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望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十字架飞入城门以后就缓缓降落下来,我伸出手去,它只是绕着我的食指转了一圈,很快手指上多了一个银色的指环,十字架牢牢地嵌在指环上,我用手转动一下指环,那指环就像生长在我手指上一样,纹丝不动。

    我顾不得研究这神奇的现象,四下打量起来。我发现自己正置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好不闹,人们走过我边时都面带笑容,目光里又都有一些好奇。我哪里不对劲吗?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深紫色的风衣,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再看看周围的人,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棕色皮肤,各种肤色都有,好像进了联合国,都穿着各色各样的衣服,有衬衫有T恤有茄克,看起来都跟我差不多嘛,我的打扮也并未显得另类和特别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再看时,发现这个城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头发都是银白色的,并且都披散在肩头。让我想起了李白那首“白发三千丈,原愁是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这里的人有那么多愁吗?可是怎么我看了半天到处都是笑脸?我摸了摸头上高高束起的马尾,此刻不用说我的头发是黑色的,难怪大家都像看怪物似的盯着我看。我的这头黑发也的确太引人注目了,这可怎么办?

    我边往城中走,边东张西望,希望发现一家卖假发或者卖染发剂的商店。这城中的建筑主要是仿古的中式风格,街道两旁的房子也都是用紫红色的玫瑰石修建的,梁柱和飞檐上的神兽都是用碧绿色的琉璃雕筑而成,十分的玲珑剔透,街道上的石板也是青绿色的,走在上面就好像走在通曲巷的路面上一样。一路走着,仿佛置在一个童话世界里,这难道是又一座玫瑰城堡吗?它叫什么名字?是不是也叫佩特拉?我越来越好奇。

    路上倒是看到好几家商店,但是都没有我所需要的东西,难不成要我剃光头吗?我沮丧地走在街上,路人的目光像一张网,虽然没有恶意却让我极不自在。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现在关注率这么高,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走了半天,发现这城里家家户户都是花团锦簇,芬芳馥郁。这里的阳光也特别好,只看到蓝天,看不到一丝霾。人人脸上都挂着亲切的笑容,说话温和有礼,没有听见吵闹声,看不到生气的表,这儿难道是陶渊明笔下那个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吗?

    我真是越来越迷惑了,不过看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已经开始渐渐隐去,当务之急是找个休息落脚的地方,再详细地打探一下这城里的况。

    我走进了一家名为“阳光旅店”的旅馆,柜台上的接待员微笑着对我欠行礼:“欢迎光临!请问客人要住哪种房间?我们这里有ABCD四种类型的房间,房间设施都一样完善,A类是单人间,B类是双人间,C类是三人间,D类是钟点房。”接待员噼哩啪啦介绍完后,我才谨慎地问:“请问,怎么收费啊?”“客人,我们的价格是很公道的,A类是四楼馨币,B类是三枚馨币,C类是两枚馨币,D类只要一枚馨币。”“可是,我上没有钱,我,我可以帮你干活来抵房钱吗?”影视剧中吃霸王餐的一般下场都是鼻青脸肿,我提出这种无理要求真是难以启齿,心中也早已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谁料接待员仍是满脸堆笑:“当然可以,客人是从哪里来呀?我们城里的规矩是只要肯劳动就一定会有报酬。这样吧,你帮我们店里干活,我每天付一个馨币给你,直到你不住店为止,你觉得呢?”还有这种好事,住旅馆不但不用给钱,人家还倒给我钱,我没听错吧?我到了天堂吗?事也太顺利了吧?我高兴得都快蹦起来了,一把抱住接待员,差一点就澘然泪下了:“太好了,我是从远方来的,人生地不熟的,幸好遇到你,真是谢谢你了。”“你太客气了,跟我来吧,我先带你看看房间。”

    房间也是古色古香的,全是红木家具,上罩着翠绿色的纱帐,圆桌上放着一紫砂茶具,墙上挂了一幅仕女图,地上铺着猩红色的地毯,一切都美得像梦境,简直像古时候某个大家闺秀的房间,从走进这间房开始,我的下巴就没合拢过。

    “你看,这间房你还满意吗?”接待员殷勤地笑着。“满意,太满意了,简直是艺术品,美呆了。”我的绪还陶醉其中。“那就好,这是今天先预付你的一天酬劳,一枚馨币。”我从接待员手中接过一枚金灿灿的硬币,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了一番,这枚金币是三角形的,棱角被打磨得比较圆滑,中间镶嵌着一朵黑色的花,花有三瓣,中间的花蕊呈红色心状,甚是奇特。“谢谢,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接待员递过一个拖把状的物件:“先打扫一下卫生吧。”我接过拖把,发现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尾端不是碎布条,而是闪闪发光的银丝状的东西,更像是道士手中的拂尘。咦,拂尘,银丝,我灵机一动,这不就是一顶现成的假发吗?我越想越兴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我将拖把拆下来,戴在头上试了试,竟然刚好遮住我及肩的黑发,真是太好了。

