑,举步进入店内。灵儿真跟一个店老板模样的女孩在说着什么,看到我进来,赶紧对我说:“小晗姐姐,你先随便看看,我办完事就过来陪你。”“好的,没关系,你忙吧。”我回答她的时候,眼睛望向她旁那个体态婀娜的女老板,两弯似蹙非蹙倦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目,眉目间的神态感觉好熟悉啊,对了,像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想起这家的店名‘嫣然黛色’,好巧不巧也有个‘黛’字,难道曹公笔下的悲剧女主角在这个世界复活了吗?大概发觉我打量的目光,那女孩抬头对我微笑示意,灵儿笑嘻嘻地指着我说:“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我刚认识的好姐妹,小晗姐姐。”随后又指着那女孩对我说:“小晗姐姐,这位是黛玉姐姐,是这家店的老板,你要买她的花和盆栽她会给你打折的。”不会吧,真的叫黛玉!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我和黛玉异口同声地说了声:“你好。”随即又相视一笑。黛玉轻盈优雅地颔首道:“很高认识你,小晗。请随意看看,别客气,灵儿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我笑着说:“谢谢,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这店布置得真雅致,人一进来就心旷神怡。”“我们家世代都在这里开花店,养花和插花的手艺都是跟我母亲学的。你如果喜欢的话,待会儿挑好了我免费送给你。”“那怎么好意思。”“客气什么,我说过灵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呵呵…那我就先谢谢了,你们忙吧。”

    我独自漫步在这间温馨雅致的房间里,边看边想:世上的事真是奇妙,这里竟然有个如此相似的书中人物,不过她眉宇间更多的是笑意,看不到忧郁的影子,我这些天的奇遇可真多啊!店里简直像百花园,各色各样,千姿百态的花在一起争奇斗艳,高雅的水仙,幽静的兰草,纯净的百合,清丽的雏菊,雍荣的牡丹,艳的芙蓉…还有各式各样造型奇特的小盆栽,十分青翠可人。我在店里转了半天,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究竟少了什么呢?我一时想不出来。最后我选了一盆姿态拔颜色青绿的文竹盆栽,黛玉笑呵呵地用一张漂亮的透明彩纸包装好递给我:“说好的,初次见面的礼物。”我接过盆栽满心欢喜地说了声:“谢谢。”“喜欢的话,欢迎常来。”黛玉将我们送至门口,目送我们走远了才进去。

    灵儿从锦袋里摸出一枚金币说:“小晗姐姐,今天的收益不少哦,待会我请你去喝茶吧。”“这可是公款,你也敢随便挪用啊?”“当然不会用这里的馨币了,用我自己的。”她从衣袋里掏出一枚金币。“对了,馨币上的花怎么是黑色的呢?我还真没见过。”灵儿奇怪地瞄我一眼说:“真怀疑你是不是这城里的人啊?连馨币都不知道。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是我们城里家家户户都种植的一馨花,花朵是黑色的,分三瓣,花蕊是红色,叶茎是绿色的,味道比较甜,可以做汤,也可以生吃。人们把一馨花采摘下来以后经过晾晒制成干花,然后会有专人收集起来送到铸币工厂,铸币工厂的人再用金粉将一馨花压制成馨币。这个一馨花的作用可不止吃和做硬币这么简单,它还可提升我们修炼者的灵力,在我们灵力界都可以通用的,因为做成馨币的一馨花更方便携带,我们修炼的时候就直接用馨币了。”“哦,是我孤陋寡闻了,原来一馨花还有这么大用处啊。”我心虚地回答,生怕灵儿看出什么破绽。如果她是昨天晚上的黑衣人,那她为什么不直接揭穿我呢?或者是我弄错了?又或者是她在假装吗?“那当然,不然焰先生怎么会让我这么辛苦得跑来收这些馨币呢。这些馨币一部分用于修炼,一部分还要用来建设这座城市呢。”“原来如此。”她说的跟接待员杨叔说的大致吻合,我心中也已有些了然。灵儿打了个响指,轻快地招呼我说:“走吧,我请你喝茶。”

    我们走进一家名为‘梁祝茶坊’的茶楼,灵儿介绍说这是附近最有名的一家茶楼了,经营茶楼的是两夫妇,每天生意都好得不得了。梁祝,又是传说故事,还是我非常喜欢的古代悲伤传说,那美丽的化蝶故事曾让童年的我一次又一次的心驰神往。难道又是一次巧合吗?我真的有点糊涂了。灵儿兴高采烈地说:“这家茶楼每次都收获很大,今天可能至少能收到五十个馨币。”我说:“这么多啊,那算起来他们的收入可是杨叔那间旅店的好几倍呢。”“别看杨叔那一间店收入少,可是他们几家分店统共算起来也不会比这间茶楼少呢。”灵儿摇头晃脑地说完一蹦一跳地向柜台方向走去。

    我选了一个离柜台不远的位置坐下,茶楼的布置清爽宜人,青一色的藤编桌椅,四周还错落有致摆放了几盆大型的绿色盆栽。茶叶的清香飘散在各个角落,喝茶的人们在屏风后轻声交谈着,整个茶楼清新而恬静,一走进来就可以放松心,真是个休闲的好地方。

    我要了一杯青山绿水,细细品了一口,清苦的香味从舌尖浸漫进了五脏六腑。灵儿一蹦一跳地走过来,掂了掂手中的锦袋说:“看看,我没猜错吧,真的是五十枚馨币。”我笑着说:“你坐下吧,走了半天看看喝点什么。”“我还真的渴了,要一杯茉莉香片吧。”灵儿在我旁坐下,开始点起锦袋里的钱币来。

    我好忍不住好奇地问:“这家店叫梁祝,是不是跟老板的姓氏有关系啊?”“对啊,老板叫梁山伯,老板娘叫祝英台。”“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我错愕地张着嘴。天哪,天哪,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时空错乱了吗?“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灵儿见我惊讶的表,有些奇怪地问。“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们也是一直在这里开店吗?”“对呀,他们的店可以说是远近闻名的,你听说过也不奇怪嘛。”“我们喝完茶去什么地方?”“暂时保密,反正我会让你觉得好玩的。”灵儿故作神秘状。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