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圣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在我又恢复以往平静的生活大概一个月后,忽然接到安的通知,让我们晚上去他那里。

    我心里惴惴不安,难道是安所说的那种神秘力量已经出现了吗?这一个月来,我几乎没再做过那个雪山上的怪梦,我是不是还需要去一探竟呢?

    我和欢到安的住处时,天已经黑下来。静直接把我们领到了安的办公室,安背对着我们坐在桌前,不知在干什么?房间跟上回进来时看到的一样,没什么变化。我们在屋内站定后,安才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你们来啦。”安转过来,左手上方悬浮着一团蓝色的光雾,他左手掌心向上,似乎是悬托着那团蓝光。我和欢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安望着我,静静地说:“是可以带你进入结界的力量。”我再次看向那团蓝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包裹在里面,这种诡异的光亮把房间连同安的脸都映上了一层青白的颜色。

    安走到我面前伸出左手:“拿着它。”我使劲咽了口唾沫,屏住呼吸,向那团光伸出手去,我的手在半空中竟然有些颤抖,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激动。我抓住那团飘浮的蓝光了,那光从我指缝中陡然透出比刚才明亮数倍的光线,随即光亮消逝了,掌心一阵灼感传来,隐隐伴随着一种麻麻的刺痛。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安在一旁沉声道:“别慌张,别松手。”几秒钟后,那种灼的刺痛感消失了。我摊开手掌,发现掌心中躺着一个精致小巧的水晶十字架,长约一寸,通体晶莹剔透,隐隐透着幽蓝的光。“好漂亮!”我由衷地赞叹一声,用手指拈起十字架,凑到眼前,反反复复地端详。

    “这是圣骨十字架,可以打开任何结界。”“圣骨是什么?从未听说世上有这种材料,还可以拿来做十字架。”我觉得有些新奇。“这是从一名属相至的十六岁少女小指骨上取下来的,我用了三年的心血修炼它。”“这是人的手指,活人的?”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安的话让我觉得头皮发麻,背脊上透出阵阵寒意,拿十字架的手哆嗦得像秋风中的落叶,安亲切的笑容在我看来都变成了青面獠牙的狞笑。难不成,安是个变态杀人狂,专门做个密室研究人的内脏器官之类的?我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想逃,双脚却像牢牢钉在地面上一样,不能动弹。

    安好像已经看穿了我的意图,笑容更深了:“呵呵…你想到哪里去了。别看这个小东西,这几年可花费了我所有的心血呢。第一年,需要的是每天一滴至纯的眼泪,所以我在医院里呆了一年,收集了365名初生女婴的第一滴眼泪;第二年,需要的是宇宙的力量,我去年用了一年时间呆在芬兰,就为了等待极光,收集极光的力量帮我灌注这块圣骨;第三年,需要的是修炼者的九九八十一滴眼泪和九九八十一滴鲜血,加上这三年里我不断注入的念力一起修炼,才终于炼成了这样一块圣骨。”“可为什么,为什么是人的手指?”我惶惑不安地问。“这名十六岁的少女就是静,她在十六岁那年不幸因一场意外折断了左手小指骨,因为错过了接骨手术的最佳时间,她的小指骨就这样留了下来,经过静本人的同意,我用它修炼成了这个圣骨十字架。”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地松了口气。侧头瞥见静在安的讲述中一直保持着恬静的笑容,心总算安静下来。“那静现在的手指…”“是假指,为了不影响静的常生活,医生给她装上了一截假指,眼看跟常人的手指没什么两样。”“天啊,这太匪夷所思了,安你连我都瞞得密不透风啊。”欢也在一旁尖声道。

    “今天,我终于用最后一滴泪炼成了这块圣骨,所以才让你们过来。”安望着我继续说:“晗,这圣骨是一件灵物,它可以助你穿越宇宙间的任何时空。不过它炼成的时尚短,你不能在异度空间里停留太久,否则…”“否则怎么样?”“结界通道一旦关闭,你就永远出不来了。”安的表渐渐严肃起来。我小心翼翼地问:“我最近都没做那个奇怪的梦了,是不是表示没什么事了?”安没作声,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右手,手掌从我掌心轻轻拂过,我惊讶地发现掌心隐隐约约透出一个金色的字,仔细看时发现是一个“Х”形的符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用这道封印镇住了你的梦境,所以这段时间它才不会出现在你梦里。现在这道封印越来越浅淡,表示它的作用也即将消失了。所以,你必须尽快进入结界去找寻这个梦的根源,不然…”我知道安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不然,他也无能为力了。

