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5章 撞房子

    小芷玥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真切、诚恳又确定的点头道:“没错,我相信阿阔婶婶一定会帮我把阿墨师兄救回来的。”

    小芷玥非常聪明,她根本就跳过了解释和劝说的环节,直接确定且肯定的给了阿阔一个大大的褒奖。

    阿阔的脑子转来转去的,又回头看看自己的白犀牛,觉得犀牛很壮实,犀牛鞍背上的流星锤也很厉害。那么,好像,自己应该就能够把小芷玥的师兄救回来的。

    “好吧。你说坏人在哪里?我帮你把师兄救回来。”阿阔很仗义的拍了拍(胸xiōng)口,然后又道:“然后咱们去找阿渊。”

    “行,行,去把叔叔找回来,娶阿阔婶婶。”小芷玥直接把沧千渊给卖了,而且卖的相当彻底。

    阿阔也笑了,笑得满眼欢喜。

    然后她猛地张开手臂把小芷玥抱在怀里,学着小芷玥刚才的话,说道:“给个抱抱,以后我就是你婶婶了。我再给你做一把流星锤。”

    “谢谢阿阔婶婶,你真是漂亮又厉害的小仙女。”小芷玥嘴巴很甜,她哄死人都不偿命的。

    于是,阿阔拉着小芷玥坐上了白犀牛的背,一手摘下了流星锤,一只手抓住了缰绳,吼道:“阿西,出发啦。目标那个村子。”

    白犀牛仰头嘶叫了一声,然后猛地踏了一下前蹄,快速的启动猛跑起来。

    眼看着就要冲进村子了,小芷玥连忙叫嚷着指挥方向。

    白犀牛很有灵(性xìng),和阿阔的配合也非常好。阿阔只要稍加指引,白犀牛就可以灵活的改变方向,一直朝着罗祥他们所在的屋子冲去。

    小芷玥欢喜又激动的大叫起来,她觉得骑着白犀牛可真是霸气无比啊。

    比起阿碧的火红漂亮,白犀牛是绝对的威风凛凛,太神气了。

    被小芷玥一叫,阿阔也满心的豪(情qíng)激((荡dàng)dàng),指挥着白犀牛阿西直冲过去,根本不在乎什么篱笆院墙。

    在白犀牛巨大的跑动震颤之下,整个小村庄都仿佛摇晃起来。

    等到罗祥惊慌的冲出屋子,白犀牛已经一头闯了进来,头部低垂下来,鼻子几乎贴着地面,一对犀牛角好像都发起了亮光一般朝着他顶了过来。

    罗祥吓得往旁边一跳,几只刚刚从屋里窜出来的猴子躲闪不及被直接顶的飞上了高空,继而落在老远老远的地方全(身shēn)骨头都跌碎了。

    “轰隆”一声,房子正面被白犀牛直接撞了个大洞,两面侧墙也开始左右摇晃,而屋顶更是岌岌可危。

    一阵又一阵的烟尘飞腾起来,一团团的土灰扑面而来。

    小芷玥愣了一下,忽然就慌了,喊道:“不好了,阿墨还在屋里呢。”

    “啊?”阿阔也懵了一下,她赶紧转头看向那个带着鬼面具的坏人,手里的流星锤抡动掀起一阵小型飓风,大声问道:“那个师兄在哪儿?”

    “哈哈,只怕已经给撞死了吧。”罗祥冷笑着,忽然就“噗”地吐出一口血来。

    “你才死了,你马上就要吐血而死。阿墨不会死的。”小芷玥吼了一声,直接从白犀牛的背上跳下来,从墙上的破洞就钻了进去。

    罗祥一看,就要转(身shēn)追进去。这个时候是他唯一能够带着小芷玥离开的机会了。因为他很清楚,眼前骑着白犀牛的这个女子可不好对付。

    可罗祥还来不及钻进墙洞,流星锤裹着飓风就抡到了他的背后。

    罗祥若是不躲,流星锤瞬间就会砸断他的脊椎骨。可如果要是躲开,只怕他就错失这次苦苦筹划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罗祥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抓住了一只猴子就朝背后扔了过去。

    “嗷”一声惨叫,罗祥感觉后背一湿,随即就是一股巨力撞在了背上。

    那是猴子被流星锤砸成了一滩(肉ròu)饼,却也只是挡住了一点点威力,这一下还是砸在罗祥的背上,砸的他一下子扑倒在地。

    “阿西,撑住房子。”阿阔拍了拍白犀牛的背,示意它站到了墙洞的位置上。

    白犀牛巨大的蹄子踏进屋里,踩在一堆破碎的砖块上。还差一点就踩上了罗祥的大腿。

    罗祥吓得就地一滚,顾不得五脏六腑还翻腾的难受,也不在乎背后还粘着一只被砸成了(肉ròu)饼的猴子,抢了个空隙就往外跑。

    这墙洞不够白犀牛转(身shēn),阿阔还在犀牛背上指挥犀牛顶住马上就要倒塌的房子,所以也不敢去追。

    罗祥也就是这样勉强捡回了一条命,带着他的猴子们慌然逃走了。

    “小……小侄女。”阿阔想要叫小芷玥,却发现自己跟她讲了半天也没有问过她的名字,只好亲亲(热rè)(热rè)的叫一声“小侄女”。问道:“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晕倒了。”小芷玥的声音从屋里传来,说道:“等一下,我把他挖出来。”

    挖出来!好吧,确实屋里的家事都翻倒了,卿墨被一架炕桌压在下面,还有一大堆房上的碎瓦也把他埋了半截。

    小芷玥顶了个锅盖,以免房上的瓦片掉下来砸了头。使劲儿的扒开那些碎瓦,挪开炕桌,双手往卿墨的腋下一搂、一拔,拔萝卜一样的把他拔出来,就往外拖。

    小芷玥不是不想换一个比较好看的姿势,可是背着、抱着都不现实,因为她实在太矮了。

    好不容易把卿墨拖到白犀牛的面前,小芷玥的耳朵都麻了。那是因为太多的瓦砾掉下来敲在锅盖上,砸的不疼但是耳朵绝对是最遭罪的。

    “扔上来,我接着呢。”阿阔把流星锤往犀牛的鞍钩上一挂,朝前伸出了手。

    小芷玥毫不客气也不遗余力的把卿墨猛地就抛了出去。

    阿阔将卿墨接住了,往白犀牛的背上横着一放。又朝小芷玥伸出手来,道:“跳过来,我们快走。”

    小芷玥运气到双足,猛地往上一跳。可是恰好又一块瓦片从上面掉下来,正好砸在锅盖上,发出“当啷”的一声响。

    小芷玥只觉得眼前一圈圈的蚊香在转,晕晕乎乎的也没法跳起来了。

    “快啊,要塌了。”阿阔看了一眼已经松动的房梁,再次大声喊着。

重要声明:小说《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