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缘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彼岸无花 书名:望城
    “晗,快回来,回来…”耳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谁在叫我?我茫然地睁开眼,发现安正温柔地望着我:“看到一场车祸?”“嗯。”我有些疲倦地点点头,“车祸中的人是你很重要的人吧?”安慢慢松开了我的手,清朗的男中音仍是从容而亲切的。我怔怔地呆了一下,心中一阵抽痛,我想我已经知道担架上那个人是谁了。“是昊,…昊…”我的喉头一阵哽咽,说出话来已经泣不成声。欢起走到我面前,紧紧地抱住处了我,我在欢的肩头捂住了嘴,不让自己的哭泣声传出来。

    “我想我已经知道你那个梦境的来由了。”安的语气有些严肃,“因为你的忧伤,才引来了那个梦境,而且你的梦境可能真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欢有些迟疑地问:“那个地方,你能找到吗?”安笃定地点了点头:“通过晗的描述应该可以查到。不过…”“不过什么啊?”急子的欢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开始埋怨了。“晗,可以吗?可以把刚才催眠的景详细地解释给我听吗?”“安啊,这太残忍了吧?”欢没等我回答就先行抗议。“这是现实啊,晗应该积极面对的,难道不说就可以避开了吗?晗,你说呢?可以吗?”我呆呆地想了想,毅然地望着安:“可以,不过不是现在,让我调整一下心再说吧。”安点点头:“好吧,一起用早餐如何?”“呀,天都亮了啊,晗你不是说要请我吃早餐的吗?这次又便宜你了。”欢的声音马上轻快起来,说到吃这家伙眼睛里都可以看到幽幽的绿光在闪烁。“是,下次我请吧。”受欢的感染我的心也渐渐轻松起来。

    静依然是一副恬静的模样,十分钟后早餐端到桌上也没见她有一丝忙乱。雪白的豆浆飘着豆子的清香,金黄色的煎鸡蛋散发出人的鲜香,连一向挑食的我都觉得心旷神怡,欢早在我之前下手了,一边吃着还不安分地称赞:“嗯,太好吃了,鸡蛋鲜嫩,豆浆醇香,真好!好久没吃到静做的美食了。”静在旁边有些腼腆的笑着,一边比划了两下,安替她解释道:“豆浆是现榨的,鸡蛋也是新鲜的,做得太简单你们别介意。”我接口道:“安,你未免也太幸福了吧,有这么一个格娴静而且厨艺高超的妹妹,我都有点嫉妒你了。”安抿着嘴笑道:“是啊,我也很为我这个妹妹自豪,喜欢的话希望你们常来。”“你放心,我这个美食专家岂有放过的道理。”欢这个大嘴巴真是一刻也不闲着,一边风卷残云地往嘴里塞着鸡蛋,一边还要抢着回答安的话。我正哭笑不得地望着她时,她突然像被马蜂蛰了一下似的惊叫道:“晗你今天不上班的吗?”我也猛然惊醒:“呀,已经八点半了。”不等我有下一步动作,欢已经拉起我的手,一面往外走一面朝里面喊:“安,静,拜,晚上见。”我只来得及朝里面说了声:“再见。”就已经被拖出门外。

    早上八点半,塞车的高峰期,我和欢心急如焚地等待公车,平常五分钟一班的公车,今天偏偏等了十分钟也不见踪影,地铁站离这里还有十分钟路程,好在我和欢的公司在一个方向,好不容易招了辆出租车,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五十五分,电梯迟迟不下来,只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楼上狂奔,我的公司在十二楼,以每层十五步梯计算,我要爬一百八十步楼梯,这真是对我这个运动白痴族意志力的最大考验,当我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跑进公司大门时,公司大厅的时钟刚好指向九点整,我长长地吐了口气,还好还好,感谢老天爷!我抚着还在咚咚狂跳的心口,暗自庆幸地坐到位置上。

    还未从一百八十步长梯的艰苦奋斗中缓过神来,一个令人胆颤心惊的声音就从我左前方的位置传来:“你的专栏稿呢?说好今天一早交过来,怎么我办公桌上没有?”我的头儿抑扬顿挫地说着,右手食指咚咚地敲着我的桌面,一脸郁的表。“啊,专栏稿,专栏稿啊,那个…呵呵…”我心虚地搔了搔头发想着措辞,“头儿,我最近忙都昏头了,素材准备好了,还没来得及整理,这个…我马上就做,马上。”我手忙脚乱地拉开抽屉做翻腾状。“这期的周刊今天晚上就要定稿,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做事一点头绪都没有,到国外学习几年也没长进多少,拜托你有点协作精神吧?不要因为你一个人影响部门的整体计划嘛,不管怎样,中午之前交到我办公桌上。”头儿不满地训斥完毕,转走了。又扣大帽子,唉,出门不利,我对着她的背影诚惶诚恐地回答:“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整理完稿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已经过了午餐时间,我将稿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头儿桌上才算舒了口气。还剩半小时休息时间,我到楼下餐厅要了一份寿司卷,一杯茶打包拿到办公室,昨晚的事因为工作的缘故还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回想一下,安说我的梦境在现实世界中存在,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查查地理特征,有雪,有山路,应该是雪山了,我立刻在网上搜索雪山,富士山,喜玛拉雅山,阿尔卑斯山…世界上所有的雪山图片都从我眼前一一过滤,仍然没能找到有价值的蛛丝马迹,我有些泄气了,重重地靠在椅背上,还有什么啊,还有什么是我漏掉的?唉,真是头疼啊!