    我渐渐镇静下来,坚定地对安说:“我什么时候去?”安闭上眼睛默想了几秒钟,然后沉着地说:“就在今晚…”他看了一下手表:“还有二十九分钟。”我看了看表,时针指在晚上20:30分,也就是说今晚20:59分我就将要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度空间了。

    “还有一点时间,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这块圣骨你要随时带在边,上面注入了我的意念,关键时刻会给你帮助的。你要记住,从现在起它就是你体的一部分,你的一举一动包括思想绪它都会感应得到。希望你能尽快返回,我们只有三天时间…”安的目光柔和而坚定,他拍了拍我的肩继续说:“晗,未知的空间是很危险的,你千万要小心,我们等你回来。”我心里的畏惧逐渐被安的鼓励驱散,我轻轻点点头说:“安,谢谢你。”“还有我们呢,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欢在一旁不满的嘀咕。“当然,怎么可能忘记你们呢,万一我回不来的话…”“呸!”欢啐了我一口口水:“乌鸦嘴,说话不灵的。”我被欢的举动逗笑了:“是,不算,不算,我一定会回来的,谢谢你,欢,还有,静。”“这才对嘛,你还欠我一顿饭呢,别想就这样赖掉啊。”“记得,欠别人的可以,你的饭怎么敢拖欠,我还想长命百岁呢。等我回来大家都要一起去的嘛。”我的鼻子有些酸涩,心也轻松起来。多亏有你们啊,我的朋友们。

    “晗,时间差不多了,躺到吊上去吧。”我爬上吊,平静地让体躺下来,双手握着圣骨十字架,将握着十字架的双手放在心口。安伸出左手按着我的额头,一股暖流从头到脚地包裹着我,我安静地闭上了眼,安在我耳边低声吟颂,似乎是在念一种咒语。

    时间停滞了吗?声音停滞了吗?周围的一切都停滞了吗?我不能睁眼,却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一般沉静,体像被一阵风暴挟带着,包裹着,我像一块吸铁石,被一种巨大的吸引力席卷了进去,我全丝毫不能动弹,一种无力感让我连呼喊都不能。我到了吗?这就是安所说的异度空间吗?还是哪里出了差错?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我终于能睁开眼睛了,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城门外,玫瑰红的原石砌成的城楼瑰丽而雄壮,城墙高约二十米,呈不规则梯形,楼顶直苍穹,上面没有任何旌旗标识,这让我想起了约旦的Petra(佩特拉)----十九世纪,一位研究阿拉伯文明的瑞士学者从古书上看到,在辽阔的沙漠里有一座玫瑰色的城堡,经过长达九年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佩特拉。这座华丽而神秘的宫式城堡就是用一色的玫瑰原石建造的,可惜的是没有发现任何文字记载这座城堡的来历和历史,至今佩特拉仍是神秘而美丽地深嵌于深谷中,伫立在约旦王国的大沙漠里,让人们不断好奇地揣测和探索。

    此刻站在巨大的城门外,这城楼的鬼斧神工已经让我目瞪口呆,现代先进的建筑工艺也无法做到如此奢侈,完全用玫瑰原石来建造一座城楼,这得要多少的人工和物力啊。正出神时,发现脚边似乎有一块石碑,我蹲下来,见石碑上用篆文刻着四行字:

    几番轮回,前世今生。

    发丝如雪,举杯邀月。

    老去岁月,苍山宫阙。

    尘世忘却,悲伤离别。

    诗不诗,词不词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地方难道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某个朝代吗?以我所学的历史知识来看,不可能啊?有文字记载的朝代从夏商周开始,也没见过这种格律的诗词啊…还是…小说电视剧看多了吧?说不定这根本不是什么诗词,只是一种概括说明的语言而已,我不笑自己。

    这时我手中的十字架蓝光一闪,我低头看时,发现它在我的手掌中跳动起来,是要告诉我什么吗?我松开手指,十字架从我的掌中立起来,慢慢往空中升去,一直升到我额头的高度停住了,我一眨不眨地盯着十字架,它在空中缓缓地旋转起来,一边旋转着一边往城门里飞去,我也跟着它一步一步向城里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