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笄礼仪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红尘志异 书名:青灵诛心
    虢婉儿把万圣公主请到自己(身shēn)边的座位上。

    这个(热rè)(情qíng)的举动让万圣公主费解,眼前初次见面的虢婉儿,为何会对自己这般照顾?难道她知道自己是狐夫子的弟子?

    万圣公主不断提醒自己赴宴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杨霄,阻止他行刺姬宜臼。

    至于,杨霄会以怎样的方式混进诞辰宴,万圣公主无法确定,但很有可能是伪装成某个诸侯公子,因为刚才四个青年是买通虢翰进来。由此可见,只要冒充某个诸侯国公子的(身shēn)份,且拿出相当数量的金贝的话,一个青年男子想混入这场诞辰宴并非难事。

    万圣公主思索的功夫,嗅到一股浓厚的香气,迎面走来一(身shēn)华服的虢翰。

    然而,那香气并非出自虢翰(身shēn)上,而是出自紧跟在他(身shēn)后的六个青年。

    六个青年(身shēn)上散发出六种浓郁的香气,一个个长得英俊秀气,无论(身shēn)材,还是吹弹可破的皮肤都足以让女人嫉妒。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身shēn)上都穿着绣花长袍,比刚才那些袒露(胸xiōng)膛的铠甲还要用心百倍。袍子的后幅、袖子、下栏都绣着精美的图案,有(日rì)月星辰,有飞禽走兽,甚至还有复杂到极致的“锦绣山河图”。

    当虢翰对女儿说出那些刺绣是这几个男人亲手绣的时候,万圣公作为女人都觉得无地自容。

    然而,面对这些“蕙质兰心”的青年,虢婉儿不屑一顾的表现就像一个不解风(情qíng)的男人,误入了烟花之地,淡淡道:“我在和这位姑娘攀谈,不想被这些臭男人打扰。”

    虢翰打量女儿(身shēn)边的万圣公主,豁然道:“我认得你。你是我三师兄的女徒弟,想不到转眼间都长这么大了!你的大师兄正在那边就坐,你要不要也过去?”

    万圣公主转头看去,只见对面的席位上坐着几位大人物:周平王姬宜臼、晋侯姬仇、姬成师、申候姜赢、姜凌、牛竹。

    此时,花如狼坐在姬宜臼(身shēn)后的位置,以便随时保护他的安全。

    虢婉儿看出虢翰是想支开万圣公主,然后跟自己介绍那几个俊秀青年,于是硬拉着虢婉儿的手,嗔怒道:“让他们滚!”

    虢翰看着恼羞成怒的女儿,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乐呵呵道:“婉儿,今天笄礼仪式结束,你就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你就给爹选个女婿嘛。”

    虢婉儿果断拒绝:“不嫁,要嫁你自己嫁!”

    万圣公主看出虢翰是要让女儿将自己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嫁给某个诸侯的公子,促使原本较弱的携王势力变得强大,以至于能够与平王抗衡。

    至于,今天到场这些诸侯国的公子,同样期望能跟虢公府的掌上明珠联姻,从获得更多的联合势力,所以今天才会有无数人争先恐后地取悦虢婉儿。

    虢婉儿像赶苍蝇似地驱散几个青年遣散,瞥了一眼虢翰,问道道:“你到底收了他们多少钱?”

    虢翰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在女儿面前竖起一根食指。

    “一百块银贝?”虢婉儿问。

    虢翰摇了摇头。

    虢婉儿又问:“一千?”

    虢翰还是摇头,笑得更欢了,这让虢婉儿愈发惊异道:“你居然收了人家一万块银贝!”

    虢翰把一根食指竖到虢婉儿眼前,得意道:“一万块没错,但不是银贝,而是一百万块金贝!”

    虢婉儿叹了一口气,如果说这诺大的虢公府里有谁能让虢婉儿无可奈何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她的父亲虢翰。

    “有你这样当爹的吗?竟然利用女儿的诞辰赚钱!府中万贯家财,你这辈子能花得完吗?”

    虢翰道:“我们柳仙血脉的长命百岁,花不完可以留着慢慢花。谁会嫌自己钱多呢?”

    这时,袁生神不知鬼不觉地凑到万圣公主(身shēn)边,低声道:“小师妹,我没有找到师父。”

    万圣公主转头看见狐夫子的席位空空如也,喃喃道:“说不定师父,已经来了。”

    袁生忙问:“师父在哪?”

    万圣公主道:“师父精通易形化影之术,可能会变成这宴会里的任何一个人。”

    袁生环顾大(殿diàn),瞧见今天另一个“寿星”周携王坐在大(殿diàn)中央的金漆雕龙宝座上,脸颊消瘦凹陷,仿佛一个面无表(情qíng)的木偶。

    体态臃肿的虢石父坐在携王旁边,已经被大(殿diàn)中央一段水袖舞蹈深深吸引住了。一双就要被肥(肉ròu)埋没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个跳舞的舞((妓jì)jì),一门心思想着晚上务必要让那舞((妓jì)jì)侍寝。

    舞((妓jì)jì)的水袖独舞名为《曼珠沙华》,舞((妓jì)jì)挥动着火红的水袖,顾盼流波,轻盈的腰肢随着悠扬的节奏扭动着,散发出难以抵挡的(诱yòu)惑,一颦一笑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袁生不(禁jìn)多看了那舞((妓jì)jì)几眼,却听万圣公主说道:

    “别看了,那舞((妓jì)jì)是个男人。”

    “你说什么?”袁生满脸愕然道:“你怎么知道?”

    万圣公主说道:“我判断一个人是男是女,不是通过外表,而是通过气味。我闻出那个舞((妓jì)jì)是一个男扮女装的男人。”

    “难不成那舞((妓jì)jì)是师父假扮?不,可是师父绝不会穿女装,那又会是谁?”

    袁生定睛观望,只见舞((妓jì)jì)水袖纷飞的瞬间犹如盛开的彼岸花瓣,骄傲地向四周张开。一段曼妙的舞姿,配合独特的舞步,表现了彼岸花的一生,含苞、盛开、凋谢……

    伴随着无数花瓣飘落,舞((妓jì)jì)缓缓退去。

    “笄礼仪式开始!请虢夫人进(殿diàn)!”

    随着一个侍者高声宣布道,大(殿diàn)中央走来一个美少妇,双手捧着一个四尺长的檀木匣子。

    那美少妇正是虢婉儿的娘亲——绘姬。

    大(殿diàn)中央有一盏莲花主灯,每朵花瓣都擎着一盏琉璃彩灯,十八盏彩灯构成一朵莲花,巨大的莲花高悬在客厅正中,光华四(射shè)。

    绘姬的肌肤映着柔和的光线发出妩媚的颜色,长裙如一片彩云托在地上,双脚踩过花瓣,缓缓停在女儿面前,轻轻卷起衣袖,白皙的手臂从袖中脱颖而出。

    木匣被打开的瞬间,一道寒光映在她的秀眉上。木匣里躺着一根闪闪发亮的金簪子,顶端以红玉为饰,两旁嵌有彩色琉璃,光华流转,夺人眼目。

    绘姬站在女儿(身shēn)后,缓缓拿起金簪子,小心翼翼地抬起女儿的秀发,解下约束头发的丝带,熟练地用发簪挽两个圈再插上,动作十分流畅。

    周遭人们的喧嚣渐渐平息。

    (殿diàn)内越来越静,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对母女(身shēn)上,唯有花如狼把视线转向(殿diàn)门口,听见混杂在雨声中的一个铿锵有力的脚步。

重要声明:小说《青灵诛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