    正发呆时,我的手机响了。“晗,怎么样,早上迟到了吗?被你们头儿K了吧?”欢这家伙哪壶不开提那壶啊。“你猜对了一半,前半部分错了,后半部分对了。”我有气无力地对着电话说。“呵,我就知道,你们那头儿一看就是老处女综合症引发的狂躁症,小心点吧你。”“呵”我苦笑一声:“你可真是见解独到啊,一针见血啊。多谢你的好意提醒了啊。”“别客气,咱俩谁跟谁呀,对吧?”“切,去你的。唉,总之没迟到就算万幸了,不然我的钞票可就要化蝶儿飞了。”“噢,对了,你几点下班?”“六点。怎么?”“晚上别忘了去安那里…算了,反正顺路,我到你公司楼下等你吧。”“好,那晚上见。”

    打算请欢的早餐改为了晚餐,地点由欢定,欢这家伙倒是一点不含糊,一上来就想吃韩国烤放在铁板上“滋滋”地作响,一阵烤的浓香就扑鼻而来。“晗,你快吃啊,都快烤焦了。”欢以一种主人翁的语气愉快地招呼我。“是,你可真会挑地方啊!这地方真是贵死了!就知道你的顺路等我不会是什么好心。”我想到自己那一百六十块大洋就这样被一顿晚餐给浪费了,真是心痛啊,好像正在铁板上烤的不是,而是我的心在滋滋作响。“小器鬼,你去照照镜子吧,瞧你心痛得眦牙咧嘴的样子。”欢不以为意的往嘴里放着大块的,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说:“啊…好香…好好吃哦,这家的韩国烤就是正宗。”“是啊,钱给得正宗,东西当然要正宗才对得起良心嘛。”“切,你这不懂生活又没调的家伙,跟你一起吃饭真是会消化不良。”欢咽下嘴里的,用手里银色的金属筷指着我嚷。“哎,你是不是女人啊,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还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哭笑不得地提醒她。欢收回筷子嘀咕了一句:“懒得理你。”紧接着便上下其手大快朵颐起来。

    出了烤店天已经黑下来,我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呃…”旁的欢长长地打了一个响嗝:“很久没吃得这么饱了,真是舒服啊。”我又气又好笑地斜睨了欢一眼:“你没去演一部电视剧真是可惜啊。”“什么?”“军歌嘹亮啊。导演怎么就没找上你呢?军号都可以省了。”“哎呀呀,啧啧啧,什么是最毒妇人心啊?吃你一点,这么刻薄的话都说得出来。”“什么,我刻薄!我看你今天真是吃太多了不消化啊,要不要我帮你?”我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当然不是,要吃饱才对得起你给的那么多钱嘛。”欢谄媚地笑,这家伙见风转舵的本事还真是一流。“真让人无语啊,都知道有事还吃烤,看看现在都几点了?”“知道了,快走吧,出租车的钱我来付。”“当然得你来付,都月底了,吃了这顿饭,这个星期我都要勒紧裤腰带过子了。”“是,知道了,你对朋友是最慷慨的,走吧…TAXI。”欢向前紧走几步,伸手招了辆出租车。

    到通曲巷的街心公园时路灯早已亮起来,街心公园的人已经渐渐散去,只有几对侣在水池边上紧偎着坐着,喁喁私语声被来往的汽车声和水池的流水声给掩盖了。

    有了昨晚的经历,今天再走进这条小巷时就有了几分熟悉感,心中的不安也被一种安静代替了。安早就微笑着立在门口迎接我们了,依旧是一燕尾服,一看到安的笑容我的心里就温暖了几分。“安,你平常出门也这么穿吗?”我心稍一轻松就打趣地问安。“呵呵,这是工作服,我平常一般不出门的。”安不以为意的轻笑了一声。“难怪你的皮肤这么白,是因为没有晒太阳的缘故啊。”“呵呵…”安再次笑了,对我们说:“我们进去吧。”

    静早已沏好了茶在屋里等着我们,我们在桌边坐下后,她将两杯气腾腾的茶递到我们手里,我抿了一口,还是苦丁茶,不过很清爽,正好解我们晚餐的油腻。“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安温和澄澈的目光望向我。我下意识地所握紧了手中的茶杯。“晗,不要紧张,如果说不下去就停止,不要勉强自己好吗?”安清朗的声音很好听,像一股温泉,我刚开始收紧的心渐渐放松下来,静静地注视着安,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望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