    打扫完卫生,天色也黑了下来。接待员端来了腾腾的汤菜,竟然是我习惯吃的中餐,我客气地谢了接待员,并问了几个我一直索绕在我心中的问题:“这是什么时代?这座城叫什么名字?管这座城的是什么人?这个旅店怎么只看到你一个人在打理?”接待员被我连珠炮似的问话问得先是愣了一阵,随后才笑着回答:“客人,你的问题很奇怪,从来没有人这么问过,我们一直都生活在这个城里的,难道你不是吗?我从来没听说过除了我们这座城以外的地方,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时代什么城的名字,这城里倒是有一个管事的先生,大家都叫他焰先生,不过从未见过他的样子,他有一个秘书,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来收一次馨币,用作这个城的建设。我们这个店有好几个分店,老板在总店忙不过来,这个小店就我一个人负责。”“哦,原来是这样,大概是我住的地方比较偏远,所以对这里的事没有那么清楚。”接待员对我的解释露出一副了然的微笑:“那也难怪了,我们这个城是非常大的,连我们一直生长在这里的人都没有走完过呢。”我尝了一口汤,酸酸甜甜的,像是蕃茄汤。“汤很好喝,是蕃茄汤吗?”我由衷地称赞了一句。“是柠檬馨叶汤,开胃的,你慢用。”接待员说完走了出去。柠檬也能做汤?我只知道柠檬可以做饮料做酒,做汤还是头一回听说,也是头一回尝到,这里的一切看似有些熟悉却又有些奇怪,该从哪里着手呢?

    吃过晚饭,我早早的上了,可是被一个又一个的疑问缠绕着,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窗外一片静谧,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刻了。正打算先睡,明天再考虑这诸多的问题时,两个黑影从窗外翻了进来,应该是无声无息地飞了进来,落到我的边。是强盗?劫财还是劫色?我将被角攥得死死的,假装熟睡。要是手机带着就好了,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收到报警电话?这里的匪警号码是多少啊?是不是110啊?两个黑影在我前立了数秒钟,大概在观察动静。我一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脑袋却飞快地运转着。这时,只听其中一个黑影“咦”了一声,似乎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难道发现我装睡?冷汗从我后背渗了出来。那个黑影接着悄声说:“灵使者,这个人好像带着记忆进来的。”是个女声,声音很轻柔,看来劫色的可能不大。“你看仔细了吗?”另一个黑影也是动听的女声。“是,属下用回忆诀查得很仔细,这个人带着三十年的记忆。”“哦!”另一个黑影似乎有些惊奇。她们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回忆?难道她们不是劫财的强盗?她们到底要干什么?

    “想不到我们每天巡查仍有漏掉的。绿,你给我护法…”护法?护什么法?难道是巫师?还是什么古怪精灵?那黑影低声念颂着什么,好像是咒语或口诀。我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冲撞着,似乎要从我脑子里冲出去。怎么回事?她们在使什么妖法?我惊恐万分,头脑里四分五裂的感觉让我的思考变得越来越困难,好难过!

    “咝”地一声,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我体里伸展出来,像一层轻飘飘的云絮裹住了我,我头脑里的意识慢慢平复下来。“怎么回事?”那被称为灵使者的黑影显然很惊讶。“我的忘尘诀竟然无法取出她的记忆。不仅如此,我的法术也好像被一种力量反弹回来了。”“灵使者,这个人莫非是…”没等她说完,那灵使者便打断了她:“不管是什么,我们要尽快回宫禀报宫主。”两个黑影说完便再无声息。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敢慢慢睁开眼睛,屋子里没有任何动静,我摸了摸上,也没有什么东西裹着,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我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醒着。

    这时,我指环上蓝光闪了一下,房间里瞬间又恢复了黑暗。我摸了摸指环上的十字架,竟然灼得有些烫手。难道刚才是圣骨帮了我?想起安的话,越想越觉得所有的疑问开始变得千头万绪,难以理清。我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城里?在这城里看到的笑容越多,越觉得这些笑容里似乎缺少了某种东西?还有两个黑衣人口中的宫到底是什么地方?

    越想越难以入睡,我起走到窗边,从口袋里拿出昊的画,借着月光出神地盯了一会儿。昊,你指引我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空间里,是要告诉我什么呢?没有我陪伴的子,你会像我一样觉得孤单吗?抬头望向天空,晧月当空,繁星闪烁,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香气,好美的夜晚!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这样明朗纯净的夜空了,十年?二十年?似乎只在童年时代见过这样明亮的星星,望着这美丽的星星,我的烦恼似乎都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